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54回 奇宝辉腾 暗暗森林寻异士 精芒电射 轰轰烈火荡妖氛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二人正在互比手势,争持之间,洞内又跑出两个少女,相貌较为丰丽,不似前

两女那么枯瘦如柴,精神也比较活泼得多。一个手中捧着一个竹枝编的乌笼;一个手里

端着一个木盘,上面伏卧着一个白鸟。少女手按其上,白鸟闭目合睛,似已奄奄待毙。

那少女走到头一少女面前,说道:“十九姊你看,这东西自从被主人捉来,好多天了,

硬不吃东西。昨天你勉强给它吃了点水,今天气息更弱,简直要死。我看给它喂点水,

洗个澡吧。”前女答道:“甘六妹,你真大意。主人说此鸟通灵,不是凡鸟,稍不小心,

就会逃走。如今主人又不在家,你把它去禁,取出洗澡,要被逃走,如何得了?”持鸟

少女答道:“你胆子也大小了。莫说它已饿了这么多天,想飞也飞不动,我手还按着它

呢,洗时手又不放,怎逃得脱,我是看它真可怜人,你既这样说法,好在主人回来也快,

少时再洗吧。”

  说时,牛子早一眼看清少女所持,正是灵姑心爱之物,不禁惊喜交集,心里怦怦乱

跳。无奈自己也怕少女神法,不敢大意。想支派鹿加,料他也决不敢去。方在为难,听

少女语气,似要回转洞内,一时情急,暗忖:“主人待我多好,这是她朝夕想念之物,

日前还告过奋勇,好容易找到,便拼了性命,也应给她抢回才是。”想到这里,胆子立

壮,悄告鹿加:“那白鹦哥是主人养的,被他们偷了来。我去抢回。你帮助我一点。”

鹿加未及答话,持乌少女已是转身要走。牛子更不怠慢,怪叫一声,飞纵上前,一手把

鸟夺过。跟着一掌将人推倒,连纵带跳,回头就跑。人由暗中纵出,事出仓猝,四女闻

声,方在张皇骇顾,牛子已将鹦鹉夺过,当时一阵大乱。洞中还有十几个少女,闻警争

出;互相匆匆一说,留下两女守洞,各持器械,齐声呐喊,朝牛子逃处追去。

  这些少女都会一点障眼法术。洞主是个洗了手的妖人,更不好惹。所幸山人奔走迅

速,鹿加藏匿闪避,本有特长。听后面喊杀之声,众女追来,不敢应敌,忙拉牛子绕行

昏林之中,左藏右躲,未被追上。鹿加一摸身旁,还有三枝响箭,原是吕氏父女留来引

诱乌加的。心惧敌人法术,恐被迫上,为了应急,取出一枝,施展声东击西的惯技,觑

准天光可透之处,照上面林隙把手一扬,往来路斜射上去,“姑拉”一声怪叫,穿林而

出。脚底仍和牛子不停飞跑,偶一回顾,身后起了好几处碧光,光中各有一个拷栳大的

恶鬼,有头无足,满林出没隐现,相隔只有十多丈,似在追逐他俩。

  二人害怕已极,忘命般逃不多远,忽听“姑拉”之声又起。鹿加一听,正是乌加所

发,定是闻得响箭,知道自己在此,放箭相应。百忙中再回脸一看,碧光照处,大树后

闪出一条人影,手里似还拿着一条茶杯粗细的死蛇。刚要往侧面纵去,四面恶鬼已飞过

去将他围住,张开血盆大口便咬,晃眼倒地,被鬼咬死。二人看出那人果是乌加,必是

往林中来打山粮,无心巧值,却做了替死鬼。

  牛子知道自己没有鹿加的腿快,闪躲灵敏,忙将鹦鹉交他。喘吁吁低声说道:“这

是主人最爱的东西,我跑得慢,怕被恶鬼追上,你拿了先逃回去,不要管我。要是被鬼

害死,快请主人与我报仇好了。”鹿加接鸟先跑,牛子跟在后面。回顾恶鬼呐喊之声越

大,也不知是什么原故。二人心胆皆裂,哪敢稍息,一味忘命急驰。且喜误打误撞,居

然逃出林外。辨明来路,一前一后,一口气跑到崖前,见着灵姑,才放了心。至于鹦鹉

怎会落在那群少女手内,所称洞主是个什么样人,全不知道。并说“那恶鬼甚是厉害,

乌加才一遇上,便被咬死。临快逃出林时,还看见一个最大的鬼头从后追来。如今想起,

还在害怕。看神气,那第二条蛇的尸首必被寻去。既然这样邻近,早晚必来侵犯,主人

须要留神防备。”

