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19回 飞霜掣电 雪魁伏辜 旨酒佳肴 殃神借洞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纪异由真真、花奇一边一个夹住臂膀,起身空中,御风而行。这日天气晴朗,不消多时,已望见那座亘古常存、雄奇险峻的大雪山横在前面。飞至午未之交,方行到达。只见下面冈岭杂沓,绵延万里,寒日无光,冷雾沉沉。休说人家,连草木乌鲁都绝迹。又飞行了片时,才达雪山主峰。依了花奇,原想直飞峰顶,寻到惯产雪鸡的冰窟中,捉了雪鸡,再略微观赏雪山景,便即回去。纪异初历胜地,处处都觉神奇,本就如人山*道上,应接不暇,再加从小生长南疆和暖之区,几曾见过这般伟大的雪景,恨不能把全山踏遍,才称心意,执意要由峰麓攀行上去。真真便命一同降落。

花奇道:“姊姊,你只顾依他,可知我们在空中已觉这峰如此大法,如若步行,我们纵比旁人走得快,不怕罡风奇寒,可是要攀越峰顶,至少也得一个整天,中途还须没有耽搁;否则休说当日,便是明后日也回不去,雪鸡更是吃不成了。”真真道:“你总忘不了口腹之慾。我等乘兴即来,兴尽则返。如见天色不早,当时便可回去,下次再来。风景好的地方,便多留些时,如觉无甚意思,尽可飞行上去,当真要一步一步爬么?纪弟头回到此,正该随他心意而行,拦他高兴怎的?”说时,那降落之处,恰巧是腰峰上一片二三百丈高的冰雪凝成的峭壁之下,一面是山,一面是极深的冰壑。

纪异脚踏实地,目睹万山都如银装,雪光耀眼,弥望皆白,只顾东张西望,也不管二女争论。越看越高兴,忽然一时忘形,发了先天野性,从丹田里发出一声长啸,拔步往峰上跑去。二女来时忘了嘱咐,猛听纪异大声吼啸,震得万山都起了回音,花奇忙去止他时,已往峰上如飞跑去。空际雷声震荡,愈来愈盛,轰隆之声四起。暗道一声:“不好?”脚一点,飞身追去,手刚拉住纪异的臂膀,耳听真真喝道:“峭壁裂了,你两个还不快往左面空处躲开?”花奇知道危机一瞬,不及说话,忙拉纪异飞起。

纪异正跑之间,耳听自己才啸一声,万山齐应,觉得有趣。刚想再啸两声,左臂已被花奇抓住。还不知道这一啸闯了大祸,正要回问,忽见前面那座参天峭壁似慾晃动,身子已随花奇凌空往左侧面飞去。刚刚起在空中,那座参天峭壁已然裂断,倒了下来。侧面一角,正从花、纪二人脚底擦过,相去不过尺许。避时稍慢一点,那重有数千万斤的坚冰,怕不正压在二人的身上。

纪异先仍不觉害怕,及至定睛往下一看,那雪峰已齐中腰裂断成了三截。中间一截约有五十多丈长大,最先裂断,往前突飞出去。还未落底,上半截壁尖又紧跟着裂断,正压在中截上面,一撞一压之下,那亘古不化的坚冰纷纷爆散。这一来益发添了威势,无数残冰断雪拥着两片大冰壁,往壑底飞舞凌空而下,爆音如雷,万山响应,令人见了目眩心惊。说时迟,那时快,不消半盏茶时,又听天崩地裂一声大震过处,这两片断壁已直落底。立时便有万丈雪尘涌起,漫天匝地,如雾如烟,再衬着到处都是冰裂峰倒之音,汇为繁喧,比起万马冲锋、海涛怒吼还胜过十倍,更显声势骇人,宇宙奇观。

二女知道这个乱子闯得大大,这一带的冰山雪壁不知要崩裂多少,不敢再带纪异往底处去,以免变生不测,只得向着峰顶飞去。雪峰高大,向来阴寒,极少见着阳光,况又在这午后未申之交。但是有那雪光反映,在下面看去虽是雾沉沉的,到了峰顶上面却很光明,哪里都看得见。这等罡风酷寒的雪山绝顶,如换常人至此,哪里还能久停,早已鼻血喷溅,坠指裂肤,在死亡途中挣扎了。三人中,两个是修道多年,一个是生具异禀,一些也不畏那罡风凛冽,酷冷逼人之苦。

花奇一到峰顶,便去峰后避风处寻那雪鸡藏身的冰窟雪洞。真真凭凌绝顶,古意苍茫,尽自凝眉不语,似有所思。只忙坏了一个纪异,在峰顶上不住跑来跑去,东瞧瞧,西看看。这时万山千岭都在脚底,宛如无边银海,雪浪起伏,前后相连,绵延不断。再加上一啸之威犹未消歇,不时看见白岳崩颓,花需腾飞,更好似鲸戏银涛,奇波突坠,益觉相映成趣,伟丽无与伦比。

