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52回 日落风悲 空山惊异啸 星昏月冷 黑夜服凶蛮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山人去后,吕伟父女又带牛子,拿了火把,重往后洞幽暗处查看,果有一个广

大地穴,但经过一次大地震,已为崩石碎砾填满堵塞。虽不知下面大小深浅,看其情形,

多少年早已绝了人兽出入之迹,不复能通,这才把心放定。因里层深暗,不如前面明爽,

也就不再移动,只把东西理顺。又将牲畜分别栖息在侧面两个小崖洞内,责成牛子、王

渊二人轮流放青。

  诸事就绪,甚是称心。于是觅地耕种。在左近一试地土,果然石地居多。灵姑又不

愿糟蹋风景,纵往隔溪用铁锹东掘西掘,连大带小,勉强零零落落找了十几块小土地,

合计还不到三亩,无法种稻,只得把青稞籽撤上,任其自生自长。

  午饭后,灵姑惦记和牛子去找寻鹦鹉,借着出觅耕地为名,连王渊也不令去,径和

牛子绕崖走向来路。牛子本是猜想此鸟灵异,必能自归,心中并无把握。带了灵姑,东

支西吾,找了一下午,白跑了不少冤枉路,依旧失望而回。还算好,鹦鹉虽未寻着,却

在近侧发现了大片可耕的绝好沃壤。

  原来昨日所经危崖之下,仅有近崖一带地是石质,上面薄薄一层浮上,满生浅草,

不能耕种。灵姑、牛子先并不知崖左有大片肥上,因寻了几处耕地,相隔所居岩洞最近

的也在十里内外,除却建屋移家外,如若此宿彼耕,不特每日往返不便,而且那一片土

地,尽是草莽荆棘,便开辟也非容易,风景尤其不好。灵姑好生烦厌,打算明日再找,

没有想要。去时一过崖便往来路直走。牛子领她四下乱找鹦鹉,越绕越远,路越弯折,

归途竟从崖左走回。崖下本是平阳,只当中两里方圆一片森林。牛子昔年同了葯客匆匆

来到洞中,未宿即行,也未入林查探,这次尚是初次。本拟穿林而过,入林走不数十步,

忽闻水声潺潺,地势突然凹下,野麻满地,高低及人。林木渐尽,仔细一寻觅,原来那

片森林只四外环着一片树林。尤妙的是周围树林都厚约数十丈,高低不一,各种异果树

木都有。当中约有一里多方圆的地面,竟一株树也无,却有一条广溪曲曲弯弯蜿蜒其中,

被野麻遮住,不近前直看不出。

  牛子首先喜叫道:“仙姑你看,这里野麻长得多肥,又有水有树,这不是一大片好

田么?”灵姑闻言,仔细一看,果然绝佳。忙和牛子在野麻丛中跑了一圈,越想越好。

因四外绿树环绕,当中清溪沃野,给取了地名,叫作“碧城村”。决计归告老父,将那

片野地开辟出来。就溪旁风景佳处建上几间竹屋茅舍,以供耕时憩息之用。另在舍侧辟

两亩地来种花种菜。那崖前隔溪的平原绿野全作牧场。这一来便可果蔬无缺,牲畜繁多,

四时之中凡百足用了。一边想着,一边往回飞跑。到了洞前,见吕、王诸人正在收集牲

畜,满心欢喜,跑过去喊了一声:“爹爹!”王渊抢口说道:“姊姊,那多环族头子乌

加又寻到这里来了。”灵姑便问:“现在哪里?我找他去。”王渊忙说适才之事。

  原来灵姑走时恐路跑得太远,不叫王渊跟去。王渊自是不愿,当时没说什么,灵姑

走后,随着吕、王等三人做做这样,做做那样,觉着无趣,老想去追灵姑。隔了一会,

实忍不住,便向三人说:“姊姊错了,我家住在这里,哪能往远处找田?我就不信,这

么好的地方,近处就没好土地,我偏在近处找一片肥土跟她比比。”三人因他年幼,深

山初来,地理不熟,本不令去,经不住王渊一味苦磨。吕伟细一端详地势,见寨前高崖、

平原极为醒目,沿途又未发见蛇兽之类;这一误入歧途,路近了好些天,多环族也不会

就寻了来。王渊又口口声声说所觅之地,决不使在二三里外。心想:“以后长居此山,

让他历练历练,把地势走熟也好。”便即允了。为备万一,除他身带腰刀外,又把自己

所用毒弩也让他带去。

  王渊早见灵姑是朝直走,乘吕、王三人手边正忙,没有留意随后观察,悄悄绕过崖

