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33回 乌桕山奇 童诛恶道 锦鸡谷孝 女孕灵胎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光阴易逝,晃眼年余。人兽甚是相安。二猱也不再向白猿寻仇,并且颖悟解人,灵慧无比。虎儿每日驯兽为乐,时率群豹出游,身材也逐渐长成大人模样。屡问白猿,父母何时可见,又要它往金牛寨去探看父母归未。白猿说归期遥远,非等拜了仙师之后不能相见。虎儿虽然极信服白猿的话,无如思亲情切,每隔些时日,忍不住要向白猿絮聒,白猿总以前言对答,虎儿想念一阵,也就罢了。

这日,虎儿因天气渐热,又嫌旧日带来衣服大小,紧绷在身上难受,赌气一脱,忽然看见胸前所佩锦囊,不由触动孺慕之情,想起前事。除照前向白猿追问父母下落外,并要神虎驮了他往金牛寨查询一回。

白猿吃他纠缠不过,怒道:“我和黑虎原是你恩师门前听经灵兽,只因一时淘气,引你出寺,误伤后山修炼千年的灵狐,以致害你转劫;我和黑虎也受了重责。念你平日相待甚厚,又知灵狐必要报仇,向你恩师苦求了七昼夜,才承他老人家说明前因后果,命我两个去至青狼寨守候。又过好些年,好容易使你离开尘世,接引到此。仗着这里天然的地势和你恩师神符,将两道山口封锁,以免灵狐跟纵寻来,难以抵御。又知此狐最怕神猱利爪,才费了若干心力,代你将康、连二猱收伏,以为护卫。你须在此待满十四年,耐过灵狐寻你的年岁,你恩师践了昔日与灵狐的诺言,方始前来度你入门。这期中你避祸还来不及,还敢离山他去?你爹妈现在京中,不久跟着仇人出京,一得手后便另有机缘遇合。所借去的两件法宝乃仙家降魔利器。再有旬日,我便要赶去取回,送交你恩师行法淬炼。此去归期难定,弄巧就许随你恩师同来。我走后黑虎还有两次灾劫。你如不听我的嘱咐,随意强它引你去往金牛寨,万一与灵狐相逢狭路,无异自投罗网,休想脱得性命。不等你重拜恩师,学成剑仙,你爹妈仍是见不着。你又不知途径,瞎跑乱走,有何用处?”

虎儿一听白猿不久要走,大是惶急,再三央告留下,情愿事事听从,不再违拗。白猿又道:“我走也是为你将来地步。方有此行。你不出山,灵狐寻你不着,自是无忧。即使万一相遇,它和你一样,转劫后法力道行也非昔比。除了防它乘隙暗算而外,你现有黑虎与康、连二猱为助,更有群豹可壮声势,它也未必能奈你何。我至多不出十日必行,既然彼此难舍,我每得闲,定来探望便了。”

说到后半截行期时,恰值康康、连连走来献果,相处已惯,人、猿全未理会。虎儿因和白猿分手在即,小孩子心性,当时难受了好半天,经猿虎引逗他一游玩,也就丢开。一连数日,无事可记。

这日,白猿因时届行期,又和虎儿说,再有两日就要起身,迟恐无及。嘱咐他只可在山中游息,多服二猱所采灵葯、异果,日久自有功效,不可远离生事。说时,康、连二猱又在旁谛听。虎儿自是快快不乐,知道拦它不住,闷了一阵,一赌气,连饭也不吃,径去睡了。

那康、连二猱蓄志报仇,原非一日,无奈白猿已是通灵,每晚大多静坐吐纳,绝少睡眠,稍有动作,便即惊醒,所以隔了年余,一直未敢妄动。日前一听说白猿要走,愈发报仇情急。借着给虎儿采果之便,不知从哪里寻来一株迷魂草。假装惜别亲近,康康持草,骤出不意,向白猿鼻端一指。白猿何等灵警,闻得异香,知有变故,一伸长臂,夺草过来,也拂向康康脸上。刚厉啸得一声,头脑便觉昏晕,连连已从右侧伸利爪袭来。迷惘中无力迎拒,只得将两条长臂往自己颈间一绕,护住要害,紧闭双目,跌倒在地上。同时康康也受迷晕倒。连连纵身上前,便去分它双臂,想抓裂白猿头颈,偏生白猿臂长,其坚如钢,其柔如带,一见中计,便向颈间一环,连绕数匝,急切间难以分开。

连连这里正在下手,崖脚卧守的神虎已被白猿啸声惊觉,飞也似往崖顶跑上,不等近前,便已发威怒吼。连连还在不舍。虎儿也被虎啸之声惊醒出来,见状大怒,大喝一声:“该死的狗畜生!好大胆子。”奔过去,举拳便打。

