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42回 故交情重 象使赉粮 敌忾同仇 蛮人纵火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这时顾修已为虎王所杀,恶禽、异兽悉数就戮。顾党困立原地,十有八九面无人色,战场上更无一人动手。涂雷一落地,白猿也已赶到。虎王、张、吕、戴、谢诸人全数迎上前去,互相引见行礼。然后商议发落一千顾党和妖道眷属门徒,中行、吕、张、谢、韩主人俱主从宽,杨天真虽是首恶之一,因滇中五虎虽在绿林,尚无下流行为,这次全是受了顾修蛊惑,也就不咎既往,涂雷本不喜多杀,便请中行遣散顾党,不许在本山逗留。中行向众述说后,由涂雷撤了禁法,将人放出。一干顾党也无颜居此,有的还回家取些衣物细软,像滇中五虎等成了名的,认为终身大辱,除招呼着自己眷属同行外,却是一物不取,连家也不肯回。嗣经中行一再致意,凡是走的,每人都送了三百银子盘川,才各道了几句外场话收下。

顾修还遗有妻子,中行本意埋葬顾修之后,留在山中抚养。经杨天真拿话一激,顾妻先因今日之事全坏在乃夫宠妾身上,不怨中行,但也不便居此。知杨天真人甚义气,可以相托,便向中行婉谢,即时用棺木盛了乃夫,痛哭一场,留五虎兄弟缓行一步,连夜收拾衣物细软,一同扶枢上路。五虎兄弟只得随往顾家,帮同料理去了。

下余敌党,还有妖道徒弟刘灵、韩小山、朱进三人,先前狐假虎威,还想动手助恶,及至妖道惨死,身受禁制。妖道母、妻恐少时性命难保,悲痛交加,各自寻了短见。只剩妖道之子米和,年才十五,也不悲苦,如醉如痴,呆立当地。三徒俱都心惊胆战,哪敢妄动。等禁法一撤,齐向涂雷跪下,直喊饶命。涂雷见三人相貌俱非良善之徒,本慾处死,见状又觉不忍,只将三人妖叉、兵刃收去,告诫了几句,喝声:“快滚!”三人诺诺连声,抱头鼠窜而去。

米和父仇在念,本是痛极神昏,慾哭无泪,这时刚巧缓醒,见涂雷、中行等人正在发落顾党,便乘忙乱之际,混人人丛之中,暗认准一些仇人面貌,一会便随众溜去。米和出来较晚,又是一个不持兵刃的小孩,涂雷和吕、张诸人俱不知他是妖道余孽。谢、韩等不常在村,村中人多,也未看出,俱当是顾党中子侄,没有在意,中行虽然知道,起初忙于善后,无暇及此,想起再找,已然被他混走,不愿赶尽杀绝,也就没有说起,不料这一疏忽,日后却种下一个祸根。

一切事完,中行重命设筵,款待涂雷、虎王、吕、张诸人和白猿、虎、猱。大家同至寨堂,互说前事,虎王早向白猿、金猱等问知一切。

原来白猿被虬鸟带走,鸟飞迅速,晃眼工夫飞出老远,猿爪也被甩掉,眼珠未取到手,白猿惦记虎王,顾不得再生取那两粒夜明珠,方慾取出身藏宝剑将它一挥两段,忽觉乌翼不住扑腾,意慾上飞,身子却似被甚东西吸住,往下缓缓降落。百忙中往下一看,下面山坡上站定一个中年道姑,穿着甚是破旧,正伸一手往上连招。虬鸟身不由己下降,已离地不远。白猿眼尖,认的是多年未见祖师的朋友郑颠仙。此来必有原故,不敢妄杀,忙从鸟背纵落,拜伏在地。那只母虬鸟也被颠仙止住,站立山石之上。白猿叫了几声,颠仙已知来意,便对它道:“那妖道所炼法宝甚是厉害,涂雷本难诛他。只缘恶贯满盈,为清波道友乾灵牌与灵符、飞剑先声所夺,已伤了他一件厉害法宝,不舍取出应用。如被涂雷所迫,势必铤而走险,难免功败垂成,此人一逃,后患无穷。颜虎不久与黑狐相遇,你和虎、猱均非敌手。此乌我有用它之处,可饶它一命,交我带走。我这里有一玉匣,内藏一把飞刀,收发极易。我今传你口诀,事完交与吕灵姑带走。此刻急速赶回,先助徐雷杀了妖道。等五日上必与黑狐相遇,可留吕伟父女相助,有此飞刀,便无患了。”白猿大喜,连忙叩谢,传了用法,拜别颠仙,飞奔而回。

