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27回 信姦谗 酋长背德 承重嘱 捕快泄机

作者:还珠楼主

光阴易过,不觉又是一年。颜子虎儿虽然年纪还不足六岁,因为生具异禀奇资,已长得有十一二岁孩童模样。最近一两月,猿、虎常来引他骑虎同去,并不要颜氏夫妻随去,也不知到甚所在。只觉他上下山崖,步履如飞,本山差点的山人,都跟他不上。岑高夫妻见乃子猪儿在有十多岁年纪,还比不上对头rǔ臭未干的幼子。寨中山人又爱和颜子逗弄,时常在山前看他纵越为戏,欢笑如潮,赞不绝口。因猿、虎来得益勤,尽管不信是神,到底有些奇迹。就是小孩,也有种种怪处,与众不同。惊弓之鸟,仍是不敢妄动。偏那韩登行时,原说至迟往返不过三四月,定即重来,却过期不至。除数十个心腹外,全寨山人大多俱都敬爱颜氏全家。未决裂前,为防走漏风声,和上次一样出事,又不便禁阻他们与颜子嬉戏。相形见绌,只有心中越发忌恨。

这日岑高夫妻正在寨中生闷气,忽见手下山人来报,韩登来到。一问,颜觍尚不知道,因天近黄昏,寨门将闭,自己人也不过是十几个人看见。岑高闻言,传令下去:不知道的人,无论对自己人对外人,俱不准提起来客只字。然后将来客引进,延往后寨居楼款待。三凶见面,比前更是投缘。

一谈经过,才知韩登回省交了差,便向官府中详细打探,近年各项犯罪中,有无颜觍名字,俱都回报没有。初闻此言,心气冷了一半。偏巧他劫来葯草甚符所期,得了官府一份厚赏。那两同伴的家属见三人同去,只他一人独归,两人却无下落。问他,说是因意气不投,行至途中,便即分手。他们走的是熟地方,不像自己肯冒险,想决无差错,过些日,自会得了彩头回来。那两家闻言,俱都疑信参半。隔不久,便在县衙门告了一状。仗着他手眼通天,工于弥缝,事情全无佐证。同时那些向他购葯的当道,得葯后用飞马传驿入京,献与好党,如法服下,大见奇效。除重加奖赏,各有封赠外,又来信索取,自然仍须借重于他。于是,示意县官把他放出,还将两家苦主责罚了一番。

他因颜觍的事查不出端倪,也懒得再往青狼寨去,二次带了人径去采葯。也是合该有事。不但一入山便将葯采到,而且回省复命时,那当道官儿忽然传话说,京里王爷派下来一位催取葯草的差官,因听人说山人采葯颇多异闻,最是艰险不过,要传他人衙问话。韩登何等好狡,为了表功,重提起上次采葯所受奇险经过,又格外加了许多油盐,绘影绘声,又将肩腹等伤痕现出为证。那差官原是好党手下得用的太监,平日好谋俱所预闻,一听到深山南疆中有一姓颜的医生,触动前事:当初颜浩颇有医名,自被谗害后,他子颜师真携妻逃亡,行檄天下,穷搜未获,已逾三年之久,自今尚存悬案,猜是对头儿子改名潜隐。那大官因他一提,也想起前事。因恐自己闹下失察之咎,便说事尚难定,探山险阻,山人凶悍,官兵少了不济事,多了还未入山,他已得信远扬,难再搜拿。韩登既和酋长结有好感,正好不动声色,命他二次前去,极力与姓颜的结纳,探出实情。如若不虚,再以利诱,将酋长说动,擒献上来,方为稳妥,差官点头称善,连说“好计”不迭。

韩登想不到有此巧遇,既可建功取媚权姦,以得重赏,又可联络岑氏夫妻,于中取利,日后更有大用,闻命下来,高兴已极。因当道官儿又背了差官再三叮嘱:“昨日话虽如此说,可是此番前去,不问姓颜的是否原案人犯,俱要设计擒到。”再加与岑高相约之期早过,须要速去。韩登于是当日便告辞起身。官府除优给盘川外,还派了四名精通武艺的教师,数十名干捕,随去相助,俱都装作大帮入山采葯的商人模样。由省城去青狼寨,如抄近路,恰须打从菜花墟边界上乱山丛中经过。韩登前两次因那一带山中野兽大多,俱绕着路走,不敢通行。这次仗着有武师能手同行,为了求快,忽然决定抄近。

