《青城十九侠》

第102回 力庇凶顽 辜恩乖至谊 心惊夙孽 隐迹掩阴谋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天缺和红云是前生情侣,两世姊妹,情分本来极厚。之所以不肯去见,原为未

来远患,并非本心。这一见面,自然勾起旧情,何况又有相助之惠。只是见她行事如此

毒辣,觉非修道人所宜;又听习了量尤三残经,把恩师遗命忘了一个干净。虽不以为然,

但知她那本性难移,现已变本加厉,越发难于挽回,劝是劝不转,三世患难之交叉不容

恝置,想了又想,无计可施,只好等日后相机缓缓解劝。能中途悔悟更好,如真难于挽

回,惟有分任其难,到她数尽危难临身之际,尽一分力是一分,自己便受点损害,也说

不得了。

  天缺主意打定,便不再劝阻,听其自然。嗣见红云日益倒行逆施,纵容门下恶徒无

所不为,仇敌日众,危机四伏,实觉可虑。便特意赶往武夷,借着看望为由,意慾相机

婉劝。红云和她情分本厚,平日思念天缺,令门人前往约请,不是不在山中,便是设词

推托。亲身往访,多值云游行道未归,难得聚首。渐渐看出是志向不同,有意回避。再

加恶徒均畏天缺正直,心中忌恨,屡进谗言。红云虽然气愤,到底情分大深,仍是不能

忘怀。一旦见她不请自来,颇为欣慰。

  天缺在武夷住了一年,二人日常聚首,红云因得天缺屡次委曲婉劝、居然敛迹许多。

对于门人,也不似以前那等任性宽纵,只是护犊之性依然难收。众恶徒恨极天缺,二人

又在一起,前嫌已释,红云对外虽喜护短,法却严厉,不敢再进谗言,空自愤恨。日子

一久,多不能忍,互相私议,百计千方图谋离间。有的更装作洗心革面,矢忠矢慎,暗

中伺隙而动,但均未成功。

  这日又值海南岛女散仙何念姑来访,谈起途中遇见两个旁门中散仙,因吃过天缺爱

徒丑师姑的亏,在小南极四十七洞中约了两个厉害妖人,定在本月望日前往寻仇。天缺

知道仇敌厉害,爱徒一人势单,不是对手,一算日期已迫,便要辞别回山。红云因日前

二人曾为约束门人不令随意下山,发生过口角争执,恐又借词一去不愿再来,加以何念

姑是友好久别重逢,贪作良晤。笑说:“区区妖孽,何值姊姊亲去?只命一二门人持我

散花针前往,一举便可消灭。”天缺原和何念姑至好,知她成道在即,前往叙别。因红

云和何念姑同声挽留,词意诚恳,已难坚拒。又想起日前为了恶徒与红云争论之事,好

容易说得她改了许多恶习,少作许多恶事,执意一走,恐其多疑,致弃前功。又知散花

针厉害,仇敌决非敌手,所派去的门人又是背了人亲向自己立誓悔过的两个能手。虽然

此宝威力甚大,过于毒辣,但天缺心想:“四十七岛这伙妖人积恶如山,形神俱戮,咎

有应得。”不合一时疏忽,没有亲往,改令恶徒代往应援。万没想到那么法力高强的人,

竟会中了众恶徒的诡计。

  仇敌实因有人内应,乘虚而来,初意想杀丑师姑泄愤,不料被何念姑无意中得知。

天缺既不回山,正好行使阴谋毒计。恶徒未见丑师姑以前,先期迎住仇敌,泄了机密。

然后一同设下圈套,等双方动手时赶到,用散花针消灭了一个假妖人,作为仇敌业已死

亡败逃,解了大围。同时向丑师姑极力卖好,渐渐取得了天缺师徒信任。再诱丑师姑上

当,觑准时机,假扮为天缺门人,寻正教门人开衅,伤了一个峨眉新进门人,恶徒知道

对方同门众多,专以诛邪为务,必不甘休。恶徒伤人之后,便往神峰山逃去,乘着天缺

不在,对丑师姑说道:“峨眉门下欺人大甚,只要在途中相遇,定必赶尽杀绝。因为守

师伯之戒,已然立誓,师父所传好些毒辣法术,不轻使用。适来看望师兄,又遇见几个

峨眉后辈合力夹攻,不敢恋战,幸有一人稍弱,才得勉强逃脱。这些狂妄无知的后辈,

仗着本门威力骄横异常。他们均打着玄门正宗的旗号,休说师父,连师伯也视为左道妖

邪一流。有心告知师父,又恐性情大暴,万一因此树下强敌,连他首要诸人也结了仇,

岂不又是隐患?闻说师姊内有一二相识,最好请师姊托人化解,纵不化敌为友,总可少

去许多枝节,以免日后狭路相逢,受他危害。”

