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29回 沙飞石走 神虎斗凶猱 雾涌尘昏 仙猿惊怪鸟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这里韩登、三熊出发不久,那父子谷旁溪涧上歇息的众镖师、捕役,因众山人奉了三熊之命作便,迟迟不肯起行,又不敢过于相强,知道韩登又在闹鬼。陆翰章首先破口大骂,余人也都随声附和,你一言,我一语,正骂得高兴。谁知谷中左近埋伏的那些金牛寨来的山人,早等得不甚耐烦。尤其三熊所留几名头目,俱是岑氏夫妻心腹死党,平日在寨中强横凶暴,无恶不作。石郎派来查探的六名山人,恰都与这几人有仇,躲在旁边,仇人见面,越看越眼红。便和统率众人的头目商量说:“他们只管逗留,不往前面追赶,是这般呆等,等到几时?小寨主走时又命我等务要杀却岑高的心腹和生擒那些汉人,万一青狼寨第二拨派出的追兵来此会合,我们总共不到二百人,岂不误事?回去还要受老寨主的责罚。这里地形甚是有利,我们偷偷抄向岭上,把住去路,恰好将他们全伙围住,岂不是好?”

老人寨中法令严明,有赏有罚,那两个头目巴不得立功回去。一商量,便将手下山人五六十个一拨,分做三队。命一队由岭脊抄向前面,一队把往青狼寨来人归路,俱借丛莽隐身,由草花中爬行过去。等二队到达地头,第一队人才从正面现身,到了近前,同时哗噪而上,三面合围。

主意原想得好,谁知那几名镖师俱是曾经大敌,久闯江湖之人,耳目甚灵,不比山人粗心大意,头队人还未到达岭前,便被察觉。先是陆翰章看见侧面谷口一带丛草无风自动,起了疑心。赵兴刚猜是有什么野兽之类潜行,众镖师已看出那草由谷口起连成一长条,似要往长岭下面通去,好生奇怪。侧耳一听,竟听出有兵刃触石之声。情知有异,忙用手一招,将青狼寨头目招了过来,指给他看。又互相悄声嘱咐,速取兵刃准备。那头目仔细往前看了看,忽然一声怪叫。众山民大多散坐涧岸上下,一听有警,也都跑了过来,纷纷张弓取箭,准备抢上前去,往丛草中发出。

金牛寨众人见抄袭之计被人看破,便先发制人,头目一声号令,众山民各自舞动刀矛,纵身喊杀而出。后面两拨跟着变计,飞步从谷中跑出,抢上岭去。青狼寨众人差不多有一半前回随三熊追老人,吃过他父子的苦头。一见来人葛布短衣,穿的是那一样打扮,气先馁了一半。再听喊杀之声震动山谷,丛林密叶中到处都有矛影刀光掩映,也不知来人有多少,越发胆寒,无心应战。那几名头目犹是强撑,见手下众山民畏缩不前,方在发怒喝打,忽然飕飕风声,几枝连珠箭飞射过来,三个头目早有两人中箭倒地。接着便听对面来人齐声大喊:“我们奉了金牛寨蓝老寨主之命,前来杀那狗崽三熊和他几个同党,与这些汉客和你们无干。暂时放下刀矛弓箭,等候事完取还,便可免死。”随说,众人早冲上前去,刀矛乱下,将那余下的一个头目也都刺死。青狼寨众人一看,对面发话的原是旧日自家人。上回老人擒住三熊等追兵,一个不伤放了回去,早已传遍全寨。震于平日声威,又感念当年的德意,况且三个头目俱都身死,哪里还肯抗拒,纷纷放下兵器,坐于就地。那六个山人便照前策,用土语去嘱咐他们,不提。

那些镖师、捕役们俱站在青狼寨众人身后土坡之上,先因自己的人不多,对面声势大盛,打算由两方山人见上一阵,看清虚实,再定进止。后见三个头目身死,来人高喊此来专杀岑高的党羽数人,与汉客、余人无干,还当是山中土著复仇争杀。正恨这几人与韩登一气,违命作梗,心想:“反正不是与自己为仇,身在南疆重地,人少势单,他手下众山民既都不敢抗拒,想必厉害,保住自己就是,何苦去奓浑水?”便没有动手,一个个紧握手中兵器,正自观望,忽见青狼寨众山民坐地降服。来人只留下六名中年山人,在用上语向众人高声谈说。余下的山人仍是四面八方向自己如飞拥至,不禁着起急来。众镖师、捕役正待迎敌,为首一人似是内中头目,已摇摆着双手飞奔近前,用汉语高喊道:“汉客莫怕,我们有话和你们商量。”说罢,一声断喝,那些山人突然立定。