那边,便也飞步照直跑去。哪知灵姑走不多远,便改了道路,依然直追不已,一口气跑

了好几十里,连越过两个山头,仍未追上灵姑。这才想起:“灵姑、牛子一定改了方向,

否则他们走了不过半个时辰,路上决不能没有耽搁,我这般急赶,也无迫不上之理。日

已偏西,再追下去,黄昏前决赶不回去。如落在他二人后面,父母定要担心,又要四处

寻找,白受埋怨。”想了想,登高四望,并无踪影,只得又往回跑。可是心还不死,归

途也绕着道走。

  王渊行经一个高坡下面,正低着头跑得起劲,忽见路侧石地上有拇指大小一撮烟灰,

先还当是先走众山民所遗。已然走过老远,忽想:“山民走时说是仍走原路,这里方向

途径全都不对,怎会经此?那多环族乌加地理甚熟,莫非又赶了来?”心中一动。王渊

初出犊儿不怕虎,没怎细想,便把脚步立定。一看四外形势,见那高坡是左侧一座高山

的支脉,只行处一带最低,余者都是冈峦杂沓,往还起伏。前面乱山之中,隐隐盘曲着

一条谷径,甚是险僻,断不定乌加隐在哪里。试往回走,仔细观察,又在左近寻到两三

撮同样的叶子烟灰,一撮已被风吹散,剩不多少。查好风向,循踪找去。

  王渊越过山坡,地势逐渐低下。又走了一段,先看见一处孤崖。因寻了里许途程,

乌加未见,猛想起多环族的厉害:“自己年幼力弱,又不知敌人多少,灵姑未来,怎是

他的对手?”勇气一馁,有些胆怯起来。正想收步回身,悄悄跑回,人已绕出崖前。才

一探头,首先看到的便是三枝山民惯用的长矛,锋长尺许,明光铮亮,做一排倒插在崖

前草地里面。旁边横卧着一只似熊非熊,牛一般大,从未见过的怪兽,血口张开,潦牙

掀chún。虽已被山人刺死,形态猛恶,看去犹是可怖。不由大惊,退回崖侧,把身藏好。

暗忖:“矛是三枝,山人至少是三个。一个也未必打得过他,何况是这样多?”刚想再

探看一下山人在当地没有,好回去报信,忽听“姑拉”一声惨啸,声音若远若近,甚是

凄厉。猛又想起老山民牛子所说,多环族复仇时的情景,不由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也

没听出声音是在崖畔发出不是,吓得手按毒弩,回头就跑。跑没多远,又听叫了一声,

直似近在身后,回顾却又没人追来。空山回音,恍如鬼物互啸,哪敢停留,慌不择路,

一味飞驰。总算侥幸,不几绕便踏上去时正路。第三声惨啸似乎稍远,以后不再听到,

这才定了点心。跑到崖前,见了吕、王三人,说了经过。

  吕伟闻报,心想:“凭自己这几人的本领,休说三个多环族人,再多十倍,也不是

对手,何况还有爱女这口飞刀,决无败理。无如荒山初至,地理不熟,凶人巢穴就在附

近。加以他们身手矫捷,行踪飘忽,捉摸不定。路上又听牛子等山人传说他许多神奇之

处,不知是真是假。凶人毒矢厉害,中人立死。拼命到此,前仆后继,不死不止。彼众

我寡,敌暗我明。又当初来开辟草莽之际,共总老少六人,随时都要分头耕作。一个走

单,遇上固遭暗害;就是常聚一起,人怕拼命,他只要豁出一人送死,莫说被他多伤,

偶然小有伤害,这亏便吃不起。只说牛子错走这条路,四外危峰峡谷,除前次葯客到过

外,素无人迹,凶人途中必定相左,纵不由此绝迹,也须日久才能寻来,想不到来得这

样快。如不想法绝此祸根,从此多事,永无宁日。灵姑久出未归,还不知遇上没有。”

  吕伟等正聚在一处忧虑商谈,恰值灵姑随后赶回,王渊抢着把前事一说。依了灵姑,

恨不得当时便要寻去。吕伟忙拦阻道:“凶人人多拼命,杀他不完,这须想一根本主意

才好。此时天色已晚,我们地理不熟,如何去得?万不要忙。从此各人多留点神,不要

分开,你更不可离群他往。今日先去洞内安歇,仍是分班守夜,等把主意商定,再作计

较。”

  牛子在旁笑道:“乌加来么?还早呢。主人和仙娘会打雷,又会放电闪,来啦还不

是找死,怕他啥子?”吕伟不愿当着他示怯,又恐牛子过信神力,不知戒备,正色说道:

