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103回 宾主巧参差 芦荻藏姦 百丈寒光清邪火 水云长浩渺 湖山如画 一声铁笛起遥波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裘元,南绮、吕灵姑、纪异一行四人,正以竹山教妖人斗法之约改期,奉命积

修善功,但并未指明何往,暂时想不定往哪里去好。听了君山之事后,觉着此事即是一

场大善功;洞庭君山和湘江一带山水灵秀,久已闻名,又是素未去过,正好就便登临;

并可与武当诸女弟子相见,所以好生欣喜。裘元惟恐父母悬念,好在为日尚早,便和南

绮等三人商议先回家小住两日,再行上路。雷、方、司诸人知他孺慕甚殷,此行又是极

大一场功德,不便坚挽,勉强留了一顿饭,在且退谷相聚半日,各订后会而别。

  四人回到环山堰向友仁夫妇一说前事,友仁近更知道爱子道力日进,异日神仙可期,

此行关系千万生灵与佳儿、佳媳的修积,不但没有强留,反催速行,以防贻误时机。还

是南绮力言,此时竹山教妖人正在着手布置,妖人近又他去未回,尚还没到时候,晚去

两日无妨;友仁之妻甄氏又甚恋恋不舍,所以原议不改,议定第三日午后动身。

  友仁笑问裘元:“这等空前巨劫,众仙既然知道,理应防范未然,乘妖人未举事前

将他除去,岂不既省事,又免担惊?方一到时制他不住,贻祸生灵,悔之何及,为何非

等大火已发,才下手除他,多费心力,还难保万全,是何原故呢?”裘元答不上来。南

绮从旁代答道:“爹爹所说固极有理,但是事情并非如此简单。详细情况,未到君山,

虽还不知底细,但这类事多是注定劫运,必须使它应过,否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防

不胜防,转更加重,就难收拾了。目前异派妖邪众多,十分猖獗,去了几个竹山教,又

会来别的妖邪。何况神禹镇湖神钟乃前古至宝,风声所播,群来觊觎窃夺,从此七泽三

湘生灵难保朝夕,永无安日了。眼前除了竹山教之外,便有好多闻风而至的左道旁门,

未必全是明目张胆行事,多半鬼鬼祟祟掩藏一旁,暗中窥探观望,各怀私利,意慾乘隙

窃夺,见势不佳,必要远飏。专去寻他既难搜索,留着又是隐患。转不如暂缓下手,一

面暗中破去他的好谋邪法,一面相机准备。好在这类镇湖至宝必有极大法力禁制防护,

妖人就是下手顺当,无人作梗,也取不去。只有施行妖法,或是情急妄为,引起洪水之

灾,较为可虑。但风声已泄,正教中人纷纷赶往,必不容其猖狂,这等行事虽然缓而较

险,却可使在场诸妖一齐伏诛,使未在场的知道厉害,此宝不容染指。特别是前古禁制

必不敢先破,又有许多强敌作梗,去必无幸,自然不再作此妄想,岂不永绝后患了么?

大意如此,是否还有别的重大原因,就难说了。”友仁方始恍然。

  这两日内,裘家只是父子、家人和吕、纪二仙同聚,所有亲友一概设词拒绝不见,

天伦之乐,喜气洋洋。到了第三日午后,四人方始拜别二老夫妻,要往洞庭君山飞去。

行前,裘元、南绮均主先飞水云村杨永家,见着石明珠姊妹问明详情,再作计较。吕灵

姑道:“不可,这类事关系各人善功修积。武当诸道友与我们并非同门,虽然见义勇为,

当仁不让,遇上这类浩劫巨灾,凡是正经修道之士,都义不容辞,毕竟由她们起始发动。

明珠姊姊也并未要我们前往相助,如若我们一到先去寻她,还当我们闻风参与,想要分

她们的功劳。张、林二位又都不熟,何苦引人疑忌?莫如暂时各行其事,等到遇上,再

告以我们也是奉了师命前往,并非无因而至。反正同是为救生灵劫运,谁成功都是一样。

如愿合力更好,否则我们只要把心力尽到,如不济事,那是本领大差,只好认人先鞭;

要是她们不济,再举全力相助。但求实际,不必居这成功虚名。既显我们大方,又免因

此生出芥蒂。南姊以为如何?”南绮道:“我们原是在且退谷听人说起,还是明珠姊姊

留的话,如若各走一路,不与配合,倒显出与之争功夺胜,迹近逞能,反易生出嫌隙。

何况石家姊妹和我们又是多年至交,如此行径,分明把她们当作外人看待,实是不妥。

依妹子之见,还是直赴水云村,告以实情,就说奉命行道,无事可做,闻得君山妖孽猖

狂,素慕三湘七泽之胜,又闻玉珠姊姊在彼亟思良晤,为此赶去为她们少效微劳,共襄

盛举。这等说法情理兼尽,休说张、林二位道友为人素极谦恭和善,便是两个私心较重

的人,照此说法想也不致生出别的误解,石家姊妹更无容说了。”