为首一人近前说道:“我等俱是金牛寨蓝老寨主派来的,一则因与青狼寨狗崽岑高和外贼韩登等有仇,二则为了接老寨主的恩人颜老爷夫妻全家过去。现奉少寨主之命,只杀岑高手下这几个狗党,别的人只嘱咐几句话,与诸位汉客更是全没相干。不过少寨主也有几句话要和诸位说,命我等请诸位暂往前面一谈。等见了少寨主把话说完,自会满酒块肉,金珠彩礼,好好待承,再行送走的。”

众镖师、捕役听来人汉语说得非常流利,神气也颇谦和,虽不似有加害之意,但来人称颜觍为恩人,又说要与岑、韩二人为难。心想:“自己毕竟是官中所派,与韩登做一路,如非敌视,放走便了,何以还执意请去与酋长相见?”想了想,多觉凶多吉少。其中有两个自恃武艺较精,意慾乘机冲出重围逃走。刚转念问,来人见众人面面相觑,似已有些觉察,笑说道:“诸位,此事不消疑虑,我家寨主请了诸位去,实在只为说几句话。只要诸位不起好心,我们决无恶意。如不信时,我也是寨中的一个千长,情愿当着诸位先行折箭为誓,以表无他。诸位要是执意不去,我们来的人多,都拿得有连珠毒葯弩,一旦动强,有甚得罪地方就难说了。”

众人闻言,偷眼往四外一看,就一会工夫,已被山人包围。眼前看得到的,为数虽只百人左右,可是四面八方,高高下下,山坡树林之间,到处都有刀光矛影隐现,也不知来人有多少。暗忖:“青狼寨一伙山人,同来时见他们个个勇悍,纵高跳矮,步履如飞,虽是一味蛮勇,不见得有甚武艺,但如果我们和他们混战,也未必能以少敌众。怎么一遇金牛寨来人,连打都未怎打,人家只杀了几个小头目,便即全体降伏?来人厉害,可想而知。闻得山人毒弩见血封喉,射法奇准。声势如此之盛,青狼寨山人一不能战,自己这面只剩有限几人,真能交手的还只半数。身在险地,山路不熟,翻脸必无幸理。还不如由来人折箭为誓,随了同去,比较还有脱险之望。”如此想法,十九相同。彼此正在低语商量,来人面上已现不耐之色。

二捕早知应了老人父子之言,仗与颜觍通风报警之功,料无妨害,又缘有镖师们在前,不便骤作主张。及见众人已无斗志,来人又有不欢之容,赵兴便对陆翰章道:“依我二人之见,此去必无凶险,必是关乎韩登,有话嘱咐。陆武师你做个主,就随他们去吧。”一言甫毕,来人转怒为喜道:“这位汉客好生面熟,像在那儿见过。他说的话最有理。这时三熊和韩登两个狗崽,必在前面遭了报应。我们还得赶上前去见少寨主,回话交令,不能再等。诸位如放痛快些,就这样随了同走,连兵器都不须交了。”说罢,把手一挥,四外山人,俱都围近前来,簇拥着众人便走。众人无计可施,只得随行。

这时青狼寨那伙山人已由六山把话说完,各坐坡下,等金牛寨山人一起身,便假装遇见神虎逃了回去。那头目见事已就绪,又问出追兵路数,心里还想贪功。不由谷中退走,径由正路往前追赶,去断三熊、韩登的归路,以防他万一中途漏网逃脱,正好堵截。便向几个小头目一打暗号,虚张声势,假装自己带的人多,把兵分向谷内外几路前进。实则还只原有那些人,押拥着众镖师、捕役们,顺着岗岭上大路追去。

金牛寨这一队人刚走出十来里路,忽然后面远远传来虎啸之声。那六名青狼寨山人听出是神虎之啸声,料是前来追寻颜觍,忙和众人说了。先因那虎是山神,众人俱为应援颜觍而来,定然不会伤害,虽是有些心惊,并不十分害怕,仍是前行。走不一会,后面神虎怒啸之声竟是越来越猛,中间不时还夹着几声从未听见过的怪吼。那头人甚机警,虎神灵异只是耳闻,没有见过,渐觉吼啸之声有异,忙命众人加急飞跑。自己带了两名青狼寨山人,择一高崖飞跑上去。