  丑师姑人虽正直,也是有点偏激性傲,和师长一样,也喜护自己人。因见恶徒实已

改恶向善,久无劣迹,对于自己更是尊敬,言听计从,情分颇厚,所受外人欺侮,说得

那等胆怯可怜,心生偏护。再一想起平日所闻峨眉派恃着道法高强,人多势盛,专与异

派为仇之事,心中老大不快。

  事有凑巧。恶徒所伤乃白云大师元敬门下新收的女弟子,同门颇多,这一个恰走了

单,骤遇恶徒,致为所伤。此女听出敌人是神峰天缺门下,她逃回山去,又正赶白云大

师不在,立同师姊郁芳衡、李文衍、万珍诉苦求助。三女闻言大怒,先把伤处设法医愈,

过不数日便寻了去。

  恶徒料定仇人必来,假装盘桓,不舍别去。神峰山仙桃盛开,风景又好,镇日不在

洞内,不是邀丑师姑去峰头对弈,便同往桃花林中游赏,再不便请求指点为名,同以斗

法斗剑为戏,做得十分从容,若无其事情景。丑师姑还有一个怪癖,自己生相奇丑,却

极喜美秀女子。恶徒貌美,近来又极温柔恭顺,越发生了怜爱。长日相携游赏,连日课

都未照做,一点不知他是口蜜腹剑,别具阴谋。

  到第四日上,二人正各据着一个峰头斗法为戏,郁芳衡等四人忽然赶到,恶徒所据

峰头又正当来路,一照面便动了手。两峰相隔,约有二里,看得逼真。天缺所居神峰山,

自乃师申无垢在时起始,从无人上门生事。便无先人之言,丑师姑也不容人放肆。三女

当中,万珍又最性急,一见对峰还有一个敌党,更不答话,便即出手。丑师姑正往对面

飞来,见来敌人多,见面不发一言,便倚众行凶,不由怒火中烧,也不再问根由,就此

恶斗起来,双方先斗了个不分胜负。

  恶徒用心狡诈,早暗约好了两个同党,拿着散花针,在远方峰头上隐身守候,待隙

而动,已有数日。恶徒故意不肯施展毒手,相持了半日过去。郁、李、万等四女见敌人

厉害,久战不胜,万珍首先发难,放出法宝。丑师姑法力本高,上来虽被激怒,动手一

久,看出来人俱是一脸正气,和恶徒对敌的二女又在连声喝骂:“恶徒,你为何无故逞

强伤人?平日恶迹昭彰,今日恶贯满盈,伏诛在即,决不相容。”内中一个并有报仇之

言。丑师姑心想:“恶徒久已改悔,不再生事,对方何来此语?细听敌人口气,分明旧

恨之外,还有新仇,并非无故上门寻事。”又想起恶徒连日恭顺亲热情景,均与以前有

异,渐渐有些省悟。意慾静以观变,看恶徒是否行使惯用的恶毒邪法;同时慾把敌人引

往较远之处,避开恶徒,探询来意,再作计较。因此好些法术法宝均未施展。

  哪知万珍、李文衍二人飞剑神奇,丑师姑以一敌二,十分勉强,剑光竟被裹住,不

能掣退。恶徒与埋伏远峰的二同党,又想让她先行发难,与敌拼命,或是有什伤折,再

作无心来此相遇,同仇敌忾,猛下毒手,以致迁延。万珍忽将师父法宝放出,丑师姑骤

出不意,本就难当,李文衍见万珍一动,也跟着施为。那两件法宝俱是白云大师镇山炼

魔之宝,丑师姑措手不及,几乎重伤。

  丑师姑二次刚把怒火重又勾起,正在不问是非,先给对方一个厉害,再打落场主意

时,恶徒见她受伤,心中大喜,忙装不敌,不肯施展邪法取胜,故意败退下来,作得情

势十分危殆。那两同党看出时机成熟,也跟着飞来。当头一人上来先放出一片邪雾,吃

郁芳蘅一神雷震散,就势暗中施展乃师红云所传化身遁形之法,假装被这一神雷震死,

人却化形遁去。丑师姑见同门师妹为助自己应敌遇害,动了义愤,也未细心考察,便把

师传异宝猛放出来,一下便把万珍打伤。同时恶徒早乘机连邪法带散花针一齐放将出去,

白云大师的那个女弟子当时身死。犹幸三女法力颇高,早知敌人有此厉害毒针,时刻都

在防备,郁、李二人的护身法宝又极神奇,见势不佳,立抢过去,把万珍一齐护住。因

为恨极,变势又用法宝将丑师姑左臂打折,于是成了不解之仇。

  丑师姑虽疑三恶徒玩弄阴谋,但在连受重伤之下,先又打了一人,对于敌人已是痛

恨万分,誓慾报仇,不暇再作顾忌,施展全力,并发动了乃师久设从未一用的禁制,将

