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16回 银燕盘空 幽壑森森逢禁侣 铁链曳地 清琴泠泠喜知音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祖孙二人回家之后,一晃半年多。纪光因吴玖的话说得郑重,恐去了不利,再三告诫,不许纪异往梅坳去。起初纪异虽厌恶映雪,有寻衅比斗之心,一则因外祖坚嘱,二则回想吴玖、石玉珠赠送仙果灵葯,恩德深重,映雪只奚落抢自过两次,纵然可恶,也应看在吴、石二人面上,况非深仇大恨,何必这般耿耿在怀?再加上梅坳地势僻远,又非常去之地,不易走到。他与映雪本是紫云旧侣,原有一番因果,虽有时想起前隙,不无气忿,因有这两三则原故,总是慾行辄止,日子一多,就逐渐淡忘了。

这日也是合该有事。纪光又应山人之聘,往远道行医,去了已好几天,没有回来。纪异一人在家,清晨起身做完了早课,忽然心情烦躁,不知如何才好。他秉着先天遗性,最喜花果。想起墨蜂坪那一带行猎之区,业有两三个月未去。现值春夏之交,正是花开季节,何不前去采集这些来移植在这沙洲之上?就便遇见什么肥美的山禽野兽,也好打它一两只回家下酒,岂不是好?

纪异想到这里,便即起身。因为今日出猎,不似往日贪多;再加上半年多工夫,燕群益发听话,着实训练出几对灵慧的银燕来;用几个随去,尽可足用,燕群无须全数带了同往。这时凡是大而灵慧的银燕,都是由纪异起了名字。除为首的双燕大白、二白照例随身不离外,又挑了丹顶、玄儿、铁翅子三只最矫健的银燕带去,其余燕群全都留守。这五只银燕,大白、二白领袖群燕,自不必说。另三只燕儿,也是个个猛烈灵警。尤以玄儿最为厉害刁猾,专与猛兽虫豸之类为难,只要遇上,从不轻易放过,每出门一次,从不空回。身体也与别的银燕不同,栖息之时,看去仍是一身雪羽,其白如银;一飞起来,两肋下便露出一团乌油油发光的黑毛。其势疾如星流,迅速非常。目力更敏锐到黑夜凭空能辨针芥的地步。纪异最是喜它,几乎驾于双白之上。

当下纪异带了这五只银燕走向湖边,去了衣履,交与双白先行飞过去,自己赤身踏水而渡。其余燕群仍然跟着飞送,直到纪异上了对岸,再三喝止,五燕也跟着连声齐鸣,不许同往,燕群才行振羽飞回。纪异匆匆穿好衣履,忙即施展本能,如飞前进,不消多时,便行近墨蜂坪。那坪自经前番谷陷峰塌,大雷雨后,平空又添了好些景致。加以连阴新雾,瀑肥溪涨,水声淙淙,与满山松涛交奏,花木繁茂,山花乱开,妍紫嫣红,争奇斗艳,令人到此,耳目清娱,涤烦蠲虑,心神为之一爽。纪异穿山渡涧,且行且玩,美景当前,虽觉心中减了许多烦躁,但那些野花俱是常见之物,不堪移植回去。除去鸾鸣翠鸟等中看中听不中吃的细禽,仅有时遇见几只野禽,并无可吃的野味。独个儿玩了一阵,忽又无聊起来。纪异正打不出什么好的主意,忽然一阵微风吹过,从坪后崖那边传来一片铿锵之音,空中回响,逸韵悠然,甚是清泠悦耳。纪异生长南疆,虽从乃祖读书时节,得知琴瑟形式,并未亲眼见过。暗忖:“墨蜂坪除相去还有数十里山路的梅坳外,从未见过人迹,怎的有此?”越觉好听,便循声走去。那声音因风吹送,若断若续,仿佛在前面不远,可是纪异下坪之后,连越过了好几处危崖绝涧,仍未到达。计算路程,竟走出了三十余里,正是走向梅坳那条路上。已然相隔不远,刚以为是吴、杨二女所为,及至留神静心一听,那声音又发自身后来路,才知走过了头。忙即回身再找时,那声音竟是忽前忽后,忽近忽远,不可捉摸。听去明明只在近处,只是找它不到。