  吕灵姑因和石明珠在且退谷外初见面时,两情不甚投契,总觉明珠和司青璜性做而

骄,本心不愿去水云村,所以那等说法,无如南绮之言近情合理,无词反驳。又知裘元、

纪异均惟南绮之言是从,南绮与石氏双珠多年深交,情分至厚,再若争执也是无用,只

得罢了。南绮虽觉灵姑不甚以己言为然,却未想到是与石、司二女不投,不愿附和一气;

只疑灵姑私心自用,想由本门弟子建此功德,不喜外人把功分去。暗想:“武当七女无

一弱者,如今已有三人在彼多日,事情尚无眉目,忽然飞书武当求助。照石明珠所说半

边老尼飞剑传书的情景口气,君山这伙妖人分明是劲敌,凭自己这四人如何能操必胜之

算?此事修道人份所应为,成败与否,自有定数。人定虽或胜天,但却不应计较。如由

武当诸女当先,自己从旁赞助,成固大佳,败亦无关荣辱;如若分道扬锥,休说力量比

较单薄,并还是能胜不能败的局面。同败尚可,若是一成一败,而败的又是自己这一面,

便要贻辱师门,引人讥议。就算成功的是自己,也必引之忌恨,好好良友变成冤家。不

如上来便与合力,进退自如,彼此都可立些善功。以后互相扶持关照,情分只有日益深

厚,岂不要好得多?”南绮想罢,因灵姑只是默言不语,未再坚持,也就不再多说,哪

知石、司二女对于灵姑一样也有误会,不怎投契。南绮上来不曾察觉,并将双方这点隔

膜化解,以致各自心中介介,日后几乎生出事来。此是后话,暂且放开不提。

  当下仍是依了南绮之言,由且退谷动身,直飞水云村。到了杨永家中,便问张、林、

石诸女是否居此,说他们是故友拜访。偏巧张、林、石诸女为防妖人寻来给主人生事,

吩咐杨家人除了武当来人,不可告以实情,人去之后立即着人入报,自有处置。原意是

已给武当飞书,来人如是自己人,自会直飞后园,再行下落相见;如是外人,便辞以不

在,三女闻报,便会暗中分人出来探看,先辨明了来历,再作计较,以免主人家中为此

再生枝节,万没想到南绮等四人会寻了来。下人们奉有主人严嘱,自然讳莫如深。而答

话这人更是机灵太过,一见来人形迹可疑,答的话十分巧妙,既使人不觉是假,而杨、

石、林诸人恰又真不在家。

  原来石明珠到了武当,又奉命先往别处转了一转,次日才行赶到。与张锦雯刚见面

谈了几句,便见林绿华飞回,告以已然发现潘、巩二女下落,并还添了两个有力帮手。

看情景好似潘芳刚愎,固执私念。巩霜鬟料到将来决无善果,一个不巧,还要身败名裂。

多年至交,不愿坐视她堕落。始而慾以釜底抽薪之法,婉语点醒,使其省悟,悬崖勒马。

后见她不听良言,又改柔为刚,细说利害,苦口婆心,直言劝阻。潘芳仍是执迷不悟,

反对巩霜鬟生疑厌恶。只因个人孤掌难鸣,而巩霜鬟又对友忠诚热心,甘受嘲弄,不与

计较,抱定力劝不从,便守到时候,再以全力挽救,不忍遽然舍之而去,才未当时绝交

破裂,但已是貌合神离了。潘芳也是修炼多年,多历事故,一时利令智昏,自趋灭亡,

并非完全不知利害轻重的无知庸流。尽管不纳良友忠言,却也感到事情棘手,暗藏戒心。

偏是贪慾太重,总以为即便造成灾难,责任也在于竹山教妖人;自己虽收渔人之利,将

钟底藏珍乘隙取去,于镇湖平水无足轻重,不能作为孽由己造,一味私心曲解。一面打

定如意算盘;一面觉出巩霜鬟心与己违,此来迫于旧友情面,实是同床异梦,到时纵不

公开作梗,也必不肯以全力相助。本来就难,再少此一个预计可靠的得力助手,事情自

更艰险。无如平日崖岸自高,性情孤做,靠得住的朋友太少,急切之间无处寻人相助,

心更烦闷。

  这日清晨,潘芳慾往君山探看竹山教妖人动静,又被巩霜鬟劝阻,越发愤恨,几次

想要发作,勉强忍住。这一争执,巩霜鬟便未同行。潘芳独自前往一看,竹山教妖人仍

是一个未归。归途忽在岳阳楼附近遇到两个左道高手,原是小南极落虹岛主夫妻二人,

