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106回 薄幸怨檀郎 往事已如烟如雾 温柔怜玉女 伊人真宜喜宜嗔

作者:还珠楼主

  说话大家谈完经过后,南绮先见林安恨骨甚厚,丰姿如仙,仿佛造诣甚深,飞虹却

说他以双鹤自卫,好似无什法力,心中奇怪,便问他道:“令兄山居清闲,可常出外修

积么?”飞虹道:“家兄如论玄门修为,实是大差。前生法术虽已恢复,因立志虔修仙

业,不愿再做冯妇。又怕出山遇见对头,每日除照妹子所传用功外,偶去临流吹萧,便

是他的消遣。近日恐怕对头寻来,连骑鹤去寻妹子俱都不敢。前生法力既不肯用,便和

常人差不了多少。他那事情,说将出来,真可笑呢。”众人间故。

  原来林安前生在海外飞鹏岛隐居,为散仙中美男子。虽是旁门,师徒二人均极洁身

自爱,从未作过婬邪之事。乃师尸解之后,仗着岛上风景灵秀,远在东海尽头,过去不

远便是最有名的十万里流沙落漈,仙凡足迹之所不至,日常岛居修炼,也极逍遥自在。

因地距南星原甚近,以前还好,自从南星原前辈女仙卢妪门下弟子白癫出外行道,交了

好些道友,时有各派散仙过从,当地乃是必由之路,由此方有外人经过。白癫人又好交,

越往后道友越多,内一至好便是峨眉派教祖爱女齐霞儿之徒米明娘。虽是正教门下,法

力甚高,以前出身却是左道,因此正邪各派均通交游。明娘本意原想将昔年两个无什恶

迹的同道姊妹引归正教。内一女散仙梅霙,前师也是旁门中有名的女散仙,师徒人品均

好。乃师已早转劫,孤身一人,与明娘交最莫逆,已为明娘设法引进了一位女仙门下。

因为同访白癫,路过大鹏岛,见下面景物灵奇,无意前往游玩,恰与林安相遇,一见倾

心。又以林安年少英俊,答话谦和,想起入门时师父曾说她情缘未了,不由动了凡心。

碍着明娘在侧,略谈辞去。

  过了些日,梅雯独往试探口气。林安以为她是正教中人,甚是看重,只是同道交往,

并无他意。梅霙见他不解柔情,忍不住吐口示意。林安坚拒,梅霙恼羞成怒,双方斗法,

才知以前竟是同一门户。连斗了数日夜,未分胜败。最后林安施展师传至宝,将其惊走。

梅霙愤极,便瞒着师父,向同道姊妹中借了几件法宝,二次赶去,本是情急拼命。谁知

林安偶往附近小岛上访友求助,归途遇见赤臂真人连登之徒何佑,对方先前曾去大鹏岛

采葯,为林安之师铜井翁所伤,狭路相逢,想起夙仇,将林安诱往附近岛上,将其困住。

正用魔火烧炼,想要加害,幸而林安所习法术和所炼法宝乃是独门传授,对敌时必有一

片红云,中杂无数金花,纷纷飞舞,将身护住,任多厉害的法宝,急切问也难伤害,而

且老远便能看见。梅霙发现之后,立即赶去,见状大是不忍,立以全力将林安救了出来。

谁知何佑受伤败逃时,暗放了一把邪砂。那邪砂乃海中数千年蛟蜃婬气所炼,只要打中,

不论男女,立生慾念,不可克制,非经交合,难于解免。何佑本想将女的迷住,回去再

用邪法摄形,使其往就:谁知逃时匆忙,林安又在危急之际,吃女的冲破护身红云,飞

身入内将其抱起,于是同被打中,妖人害人未成,反倒遂了女的心愿。

  邪砂阴毒,发时原是一片极淡的粉红色焰光,略闪即隐,无声无臭,最难防御。如

非男女双方功力甚深,几乎在当地便成好事。林安因妖人厉害,眼看灭亡,连元神都难

保全,女的竟肯释嫌来救,本甚感激。未即称谢,便中妖人暗算,越觉对方柔情蜜意,

人又那等美艳,不由心动。女的见他委顿,正当芳心荡漾之际,便伸双手抱了同飞,双

方玉体相偎,吹气如兰。林安固是玉人情重,感恩知己,越看越爱;女的早已情有独钟,

更不必说。才回岛洞,便玉肩相并,纵体入怀,着意温存,轻怜密爱起来。

  等到事完毒解,女的本慾委身相从,甘弃天仙位业,只图永好,还不怎样。林安却

因乃师遗命,师徒两人所习虽非玄门正宗,只要能永保元真,不为情慾所累,再过一甲

子,古仙人留藏本岛地底的一部火真经副册便可出世。将经得到,去往黄龙山青桫林拜