纪异性拗,凡事但一起头,不办到决不罢休,哪里肯舍。又找了一阵找不到,猛想起现放着善于搜寻的银燕,如何不用?忙即曝一声长啸,手挥处两臂往外一伸,五只银燕立即连翩飞下,落在上面候命。纪异喝道:“你们这几个笨东西,只会跟着我在空中乱飞乱转则甚,这声音是在什么地方发出来的,你们在天上看底下容易,倒底是人是鬼?藏在何处?还不快给我找去。”纪异先疑五燕在空中盘旋不下,是帮着自己寻找鸟兽花草,不知自己来回奔跑,为的是那铿锵之声,所以没有往那发声之处找。只要喊下来一嘱咐,怕不立时寻到。谁知今日大出意料之外,纪异把话说完,五燕只互相低鸣了几声,竟是一动也不动。纪异恐五燕还没听懂,又喝道:“笨东西,你们听呀,这声音铿铿锵锵,比山人弹那大月弦子还好听得多呢。我们找到人家,跟他们领教,学上一学。回去仿做一个,我每日弄给你们听多好。”说罢,大白、二白便朝着纪异长鸣了两声,接着便用口衔着纪异的衣袖连扯。

纪异原知鸟意,看出是要他回去。惊问道:“你们不代我找,却还要我回去,莫非又和上次一样,那发声音的不是好人么?”大白、二白摇了摇头。纪异不由性起道:“你们既不让我去,又说不是妖人。我此去不过看看是什么东西,至多学他样仿做,教否随意,并不勉强,又无招惹之处,难道有什么祸事?”

正说之间,大自、二白还在紧扯衣袖不放,玄儿倏地长啸,竟然冲霄直上。丹顶、铁翅子、大自、二白也依次飞鸣而起。五只银燕在高空呜和相应,只是回旋不下。纪异听那铿锵之声,突然如万珠齐落玉盘,隐似杂有金铁之音,越发比前好听。见五燕尽自围着当头数百丈方圆地方盘空飞鸣,不见飞落,心中有些不耐。正要高声呼叱,其中玄儿忽将双翼一收,急如弹九飞坠,流星下驰,直往北面山凹之中投去。大白、二白跟在后面。眼看三燕一前两后,将要落地,大白、二白忽又同声长啸,振翼高鸣,凌云直上。纪异一心想寻那声音来源,别的均未暇计及。一见玄儿飞落,知已寻到地方,不问三七二十一,连忙飞步跟踪追去。那北面山凹,两面高崖,中藏广壑,壑底云气溟檬,其深无际。崖壁中间横着几条羊肠野径,素无人踪。全崖壁上满生丛草藤蔓,野花如绣,红紫相间,地势异常险峻。因为僻处墨蜂坪北面山后,相隔稍远,又无路径,乌兽俱不往那一带去。只在暗谷未崩倒以前,纪异同纪光去过一次,也仅在崖顶登眺,从未下去。今日追寻琴声,无心中行近此地,始终没想到琴声发自壑底。及至纪异追到一看,玄儿已然不见,那铿锵之声竟发自壑中。身临切近,益发洋洋盈耳,听得越真。方在侧耳搜寻,忽听狰的一声,音声顿止。只剩壑底回音,余韵瞬息消歇。危崖大壑静荡荡的,草花繁茂,苍藤虬结,荒径荆棒,亘古无有人踪,更无余响遗痕可以寻觅。纪异深悔自己来迟一步。暗骂:“玄儿忒也着急,既然领我到来,怎不等我一等?如今不知飞落何方,教我乱找。”