二猱与虎儿本有前缘,又处了年余,更是爱服,连连见神虎与恩主同时到来,吓得舍了白猿,抱起地下昏倒的康康,接连几纵,便往崖下逃去。

虎儿过去一看,白猿昏迷不醒,气得直跳,大骂畜生。一面命神虎速将二猱抓回打死;一面扑在白猿身上,连喊带哭,闹了一会。还算好,白猿适才见机,应变神速,一照面,先夺过毒草将康康迷倒,去了一个敌手;觉头一昏,立即护住颈间要害;神虎与虎儿又发觉得快,一点伤也未受到,昏迷了没多时,便已醒转。翻身纵起一看,虎儿在侧,二猱不见,略问了两句,飞身往崖下便跑。

虎儿平日极爱二猱,先时虽然痛恨,一见白猿无恙,气便消了一多半。反因神虎未归,恐二猱害怕、从此远逃;又恐白猿追去伤害。急忙在崖上高喊:“白哥哥,你只将它两个捉回来,我自己打它们替你出气,千万不要伤它们。”边喊边往崖下追去。这晚又值阴晦,云雾满山,暗影中,虎儿只见白猿如一条白钱也似,疾逾流星,转眼没入崖下浓雾之中。下面崖凹里的群豹也齐声吼啸起来,震得山鸣谷应。使暗夜荒山,越显凄厉。虎儿上下崖径虽熟,任是身轻目敏,体力强健,这般浓雾,也是难行。勉强追到崖下,看不出猿、虎追向何方,只得废然止步,站在崖脚,不住口直喊。

约有个把时辰,猿、虎方始一同归来,康、连二猱却未回转。虎儿一问,白猿说它和神虎直追出二百多里,并未见康、连二猱影子。夜深雾重。恐虎儿一人在崖下悬念,或发生别的变故,只得相约回来,明日再去寻找,好歹也将二猱寻回再走。虎儿先因二猱暗害白猿,恨不得打它们一顿。及见它们畏罪逃走,又难割舍。闻言无法,只得同了白猿回洞。累了多半夜,入已疲极,头一着榻,便已睡着。

第二早,虎儿醒来,见洞外阳光已然射人。猛想起昨晚之事,知天不早,跳下石榻,忙往洞外跑去。一看昨晚那株迷人异草尚在地下放着,一找猿、虎,却不见踪迹,连喊并无应声,料是寻找康、连去了。见那草花隔一夜,沾了些晨露,越发鲜艳,并没枯萎。虎儿从小有爱花之癖,平时还在搜罗,移植崖间,不舍抛弃,随手拿起。跑下崖来,不知猿。虎往何方追寻,正拿不定主意,恰值一头教练驯熟的巨豹从崖侧凹洞中摇尾走来,虎儿心中一动,就问道:“你知今早白哥哥它两个往哪边走了么?快驮我找它们去。”豹将头一偏,向着崖西一声长啸,身于往虎儿身前一凑。虎儿解意,一纵身上了豹背,手拍豹颈,喝声:“快走!”豹便放开四足,连纵带跳,飞也似朝西方林莽中奔去。

虎儿初下崖时,原想将那株异草在崖下择一地方种上,心中又惦着寻找康、连二猱,这一忙,没顾得种,也没放下,仍旧拿在手上。骑着豹,一路穿山过涧,飞越险阻。走有个把时辰,见前面现出一条山峡,两旁危崖高耸,藤荫蔽日。峡中还有浅水流出。奔湍激石,音甚幽越。看去阴森森的,竟是一个从来未到过的所在。那豹行近峡口涧边,忽然停住,低头不住闻嗅。虎儿知它寻嗅猿、虎和康、连二猱的气息,便由它去。那豹绕着峡外崖壁来回走了数十步,好似崖高无路,露出为难神气。未后,又转身去寻路,正经峡口,倏地峡内一阵山风吹来。那豹昂首迎风一嗅了一下,猛地一侧身,纵过峡口一条丈许宽的横涧,径踏着峡底浅水逆流而上。峡中山水出没无常,时浅时深。虎儿进时正当水浅之际,还齐不到豹腹。那吃山水冲落的石块,星罗棋布,散在峡底。豹行遇到水深之处,便踏着乱石飞纵过去。走了一阵,又迎着风头嗅了几嗅,不时停顿迟疑。