这一日行到离墟二十里的杨柳山,日已偏西。全程只那一带最险,又是野兽虫蛇出没之所,便将行帐支起,饮食安息,准备明日午前再赶过山去。夏日天长,有两个年轻干捕,因在路上闻得人言杨柳山出产黄兔,烤来吃肉,作松子香,甚是肥美,自恃武勇,背众商量,相距兽区还远,乐得在附近打上几只就酒。谁知走出行帐不足半里,便见一条未涸尽的干溪,白沙如雪,底甚宽干。仅有当中凹处略有几条尺许、数寸宽窄的流泉,激石飞驶,水声淙淙,既清且浅,正有七八只大小黄兔在那里跳逐饮水为欢。二捕心中大喜,忙跑下去捉时,那黄兔最机警不过,一见人影,便自四散逃避。二捕俱在高兴头上,哪里肯舍,自然紧紧追赶。可恨那些黄兔闻声即逃,逃不几步便又停歇。似这样追来追去,不觉追出四五里路,好容易打中了两只,余兔已逃得精光。

二捕嫌太少,不够大家一顿,还要再往前搜捉时,忽听轰轰之声,山摇地动。回头一看,来路上流头一片白光,疾如奔马卷来。知是山洪暴发,归路一面正在悬崖之下,无法攀援。只对岸略低,刚一爬上,洪涛骇浪已如万马奔驰,从眼底一闪而过,当前潮头,其高何止十丈。身上衣服全被飞流溅湿,溪中的水立时涨平。水深溪阔,无法飞越,忙沿溪回跑。未及半里之遥,归路忽为绝壁所断,意慾绕将过去,不料越前行,离溪越远。匆速之下,不觉走迷了道,窜人乱山之中,连那条大溪都找寻不到影子。

不一会,腥风大作,兽啸四起,声势甚是惊人。惶骇却顾之间,忽从前面山坡上飞也似跑下三只花斑大豹,平空十余丈直扑过来。二捕见那豹又长又大,来势凶猛,哪敢迎拒,一个惊慌失措,想往旁窜避。三豹已当头扑到,相距不过数尺。危机瞬息,哪里还躲得及,不由同喊一声:“死啦!”各将手中腰刀往头上一举。二捕身子正待往下矮去,猛觉眼前一圈黑影一闪,腰问倏地一紧,身子好似被什么东西套住,往旁一扯,再也立脚不住,顺着那扯的势子,头重脚轻,撞了出去。就在这呼吸之间,只听耳畔风声,身早离地凌空而起。百忙中眼看下面,三只花斑大豹分成品字形,刚向身畔擦过,往下扑落。稍为延迟须臾,必死于爪牙无疑。魄悸魂惊,未容思索,忽又听两三声惨啸,震得四山都起了回音。同时嗖嗖连声,似有好几件暗器由上往下飞落。

二捕多着胆子,一手攀定腰间悬索,偏头往下一看,见上升之处乃是一座悬崖,崖口站着几个山民,各用矛箭向下投掷。身子已被索圈套住,仍是上升不已,不消片刻,拉上崖顶。见山人共有十七八个,都是一色整洁灵便的短装。为首一人,是个二十余岁的清秀少年。大半腰挂弓矢,背插梭镖,手执长矛。有的空手持弓,站在崖口拍手欢笑。见将二捕拉了上来,忙将套索取下,由一人引过去,与那为首少年相见。二捕忙谢了少年相救之德,匆匆彼此通了姓名。因山人正忙着打豹,未便多说,便在旁立候。惊魂乍定,听崖下群豹悲嗥怒啸腾扑之声,兀自未歇。崖口山人梭镖箭矛,仍然纷纷往下投射。暗忖:“久闻菜花墟各寨山人手法极准,标矛弩箭多半上有见血封喉葯。这崖又不算很高,怎么凭高下掷,还制不了三只豹子的死命?”好生不解。

