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25回 有心弭祸 巧语震凶蛮 无意施恩 灵葯医病叟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颜觍坐在虎侧静候,等了老大一会,眼看日色偏西。从起床到如今,腹中未进食物,忙中又未带有干粮,饥肠雷鸣。灵猿终是异类,心里悬念着爱子,业已问过那虎几次,俱无什么表示。恐将它招恼,反而不美,不敢多读。正在饥渴愁急,那虎扬头看了看天色,倏地一声吼啸。颜觍心中一喜,以为白猿一定闻声跑来,又等了一会,并无动静。那虎已接连吼啸过几次,最后起身,踞地长啸,看神气,好似也有些等得发急,白猿仍是未归。颜觍方猜凶多吉少,正在忧急,那虎忽然摆出姿势,要颜觍骑了上去,颜觍连忙跨上虎背。

那虎掉转身,转出谷口,竟择一较低之处,一纵数十丈,接连几纵,到了崖上。一路纵越绕行飞驶,跑了好一会,还未到达。崖顶形势绝险,危石甚多,大小错落。短树森列,棘草喧生,仿佛刀剑,犀利非常。两边俱是悬崖,窄处不容跬步。休说亘古以来未必有人走过,便兽迹也不见一个。那虎好似怒急,跑纵起来,口中连声吼啸,和疯了一般,比来时着实还要快出好几倍。正飞跑中,前面崖势忽然裂断,中隔广壑,下临无地,眼看无路可通。那虎势子绝猛,又收不住,转眼便有粉身碎骨之危。就在这惊心动魄,闭目不敢直视的当儿,只听两耳生风,别无动静。微微睁眼一看,崖势忽又向前展开。再一回顾身后,业已飞越过来。山石草树,像是急浪流波,滚滚倒退,瞬息已杏。

又跑不多一会,那虎方纵落崖下。前面孤峰独峙,清流索带,景甚幽绝。刚一及地,便听猿啸儿啼之声起自峰腰,只不见人。那虎驮了颜觍纵上峰去,往左侧一转,才看见峰腰上现出一片草坪,森森乔木,亭亭若盖,疏落落挺生其问。靠峰有一个石洞。洞外一株大果树上,倒吊着那只白猿。婴儿也被人用春藤绑在树上,正在啼哭发怒,将手向白猿连连招摇。虎、猿相见,便互相吼啸起来。颜觍见婴儿无恙,喜出望外,只不懂和白猿何以俱都被绑在此。连忙爬上树去,将婴儿解将下来。

那白猿吊处离地不下十丈,比婴儿高得多。按说那虎纵上去,一爪便可将绑索抓落,虎却不去救它,竟来衔扯颜觍的衣服。白猿也在树上连叫带比,颜觍会意,只得把婴儿放在山石上面,爬上树去一看,大为惊异,那绑吊白猿的并非春藤,乃是几根蝇拂上扯落的马尾。树枝上还挂着一片大芭蕉叶子,上有竹尖刺成的几行字迹。

取下一看,大意说:留字人名叫郑颠,带了两个新收门人,由北岳归来。中途经此,将二门人留在峰麓暂候,自己往峰顶上去访一位多年不见的道友未遇。下峰时节,忽闻门人呼救之声。赶近前去,见一只白猿已将两个门人身上抓伤,正在行凶,当下将白猿擒住。一问门人,才知因见峰腰草坪上放着一个初生的婴儿,啼声甚洪,以为别人遗弃,心中不忍,意慾带回山去抚养。刚抱在手,便见一只白猿如飞跑来,将婴儿夺去。二门人虽会武艺,竟非那白猿之敌。当时如晚到一步,二门人必遭毒手。先以为婴凡是白猿从民间盗来,本想一剑杀死,为世除害,后来寻到婴儿,见资禀特异,夙根甚厚。白猿不能说出他的来历,一味哀鸣求恕。正审问间,恰值青城山朱道友经过,说起婴儿前身来历,并算出白猿是受神虎之托,因与峰顶道友有三年献花果的因缘,曾受度化,抱了婴儿,前来求取灵丹,并非从民间私自盗来。因初生胎儿污秽,不得峰顶道友允许,不敢径直抱上去相见,才放在峰腰草坪上面。偏巧峰顶道友云游未归。下峰时见二门人抱起婴儿,彼此误会,才动的武。虽然事非其罪,情有可原,但是此猿额有恶筋,定非善良通灵之物。更不该婴儿已夺过了手,又放在地上,仍去行凶,意慾将来人置于死地,实属凶暴可恶。为此抽出他的恶筋,又打了三十拂尘,吊在树上,以示薄惩。那婴儿已经朱道友给他服了一粒灵丹,他年自有奇效。因他无人领抱,绑在树上,静等那神虎驮了婴儿之父到来解放。此虽佳儿,刑克凶煞甚重,务须随时留意,以免惹祸招灾,危及全家。行时并在草坪左近行了禁法,不是亲人到来,自解其绑,无论蛇兽,皆不能近前侵害。白猿本应吊它三日,知道来人必代苦求,可将马尾上符结缓缓抽开,其法自解。下写郑颠留字。