纪异正看得有兴,回顾不见花奇,忙即返身寻找。走向峰后一看,花奇俯身峰后峭壁之间,似在寻觅什么东西,便跟踪追下去。花奇摇手低语道:“记得前些年这里雪鸡甚多,怎的今日不见一只?”纪异道:“姊姊莫是记错了地方吧?”花奇道:“地方怎会记错?你看这雪里头不是鸡毛?”纪异低头一看,果然有好些比雪还白的毛羽。猛想起适才雪崩山倒时,还见四燕在空中飞翔,自到了峰顶,四处都曾看过,好似不见四燕影子。心中奇怪,忙一寻视,哪里还有踪迹。便问花奇可见。花奇也答无有。不由着了忙。因峰后只能看一面,不顾得再找雪鸡,回身跑上峰顶,四看无有。见真真对着前面一座刚倒的雪崖注视,上前张口便要问时,真真低喝噤声。

纪异顺着真真注目处一看,一座奇险的雪崖底下,似有几缕青烟袅袅升起,过有一会,真真低语道:“你那四只银燕,定被这里隐修的人擒去了。看神气好似和我们开玩笑,还不至于伤害。我已在此观察了好些时侯,她无故开衅,必是嫌我们刚才啸声扰了她的清修,特地和我们过不去。我看出她那里防备甚严,不易进去,对头深浅也难测。且喜你今日将琴带来,恰巧派上用处。快去峰后将奇妹唤来,我先斗她一斗,看她到底是否厉害。”

纪异一听银燕被陷,早惊忿交集,刚要回身,花奇已从峰后走上,见面悄向真真道:“果不出我所料,惹了事吧?”真真道:“这东西太可恶,既要无故招惹人,又要藏头露尾,躲在洞里,不敢出来。她用的乃是奇门五禽遁法封锁门户,因为对头不似寻常,我虽知破法,却不知里面藏着什么把戏。我们刚刚脱困出来,不能丢脸。少时我如行法引她不出,你可紧紧守护纪弟,由他抚起琴来,我用师父传音入密之法进去。琴音不可停歇,事如不济,也不致中她埋伏。当时制服了她更好,如不能制,索性给她来个绝手,叫她尝尝厉害。”

说罢,她命纪异面向前坐好,横琴膝下备用;花奇持剑在纪异身后保护,以防不测。然后自己随手取了一块拳大的冰雪,略一捏弄,心中默诵几句,对准前面崖下打去。两处相隔只有数里远近,那雪块打将出去,并无异状,飞丸脱弩一般,眼看就要打到崖下。忽然一团青烟像开了锅的蒸气一般冒起,将雪块包住,转瞬之间,倏地青烟敛去,雪块爆散开来。说也奇怪,那么小块的冰雪,竟会化成数亩大小的一片雪花,纷飞舞散。真真见状,秀眉一耸,将手朝前一指,那片雪块忽又由散而聚,变成一个小山大的雪块,二次往崖下打落。还未及底,青烟又起,将雪块裹住,缓缓上升。真真又将手一指,那雪块便在青烟环绕中缓缓压下,崖下青烟也不住咕突突往上冒起,雪块重又被托上升。似这样三起三落。猛听一声炸雷,夹着一串炸音过处,那雪块立时炸开,化成一片白云似的尘雾。真真见法术被人破去,未及施为,崖下面又冲起一股子火花,只一闪便将雪尘冲散消灭,无影无踪。那青烟火花也都同时敛去,只剩那座危崖,静荡荡地矗立在那里,一丝也未受着损害。

真真知道遇见劲敌,不由大怒,忙命纪异将琴抚起。纪异近来对于抚琴,虽未尽得真真秘奥,却也深入藩篱,再加雪山顶上天风冷冷,千山万壑都起回音,益发觉得声韵洋洋,音节佳妙。纪异抚时,真真只管禹步念咒,围着纪异画了一个大圆圈,前后左右戟指比画不休。过了一会,琴音正抚到好处,忽然花奇在身后说道:“姊姊要会敌人去了,你千万沉住心神不可停歇。”音还未了,君弦上忽起战音,面前人影一晃,真真不知去向。纪异知真真用了传音入密之法,身随音去,哪敢丝毫怠慢,把全副精神注到琴上,静心屏气抚奏。花奇在纪异身后护法,听那琴中虽是一片杀伐之声,并无衰败景象,知道真真和对头正在交手,并未失利,只是对崖雪影沉沉,外观尚无动静。