二捕正疑想间,忽一山人向少年行礼回话。少年道:“还剩多少了?总要除尽绝了,后日才好动工,丢的矛箭,等都杀完,再下去取吧。好在出来时各人都带得多,没有用完。何必在这时候忙着下去,白费气力则甚?”那山人诺诺连声而退。二捕闻言,才知下面豹子还不知多少。不禁惊问道:“寨主今日是安心出来打猎的么?”少年道:“你猜对了。这里是菜花墟最险恶的两处地方,下面山沟子叫断魂沟,惯出野兽。尤其豹子最多,从来无人敢走。因爹要在此办一桩事,新向孟寨主买过来才几个月。想了好些法子,命我隔三五天来此打豹,单豹皮我得了千多张。后日便是兴工吉日,今天必须除完,所以带得人多些。分好几处将豹群赶到沟子里,打算一下子杀尽,今天幸是汉客早来了一步,被我看见,知下去救已来不及了,忙叫他们用套索拉了上来。再晚一步,事情就难说了。如今豹子已死得差不多了,他们还在动手,分上下三面夹攻,一只也走不脱。汉客要看,还看得见。这里豹子因从无人敢惹,越生越多,比哪里的都凶。如不是我爹想的法子,回回都占着顶好的地势,我们的人恐怕也不免于受伤呢。”

二捕走至崖边,往下一看,那谷径似个大半截葫芦形。来路那一段最宽,蔓草丛生,树木疏列,已被山人放火隔断。由此过了里许长一条宽路,越往前越窄,出口处已用大石堵死。两连崖壁一高一低,俱都伏有山人,据崖下射。那豹群大大小小,果然有百多只,被山人用毒矛毒箭杀死十之八九,零零落落,横尸于林蔓肢陀之间。初见三豹纵落的土坡,原是崖壁间一个缺口。口外也有不少山人,各持丈七八尺长的三锋长矛与极锋利的钢钩,密集如林,冲着谷里,防豹冲出。想是早就埋伏在外面,等将豹群全数诱进,才行现身。因是三面夹攻,防堵周密,手头又准,所以一个也跑不出去。

剩下的俱是些大豹,个个吼跳如狂,凶猛非常。无奈成了网中之鱼,有力也无处使。初看时还有二十来只,不消片刻,又倒了一大半。只剩下六七只,和疯了一般,窜前扑后,啸声动地。有两只最大,似慾拼死,猛然狂吼一声,四足腾空七八丈,径往缺口外山人头上扑去。眼看临头不远,口外众山人全不闪避。内中有七八人,各将左手端起长矛,右手握了矛柄,往后一抽。猛的一声呐喊,双手用力,斜着向上,朝来的豹扎去。这时恰好那豹扑到,两下里迎个正着,七八根长矛,轻轻巧巧,正分扎在两豹胸腹之间,攒着挑了起来。那些执钢钩的山人,更是手疾眼快,一见刺中两豹,立时便分出四人,伸钩上去钩住,往里一带一甩,那八个矛手借势一扯,便将长矛拔出。同时一声惨嗥,七八股鲜血飞射处,两只比鹿还大的花斑大豹,俱被甩落后方去了,动作敏捷已极。再看场中,又有五豹被杀,仅剩一豹,在落日暗影中悲嗥乱窜。跑出没多远,崖上一矛飞下,立即了账。

跟着缺口外三十多个山人纷纷跳入谷中,往来路火场奔去,钩矛齐施,火后也纵起四人相助一齐动手,将火路钩断,残火约束在一起,任其自熄。然后往前开路,将口上石块移开。二捕见火后还堆有不少柴薪,才知那火也有人掌管。放火之处,两边石崖绝高,至多将那一片蔓草杂木烧光,不至蔓延成为野烧,设想布置,真个周密异常。方在叹服,忽听身后少年首长发话,命手下山民将大小豹配匀,两人合抬三四只,分班抬回寨去,交与未出行猎的人去开剥。

