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36回 巨变识先机 预储山粮驱猛兽 昏林逢大慈 潜挑野怪斗凶魈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虎王又在山中住了数月,已是隆冬天气。这日虎王正和双猱、群豹在崖前驰逐为乐,渐觉云暗天低,风也没有,像是要下长雨的天气。虎王笑对双猱道:“你们看天要下雨了,老黑怎还不回来?莫不和上次一样,又遭难了吧?快找找它去。”康康道:“它因昨日看见山洞那一对小老虎没奶吃,叫得可怜,近日山南像有了人迹,故今天特意前去查看小虎的妈是不是被恶人打死了。要是的话,便领了回来,交给母豹们喂着。那里路远,它去还不多一会。上次如不是火,它也不会困住。红蟒自今不见,想已移去,寻常恶人怎伤得了它?”正说之间,忽听远远一声虎啸。二猱同叫道:“虎王你听,这不是它回来了吗?”虎王纵到崖腰上往来路一看,顷刻之间,山风起处,一条黑影疾逾奔马,一路蹿坡跳涧,由长林密莽之中飞也似跑过来。虎王一高兴,也引吭扬声,与虎啸相应。康、连二猱早跳跳蹦蹦,飞身过涧,迎上前去,不一会,同骑虎背而归。虎王纵下崖去接住,说道:“一大清早你往哪里去了,这时才回?叫我好想呢。”黑虎便连叫数十声。虎王闻声知意,先愣了一愣,又笑道:“哪有这事?就这样也难不倒我们,愁些啥子?那小虎既被那伙人捉去喂养,不曾弄死,就由它去吧。”黑虎又将头连摇,吼啸了几声。虎王道:“我今日有些发懒,不愿出去,你定要去捉那长颈鹿和黄羊儿,那我们就去吧。”说完,立时骑上虎背,带了双猱,驱着豹阵,出发行猎。

黑虎刚才吼叫原意是说:“今早去寻昨日黄昏在山南所见两只rǔ虎,看母虎归来否,到时小虎已经失踪。又在里许间发现虎血,料知母虎已死。同类关心,跟踪查看。”走了百十里生路,在一个极隐僻的盆地里发现一所田庄。庄前广场上聚着许多人,有的练武,有的做工,另有几十人正用牛肉引逗那两只小虎为乐。黑虎看出他们没有杀那小虎之心,不愿惹事。正踌躇间,猛觉出天气有异。凭着它多少年来的经验和灵智,知将变天,今明日必降本山从未降过的大雪,不久全山封冻,人兽都难通行,无处觅食。又知近来群豹繁衍,洞中存粮向来至多能管个十天半月,恐山封久了,人兽均有楞腹之虞。恰巧近来山中鹿、漳、羊、兔之类甚多,尚可早办。不顾得再查看小虎动静,慌不迭地赶了回来报信,慾乘雪前及初降雪一二日间,人兽全数出动,多打些野物,以作过冬之用。

南山气候温暖,四时如春,虎王从小至大,从没遇到过大雪。自恃武勇,又有虎、猱、群豹相助,以为就下雪也无关紧要。加以当日身子发懒,意慾缓行。黑虎力说:“天雪封山,人兽难行,非同小可。身上发懒就是变天之兆,万缓不得。”虎王只得答应前往。到了平日打黄羊之处一看,山原肢陀之间残草狼藉,满是羊蹄践踏足印,羊却不见一只,看情形像是不久以前还有大队羊群在此。

山中气候虽是和暖,毕竟隆冬时节,绿草不多,只那一片山原野草丰肥,是大好羊群栖息之地。虎王每次猎羊,总是先命群豹四面八方远远将羊围住,不让逃脱。双猱再引吭一声长啸,羊群立时惧伏,绝少逃窜,一任择肥而取。虎王又是扶弱抑强的性情,觉着山中群兽只有羊、鹿性最纯善,又不伤生害命,每当行猎,看见群羊悲鸣恐惧之状,便生恻隐。平日到处搜杀的都是野猪,豺狼、豺狗之类,轻易不去伤它;就去也不准虎、猱多取,尤其不准弄死母羊和rǔ羊。所以羊群日益繁育,一年中虽免不了受到几次侵害,兀自恋着那一片天生牧场不舍他移。

这次虎王因黑虎力说天将剧冷,一封山无处觅食,急切间获不到大批野兽,只羊群现成,才赶了来。原意只弄个五七百只到手,打好底子,再去寻找别的野兽。谁知一只俱无,这一来大出意料之外。知本山除自己时来騒扰外,别无可以为害之物。况且野羊多力性猛,头角坚锐,又极合群,不比家羊易侮。这上万的野羊势众力厚,差不多的猛兽除乘它走单时,偷偷摸摸弄它两只外,从不敢来侵犯。且地上面又不见有其他猛兽足印。