  吕伟闻言,心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乌加为妖人所伤,恐是幻觉,死活难知。

万一被妖人擒走,问知就里,他把线蛇看得如此之重,岂肯甘休?自己奔波数千里,好

容易找到隐居之所,是否玉灵崖尚不可知,爱女仙缘遇合,一无征兆,却是变乱相寻。

妖人、凶人近在时腋之间,来日大难,如何是好?”方在愁思出神,那鹦鹉忽在灵姑手

上连声高呜。吕伟知它通灵,弄巧还许比二山人能知妖人底细,便教灵姑细心盘问。

  灵姑把话听完,忙和王渊走到小竹林中,寻了一块石头坐下,向鹦鹉仔细盘问。那

鹦鹉甚话都能说,只是以前所随主人是个有道高僧,语音啾啁,乍听不易听出,但是性

极聪明,一教便会。灵姑爱极,更有耐心,可以意会。不消个把时辰,彼此心领神会,

鸟音也逐渐转变。问出那妖人姓向,洞中少女先有三十余人,对他都以主人相称,只有

两个称师父的。原是左道,先好采补之术,无恶不作。前三年遭了一次雷劫,几乎震死。

跟着又遇见一位剑仙,已经被擒待死,侥幸逃脱。由此悔悟前非,逃来此山。众女都是

供他采补之物,个个亏了真阴,已没几年寿命。他虽是妖人,医术极精,也时常医病救

人。一旦悔悟,意慾医救这些受他害的少女。

  妖人知线蛇是补还元阴的圣葯,更可治各种疑难病症,有手到回春之功。全身均可

依方配制,无一弃物,只是极难寻到。妖人在本山住了两年,无心中救了几个猎虎族人,

得知森林尽处出了线蛇。不知怎地不能亲自下手,便教会四人杀蛇擒蛇之法。原意不论

死活,只要得到一条整的,于愿已足。四人为了报恩,竟冒奇险,居然给他生擒到手,

偏又遇见乌加。因妖人恰有要事外出,照例每次出去,至少也须月余才回,四人为利所

动,起了贪慾,将一条半活蛇全借给了乌加。谁知妖人惦记此事,几天便回,在涧中发

现死蛇,当时行法运回。疑心四人受了对头愚弄,又急又气,一边命少女拷问四人,自

出寻找那条断的。这妖人连遭两劫,已成惊弓之鸟,去时和众女说话情景甚是忧虑。

  鹦鹉原是别了灵姑,空中飞行,巧遇妖人正在下面。妖人看出它是灵鸟,用妖法将

它摄了回去,意慾收服。不想鸟性甚烈,一连数日不进饮食。妖人不愿伤生,本慾放走,

偏生妖人女徒中一个名叫云翠的,爱极此鸟,再三请求,妖人允了。鹦鹉绝食装死,本

想妖人会放它。及见不行,知道鸟食中拌得有葯,只要吃一点,永远驯服,又苦熬了好

几天。实在支持不住,才饮了点水。鹦鹉连日听他师徒说话,知妖人业已洗心革面,从

此不再为非。待等医好众女,便去雪山投师,寻过正果。便今日出去寻蛇以前,也只怕

有人和他为难,决无报复的话。鹦鹉最后并对灵姑说道:“主人你身有至宝,慢说妖人

决不敢来,就来也不怕他。如不放心,可在夜里将飞刀放出老远,在附近空中飞绕数十

周,他必不知深浅,以为这里有了厉害对头,邪正不能并容,弄巧还许就此吓跑了呢。”

  这一套鸟语多半出于意会猜详,还加上人语迎合,才得听懂。等灵姑耐着心情问明

就里,鹦鹉的话也改顺了许多,好些话俱能连串说出。灵姑看它这等灵慧,照此说法,

不消多日,便可将人语学全,真个高兴已极,忙去告知老父。

  吕伟听了,仍不放心,觉着事情总要摸清底细,乌加葬身恶鬼是否真实也须判明,

才能安居开垦。强敌伺侧,终非好事,万一来犯,防不胜防。暂时如若不来,自己又无

兴戎之理。再三筹思:“鹦鹉灵异,所说的话总有几分可信。妖人既已悔过学好,就不

畏飞刀,也不会无故与人作对。况且杀死线蛇,咎在乌加以蛇害人,自己为了防身御害,

事出无知,与他谈不到嫌怨。为今之计,且等他几日。如若上门生事,他有邪术,不可

力敌,说不得只好仍仗爱女飞刀,和他拼个上下。如若不是真的改邪归正,也许有所顾

忌,那就索性找到他的洞中看事说话。约定以后,一个躬耕,一个静修,两不相犯,能

够彼此相安无事最好。就便还可问出乌加死活真相,一举两得。不过这类妖人多半强横,

不通情理,此行未免犯险。但为一劳永逸之计,也说不得了。”吕伟主意想定以后,因

恐灵姑跟去,事难逆料,更不放心,也未明言。只说:“既然如此,我们不可再去惹他。

大家戒备数日,如不相犯,再作计较好了。”