纪异正在四处留神观望玄儿踪迹,猛听有两个说话声音发自脚底,仿佛相隔甚深,好似在那里争论。一个道:“一只鸟儿,有什稀罕。它自来送死,又非我等造孽,管它呢?姊姊偏发什么慈悲,差点闯出大乱子来。这东西如果和当年一样野性发作,我们一个制它不住,被它逃走,他年师父回来,怎生交代?”另一个道:“师妹还是这等心狠。我这多年幽壑潜修,功行大进,岂是昔比?如觉制不住它时,还敢如此大意么?如今它吃我用定法制住,业已睡去。倒是这只可爱的灵鸟,险些被它吸人腹内,又受惊,又受了点毒。我看此乌必非无因而至,医好之后,放它出去,如是有人豢养,又恐招了外人来给我生事,岂非讨厌?”先一个答道:“我们这天琴壑,多少年来从无人踪。此鸟就算有人豢养,也是常人。我们如不愿留它,可命洞奴喷云将洞封锁,难道还怕它硬闯进来不成?”

纪异还未听出那只几膏怪吻的鸟便是银燕玄儿,正觉希奇,猛听玄儿也在地底微微哀呜了两声,不由大吃一惊。忙将丛草用剑扫削,去查那声音的来源。又听先说话的那一个女子,低低说道:“姊姊,上面有人。”说完,便没了声息。纪异明明听出那说话声音出自地底,只是脚下石土深厚,草深没膝,再也找不着一丝影响。更不暇再寻那音声所在,也不问地底是人是怪,只关心玄儿安危下落,急得手持宝剑,不住在草丛中乱拨乱砍,恨不能把那片山石攻穿,将玄儿救出,才称心意。似这样胡乱砍削拨刺了一阵,耳听空中四只银燕只管盘空高飞,却哀鸣不下,大有失群丧偶之状,越猜玄儿凶多吉少。妖人深藏地底,宝剑虽利,其势难以攻透。

纪异正在焦急无计,忽然一眼看见身侧不远老树浓荫之下的断草根际隐隐放光。近前寻视,乃是七个碗口大小的深穴直通地底,光华便从下面透出。先原被丛草泥石遮没,这时方得发现。再俯身仔细一看,那穴口距离地底深约百丈。下面乃是一个极广大的山洞,丹炉葯灶、石床几案、琴棋书卷,陈列井然,虽无梅坳仙府富丽,却是古意悠然。当中还悬着一个磨盘大小的青玉油盆,共有七根稔,分悬在油盆的边沿上,每个火头大如人臂,光焰亭亭,照得合洞通明。地底站着两个布衣修整、略似道家装束的女子,身材也一高一矮,矮的一个相貌生得奇丑,手中拿着一把晶光闪闪的宝剑,正对上面注视。不见玄儿踪迹。

纪异惊诧之余,刚要张口询问,那矮女已在下面喝道:“你是何人?擅窥仙府,敢莫是欺我姊妹飞剑不利么?”言还未了,那年长貌美的一个忙止丑女道:“我看此人颇似山中樵牧之童,迷路经此,有类刘、阮误人天台,师妹不值与他计较。只是恐他出山饶舌,我们索性唤他入洞,与他一点甜头,嘱咐几句,以免传扬出去生事如何?”丑女正要答活,纪异已忍不住答道:“我不是牧童,你们不要胡猜。适才因乐声好听,寻踪不见,我命一只家养的燕儿来找,亲眼见它飞落此地,追来却无踪影。忽闻地底有人说话,听出我那燕儿在此,我才拨草寻找,不想发现洞穴。想彼此素无仇怨,我也不是存心窥探你们踪迹。我不问你是人是怪,只求将燕儿好好还我,立即就去,决不相扰,也不向外人说出半句。还有适才音乐之声,不知你们弄的是什么东西?可惜你们俱是女子,不便求你们教我。如能将那乐器与我看上一眼,使我能回去仿做一个,无事时来玩玩,那就更感谢了。”

那长女闻言,对丑女道:“原来我救的那只灵鸟,果有主人。此子颇有根器,决非庸流。今日不期而遇,也算有缘。我将灯光掩了,你从前洞去将他接引下来。我有话说。”丑女闻言,便朝上说:“你这人看似聪明,怎连琴音俱听不出?愚姊妹奉有师命,在此潜修已历多年。今日你的燕儿为我守洞神物所伤几死,多亏我姊妹将它救下,但已中了我们洞奴的毒气,暂时不能飞翔。上面穴口过小,相隔又高,你无法下来。我姊妹二人奉有师命,在此潜修,不能擅自离开。你走向崖边壁中间有一块平伸出去的大石,上有藤草掩覆,便是我们的门户。你到了那里,可拉着盘壁老藤,攀援下来,我去那里等候,将你接引入洞,还你燕儿,就便将琴你看。如你胆小力弱,不敢攀援,那只好等燕儿好了相还了。”

