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43回 浩劫恸沙虫 把臂凄怆生何着 甘心伏斧钺 横刀壮烈死如归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崖石凹中那二十余名同党,经过这一番水火之劫,早已葬身谷低石凹之中,内

灌洪水,外被崩崖碎石封闭,成了一个天然墓穴。盘谷地势外昂内低,中间一段更深,

休说去救,连尸首都无法掘出,至于顾家灵棺先已烧成了灰炭,中经大风、山洪连刮带

冲,更是无迹可寻了。

  五虎弟兄寄身千切危峰之上,眷念伦好,枪恻平生,痛定思痛,想起人生朝露,世

事空虚,陵谷易迁,倏忽幻灭,不禁悲从中来,哽咽不止,正在临风挥泪,面面相觑,

把臂苍茫,百感交集之际,忽见谷口上流头漂来一根带着残枝的断木,上面挂着一个大

麻袋,鼓鼓囊囊地随着洪流汹涌中荡旋起伏,行甚迅速,晃眼到了孤峰之下,吃一块大

石阻住。麻袋一角似被火烧焦残破,不时有成包成块的东西掉落水里,定睛一看,正是

方奎行时弃置的粮袋,大约火起以后延烧到了前面,忽然崖崩水发,没有烧完。另一袋

不是为石所压,便已沉没水底,这一袋恰挂在未烧完的断木上面,因得随流而至。

  五虎劫后余生,只有悲痛,对于中行等人嫌怨已然不复置念。见了粮袋,猛想起:

“孤峰高峻,下面洪水滔滔,四外无边,出发所带干粮,大部分俱在死去的胡、梁二人

手里,火起之后忙着回赶,记得到时仿佛不见二人携有粮袋,一会便祸变相继而起。事

后只顾悲悼,也没留意。倘如二人为图走快,匆匆遗落,或是存放在半途崖顶之上,如

今两边山崖俱已坍塌,哪里还会存在?即使能设法脱险,长途山行,无衣无食,怎能度

日?再回建业村求助,以中行之为人,自无话可说,这人怎丢得起?如恃猎兽度日,那

就苦了。”想到这里,杨天真忙即四外查看,余人也跟踪寻找,哪有粮袋的影子。一着

急,便想把崖下水中粮袋弄它上来,以应急需,且喜爬山钩索每人都带着,刚打算连接

起来,缒将下去,试探够长不够,以便捞取。忽然下流头一阵山风过处,一条黑影自天

直下,落到水面,现出一个黑衣玄裳的道姑,身材矮小,手执拂尘,踏波飞行,在水面

上凌虚而来。不时从水里拾些东西,一路东寻西看,转瞬到达,看见麻袋,似乎甚喜,

手一伸,凭空提了起来,口中长啸一声,便要回身飞走。五虎见状,明知多半是怪人,

但是身处危境,求救心切;又见那道姑行动虽然诡异,却不似有害人神情。杨天真首先

忍不住,高喊一声:“仙姑留步,我等有事相求。”

