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56回 岭列峰遥 穿山寻古洞 红嫣紫姹 平野戏凶猩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吕伟见爱女自从入山以来,时常垂首深思,问又不说,料有原故,也常留心,

只不知是何原故。闻言知又饰词,笑道:“你那么忙着除害,有了踪迹,却又顾虑了。

有此神物利器,何惧毒蛇?白猩子长得比人还高大,我们焉有不能通过之理?快进去

吧。”

  灵姑只得将飞刀放出,化成一道银虹,围绕众人前后,一半照路,一半护身,同往

洞中走进,牛子、王渊在前,灵姑随定乃父在后,四人两对,肩随而行。到了里面一看,

那夹缝只是一个山窟窿,入洞几步,便不见天日。路径宽窄不一,剑光照处,最高的地

方不过七八丈,石质浑成,并无碎裂,也无石笋、钟rǔ之类碍路。灵姑见里面比口外宽

大得多,地势虽然高低起伏,并不难走,便催快走。跑有半里多路,缝道越宽,两壁洞

顶满生灰白苔薛。到处空空洞洞,只地上不时发现白猩子遗弃的谷果,此外连蛇虫都未

见到一个。空洞传音,回音甚长,稍为说几句活,余音嗡嗡,半晌不绝;四下脚步尽管

甚轻,照样听出极清脆的声响,甚至喘息皆闻,甚是幽寂。全缝无甚曲折,略经三四偏

转,约行四五里路,里面越发高大。忽见前有崩裂多年一座断壁,奇石罗列,高均丈许

以上。前面渐现微光。四人由石隙里穿越过去,才看出那是一座天然古洞。到此方见钟

rǔ似晶屏玉幕,自为隔断,石室丹房,若有仙居。只惜早已崩塌残毁,幽人不见,仅余

断rǔ碎晶,尘封狼藉,问有野草、小松寄生浮土石隙之间,一片荒寂阴森景象,转不如

来路通体空洁,另有幽趣。又一转折,四人走到中层,便见洞口高大,天光外映,知将

通过,俱都高兴,恐恶兽盘踞洞外,见了银光惊走,由暗入明,已可辨认,随把飞刀收

起。

  刚行抵洞口不远,一条七八尺长的怪蛇昂起前半截身子,其疾如飞,倏地由洞外直

射进来。本山之蛇,毒的居多。四人骤出不意,吃了一惊。王渊、牛子手中原握有刀,

正要迎头挥去,那蛇来势本是极快,正对人驰来,相隔二丈许,猛把头一偏,竟向右侧

乱石野草中窜去,一眨眼便没入黑影之中,不知去向。吕伟这才想起,一行四人,倒有

三个身带辟蛇之宝,便大蟒遇上也远远避开,何况一条小蛇。这等亘古无人的荒山,洞

外难保不有别的恶物盘踞,忙嘱众人留神。灵姑手按玉匣,随时戒备待发。各把脚步放

慢,屏息禁声,轻悄悄一步一步往前走。到了洞门,灵姑和牛子闪过一旁,探头出去一

看,不禁又喜又笑。

  原来洞外是十来亩大一块土地。环洞百十株古树,大均数抱,树头满缀奇花,都如

碗大,形似荷花而娇丽过之,粉滴酥搓,明光耀眼,清丽无涛,尤妙的是,树既高大,

花开正繁,地上浅草如茵,嫩绿丰茸,衬以残英片片,掩映生辉,仿佛如绣,倍增美妙。

除有二三翠鸟穿枝飞鸣外,晴旭丽空,花影亭亭,空山寂寥,哪有什么恶物在外。隔树

望过去,又是大片湖沼。但见波光云影,天水相涵,清风阵阵,自成纹觳,环湖两面是

山,一面是洞。右边是片大森林,苍然古茂,高矗参天。遥峰列岫,隐隐高出林抄。弥

望虽极幽深,却是生气蓬勃,雄奇博厚,不似山阴森林黑暗阴晦,估量内中必多奇景。

四人相次走出,齐赞仙景,欢欣已极。

  吕伟因地太大,难以遍查,命将灵奴放起,查探恶兽踪迹。同时端详地势,在花下

略为盘桓。算计猛兽多藏林内,便循湖滨觅路,往林中走进。前半林木都是高晦参天的

桧柏松杉,树虽高大繁茂,行列甚稀,日光时由林隙下注,映出满地清荫。间有小鸟巢

于繁枝密干之中,呜声细碎,若啭笙簧,愈增清静。那么大一片森林,地上落叶甚稀,

寄生树上的茑萝山藤到处皆是,红花翠叶,姿绝幽艳,好看已极。众人志在除害,也无

心流连。

  四人进约二里,林木逐渐稀疏起来,地势也肢陀四起,高低不一。景却愈加美妙,

不是小溪索带,绿波粼粼,飞瀑垂吐,迸珠喷雪;便是奇石突兀,森若剑举,古松盘舞,

骄若龙游。至于奇花异卉,更是随地可见,缤纷满目,美不胜收。再前数步,又入一片

花林,与适见花树一般无二。不过前花纯白,树身也一般整齐高大,这里却随着地势高

低错落,大小各殊。妙在姹紫嫣红,诸色俱全,灿若云霞,自然繁艳。比起洞前百丈香