一名洪原吉,一名崔香。因为附近四十七岛妖人前被正教中人诛戮殆尽,惟恐连累而及,

潜来中土,在中条山黄鹊峰后寻了一个极其隐秘的洞穴隐居。始而尚知敛迹,住了十多

年觉出无事,渐渐出山走动。有一次夫妻二人往大庚岭深山之中访一同道,恰值所访同

道平日为恶太深,吃峨眉派三英二云中的李英琼、余英男,带了两个曾吃过他亏的男女

门人寻上门去,双方恶斗正酣。洪原吉夫妻和那妖道至交,又和双英初遇,不知厉害,

冒失相助。不料妖道转眼伏诛,洪、崔二人也被李英琼法宝困住,眼看无幸。忽遇潘芳

路过,因昔年去南极采葯与崔香无心相遇,两人谈得投机,被崔香邀至落虹岛上住了三

日。当时洪原吉他出未归,崔香还慾坚留与她丈夫相见。潘芳久出思归,又见岛主人不

是正经修道之士,一到岛上便起了轻视之心,只因崔香优礼款待,情不可却,留住了数

日,已然勉强,如何还肯再留,婉言辞谢而去。走不多日,洪原吉回岛,恰值四十七岛

妖人恶满被戮,夫妇二人避人中土,双方一直未见。此番忽然不期而遇,如在平日,潘

芳决看不上崔香,但因旧日承过情,又当和巩霜鬟负气,亟慾得人相助之际,崔香又善

于言词,略一套问,潘芳便说了实情,双方一拍即合,当时同了回去。

  林、石二人寻到她时,四人正在谈论,巩霜鬟神情愁闷,潘、洪、崔三人却是兴高

采烈,大言不惭,并说事在必为,无论何人出来作梗,必与之决一胜负。虽对巩霜鬟取

瑟而歌,林、石二人如若出面一劝,立成仇敌。绿华恐二人之力制她不住,便令玉珠暂

勿现身出去,意慾回见张锦雯商议停妥,并等明珠到来,再定行止。

  二人回抵水云村时,石明珠恰好刚到,因她与潘芳结有夙嫌,闻言大怒,立和张、

林二人匆匆赶往。此来经过及与裘元夫妻合力诛戮鬼老师徒,且退谷约定未赴,留语作

别的话,均未详说。

  裘元等四人到时,张、林、石诸人未在。杨永又以连日辛劳,乘着仙宾外出,去往

内宅补点睡眠。下人又卖弄聪明,力言自来没有女客在此居住。南绮先是心疑寻错了地

方,嗣向下人盘问地名和主人姓名,均与明珠且退谷留语相符,好生奇怪。又疑张、林、

石、司五人行迹诡秘,此事只有主人知晓,下人不知底细。便同退下,寻一隐蔽之处和

众人商议,意慾隐身飞入明珠所说后园,探看对方到底在否。灵姑心中成见颇深,笑道:

“这分明是他们有私心,恐外人分她们的功德。先因违约,无意中说出真情,说了又复

后悔。到了这里,算计我们得信必要赶来,故嘱下人回绝不见,以便她们独力成功。玉

珠姊姊虽和我们交厚,一则她是小师妹,拗不过众;二则她们到底是一家人,只好听之。

我们已把人情尽到,是她们私心不肯见人,并非我们自恃孤行,异日见面也无话说,何

苦去寻她们做什?”南绮道:“我想张道友我不深知,林、石二位决不是自私背友的人。

尤其玉珠姊姊与愚姊妹交更深厚,我们尚没见,怎能断定?她如在此不见外人,其中必

有原因,事未分明,如何与人负气?就不与之合力,也等探明详情再定。好在所居是常

人的家宅园林,易于查见,又不是深山僻境,我们只消往她们住的后园一探,就知道

了。”说罢,不俟灵姑答言,便令三人在林内暂候,自隐身形往杨家后园查看。

  南绮到了明珠所说后园,只见静室共是五间,只一老道士和一道童在内,四外静悄

悄的,连个执役童婢也无,实不是款待仙宾之所。再细查看道人,虽然相貌和善,神情

穆静,只是一个讲究吐纳坐参,略有一点修养的老道,并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3回 宾主巧参差 芦荻藏姦 百丈寒光清邪火 水云长浩渺 湖山如画 一声铁笛起遥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