虎儿渐渐看出它意似畏怯,以为它怕寻到康、连二猱,拿它出气,便拍着豹颈喝道:“你只管领我去,有我在,你怕它们则甚?”这一说不打紧,那豹索性停了下来,又望空嗅了几嗅,拨转身,回头要走。虎儿哪知这老豹已有灵性,迎风嗅味,觉出前面有险,知难而退。只道白在峡中走了十来里,溅了一身的水,临了却又往回走,没好气骂道:“该打的蠢东西,我正心急,你却慢腾腾的。它们四个不在此,你驮我跑这些冤枉路,又不好好地走,把我周身都弄湿了。”那豹吃虎儿一喝骂,重又折转身子,缓步前行。虎儿见它自从到了峡口便未吼叫,始终静悄悄地走着,时进时退,不知是什么意思,忍不住又问道:“它们到底是在前边么?”豹点了点头,仍不作声。虎儿怒骂道:“蠢畜生,既这样,还不快走,适才又往回走则甚?”虎儿尽自催速,豹却不睬,走几步,嗅几步,一会又停了下来,徘徊迟疑。如非虎儿再三督饬,那意思,恨不得退回身才好。

虎儿骑兽出游已成习惯,起先并未想到下了豹涉水自行。后见豹行越迟,一赌气,纵将下来,大骂:“畜生,懒蛇一样。反正我身上都湿透了,你既不愿驮我去,我自己莫非不会走给你看?少时寻到它们,回去再收拾你。”越说越气,踢了那豹一脚。正要踏石迎波,飞身前行,刚一举步,身后衣襟忽被那豹一口咬住。虎儿力大,起得势猛,冷不防被豹一扯,哗的一声,将上身一件麻布短衣撕裂半边,人还差一点跌扑峡底,溅得满头满脸的水。近来虎儿身子逐日暴长,幼年衣服已不能穿。仅有这一身短衣裤,原是颜觍的旧衣,行时不曾带去,虎儿移居时收拾衣物,将它携至山中,倒还穿着合身,更无二件,这一下被豹撕裂,不由气上加气,大骂:“畜生!”回身便要踢打。豹知他手脚厉害,吓得回身便逃。

虎儿因急于寻到猿、虎、康、连,见豹逃得飞快,不愿再挨时候,只得忍着暴怒,手拿着花,纵跃前行。进约半里,峡道忽然弯转。顺峡径刚往左一拐,前面奇景豁然呈露。正眺望慾进间,倏地眼前白影一闪,连眼带嘴,忽吃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塞了个密不透风,同时身子也被一条东西拦腰卷住,凭空往上提起,不一会,便带了他跑起来,只听耳际风生,迅速已极。虎儿自幼与神虎、灵猿在山中厮混,嗅觉很灵。先因事起仓猝,心中慌急,不住拼命挣扎。嗣觉对方力量绝大,自己身、首像被铁箍着一般,挣扎简直无效,刚一松劲,便觉出那毛手气息极熟。只苦干口被塞紧,做声不得。正想出其不意,设法脱身,脚忽沾地。头上毛手去处,睛前一亮,正是白猿在侧。虎儿喜怒交集,跳脚大嚷道:“白哥哥,你找着康康、连连了吗?我被那老豹儿该死的蠢畜生气苦了,你还要这样怄我玩。”

白猿等他嚷完,嘻着满口银牙笑道:“我就知你见我要高声乱说,才这样做的。你先莫乱,听我细说。你去的地方,正离那妖入巢穴不远,幸而正当午时,他在打坐,如被察觉,你也休想活命。我同黑虎为救康、连二猱,老早来此,用了多少心机,俱都不敢现身近前。后来遥望了些时无法,黑虎便去山北寻找你恩师当年好友清波上人求救去了。我正隐藏峡谷老藤中想主意,并等它请人来,远远听见你在喊骂,忙迎上去。那老豹闻着了我们的气味,想又闻出妖人邪味,知道不妙,想阻你前进,它原是好意,你却将它赶走。我知道你见了我必定高喊,早想提你上来,偏生地势不好,一动手便会被你看见。又跟你在上面走了几步,才伸手下来,将你提到此地。如今康康、连连,已被乌柏山岩洞中妖人捉去,今天晚间就要送命了。”

虎儿闻言,大惊道:“康康、连连是我心爱之物,怎舍得它死?你说那妖人现在哪里?快些领我去,把他杀死,不是就好救它两个了吗?”白猿道:“你倒说得容易。那妖人会使邪法,我们一伸手,稍微惊动他,他只需将手一动,我们便中迷倒地,由他杀害。除非清波上人肯来,我们简直近他不得。”

虎儿忽然失惊道:“都是你不先说一句,就把我抱来,吓了我一跳,又把我一株心爱的草花丢了。”白猿笑道:“在自你前世有半仙之分,一转世,小孩子终是小孩子。康康、连连将来是你膀臂,现在正话没说完,什么花也值这般稀罕?说出样儿,我明天给你采,要多少有多少。”虎儿说:“你给我崖上下种的花也多了,这花却是头一回见,真好看极了。也不知它两个哪里采的。可惜有毒,不好闻它。”白猿惊问:“你说的可是昨晚康康。连连拿来迷我的异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回 乌桕山奇 童诛恶道 锦鸡谷孝 女孕灵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