纪异一心想着玄儿忧危,立即应允。正在答话之间,洞中央所悬的那盏长明灯忽然灭去,又听下面丑女连声催走。纪异走时,仿佛听见铁链曳地之声,当时也未注意。匆匆往崖边跑去,探头一看,果见一块危石大有丈许,孤悬崖壁中腰,上下相隔约有四五十丈。从上到下虽有老藤盘结,因为相隔太远,并无一根可以直达石上。所幸崖边突出,崖壁中凹,平跳下去,正好落到石上,中间尚无阻碍。因丑女恐他胆小力弱,下不去,成心卖弄,先向崖下喊道:“你说的地方是这里么?我要下去了。”下面丑女应声道:“你这人倒有胆子。正是这块大石,可惜我不能上来帮忙。上面的藤接不到石上,援到梢上,还有七八丈高下。你援到那里,缓一缓气,再松手,扑向旁边那一根,将它抓住,便援下来了。”纪异笑答道:“这点点高矮,哪有这么费事?你躲开,看我跳下来将你撞倒。”说罢,站起身来,提匀了气,觑准下面那块危石,喊一声:“我下来了。”便朝下面危石上纵去。

丑女先从下面略看出他身相清奇,不过具有异禀,仍是一个质美未学的常人,没料到如此身轻力健,好生欢喜。纪异见那丑女真长得和自己像姊弟一般,再也没有那般相似,也是说不出来的喜欢。不觉脱口叫了一声:“姊姊,我的燕儿呢?”丑女龇牙笑道:“我虽比你高不了许多,一定比你年长。我不知是什么缘故,怪喜欢你的,当我兄弟,倒也不错。你姓什么?”纪异道了名姓,丑女便在头前领路。

纪异随在她的身后,见丑女回身回得异常之快,仿佛还伸手从地下捞起一件东西,微微响了一下。这时洞中漆黑,纪异初来,洞径由高往下,纤回奇险,只管专心辨路,也未怎样留神。一会到了洞底,丑女道:“你先坐下,待我将灯燃起,请姊姊与你相见。”纪异刚刚坐好,忽然眼前一亮,合洞光明。对面石案后坐着适才所见年长的一个女子,手中托着玄儿,正在抚弄。丑女立在身边,满脸含笑道:“这人名叫纪异。姊姊你看事情多么奇怪。”长女回眸瞪了一她一眼道:“你就是这般多嘴,锦囊尚未到开视日期呢。”

这时三人对面,灯光之下看得甚清。见那长女面如白玉,星眸炯炯,眉间生着一点朱砂红痣,甚是鲜明。上半身青衣短装,下半身被石条案挡住。见了人来,并未起立。纪异重又说了来意。长女笑道:“我姊姊二人,以前本不在此修道。只因年轻气盛,误伤许多生命,犯了师门家法,受了重谴,被师父罚在这天琴壑地洞之内,负罪虔修,杜门思过,不履尘世,不见外人,已是好些年了。这琴原是洞中故物,还有两个玉连环、一面铁琵琶,同挂壁间,也不知是哪位前辈高人所遗。每当芳日嘉辰,月白风清之夜,琵琶必定互响,自为应和。因有幽壑回音,声出地下,其声若近若远,无可根寻。天琴壑之得名,便由于此。自我姊妹幽居到此,才得发现。惟恐外人发觉,轻易不曾在日里拨弄。今日做完功课,忽觉无聊,又经师妹三催促,才取将出来,随意抚弄,不想将你引来。我这洞中还有一洞奴,乃是神物,善于喷吐云雾,更会放出毒烟,无论人畜,当之必死。你那燕儿想是奉你之命,寻找琴音到此。据师妹在外所见,你那燕儿共是五只,看神气早就知道这里。想是识得洞奴厉害,只管在空中盘旋不下,飞了好一阵。就中一只竟欺洞奴假睡,突然比箭还快飞将下来。被洞奴张口一喷一吸,几乎吞了下去。幸我发觉得早,才行夺过,忙喂了它一粒丹葯,方保住性命。我本不知它志在夺琴,正奇怪它冒着奇险飞来则甚,你已到来说起。要我还鸟、传琴不难,但是我姊妹有一事相烦,不知允否。”