约有半个时辰光景,正在凝神注视,偶一回顾,忽见雪峰侧面相隔十多里外一座较矮的雪山头上,有许多白东西闪动。定睛一看,乃是许多矮人,通体都是白色毛羽包没,微微露出一点面目,动作介乎人与猿猴之间,各持弓矢器械,连跳带跃,其行如飞,正从山顶岩洞中纷纷跑出,其数何止千百。先疑是山中土人,继而一想:“这里乃是大雪山的最高处,拔地数万丈,常人行至山半已难立足,连气都喘不过来,再加冰层积雪大逾峰峦,随时崩坠;罡风酷烈,吹人慾化。土人纵然力健耐寒,但是上面草木不生,绝少食物,冰雪更硬,不宜饮用,怎会有这么多的人寄居在此?再加身体又生得那般矮小,如是山精野怪之类,不应这样多法。”

越看越觉奇怪,正在狐疑不定,那一群白矮人已从对山跑下,四面八方散开,接着又起一阵尖锐的啸声。再顺啸声一看,对面山腰一个大洞穴中出来一个白人,身材竟比常人还要高大得多。手持两面赤红如火的长幡,就在穴前冰崖上跳跃叫啸,做出许多怪状。音细而长,听去甚是凄厉刺耳,仿佛天阴鬼哭一般。手中长幡连连展动,便有无数火球从幡脚下冒起,满空飞舞,随消随长,越聚越多。好似万盏天灯上下流走,明灭不定,附近冰雪都映成一片殷红,煞是奇观。

花奇虽知不是好路道,无奈自己要维护纪异,人不来犯,不便招惹。只得忍住,且看闹些什么把戏,等他近前,再作计较。尽自看得有趣,猛想起适才还有千百矮人,定是妖党,下山时节似向主峰四面围来,怎的未见?忙低头四外一看,哪里还有影子。花奇也是久经大敌的人,知道这座主峰上下笔立,远看清楚,近看下面颇多掩蔽。算计那些矮人如果来,必已从峰脚峰后悄悄袭来,不到身临切近,看他不见。自己和纪异存身所在虽有真真法术封锁,无奈看不出对山妖人的深浅,手下这些矮于是人是怪,好生拿不稳。

正打不出主意,猛听四外万珠迸落般一片轻喧,先从主峰下面翻上来二三百个矮子,各持木刀竹矢之类,一拥而上。这般突如其来,花奇未免吃了一惊。百忙中更恐纪异分了心神,琴音停歇,万一断了真真归路。忙喝道:“纪弟你只抚琴,不要理他,自有我来发付。”言还未了,那些矮人已然奔到面前不远,离身只有三数丈,当头一二十个忽然跌倒,挣扎不起。前面的吃了亏,后面的便有些逡巡,不敢妄进。花奇料知这些东西已为禁法阻住,伎俩有限,方略放了点心。猛听身后又有纷纷倒地之声,回头一看,那些矮人竟分四面袭来,身前身后,身左身右,到处都是,为数约在一千以上。这时相隔既近,花奇方才看清这些矮子虽具人形,俱是一般狰狞可憎。除周身穿戴着白色乌兽毛羽制成的帽兜和短衣套履,看不见发肤外,那一张张怪脸竟似被人早先连皮揭去一层一般:圆眼睛,凹鼻凸chún,白牙暴露;满脸上红烂糟糟,东挂一块肉条,西搭几条肉丝,一些也不平整。

这些怪人见前锋倒了两排,便有些慾前又却,没有来时大胆。可是个个眼泛凶光,似要攫人而噬。倏地对山啸声又起,那些矮子又好似发了急,异口同声,一片轻微怪啸过处,各把手中竹木制成的弓矢刀矛纷纷脱手,朝花、纪二人打来。

花奇以为这些东西未成气候,无甚本领;那竹木之物,漫说有法术禁住,打不到身上,就被打准也无妨碍,未免有些托大。纪异虽然手不停抚,却看得清楚。见这么多的小怪人同时来犯,其长还不及三尺,比自己还要生得矮小,在自叫嚣嘈乱,却跳不进圈子里来。又见地下倒了十几个,被真真法术禁制,好容易挣扎爬起,重又跌倒,狼狈得有趣。不由动了童心,一面抚着琴,一面口里喊道:“哪里来这许多矮子?奇姊姊,快代我捉两个活的回去养着玩,教他们代我们烧水煮饭,这有多好。”花奇本极爱这同父异母兄弟,闻言一想,果然不差。暗忖:“这跌倒的一些,已然中了禁法,真真法术厉害,不死必伤。反正这些东西伤不了自己。”便想在圈外矮子群中挑选两个比较生相好一点的,擒了进来,等回时带走。因为双方相隔甚近,伸手便可捞着。再看对山为首妖人,只管尖声尖气地怒啸,并未过来。又有禁法围护,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回 飞霜掣电 雪魁伏辜 旨酒佳肴 殃神借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