虎王正在奇怪间,忽听康、连二猱在前齐声呼啸。跑将过去一看,那一片草地中到处都是羊的血迹零乱。一会,连连又在前面拾来两三枝断箭。仔细辨认,式样灵巧讲究,箭链锋利,并非山人所遗。可以断定山中有了生人,羊必被他们驱走。正寻思间,又听黑虎啸声发自坡后,忙带双猱、群豹跟追过去。坡后的血愈多,矮树丛莽中多处挂有扯落下的羊毛。虎、猱嗅觉俱极灵敏,目光尤锐,一同循着血迹残踪搜寻。行约四五十里,接连穿越了好些僻径险路,最后由密林草棘之间寻到一个崖洞。穿将出去,又经过一条极阴暗幽僻的山夹缝,才在山凹里面发现羊群,人却不见一个。那里地方不大,上万的黄羊密压压挤作一大片。受惊之余,看见虎王率领虎、猱到来,吓得狼奔象突,纷纷逃窜。被双猱纵入群中振臂引吭,几声长啸,立时镇住,不敢再跑。

虎王仍照以前行猎之法,命黑虎率了群豹守候,二猱挑那肥壮老羊抓死,擒过来放在一处。二猱挥动长臂,纵跃如飞,利爪起处,小驴一般的肥壮黄羊,似抛瓜一般从羊群中飞舞而起。过有半个时辰,虎王见羊已弄到三百多只。适才路上一耽搁,天已不早,又不忍目睹群羊延颈待死的惨状,想乘黄昏以前赶往东山搜寻别的猛兽,去晚了怕寻不到多的。忙和黑虎一商量,喝住双猱。命跟来的野豹,一豹一羊衔着出去。偏生地方太窄,豹群跟进来的还不到一半,已将道路填满,急切间不易退出。嗣经康康由豹身上飞出,绕向前面,领导在前野豹先退。虎王骑虎继出,留下连连和三百多野豹,衔了所擒黄羊押送回家。

分派定后,各自分途。虎王带康康先走向高处,四望群山苍莽,并无人踪。当时忙着寻粮,顾不得再查访那伙人的踪迹,只得乘着日头,率领群豹漫山遍野又往东山赶去。虎行生风,再加上那群野豹万蹄踏地,声如雷鼓,益发震得山鸣谷应,木落鸟飞。那消个把时辰,便已赶到。

那东山一带山深水恶,林木蓊翳,更有数百里方圆一片原始森林,本是野兽出没之区。虎王平时行猎原有两处:一在森林侧面山坡之上,那里鹿、兔、野豹之类最多,去时多在白天,方法先用群豹合围,与猎羊差不多;另一处在密林深处,有一绝大池塘,塘前地势空旷,大逾百顷。林内各种野兽都有,大半日里潜伏茂林深草里面,晚间便来塘边走动,饮水的饮水,泅泳的泅泳,各自成群,依时进退,分毫不差,尤以月明之夜最为欢跃。虎王也是近数月间才由康、连二猱发现,乘月明去过好几次,无不满载而归。

因林中行猎,月夜最宜,去早了群兽潜伏未出,即使遇上,并非成群出游,恐所得无多。虎王因见当日天阴云低,晚来无日,林中深黑,难以发现,意慾日问入林寻猎野兽。黑虎力说:“天变在即,事须从速,最好寻那现成易猎之兽。今日不能寻到大批存粮,豹群大多,日后难免绝食之虞。如实不忍多杀驯兽,便将豹群暂时驱散,任其自去觅食,各凭时运。”虎王还是不肯。想了想,分出一半野豹交与黑虎,率领去猎鹿、兔、狗、豺之类;自己带了康康和下余群豹入林行猎。等连连率豹赶来,再留它在外,由黑虎入林接应。黑虎通灵,知林内惯出猛恶野兽,虽然神猱康康有天生伏兽之能,也不可不加仔细。行时再三叮嘱康康:“此去不可擅离主人一步,如见有大队成群的猛兽,急速长啸报警,以免闪失。”

虎王同了康康,约带着三百多只野豹,豹王也在其内。一进森林,虎王便命豹群散列开来,分中、左、右三面齐向池塘合围过去,自己只带康康、豹王和七八只大豹飞步前进。这时天上阴云越厚,一点风也没有,林中静荡荡的,只听豹群踏着地上落叶草棘之声,沙沙簌簌响个不住。虎王身手矫捷,行甚迅速,等走进去约有二三十里之遥,豹群相隔已远,蹄声渐稀。到处阴沉沉的,不见一只野兽的踪迹。虎王心中不耐,对康康道:“我们以前白日里也曾来过,多少总弄它几十只花骡、野猪回去,今天怎的不见一只,难道它们都死完啦?”康康道,“适才好似闻到一股子奇怪气味,后来绕过十几株大树,再闻就没了,定有不常见的奇怪东西藏在林里。可惜今天连一点风也没有,树木又大又多,甚为碍事,不到近前,闻不出它的气味,找起来费事多了。我想要有怪东西,定在池塘附近潜伏,这前半截是不会有的了。”