纪异恨不得急速将玄儿要过,忙问:“何事?”长女闻言,立时脸泛红霞,慾言又止。纪异还要追问时,丑女已代答道:“事并不难,只是有些费时费手。如能应允,方可告知哩。”纪异一则急于得燕,二则和那丑女旧有渊源,一见如故,不由脱口应了。二女知他诚实,不会反悔,好生欣喜。长女答道:“既承相助,愚姊妹感德非浅。不过事情只是难料,是否有此巧遇,尚属未定。这燕儿中毒虽深,服了家师灵丹,已无妨碍,一日夜后便可痊愈,定比先时还要神骏。抚琴之法虽可传授,但你并无佳琴,传也无用,我索性传后将琴借你携去。从今以后,你每隔三日便来这里一次,不但指点你抚琴之法,我见你身佩宝剑绝佳,愚姊妹素精此道,你如愿学,也可一并相传。等愚姊妹时机到来,看了家师锦囊,是否相烦,便知道了。”

说罢,招呼纪异近前,先将玄儿隔案递过。然后命丑女取来一张冰纹古琴,先传了定音之法,再把适才所奏那一段曲传与。纪异绝顶聪明,自是一学便会。这一两个时辰工夫,竟和二女处得如家人骨肉一般,把平日厌恶女子之心打消了个净尽。渐觉天色已晚,携了琴、燕,便与二女订了后会,起身告辞。猛想起还忘了问二女的名姓,重新请问。二女道:“我姊妹负罪避祸,出处、姓名,暂时不愿告知。总算比你年长几岁,不妨以姊弟相称。且等时机到来,再行详说吧。”纪异心直,便不再问。长女便命丑女送出。

这次是纪异在前,行有数十步,不见丑女跟来。刚待回头去看,那盏长明灯忽又熄灭。隐隐又闻铁链曳地之声响了两下。纪异好生奇怪,随口问是什么响声。丑女拉了他一下,悄声说道:“这里的事甚多,你不许多问。到时用你得着,自会知道。我姊姊外表看似好说话,她脾气比我还要暴躁十倍,轻易不发,发了便不可收拾。被罚在此幽闭多年,也因如此。我本无罪,只因当时代她苦苦求情,愿以身代,才同受责罚,来此苦熬。如果今日所料不差,出困之期当差不远。你时常来此,大有好处。要是胡乱问活,触了我姊姊的忌讳,好便罢,一个不巧,连我也救不了你。”纪异因燕儿得救,又学了古琴,已是心满意足,闻言丝毫不以为忤。便答道:“你和那位姊姊这么大本事,住在洞中又无人管,怎说幽闭多年,不能出困呢?”丑女答道:“才叫你不要问,又问。我师父现在隐居岷山白犀潭底,人虽不在此地,却有通天彻地之能,鬼神莫测之妙。不到他老人家所说日限,我等怎敢擅越雷池一步呢?”

说时二人业已行近洞口,忽闻身后了零零之声。丑女大惊失色道:“洞奴醒了,时机未到,恐被它追来,误伤了你,大是不便。我去拦它,你快些上去吧。再来时,仍和今日一样,先在上面穴口招呼了我们,再行相见,不可轻易下来。那二个穴口也须代我们用石头堵好。”正说之间,又闻洞底呼呼兽喘。丑女不及再说,一面挥手,催纪异急速攀纵上去;一面早回身去截。因为举动匆忙,返身时节脚底下响了一下。纪异闻声注视,见她脚底竟拖着一条细长链子。丑女已慌不迭地低身拾起,往洞后飞跑下去。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