二捕见那酋长甚和易,便恳求派人引路送回。酋长间二捕:“水性可好?”二捕答言:“不会。”酋长笑道:“这么说,今晚就难走了。”二捕问故。酋长道:“并非我不肯派人相送,实因这里两个险地,除了断魂沟水,便是两位汉客来路,名叫可渡溪。每当天明日出,水便流干。一到午后申西二时中间,就洪水大发,最深的地方足有二三十丈,浅的也有七八丈。两边悬崖峭壁断断续续,只中间三五里,水未发时有几处浅石岸,人能上下。一发水也都渐渐淹没,而且水猛流急,非绝好水性,还得知道一定上下地方,才勉强可以渡过。要不的话,被水冲到尽头水口那里,地势忽低,下面是一座大悬崖,水流到此,化为飞爆,直落干丈,人下去怎有命在?名为可渡,实实艰难,除非等它水干,别无法想。汉客来时,必是当水初发,恰巧遇到上岸的好通路,才得到此。此时要想回去,怎能办到?如是绕路,要走过一条不见星月的暗道,就不怕蛇虫野兽,也须绕行二百多里难走路径,不走到天明也回不去。照着今天情形,我替二位汉客打算,只有下崖,随我们回转金牛寨,见了我爹,住上一夜,明日一早,溪水渐干,再派人护送过去,才是稳妥。”二捕一听无法,只得道了谢,随定酋长回转金牛寨。

那少年酋长便是老人之子蓝石郎,人虽文弱,机警处正不亚于乃父。所说两处险地,虽是实话,实则仍有渡溪之法。只因以前惯和汉客交易,看出二捕并非寻常客商神气,先疑是官军,想对菜花墟一带寨子生事,扮了行客,来此窥探。后听所说的去路又是青狼寨,不禁心动,特地设词引人寨内,探他口气来历。二捕人还未到,石郎已早派人赶回去与老人送信去了。

老人接报,暗忖:“青狼寨并无甚上等葯材与珍贵出产,未逃来以前,往往二三年不见一个汉客,怎会有人结帮结队前往?必有原故。”老人忙传令,准备好酒、食物款待来客,自己径往离新寨三里的山口外寨之中相候。一会,石郎引了二捕到来,主宾相见,二捕重又谢了相救食宿之恩,老人父子悉知汉俗,极口谦谢之外,款待甚是优厚。二捕本来心中感激,老人再乘他们酒酣时拿话一套,二捕俱在年轻,心直口快,以为山中山人无关紧要,渐渐把此行机密吐露出来。老人一听,果是官军改扮,并非前往扫灭青狼寨,竟是岑氏夫妻勾引外寇陷害恩人全家,不由惊忿交集。当时也没说什么话,安置二捕睡后,父子二人筹思密计了一夜。

第二日天还未明,小山人受了乃父机密,将二捕唤醒,先每人送了五十两黄金和一些珍贵物品。然后说那姓颜的是自己一家大恩人,平时为人行事最是仁厚光明,此次定系岑氏夫妻恩将仇报,勾结外贼,向官府告密陷害。如蒙相助脱难,指引他夫妻来此暂避,还当不吝重酬相谢。并说:“颜氏一家都有虎神保佑,人不能近,那全寨山人俱畏虎神,纵有官兵相助,也必不敢明去捉他。二位也无须怎样出力,只要在事前暗中与他报一警信,或是遇上之时背人点醒,指明路途,叫他骑了虎神直奔金牛寨。我等二位一走,便选出千名精壮,分赴青狼寨三处要口接应,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全家受了恶贼的暗算。”

二捕昨日亲身历险,以为这里山人尚且如此武勇,其酋可知。再一听张口就派遣千人,拿自己这面的人一比,相差实在悬殊,即使此去得了手,中途也必被他劫去,反倒不美。自己既受了救命之恩,又承他如此优礼厚赠,也须有份人心,此去不过随声附和,因人成事。上赏还隔着好几层,决没他送得多。不如结个人情,日后说不定还有大用。一转念,满口答应。先还谦谢,不肯收那黄金,禁不住石郎再三相强,没奈何地收了。石郎再三叮嘱,事要机密,不可泄露。又将颜家所住方向位置及父子夫妻三人的相貌说了。二捕一一记在心里,方行谢别。由石郎带了四名山人亲自护送,绕到昨日溪边,那大洪水已差不多退尽,只剩下几泓浅流,畦步可越,看着二捕过了溪,方才回转。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