  当日无事,吕伟打发鹿加拿了神箭,先回晓谕阖洞族人,免再生事;更防乌加万一

不死逃回,又蛊惑同党前来寻仇报复。鹿加感恩拜谢而去。因有妖人发现,众人仍未前

去开垦。灵姑打算往探,吕伟执意不许。灵姑听了鹦鹉之教,每晚俱把飞刀放在空中往

复飞行。一连数日,迄无警兆。

  第五日早起,吕伟决定往探,故意令灵姑、王渊二次探查垦殖之所。等他们一走,

便令王氏夫妻守洞,拿了随身兵刃暗器,胸悬宝珠,由牛子领路,主仆二人径往妖人洞

中走去。牛子对那一带的地理前半极熟。后半密林蓊晦,蛇蟒毒虫大多,以前就没有去

过旧前随了鹿加逃走,又是惊急乱窜,没留心记认。林中昏暗,进去不远便迷了路。牛

子恐主人见怪,哪敢明说,仍一味领了乱绕。又想找到弃蛇的枯涧,再往回找。心慌意

乱,越走越错。后来还是吕伟看出情形不对,喝问牛子说了实话。吕伟无法,只得停住,

重又盘问那日所行方向途径。牛子也只勉强说了一个大概。这才按照所说的活,先寻到

略有天光可透之处,辨明了去向,再仗多年来山行经验,往前试走。由此过去,林树愈

密,光景越暗,虽然练就目力,老眼无花,也仅仅不致撞跌绊倒而已,要想辨认途径,

仍不能够。

  二人走了一会,暗影中时见一对一对的豆大星光,或红或碧,高低错落,随地隐现,

闪动无常。有时从对面飞来,刚握刀剑防备,一条一两丈长的毒蛇影子,随着那一双星

光闪烁的怪眼已往侧面窜去。吕伟暗忖:“毒蛇来势本慾伤人,等到临近,忽然改道避

去,必是宝珠之力。此珠暗中颇能放光,何不取出照路?”忙探手怀内,解了珠囊,放

在掌上托着。那珠一到穷阴晦塞之区,立时大放光明,晶辉闪闪,丈许内外的林木草石

均被映照,人目分明。这一来虽然稍好,可是妖人洞穴仍然无迹可寻。再问牛子。也说

不似那日所经之处,并且那日也未见到有甚大蛇,这里大蛇这样多法,更觉不像。

  方在两难,牛子焦急中偶一回顾,看见身后隐隐一片红光映照林木之间,不禁惊喜

道:“主人,我们快找到了。”吕伟惊问怎么见得。牛子指着后面说:“日前同鹿加也

是误人森林,发现妖人洞前火光,才得寻到。今日这火必然更大,相隔也远。你看火还

未见,连树枝都映红了。”吕伟一听,森林之中火已最险,如何还敢发动大火?细一查

看,身后好似斜阳反射,又似天降红雾,果然林木皆红。但非真火,相隔并不甚近;否

则,这么密的林木,如是真火,非近前看不出,决映照不了这么远。越看越觉有异,心

疑妖人闹的玄虚。既来访他,也不害怕,径和牛子照发火之处赶去。

  走了片刻,渐觉那红光迎着自己而来。荒山森林,本多怪异,又疑不是妖人,是甚

毒蟒、精怪之类,忙令牛子小心退路,各自戒备。那红光迎来更速,已是越隔越近。心

正惊疑,忽听远远有人娇唤了一声:“爹爹。”

  吕伟先见红光如雾,颇似爱女身藏那两粒大宝珠,本就心动了一下。因料灵姑不识

途径,行时又预先遣出,未使闻知,即便回洞盘问王氏夫妻,得知追来,也没这么快法。

哪知灵姑出时因妖人虚实未明,恐灵奴鹦鹉又被妖法摄去,没有带出,令在洞中等候,

刚到垦殖之处不久,正和王渊谈论,忽见灵奴飞来说:“主人走后,老主人命王守常夫

妻守洞,同了牛子去往森林寻访妖人,商谈日后之事。妖人怕的是主人飞刀和主人的仙

师,老主人自去,保不定受他欺侮,主人务要急速赶往相助才好。”灵奴连日人语说得

甚是清晰。灵姑父女关心,闻言大惊,立时便要赶去,还恐灵奴有失,灵奴连说不怕,

同去不但领路,还有益处。灵姑本不认路,老父安危要紧,不暇再计及别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4回 奇宝辉腾 暗暗森林寻异士 精芒电射 轰轰烈火荡妖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