谒猿长老,献上此经,请其赐观正册,由此修炼,便可成道。否则,便须再转一劫,虽

然由此改习玄门正宗,一样成就,但是前生修为齐付流水,并还要再经三甲子的苦修才

可有望,事大艰难。若能够洁身自爱,不为情慾所扰,比较容易得多。林安自从师父化

去,同了双鹤清修了数十年,眼看日期将近,不料遇此情孽,对方又有救命之恩。心中

正在愧悔,忽听鹤呜甚急,赶出一看,正是何佑。原来他回山行法无效,看出邪砂之毒

已解,料知二人成了夫妇,心中妒愤,仇恨越深,约了两个同党,二次寻上门来。双鹤

各有千五百年功力,炼就内丹,曾随林安师徒多年,早知这场因果,一见妖人到来,忙

即迎敌。双鹤自不是妖人对手,等林安赶出,已被同来妖党捉去。

  林安和梅霙斗了一阵,见势不佳,同纵遁光逃走。当时虽然见机,未遭毒手,林安

洞府已为妖人所毁,平日又无什同道来往,无处可投。梅霙再一劝说,只得同往中条山

梅霙的师父洞中飞去。到后,梅霙令林安守在洞外,自己先人内请罪。不料乃师早已深

悉前因,冷笑道:“你这孽徒不知自爱,误人误己,还有脸来见我么?”梅霙满拟师父

爱怜,地仙不禁婚嫁,不想这等严厉,再四哀求也无效。又是背师行事,无话可说。最

终仍被逐出,只得叩谢师恩,悲恸愧悔而出。心想:“师父既不见容,只好同了情人另

觅仙山隐居修炼,先作一对神仙眷属。同时仰体师意,在外修积,遇机托人求情,也是

一样。”哪知走到洞外一看,林安对于此事并非心愿,见梅霙进洞以后,暗用师传法宝

窃听乃师口气,才知男女二人再如相处下去,至多只能成为散仙;并且仇敌不久还要寻

来,能否保全尚不可知。想起前师之言,又急又悔。,惟恐女的纠缠不休;又知师言已

验,转眼兵解,事前仍须布置。初来时还在惜命,想要保全今生功力,意图托庇。及见

梅霙之师不为作主,反被逐出,心想:“事由她引诱而成,非我主动,不算负她。”立

时乘隙遁走。梅寞却是痴心,一见情人无踪,便着了急,悲愤之下,到处寻访。同道姊

妹又多,虽然怪她作茧自缚,对于林安也觉薄幸,于是群起相助。

  林安从小便被师父度往东海,中土不曾来过,以为川边大雪山地势荒寒偏僻,仇敌、

情人全找不到,于是一高中条山,便逃往雪山隐起。不料那地方正当小寒山倚天崖云路

左近,空中时有各派仙侠来往,不久便被梅霙发觉寻去,责以负心之咎。此时林安不知

梅雯也是中邪才有此事,心还鄙薄,只因天性忠厚,不善言语,又因救命之恩,不愿使

其难堪。当时无话,冷不防重又逃脱。梅霙偏是情丝牢系,不能自解,依然苦苦搜寻。

接连几次过去,结局均被林安逃脱。梅霙想说自己并非婬贱女子,不过误中妖法,双方

同失元真,已成夫妇,便应和好,况又被逐师门,双方均无所归,如能合籍双修,作一

神仙眷属,既免同道嘲笑,彼此也得扶助。不料对方心坚意绝,所习遁法又极神速,除

第一次见面谈了几句外,以后更是望影先逃,这些话一句也未得出口。梅霙自然伤心悲

痛,满腹幽怨,越发急慾一吐,搜索更急。同道姊妹怜她遭遇,均代不平。在众人合力

相助之下,刚将林安寻到,踪迹也被仇敌发现。

  梅霙先觉对方大无情意,只等见面把话说明,立与绝交。及至见面以后,吃林安问

明来意,说出心事,再一引咎自责,心又软了下来。梅霙如与同修不走也罢,偏生女子

多喜做作,梅霙虽然修道多年,孽重情深,不能免俗。因为以前所受大苦,对方一说愿

与同修,忽然假装负气出走,以试林安心迹。林安已知双方全为邪毒所迷,梅霙如此情

痴,此后常在一起,不过名色夫妻,修为上并无妨害;孤身独处,得此素心人与共晨夕,

也省寂寞。何况先同梅霙来的那班人俱是正教知名之士,所说有理,如与修好,还可多

交同道,以为异日之助。于是便追了去,梅霙见他追来,芳心稍慰,反更装乔,也和以

前一样加以回报。等追上时,并与明言:“我因爱你,情痴大甚,实愿地老天荒,永不

分离。无如你以前累得我太苦,你如真心生愧悔,不应如此薄幸。你若能照我以前身经