行近岭侧,正遇妖道祝功初上阵时。祝功因上次用妖法暗算虎王没有成功,几乎吃了大亏,先疑虎王法力在己之上,一直没有轻举妄动。及至当日与虎王同席对面,细查虎王言谈、举止、神情和所佩兵刃,哪一点也不像道术之士,心便有些活动。后来涂雷出现,米海客一吹大气,虎王率领连连奔来,妄想妖法取胜。心终惧着虎王,以为金猱虽猛,不过是个畜类,绝不会行法术,可以手到成功,便让别人去敌虎王,自己去敌金猱。谁知金猱连连身手娇捷;动作神速:祝功妖法又极平常,不似米海客能随心应手,才一接触,便被连连杀了个手忙脚乱,抓伤了几处。总算长于闪避,没有当时送命,已是便宜。哪容得他有缓手行法工夫,几个照面过去,祝功知道厉害,又恨又怕。好容易冒着奇险纵出了十来丈,慌不迭掐诀运气,贴地飞行,往前急走。满拟一面飞逃,一面匀出工夫,行使妖法,伤害连连性命。不料连连纵跃如飞,比他运气飞行并慢不了许多。祝功妖法准备停妥,回顾连连追来,相隔甚近,暗骂:“不知死的孽畜!”正慾回身伤它,恰值白猿赶到。白猿自是识货,一见妖道脚不沾尘,凌虚贴地而行,手中掐诀,嘴皮乱动,料定他不怀好意。又知上前救助,未必能及,便将颠仙玉匣举起,如法一试,果然一道银光,电一般飞出手去。祝功正回身要下毒手,猛然回顾,便已尸横就地。白猿见飞刀如此神异,不顾说话,抢前飞跑,若稍晚一步,米海客就非漏网不可了。

康康回来在白猿之前。先和白猿一样,被只小虬鸟驮上高空,慾下不得。方在为难,幸那虬乌双眼已瞎,痛晕了头,疾飞了一圈,仍回离原地不远。康康看出它伤重,气力渐竭,便两脚紧夹鸟背,双爪抓定长颈骨,运足神力一扭,活生生将鸟颈扭断。虬鸟一声惨啸,立即废命,连双翼也未收拢,不一会斜落地面。康康跳下身便往回跑。一到,正值妖童将大小四只狮獒放出,于是随了虎王、黑虎,连连一同上前。虎王、二猱敌的是三只小的,吃吕灵姑暗放了两只葯弩,射中葵眼,不消片刻,先后弄死。仅一只小狮獒,因涂雷事前悄嘱虎王,要留一只活的,吃康康生擒了去。顾修夫妻本非虎王对手,余党为禁法所制,不能相助,再吃金猱这一上前,计采珍首先惨死。顾修心痛爱妾,身又负伤,支持不住,纵身慾逃。虎王挥手一叉,透胸穿背,死于就地。这些首恶,只便宜了杨天真一个。

大家说完前事,虎王因二猱呼唤豹群、驴队一直未到,不解何故,忙命二猱查看。一会回报,才知虬鸟、狮獒全是豹、驴克星,闻声胆寒,连先来的几只俱都避开,在左近潜伏,不敢遽进。二猱又只啸了两声,没有再催,都在观望,以待后命,没有上来。虎王连骂了好几声“无用东西”。重命二猱传话,吩咐豹王率领,先行分别回去。此后双方已成一家,各不相扰,无论何处相遇,不许侵犯。二猱领命去讫。

中行与顾修、五虎等人多半至交,起初受了诱迫,虽与素志相反,并未碍及交情。就是约请双侠赴宴之时,也还是同谋一事的人。虽被张鸿一席话所动,心感吕伟高情义气,仅不过想以德报德,不愿把西川双侠一世英名败于一旦,本心终还偏向顾修一些。哪知这一念之善,反而保全了自己。

谢道明素常不善顾修所行所为,和中行又是生死至交,中行拖延不举事,便是受了他的劝告。昨晚妖道米海客一到,谢道明已早听说顾修心存叵测,再见妖道相貌凶狡,举止狂妄,以及说话的口气,料知来意不善,己代中行发愁。及知火乃金猱所放,妖道并未将它捉住,足见法力并不十分高明,心才略放了些。顾、祝、杨三人来过,灵姑走去,为防顾修多疑,谢道明便告知张鸿,暗中尾随下去,直跟到顾修安置好了妖道,回转房内。一听他和同党私语,竟是想借妖道之力,谋夺中行田业,以图大举,心中大惊。见天将近明,连忙飞身内寨,直入中行房内,告了机密。说:“顾修狼子野心,忘恩负义,现又开门揖盗,请来妖道师徒。此时彼此尚无嫌隙,已是这样。妖道娇恣凶婬,作恶多端,你为人正直,日子久了一个看不下去,言语不周,怠慢了他,岂不立时便有杀身灭门之祸?务要早作打算才好。”中行闻言,虽然又惊又怒,总觉宁人负我,我不负人,且待日后现了反迹再说。谢道明又力说:“你当机不断,必贻后患。”