虎王闻言,益发将脚步加紧,一路绕树穿枝,抄近路朝前飞跃。林中本有一条野径,两旁林木较稀,三五只野兽均可井驰。虎王这时心急抄近,所行之处大半虬枝低槛,密林紧接,最狭之处,人不能侧身而过,须由林梢树抄飞身纵跃。野豹身子肥壮,无法跟随,只能依路绕行。一会,便将豹王等七八只大豹落在后面,只康康紧紧跟随未离。行离池塘不远,康康还是且行且嗅,忽然一阵微风,又闻到一股子极腥的怪味自池塘那边一方传来,比先前所闻浓烈得多。一看前面,俱是大约十抱上下的参天老槐,上面繁枝纠结,宛如天幕;下面根干相连,一株紧接一株,稍大的兽类不能走进。因平日行猎,无论什么样的野兽多老远都能闻出气味,惟独适才这股子怪味,竟是出生以来不曾嗅到过。虽知气味越奇怪腥臊的东西越是猛恶,仗着自己生具伏兽之能,天赋神力钢爪,并未放在心上。

康康正和虎王说有了怪东西,虎王也闻到奇腥之气随风吹来。康康更闻出那怪东西还不在少数,不禁有些心动,忙对虎王道:“今天闻见的不知是个什么怪物,又这么多。来时路上不见一只生物,也与往日不同,弄巧就许是林里头有了怪物的原故。且由我到前边先看看去,因这里树大林密,它跑不进来。虎王你随后跟着,到了前边如不见我回来,又未听见我的喊声,先不要走出林去。”说罢,将身子一跃,便穿越林抄,往前飞去。康康先随虎王,毕竟与人同走,只得慢一些,这时才显出它的本领。只见一条黄影在暗林深处,虬枝盘结之间,见缝就钻,也不着地,似半天阴云中忽有流星过渡,略为隐现,便已消逝。

虎王胆大气豪,不过想早一点寻到野兽踪迹,把黑虎和康康所嘱全没放在心上。康康一走,更是心急,无奈越往前,林木枝干生得越密,天色本来不好,林荫所蔽,晦如黑夜,处处都是阻碍,急也无用。那里相隔池塘只有四五里远近,却走了好一会才到达。眼看密林将尽,从林中看过去,已能辨出一线水光。虎王猛想起:“康康去了好久,怎么没听到啸声?自己先虽走得快,快到时却为密林所阻,耽搁好些时,那几百野豹算计起来,就是还未走到,也该听到一点走动的声音,这般静荡荡的,是何缘故?白猿分手时曾再三叮嘱,说深山幽谷、暗林绝壑之中,往往藏着鬼怪,又有狐、蟒寻仇,如见形迹可疑,便须留神,急谋退路。清波上人赐符时也说,如见天地晦冥,阴风四起,便须当心留神。今日林中情况与往日大不相同,虽还没见阴风,天却这般暗法,莫非林中真个出了鬼怪?”想到这里,不禁心中一动,将身旁所带灵符取出看了看,又将涂雷所赠古玉符摸了一摸。

虎王走到密林尽头,先不出去,闪在一株大树后面。刚要探头往外寻视,忽听远远嗒一声,喀嚓一声巨响,像是一株大树折断的声音。一看林外广原中幽旷空寂,方塘若鉴,并无动静。耳际似闻沙沙沙一片微响发自对岸,再定睛往池塘那边一看,对岸广原平沙之上,正聚着千百成群从未见过的怪兽,一只只生得比水牛还要健壮,俱都聚在一起,或蹲或俯,或卧或立,意态甚为暇逸。靠林边刚折倒一株大树,看时正在摇摇下落,还未及地。树下倒卧着一只怪兽,刚才缓缓起立。后面站着几只同类,各瞪着一双蓝光闪闪的圆眼,愣愣地望着。却不见康康的影子。虎王看出那株大树是被头一只怪兽撞折,见它起立时神态,只撞得有些头晕,并未受伤,连声也未出。暗讶:“这东西有如此猛力,无怪康康闻着气味便料不是寻常。看起来,还真不好弄呢。康康原是寻觅野兽,对岸野兽这么多,它却往哪里去了呢?”

虎王念头动处,心里一莽撞,刚要引颈长啸,大声相唤,猛瞥见断树后面密林内射出一条黄影,直朝怪兽群中飞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回 巨变识先机 预储山粮驱猛兽 昏林逢大慈 潜挑野怪斗凶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