颜觍知是仙人经过,还赐了爱子一粒灵丹,忙跪在树枝机上,望空默祝,虔诚叩谢。然后仔细轻轻地去抽马尾上的活结。结刚抽开,便见眼前光华电闪般亮了一亮,白猿已坠落下地。跟踪缘树而下,抱起婴儿,又向白猿称谢。白猿见了颜觍,低着头若有惭色。

颜觍见夕阳在山,天色不早,黑虎正伏地待骑,重向白猿道别,跨上虎背。那虎长啸一声,缓步下峰。然后放开四只爪,风驰电掣,直往回路跑去,约有个把时辰,到了青狼寨,蓝马婆和许多山人俱在寨门前延颈而望,见颜觍骑虎回来,好生敬畏,连忙伏地迎接,颜觍刚下虎背,未及道谢作别,那虎便已如飞跑去。

颜觍因到此以来,还不见过男寨主,才想起初见老人所说之言,他为虎所伤,尚在调养。自己外科拿手,正可示惠,便请蓝马婆一同先到自己房内。颜妻已知神虎将父子二人驮走,前日死中尚且得活,知不妨事,并未忧急。颜觍见状才安了心。当着外人,不便明说,只用目示意,将经过事情略为增减,说了一些。便对蓝马婆道:“愚夫妇多蒙寨主夫妇解衣推食,借地栖身,深惭无以为报。闻得岑寨主为黑王神所伤,尚未痊愈。在下本通外科,少谙医道,本想借着面谢之便,略尽心力,代为诊治。前日求见未得,彼时正值内人新产,又当山行疲乏,一个打岔,也忘了向女寨主提起,此时才得想起。我想岑寨主不过被黑王神抓伤,又压了一下,极易痊愈。适听寨中人说病势沉重,业已不能下床,心中甚为悬念,意慾前往医治,不知可否?”

蓝马婆闻言,似甚惊喜,答道:“我也曾见尊客箱子,像个走方郎中的葯箱,因不见串铃、鼓板和箱上的行道旗,不知真会医病。再加连日心烦意乱,没和尊客夫妇多谈,无心错过。我丈夫极好强好胜,自从那日被黑王神所伤,因那是神,只怪自己无知冒犯,没法报仇。当着全寨人等吃这么大亏,又悔恨,又生气。再加伤又受得重,除肩膀上的肉暴裂了好几条缝,深可见骨外,近屁股处的大胯骨也被压脱了位。再压上去一些,肋巴骨怕不压断几根才怪呢。本地没有好医生,几条通山外的路惯出虎狼蛇兽,连我们的人出山去采办货物,趁墟赶集,都是多少人结伴同行。我们又是本地人,老虎不吃人,恶名在外,走方郎中不易请到。有甚病伤,全凭有限几样成葯和本山产的草葯医治。连日天热,他伤处已然腐烂。大胯骨脱臼处,因未正位,也肿胀起来。他好强,虽不喊痛,可是脸都变了紫色,每晚不能合眼,整天头上的汗都有黄豆般大,手臂和腿不能转动,想必是疼痛到了极处,以前他打猎爬山,也曾受过两回伤,都是拿寨中配现成的葯去擦。虽然伤比这轻些,可是一擦就好,至多才两三天,不像这次又烂又肿。定是黑王神罚他受苦,不肯宽恕,才这个样子。也曾向神苦苦哀求过好几次,连睬都不睬。他又倔强,甘心受罪,不肯亲自许愿。我急得无法,又想也许黑王神不能显圣,使他痊愈。正打算明日派几十个人出山到铁花墟,去请走方郎中。尊客能够医伤,又是神的朋友,自然再好没有。不过我丈夫性情古怪,我须先去问他一声。就请尊客同去,他如不医不见,仍自回来,莫要见怪!”说罢,便站起相候。