做上几次,我便回去。”林安本无梅霙情热,一半勉强,但为对方情痴所动;又以劫运

将临,想得正教中人他年助其成道,立即依言迫去。梅霙误认为林安已然爱她,躲闪不

休。

  两人追逐了几天,仇敌恰也寻到,二人毫未警觉。末了,梅霙心软,正引林安往所

居桐柏山回路飞遁,恰遇何佑和所约妖党迎头拦住。梅霙骤出不意,一照面,便被邪法

困住。林安由后赶到,不知梅霙借有护身法宝,并不妨事,想起以前舍命相救之德,一

见邪法厉害,竟把从不轻用的一件异教中至宝碧灵血火旗施展出来。双方所用全是左道

中最厉害的法宝,一时血焰如海,魔火冲霄,整座山头均在妖烟邪雾笼罩之下。双方正

在恶斗,正赶峨眉三英中的余英男去访申若兰,遇见严人英、周轻云在座,约去苏州元

墓山访看女殃神郑八姑,四人结伴同飞,路过当地。梅霎本与申若兰有交,偏被邪雾罩

住,匆匆不曾看清。四人一见邪法阴毒,烟雾中更有正教宝光闪动,只当有什同道被困

在内。英男因见过这类邪法伤害生灵,越发有气,首先放出南明离火剑,一道经天朱虹

势如雷轰电舞,直朝妖焰邪雾卷去。接着扬手又是连珠太乙神雷,数十百丈金光雷火自

天直下,邪法异宝全数消灭。若兰、人英又把飞剑出手,林安和对敌诸妖人全数被杀。

梅雯连喊:“若兰姊姊!”上前抢救,已经无及。总算若兰应变机警,一见梅霙拼死朝

林安扑去,知道铸错,连忙飞剑将英男剑光挡住,稍迟一瞬,几乎连元神也难保全。

  林安早知快要遭劫,原有准备,一旦兵解,胸前新炼的灵符立生妙用,护了元神,

化为一朵红云刚要起飞,忽地一道青虹当空下泻,伸手一招,便将红云收去。众见来人

正是韩仙子,忙即上前礼拜。梅霙抱尸痛哭,说是林安为她而死,誓以身殉。英男也很

惭愧。韩仙子笑对梅霙说:“无须如此。我与铜井翁昔年故交,曾托过我,此系前孽注

定,实与林安有益。昨晤令师,经我劝说,已托我将林安的元神再加凝炼,送去转世,

引归正教。只等取到火真经,便有成道之望。你前生负他太甚,故有这场因果,他年你

还须助他一臂。英男前生为林安误杀,故有此报,否则不会如此粗心盛气。此举虽犯教

规,我有一函,归交齐道兄,就有处罚,也必不重。各自去吧。”随即飞走。众人不免

劝慰了几句,梅霙只得将尸首行法安葬,前往中条山见师请罪。

  林安过了些年,也由韩仙子送去转世。因受韩仙子法力禁制,夙因已昧,后遇秦仙

子解去禁法才得恢复。并说起梅霙对他始终不能忘情。而且当林安兵解时,若兰为防伤

他元神,飞剑一挡,林安虽得幸免,内中两人妖魂也逃脱了离火剑之诛。妖人炼就玄功,

各寻了两个新尸体回生,近年邪法反更高强,正在到处搜寻仇敌踪迹,这还是妖师连登

不肯护短,自知妖徒所行不善,恐与峨眉派树敌,反将妖徒逐出,不为相助。否则,林

安连想在当地隐居也办不到。林安立意改邪归正,不肯再用前生所习旁门法术;秦琰又

有“不到时机,莫与外人相见”之言,所以见有人在深更半夜突然到此,疑是敌人所遣,

先避后园林中。后见来人在外求见,方觉不易躲避,两鹤又与来人争斗,全遭挫败,迫

于无奈,只得骑鹤逃往卧龙峰去。飞虹中途虽与相遇,仍想问明来意再回,故未同来。

  众人正谈说间,忽闻遥空鹤唳之声,飞虹面上忽现惊容,未及开口,裘、纪二人均

爱两鹤神骏灵慧,闻言首先驰出。刚到门外,便见近山头上月光之下,一片赤黄色的妖

光裹着一鹤一人,正是先见白衣少年林安,骑了前鹤在烟光中冲突飞舞,另一鹤正由斜

刺里飞呜赶来。裘、纪二人见状,不由大怒,刚要飞身应援,忽听连声清叱,一片红云

同了一青一白两道光华已由头上飞过,正是飞虹、灵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6回 薄幸怨檀郎 往事已如烟如雾 温柔怜玉女 伊人真宜喜宜嗔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