三女困入阵内。三女用尽方法,脱身不得,连失重宝,被困了三日三夜。眼看危急万分,

祖师长眉真人忽然飞降,扬手千百丈金光雷火自天直下,将所有阵法、异宝通统破去。

  紧跟着,天缺也因听一道友说路过神峰山,见有多人斗法甚急,便连忙赶回查看,

知长眉真人已经飞降,将阵破去。三恶徒最是机智,已先逃走。昔年申无垢未成道以前,

曾经两遭劫难,俱得长眉真人大力相助,方幸脱免,乃天缺、红云的师执老前辈。天缺

第二次转劫修为,与诸妖邪结仇树敌。有一次与五台派教主混元祖师狭路相逢,措手不

及,竟被混元祖师用太乙五烟罗困住,几遭不测,又是长眉真人赶来解救。自己也曾对

丑师姑说过,竟敢背着师父,将峨眉派第三代女弟子杀死一人,并还伤了一个。尤可恨

的是,天缺原因本山所设禁制甚是恶毒,只为自己静修时避免外邪烦扰,或有时出山云

游访友,只剩爱徒一人在山,兔受人欺侮,一向严词告诫,不许其妄自发动,不料却用

来对付前辈恩人的门下。以为丑师姑虽受了恶徒愚弄所致,究缘道心不定,才致好人乘

虚而入。天缺当时怒发,立逼丑师姑自裁。

  长眉真人深知这几人的夙世孽因,只将丑师姑元神带走,便即他往。还是天缺事后

越想越气,亲往武夷向红云理论,慾令惩罚恶徒。哪知红云已信恶徒谗言,置之不理。

恶徒初在山前与天缺相遇时全无礼貌,之后唤来对质时又以巧语讥嘲,口出不逊,致将

天缺激怒,立用法力将恶徒杀死,并还误伤了一个入门未久的弟子。红云见状大怒,立

即反脸为仇,两人争斗起来。结局虽经好友力劝,双方各念旧情,未分胜负而散,由此

无异绝交,不再往来。

  红云自习了量尤妖经,性情早变,只围有天缺与好友苦口劝说,未怎任意妄为。经

此一来,益发倒行逆施,纵容恶徒,专与正教中人为难,无所不为。不多几时,被长眉

真人寻上门去,立逼处治恶徒,清理门户,并要她悔过敛迹。红云虽然惊惶,意犹不服,

打算试行抗命。后来长眉真人取出乃师昔年托寄的手谕灵符和一柄戮魂戒刀,告以乃师

遗命所托,即此已是念她屡世修为不易,格外恩宽,予以自新之路,否则便与恶徒同受

诛魂戮魄之刑,连本身也难免了,红云方始胆寒。红云见众恶徒全都在场,有两人积恶

大甚,想要逃遁,而长眉真人声色不动,只得全数擒回,禁制在侧,一人也未逃脱。长

眉真人又晓以厉害,并用法力将诸恶徒恶迹一一由宝镜中现出真相。红云也觉罪无可道,

知道无力抗拒,只得遵照长眉真人所说,分别诸恶徒的罪恶轻重,一一亲手惩罚,杀死

了一多半。长眉真人重加告诫,方始飞去。

  红云素极好胜,受此挫辱,自觉无颜,由此匿迹销声,带了几个残余门徒,在武夷

山中修炼,闭门不问外事。门下弟子除了偶然奉命采葯外,轻易也不许下山一步。无形

中连天缺也断绝了交往。看去好似愧悔省悟,已然回头,实则习了邪法之后,恶孽已深,

早忘了本来面目。只因此时长眉真人道法高强,决非敌手,又受乃师之托,持有灵符、

戒刀,稍蹈前辙,立有形神俱灭之忧,不敢再犯故习。不久,长眉真人飞升,才去了一

个克星对头。但觉对方刚一仙去,便即横行,恐人讥笑。又觉上次受制,固然对头厉害,

一半也由于所习量尤三盘经尚未练会之故。自己即打算在正邪各派之外异军突起,独树

一帜,创立教宗,必须法力极高,无人能敌,方可重整旗鼓。因而表面隐退,暗中却是

苦炼邪法,百计图谋,以备时机成熟,再图大举。

  天缺知她异日必趋灭亡,想起三世患难深交,不忍坐视,中间连去看望几次,均值

红云假托入定,神游在外,未曾相见。天缺给她留了两封劝她的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2回 力庇凶顽 辜恩乖至谊 心惊夙孽 隐迹掩阴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