  那道姑原在盘谷尽头斑竹涧发现水面烧余衣物,跟踪而来,一心寻觅遗物,并未留

意峰上有人,一听有人呼唤,立时飞上峰顶。月光之下,见那道姑生得面如傅粉,貌甚

清丽,穿着一身黑色道装,腰挂葫芦,右手拿拂尘,左手提着方奎遗留的口袋、干粮、

肉脯。身材虽然矮小,二目神光炯炯,饶有威风。五虎见状,料是异人,心又放了一半,

连忙躬身行礼不迭。道姑不等五虎开口,便问道:“你们和谷中被火诸人是一伙么?我

先前来过一次,怎没见到你们?”五虎便把前事略提了一遍,恳求救济,并问道姑姓氏、

法号。

  道姑道:“我名玄姑,是四川人,近年才迁隐此山,就在前边居住,只因昨日在林

内闲游,看见你们带着大队人言行走,内中有两个穿孝服的童男女根基甚厚,当时本想

引度到我门下,但我素不喜强人所难。一则素不相识,突如其来,你们决不放心,他娘

也未必肯舍;二则看你们的行踪,颇似从别处来此觅地开垦,我知附近有好几处地方都

是土厚泉甘,物产丰饶,你们少不得要在此安家立业。我前坐禅关,勤于修炼,每年只

有数日闲暇。这月刚将功课做完,初次出游,遇见一个多年未见之人在此,急于和他相

见,忙着回家卜算,暂时无暇及此。意慾等你们移居定后,再找了去,先和他娘见面。

熟识之后,有了信心,再行明说。所以当时匆匆走去,没有露面。彼时朝阳初上,遥望

你们脸上,十九大都带着晦色杀气,又看出你们俱都武勇,本山并无甚凶险,至多遇上

几个山民,也非你们对手。想不出是何原故,还想他日相见,再行破解,却没料到当晚

就会发作。到了子夜,偶出玩月观星,遥见盘谷火起,隐闻哭喊之声,想起日间所遇情

景,连忙赶来,见是一大群山人在此为恶放火,凶残已极。当时你们大队人畜多半葬身

火窟,只有二十多个,带了那两个小孩逃人壁洞里面,山人的柴草还在乱丢。我当即飞

身下去救了小孩,本想连里面二十多人全数救出,我还未行法灭火,他们竟把我也当成

恶人看待,乱杀乱砍。我生了气,立带小孩飞走,只把放火山人杀死殆尽,以代小孩报

仇,没管他们。那两小兄妹甚是聪明,到家救醒,便喊饥渴,我知他们生长富家,吃食

甚好,我却长年茹素,无什么好吃之物。正打主意,忽听谷中地震崖崩,洪水暴发,涧

水大涨,从水里漂来些零星干粮食物。知是这里余烬,或者还有,试来寻觅,不想无心

而遇,你们比那些遭劫的人果然好些,救你们不难,并且我听那两小兄妹说了由建业村

被迫出走情形,好些语焉不详,正还有话要问你们。我学道多年,颇精法术,你们只把

双眼闭上,待我施为,一会便可随我出险了。”

  五虎听说顾修子女已被道姑救走,放火山人多半伤亡,仇已代报,心想:“怪不得

昨晚行近火场,山人呐喊之声由近而远,由远而寂,大约此时正是道姑救了顾家子女追

赶山人之际。扎端公等七人必是漏网余孽,去而复转。如若早到片时,不特胡、梁二人

不致送命,连崖下二十多人也未必会惨埋谷底。”不禁惊喜交加,悔恨已经无及,只得

各把双目闭上,静侯道姑行法相救出险。耳听道姑口中喃喃诵咒,身旁渐觉风起,身子

大有被风摄住上升之势。就在这慾起未起之际,忽听天空中又有破空之声由远而近,适

间风势忽然停歇,对面道姑也没了声息,身子好似不曾升起,心还想道姑行法未毕,尚

有所待,谁知就这一阵风刮过,更无别的动静。

  待有半盏茶时,杨天真最是心急,微睁眼皮试一偷觑,道姑已无踪影。只见立着一

个相貌奇异的精瘦小孩,望着自己嘻嘻地笑,看去甚是眼熟。心中一惊,不由把眼睁开,

定睛一看,还有一个高的,也是生就一副异相,横脸红睛,手持竹杖,腰悬宝剑,装束

与花子相差不多。旁立那个小孩。尖嘴缩腮,貌似雷公,正是前日在建业村时带了白猿

来助虎王斗法,飞剑杀死米海客的那个姓涂名雷的丑小孩。心疑道姑竟是仇敌幻化,涂

雷法术已非敌手,何况又加一个,不禁吓了一大跳,脱口“咦”了一声,往后便纵。五

虎久候无信,本在奇怪,闻得杨天真惊呼,料有变故,忙各睁眼一看,见是仇敌,大为

惊诧。五虎倒还英雄,明知不敌,逃又无路,反把心一横,齐声喝问道:“前日已然双

方罢手,言明他年再决胜负,难道你们还赶尽杀绝不成?”

  五虎初意,仇敌既然苦追到此,必下绝情,便死也作个硬汉,绝不俯首乞怜。不料

来人闻言竟没动怒,涂雷首先答道:“我自有我们的事,赶杀你们则甚?”那花子也说

道:“你们休要误认。我乃伏魔真人门下弟子五岳行者陈大真,路过铁花坞,被我涂师

弟约来,助他除一妖狐。可惜来迟一步,又没掩蔽剑光,将它惊走,我二人没有追它。

见你五人立在危峰顶上,涂师弟说你们俱是建业村出走之人,适见妖狐由此逃去,必是

想将你们摄往它的洞内,未及行法,临时逃走。因见山根业已震裂,待不多时便要崩塌,

你们离地高约百丈,背临绝壑,三面皆水,决难逃出,恐受危害,送了你等性命,特又

赶回相救:涂师弟童心未退,见你五人紧闭双目,还在呆等妖狐,形状可笑,不叫我先

开口,看你们等到几时。你们却误当我们是仇敌,真乃不知好歹。我们虽然除暴安良,

像你们这种有义气的盗贼,还不在诛戮之列;否则不必今日,前日建业村我虽不曾在场,

涂师弟早要你们的命了。”