三人取出望筒,往来路一看,只见相距五七里的岭脊下面,风沙滚滚,尘土飞扬,烟雾中不时有一黑一黄两条影子,在那里跳跃追扑,仿佛是大小两个怪物在那里恶斗。先前放走的青狼寨众山民已逃得没了影子。各自细看了看,断定那条黑影是神虎,那黄影看去个子不大,不知是何怪兽,竟是这等厉害,敢与神虎为敌。三人正看之间,神虎似觉不支,要顺岭路跑来。偏那怪物兀自纠缠不退,才一纵开,便即像箭射丸掷一般从后扑到,神虎只得回身迎敌,双方动作俱是转风车般迅速非常,才一接触,便卷起好几丈高的风沙,又将身形隐住。似这样几个起落追扑,三人乘它两下里先后纵落之间,渐渐看出前面黑影果是黑虎,后追那怪物通体金黄,好似一只猴子。却是矫健如飞,力大无比,纵跃起来更比黑虎还高。每一落下,地上沙石泥土全被抓起,满空飞掷。加上吼啸之声越来越近,一个巨大猛烈,一个尖锐长厉,震得山鸣谷应,声势委实惊人。

三人忙跑下崖,追上众人,再用望筒一看,二兽已追逐到了岭上。估量相隔不过三里左右,不禁胆寒心悸,不住催促众人快跑。好容易绕过那座孤峰,到了平原之上,耳听后面吼啸之声渐歇。望筒内远远望见前面近山口处,断崖之间似有人踪,路上又未遇见一个青狼寨的逃人,料知石郎等人必已大功告成。正待少歇顺路赶去,喘息方定,猛听后面孤峰上震天价一声虎啸,就在众人张皇骇顾之间,从半峰腰上飞落一条黑影。落地一看,正是那只黑虎,长尾已断了一小截,血迹淋漓,身上皮毛零乱,也有好几处伤痕。那虎落到地上,略一喘息,便作势蹲踞,竖起长尾,朝着峰上怒啸两声。接着峰腰一声哑啸,飞落下一只似猴非猴的怪物。那怪身长才只四五尺光景,形如猿猴,遍体生着油光水滑、亮晶晶的金色长毛。圆眼蓝睛,精光闪闪。脑后披着一缕其白如银的长发。一只长臂,掌大如箕,指爪锐利若钩。右肩。前胸也带着伤,皮毛扯落了两片。人立落地,动作轻灵敏捷,微一纵跃,未容黑虎扑到,两条长臂往地上一插一扬之间,便是两大把碎石沙土朝虎打去。转眼工夫,双方便抓扑到一处,恶斗起来。彼此都是拼命急扑,谁也不肯退让。那虎一面和怪物苦斗,口中连连长啸,一抽空,目光便朝众人队中射到。

这时人兽相隔不过十余丈远近,那虎还是神物,不怎伤人,怪物却大是可虑。加以平原广漠,无可掩藏,众人多半心寒胆战。正想往侧面长岭一带逃跑,一名青狼寨山人,忽然看出神虎意似求助,和头目一说。那些镖师、捕役们只管随着众山民赶跑,心里却怀着鬼胎。路上本就埋怨陆翰章不该提头同来监察韩登,闹得如今身落人手,进退两难,此去见了酋长,谁能保得住吉凶祸福?人少势孤,路径又生,逃都没有逃处,偏又遇上两只怪兽恶斗,真是前狼后虎,危机四伏,益发絮聒不休。陆翰章性本粗率,正受不住众人理怨,一闻此言,暗忖:“这些山人异口同声,都说那虎通神,是颜觍的好友,只那怪物难说。看它身子不大,只是比虎纵跳灵活,两爪尖利罢了。何不借着茂草矮树隐身,偷偷掩上前去,用自己的毒葯钢镖给它一下?如若打中,不特首先得了众山民信服,因救虎之德与颜觍、酋长化敌为友,还可在人前显耀一番。即使不能成功,两兽都是彼此追扑,拼命纠缠,谁也没有一丝空隙,决无暇来追人。只要隐藏的地方择好,料无妨害。”因头目正催前行,恐他疑心图逃,便去和他一商量。

那头目胆也极大,被他一句话提醒,心想:“怪物如此厉害,若是得胜,难保不赶来伤人。虎神既然求助,正好乘它双方相持时上前将它除去,以免后患。”当下便问大家,谁愿一同下手。金牛寨这伙山人原极勇猛,平时对于虎神灵异有了先人之见,哪知怪物的真正厉害。听了头目之言,胆子一壮,竟有好些人应声愿往。一点人数,共有三十余名,箭法俱都极准。头目见六山人没有应声,知他们胆怯,匆匆也没有细间,便命他们带了余众,沿着侧面岭壁直奔谷口,去向石郎等人送信。自己同了陆翰章和三十多名山人,鹭伏蛇行,借着广原上丛草矮树隐身,分成两路,向怪物斗处分抄上去。

那头目满疑这些人全带有毒箭毒镖,一任那怪物捷逾飞乌,也禁不起连珠射法几面夹攻,谁知事竟不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回 沙飞石走 神虎斗凶猱 雾涌尘昏 仙猿惊怪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