“我们都是修好的人,不愿多杀生灵。他定要来和我们拼命,不听好话,没法子,才弄

死他呢。要不的话,找到他的巢穴,放我女儿的法宝,立时全数杀死,休想走脱一个。

因为不愿死伤人命,所以叫大家放小心些,得放过去就放过了。他们已在近处现形,怎

说还早呢?”牛子仰天大笑道:“想叫多环族听好话,简直没得的事,乌加更不必说。

再说仙娘又毁了他的颈圈,除非杀了他,想他不来报仇,只有日从西出。”

  灵姑喝道:“问你乌加怎么不会就来,谁管他这些事?”牛子最怕灵姑,慌道:

“乌加那枝神箭不是在这里没飞回去么?他们最信祖神,只说那箭无人敢拿,就被人拿

去,也会自己飞回。丢刀时有好些怪鸟在啄死尸,定是乌加杀人祭神,不晓得怎么会把

恶鸟引来,见打不过,当时躲开。回来见箭不在,必当恶鸟衔走,不会想到落在我们手

内。丢这枝箭比要他命还凶。照例这箭第二天不飞回,再无音信,就要先寻到仇人住的

附近,用三枝长矛倒插上内,杀上一只野兽,取它血心,到一个人迹不到山谷之中,取

出自用毒箭插在兽心上,跪地喊三声‘姑拉’,一天四回哭喊。过了七天,再把箭拔出,

朝天射去。等落下来,照箭头那一面寻去,先把神箭寻回,才能打报仇的主意。神箭既

已请出,如不在手,哪怕仇人近在面前,这仇不也能报的。因为这枝神箭传说多年,差

不多各寨都有人知道,他们又凶,就是落在路上,也没人敢摸它一下,都当它能自己飞

回。我要不是亲见,也不会信。主人藏起了它,乌加更不信在此地了。除非箭头朝着我

们这里,不会来的,就来也还要过几天。适才小相公听那叫声,定在他祭神的时候。照

这神气看来,乌加丢箭后,必定偷偷回寨,约上几个亲人同来;要不的话,他这用矛来

卜,不是一人能办的事。他们最会找地方藏躲和瞭望,小相公必被他们看见了,因神箭

没找到,不能无故伤人。只要一走近那三枝矛前,早被他毒箭射死了。你们是不晓得他

们杀起人来多么凶狠,又爱生割活人肉吃。只要到他寨里看一回,主人就觉得杀完他们

都不多了。那同来的人多是私情相助,报仇仍得他自己。如真为他拼命,一同下手,事

前必要想方设计,和我们作对,先结上仇才动手的。”

  灵姑本就饱听凶人恶迹,闻言大怒,决计明日寻去,先将乌加连那几个同党除去,

然后寻到山寨,扫平巢穴。牛子道:“他们藏得太好,眼睛极尖,除非他自愿出头,要

去找他,只怕踏遍全山也找不到。上次他吃过你的大亏,知道厉害,遇上就死,决不会

再和你明动手。乌加这一回必是乘你睡着,不然就埋伏暗处,乘你不留神的时候暗下毒

手。现在找去,没等看见影子,他早跑了。反正他报仇以前,不管是明是暗,总要在寨

前鬼叫上两天。我们只要听见他‘姑拉’、‘姑拉’鬼叫时,再想法寻他,还容易些。”

吕伟、王守常也说:“牛子之言甚是。不如守在洞中,多加小心,以逸待劳。目前既不

曾寻来,正好想一妙法,诱他人阱。反主为客,易遭暗算,而且徒劳,大是不可。”灵

姑不便违逆,只得罢了。当晚过去,果然无事。

  次早起来,因已发现凶人踪迹,恐他万一来袭,连那片耕地也都顾不得去查看,先

行应付凶人。昨晚众人业已熟商,灵姑力主先下手,除此隐患。吕伟强她不过,筹思了

大半夜,觉得先办此事也好。老早把饭吃了,把崖前形势仔细看过,将所有的人分作两

班。由王守常夫妻、父子三人留守洞内。牲畜、用具、籽种、粮食另寻适当隐蔽之所,

分作几个地方,一一藏好。洞门原有大石可以封堵,外观只是一座浑成的石崖,里层洞

井院落,不到洞顶上面看不出来,内外层相通之处也可封闭。当下一齐俱运大石堵好,

仅留外洞门可供一人出入之路和石隙间的箭眼,里面再立上一块大石。一旦有警,不问

能敌与否,先退入洞内,由箭眼中用毒弩觑准敌人猛射,以待归援。吕伟父女自带老山

民牛子出寻凶人踪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2回 日落风悲 空山惊异啸 星昏月冷 黑夜服凶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