  五虎闻言,想起以往经历,顿起感触。忽然福至心灵,纷纷拜倒,异口同说看破了

世缘,意慾出家,苦求收录引度不已。陈太真笑道:“论你们平日行径,本无善报,既

知悔改,仙佛也是人做的,自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只要从此虔心弃恶从善,终有收

获之日。我自身尚在师门修行,怎敢妄收门人?且把你们救离此间,自去寻找机缘吧。”

  五虎苦求不允,一回首,看见胡、梁二人的尸首尚暴露在崖顶。这时月落参横,东

方已有曙色,细看全崖皆石,无法掘埋。适才只顾忙着随了道姑出险,竟未觉察崖上皆

石,无法掩埋,并且少时还要崩塌,如若弃之而走,必为飞鸟啄食。又不忍抛在水中,

任其腐臭。想起患难深交,心中难受,不禁流下泪来。陈太真见五虎颇有至性,便道:

“论你们手下这一群党羽,积恶已深,才有今日的惨报。你们五人虽是首恶,总算平日

天良尚未全丧,未犯婬孽,不轻杀人,劫富济贫,颇多小善,对于朋友也还义气。这两

人看其相貌,已是极恶穷凶之辈,行为不同可知,所以你七人同归,独他二人不免于死。

似此凶顽,本应任其暴骨荒崖,沉身浊水,死后仍遭碎骨粉身之惨,始足蔽辜。姑念你

五人友谊情厚,格外施仁,待我将他二人尸骨埋藏之后,再走便了。”

  五虎方要叩谢,陈太真已经掐决行法,手指胡、梁二人的尸首,喝声:“疾!”二

尸缓缓离地自起,朝对面崩崖后的峻岭上飞去。随命五虎互相把臂立定,对涂雷道:

“对岭地形已变,他们也由此走吧。”手扬处,一片白光拥着五人,随同陈、徐二人,

也往对面岭上飞去。剑光迅速,百丈之遥,晃眼即至。胡、梁二人的尸首飞到岭上,便

即悬空停着,不进不落。陈大真收了剑光,略一端详地势,照定岭上一座石壁,一掌击

去。嚓的一声大震,石壁中裂,现出一条丈许高宽的巨缝。再一指,二尸便即随着飞了

进去。陈大真两手一合,石壁又由分而合,依旧苔痕如绣,查无痕迹。五虎慌忙拜倒,

叩谢不已。

  陈大真道:“这里绕向西北一拐,便可达入谷来路,寻径出山了,山势虽险,不过

多些攀援爬缒,还难不倒你们。来处危峰,一会便要崩坍。妖狐恶行未著,气运未终,

明知此行必无成就,涂师弟坚邀我来,不想却救你们。须知此番乃是上天假手山民,降

此大罚,祸福无门,唯人自招,从此洗心革面,勉为善人,即无成就,亦保首领;如不

梭改,再有祸变,就无可幸免了。”说罢,又对涂雷道:“颜虎与妖狐这段冤孽,须他

自理自解,你虽为友热心,只是徒劳而已。昨晚情形你已看出,此后随时救助则可,如

若强自出头,身任其难,你煞气已透华盖,清波师伯又将远行,一个不巧,恐有灾厄

呢。”

  言还未了,忽见一条白影,如闪电流星般疾驶而至。涂雷笑道:“师兄你看,白猿

来了。它一个畜生都有这般忠义,我还不如他么?”陈太真注视涂雷脸面,摇头不语,

片刻间白猿赶到,行礼之后,朝着涂雷用爪比了一阵。涂雷便把昨晚追寻妖狐,并未相

遇等情说了。白猿原是知道虎王不久有妖狐之厄,愉往铁花坞求救,意慾请涂雷瞒着清

波上人,将妖狐先期除去,一听没有成功,好生失望。陈太真道:“你主人虽有灾厄,

终无大害,要想避免,却是难极。昨见妖狐逃进,满身俱是黑青之气笼罩,必学会了左

道邪法。你主人那块古玉符,未会妖狐以前,不可片刻离身,自然遇险如夷了。”白猿

敬谨拜命。陈太真急于回山,便向涂雷作别,破空而去。涂雷也同了白猿,一路且说且

比,行走如飞,一会转过峰头,不知去向。

  天已大明,朝阳满山。五虎见仙人已走,追忆前尘,仿佛噩梦,同坐山石上面伤感

了一阵。彼此都是孑然一身,除了随身兵刃,更无长物。虽不再怀恨建业村中诸人,却

不好意思回去求助。蛮荒险阻,千里长行,无有衣粮财货,怎能挨过?计议结果,猛想

起:“野人既由此来犯,必有去路。昨晚道姑说已杀尽,怎还有那七个纹身族人?想必

逃走不少。仙人虽戒为恶,并未禁杀野人复仇。平日由建业村去红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3回 浩劫恸沙虫 把臂凄怆生何着 甘心伏斧钺 横刀壮烈死如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