中行渐为所动,仍不主张破脸为仇,意慾就着明日席前拿话点明,并说明自己甘于退隐,不愿出山,情愿当众将建业村这片基业让他,自率家族徒众,仍回隐贤庄故居长享清福,以终天年。既可杜绝好谋,又可使朋友交情全始全终,用心不可谓不厚道了。偏生顾修受了妖道怂恿,竟率同党反戈相向,意似杀尽中行和不附己的全村人众,方始消恨。中行见他心肠狠毒,又受双侠、谢、韩等人一激动,这才无名火起。后来顾党被涂雷禁住,没有打成。事完想起自己几遭灭门之祸,适才双方如真动手,又不知要死伤多少人。如无涂雷在场,打败固无幸免,即使胜了,也非好事。似这样只诛妖道和两个首恶,不特消弭了一场大祸,还保全了自己的名声,异日传说出去,也决无人会说自己不是。心里对涂雷感激到了万分,称谢不已。

偏巧涂雷一来,就看中那些狮獒,想留养一个玩玩。知道带回山去,师父定不肯容,想交给虎王代养。白猿深知此兽性野猛恶,终必为害,不是正经修道人应有之物。见生擒了一只没有弄死,先埋怨了神虎一阵。又暗地告知虎王说:“这种恶兽万留不得。但是涂雷还没上过它的当,正在兴头上,必不肯舍,劝也无用。最好他能带回山去,清波上人必不肯容,如容也必有处置。若不带回,必交我们代养。可推说崖前豹群、驴队最惧此兽,不能同养;如另行觅地,一个照看不到,便出乱子。千万不可答应。”虎王最信服白猿,果然一会涂雷托他代养,虎王如言推托。并说:“适才豹、驴因闻此兽吼声,竟敢违令不前,即为明证。”涂雷知虎王与己深交,又见猿、虎直向虎王吼啸,不是万分有碍,一点小事,决无不允之理。方在为难,中行因听妖道说过豢养之法和吃的东西,立时揽了过去,愿代涂道友驯养此物。

白猿不料中行会从中包揽,因见是虎王朋友,又正直义气,无法再行拦阻,只得教虎王告知涂、戴二人说:“狮獒爪牙锋利,生长甚速,捷比猿鸟,力逾百虎。年久,口中更能喷毒,人兽当之,立死不治。性更猛恶凶残,一发作,不论亲疏生熟,一概全要伤害,迥非人力所能制伏。这只小的才生不过四五年,适才对敌时已有那么厉害,大家都看见的。尤其可虑的是,此兽终年不交,只每年冬至夜一阳初生时,婬性大发,无论雌雄,到时均须求偶。如无配对之葵,立时性发疯狂,无论人兽,见即伤害,为患奇烈。并且每日非有新鲜血肉不食,伤生大多。戴村主既代留养,第一,要准备好能杀能擒之法,并向涂大仙学一禁制之法,以备万一。第二,饮食务要及时充足,不可惹其犯性,犯即难治。第三,此类幸是一只公的,比较还可设法。为防它冬至求偶,可在事先三个月内物色下二十条肥壮母牛,与葵栅相对,可望而不可即之处。每日好与食养,勿使力耕,仅给牛腿带上重物,一月三次使其急奔。母牛乍见此葵,害怕已极,见惯自然稍好。另打二十条粗铁链备用。到了冬至前半夜,将牛放在木架之上,用链仰面朝天锁住。先将葵、牛喂饱,然后将牛蒙上双目,推人类栅,任其一一交合。牛虽一交即死,但可免却大祸。还有英粪又毒又臭,葵栅须建两个,中设拉门,颈链要粗要长。比如今日葵在西栅食宿,明早便将肉食人在东栅,由房顶或栅外将门拉开,这东西鼻子最灵,闻肉即至。乘其狂嚼之时,将门关闭,然后入栅打扫粪秽。第三日又复照样倒换,要免灾害,这几项缺一不可。妖道因有妖法禁制,故无如此周详,村主却丝毫大意不得。稍一发性,立即撞钟鸣锣报警,当命虎、猱驰来相助,或者还来得及;否则只要被挣断锁链冲出栅来,即使虎。猱闻警赶救,人兽受伤的也不知有多少了。”

白猿原意说得这等难法,涂、戴二人必有顾虑,因而作罢,岂不免患?谁知二人都是死心眼,涂雷还传授了一套禁法。中行口虽应允照办,以为六葵之中此类最小,还不到长大难制地步,受人大恩,怎这点小事都不给办?又亲见虎、猱诛戳大獒并不怎么艰难,即使异日长大难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回 故交情重 象使赉粮 敌忾同仇 蛮人纵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