颜觍见蓝马婆一张口便是一大串,汉语说得甚是流利,心中好生惊异,正要提了葯箱随着同行,忽听颜妻唤道:“你怎不把我身上带的那包金创葯带去,省得用时又回来取一趟。”颜觍也甚机警,知道自己秘制金创葯有一大包在葯箱里,颜妻身上所带,只有平日上路,照例夫妻各带少许,以备临时应急之需的,一样的葯用不着都带了去,必是有甚背人的话要说,连忙应声走过去。颜妻果朝他使了一个眼色。颜觍会意,假装在她衣袋中找葯,将耳朵凑向她的头前去听。颜妻低语道:“那山妇甚是诡诈,她丈夫因祸由你起,颇有怀恨之意。适才你父子骑虎走后,她便走来向我打听你和那虎是甚缘由。我先和她说是中途无心相遇,见她神色不对,便说我儿是神人下界,所以虎神保佑他,她才无言而去。等你大半日未回,她又走来,将那四个服侍的山女唤出两个,鬼鬼祟祟,在外面低语。进来时我装睡偷看,她指着我,嘴皮直动,神色甚恶。我夫妻受了人家待承,理应为她尽力。不过山人心狠,神虎做得太凶。听说早上还有两个山人,因为说我们闲话,一死一伤。你医道我知道的,决能治好,但要诸事留神,见了男人,把神佑都说在儿子身上。话要少说,以免弄出事来,凶多吉少。等我满月之后,还是走了的好。”

颜觍点头称善,一抬头见蓝马婆站在门侧、正睁睛望着自己动作,好似极为注意。知她看不到妻子的脸,自己又未开口,不致招疑,便仍装作找葯,口里故意对妻子道:“你将葯放在哪里了?怎这般难找,找不着?莫不是在你身下压住了吧?我扶着你,翻身看一看。”颜妻会意,不再言语,故意呻吟,由颜觍扶着,往里微侧。颜觍早将葯拿在手里,故意笑道:“我说在这里不是?我见寨主去了。虎儿只吃了仙人赐的一粒灵丹,一天没吃奶,不知饿不饿,莫忘了喂他奶。”说罢,将葯包放在葯箱子里,用手提起,随了蓝马婆直奔后寨而去。

这座青狼寨倚山而建,后面恰巧是一条数十丈深的峡谷,地颇宽大,还有许多岔道支谷。当年老寨主蓝大山从别处迁居到此,就着谷的形势,将谷顶用木料藤泥盖上,当成寨顶。留出好些通天光的地方,作为天井。再用整根大木平插至两边壁上,铺匀了泥土筑紧,建起三层楼房。全家居上,下面喂养牲畜。谷底无路,是一广溪,里面也喂些水禽。谷口地势最宽,外面用山石堆砌成一个堡寨,仅留一个丈许宽,一丈六七尺高的寨门。由门进到谷口那一段,盖有三列平房,住那较有勇力的山人。平房后进开有几个小门,当中一门稍大。门内不远,有一条石甬道,长约三丈。走到尽头,便是一架竹梯,直通楼上。余下小门,有的通藏粮食、兵器所在,有的通到楼下面养牛马猪羊牲畜的地方。另有两门,却不往直平去,一进去,须顺着木梯,走向沿壁木石交错的栈道上去,由此可以通全寨山人所住的家室以内。

这些山人的住宅,都是就着两边崖壁掘成的土穴石洞,密如蜂巢,全谷峰上到处都是,又狭小,又晦暗,全家住在一个洞穴里,极少有得到天光的。因为酋长多以力胜,性情凶暴,全体山人仰息而生,予取予求,生死祝福,任意而行,已成习惯,视为固然。到了蓝大山父女手里,已是凶恶勇猛,性情乖戾,只知有己,不知有人。这位承继的寨主,更是阴鸷险狠,智足济恶,哪里还把这些处于积威之下的蠢人当做人待。若大一座楼房,无非是蓝大山役使众山人建筑的。但是除了他夫妻全家和手下千百长以及一些心腹恶党,连供役使奔走的男奴,一共不过数十人外,房子虽多,只是空着。一到关闭寨门,竹梯一撤,内门紧闭,休说是住,就连上也上不去。

齐谷口处,除那五个门外,通体俱是卵石堆砌的高墙,直达谷顶。石缝里有土,种了些藤蔓花草在上面,年数一多,苔满藤肥,全墙如绣。远视近视,俱当它是片崖壁,与两旁的山一体。青狼寨不过是倚壁砌成的罢了,看去极小,绝不似供千人以上居住的大寨。

颜觍所居便在谷口外石堡寨内那片平房里面。先还以为这么多山人,又不见他们有别的住处,并且一遇灾患,立即全体藏入寨内,仅这有限数十间小房,人挤人,也未必装得下,不知他们平日是怎样居住的。寨前和四山上颇有许多好地势,为何不建造上些宽大的房屋?一则居人,二则还有个呼应。似这样蚁聚而居,一旦遇见敌围,连个救援出路都没有。并且寨前不远还有溪涧,地势也较高,万一山洪暴发,此寨首当其冲。岑高虽未见面,就说他们都是一味凶蛮,又蠢又懒,他妻子蓝马婆看去机智非常,听说山人祖贯山居,别的都蠢,对于天时地利都有独到的见识。何以这般蠢法?颜觍一直都存着这般心思。自己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回 有心弭祸 巧语震凶蛮 无意施恩 灵葯医病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