雪,仿佛各擅胜场,光景又是不同。四人俱都叫绝。只是毁折甚多,到处狼藉,往往残

枝吐艳,犹未萎败。树干之上时见爪痕,料是白猩子所为无疑。这么好的美景奇花,却

任恶兽盘踞作践,深为慨借。

  吕伟因白猩子爪痕已在树间发现,别处没有,知离巢穴不远。灵奴飞空查探,尚未

归报,恶兽如非他出,便在巢穴里面潜伏。细看地势,正是前见高峰附近,肢陀绵亘,

似与峰麓相连,奇石横卧,花木繁生,定可隐蔽身形。便把人聚在一起,一路东探西望,

借着花石遮掩,径往峰下绕去。快到峰脚,四人忽听瀑声盈耳,一会便已到达。

  原来那座高峰远望好似相连,实则非是。峰由平地拔起,方广约有百丈,矗然孤秀,

高刺云天,附近诸山无一联属。环峰一条广壑,宽约七八丈,将峰围住,其深莫测。峰

形通体似桶直,横里略宽。峰顶作笔架形,两两相对,一低一昂,由中间凹下二十余丈。

那条瀑布便由凹口内挂将下来,直注壑底,宽约三丈,凹口略往外突。那一面峰势又是

上丰下削。瀑形甚是整齐平直,宛如一幅绝大银帘自空倒挂。绝壑宽深,形势险峻,遥

窥壑内,白云滃翳,不能见底,细听水声,少说也在百丈之下。虽当深秋,水势不洪,

瀑布稀薄,但是冷雾蒸腾,飞雪喷珠,人在二三十丈以外也觉寒气逼人肌骨,不可久立。

  四人择了一个藏身所在向峰查看,并不见白猩子踪迹。仰望空中,灵奴飞的绝高,

时隐云内,只是环峰回旋,也不下落,也不他去。峰上洞穴颇多,知到地头只急切找不

出它的巢穴。这类恶兽多是喜动不喜静的情形,除非巢穴不在此峰,否则里面决呆不住,

总要出来。如从外归,迟早也会等住。便命众人不要着急,只静静心,藏在那里,留神

注视对面。一会,王渊发现峰腰危石上,有吃剩的包谷皮和成束的乱稻草,益发料定巢

穴不远。

  正由此寻视它那出没之所,灵姑一双慧眼,忽瞥见瀑布下端近峰脚处,似有一团极

大黑影藏在里面,瀑侧两边,俱有丈许宽数尺深的断崖。心方一动。又见瀑后冲出一物,

好似一根包谷,没有看清,便被急流裹落壑底。隔不一会,又冲出一根长约三尺的树枝。

因由瀑后受水冲激而出,被石隙挂住,中间复为洪瀑所压,水力相抵,只管摇摇慾坠,

却不急于下落,这才看清那残枝是橘树上折下来的,叶既苍翠,上面还有几个颜色青黄,

未成熟的小橘实。吕伟也在旁看见,悄告灵姑:“瀑布后面必有一洞,兽穴定在其内。”

话未说完,灵奴忽自空中飞坠,其疾如箭。刚落在灵姑手上,便低叫道:“白猩子跑来

了。洞在水后,有小白猩子藏在里面呢。”说罢,径往左侧密林内飞去,灵姑想拦未拦

住。

  吕伟听白猩子由外归来,意慾看准巢穴,等它一齐入内,再放飞刀,以便一网打尽。

正悄嘱灵姑:“不可鲁莽,看清来踪去迹,再行下手。”适才来路上倏地山风大作,哗

哗之声恍如涛涌。囚人起身遥顾,只见林树萧萧,繁花经风吹落,飘舞空中,缤纷五色,

如彩雪飞卷,映日生辉,顿呈奇观。不消半盏茶时,便听枝柯断折,一片咔嚓细碎之声

由远而近。四人藏处,地甚隐僻,来路较低,便于眺望,又有大石遮蔽,恶兽外望不见,

却忘了身后瀑布中兽穴,仍旧立望未动。一会便见五个白猩子由远处花林中似箭一般飞

驶而来。为首一个,竟比以前灵姑所杀的两个大的还要高大得多。余下四猩俱似见过,

只内中一只断了一只前臂,肩膀也削去一片皮肉,叫声格外狞厉。

  灵姑暗忖:“那日在碧城田庄场上,曾用飞刀伤了一个白猩子。当时灵奴又发现恶

兽足迹,忙着往回追赶,也未入林查看到底死未。看这神气,定是伤而未死,漏网逃出。

最大的一个尚是初见,必更凶恶,少时非先下手除它不可。”念头一转,这五恶兽已离

壑岸不远。

  四人刚要将身折回,等它纵到峰上突放飞刀下手,猛听牛子一声惊叫,吕伟、灵姑、

王渊三人忙即回顾。原来对岸瀑布中突然冲出三个小白猩子,一个约有人高,两个稍矮,

身上皮毛尚带黄色。想系先藏洞内,被由外新归的大白猩子啸声惊动,出来迎接。四人

只顾朝来路观望,没留神后面,被它发现踪迹,纵起相犯。三人回看时,为首一个较高

的已跃过来。牛子立处稍后,首当其冲,被它一把抱起,待往对岸跃去,吓得牛子亡命

一般怪叫。两个黄毛小猩也正相次纵到,一扑王渊,一扑吕伟,势甚迅速。三人骤不及

防,大吃一惊。还是吕伟久经大敌,百忙中手举宝剑,用足平生之力,照准当前一个往

上一格。口喝:“灵儿,快放出飞刀。”紧跟着腾身一脚,当胸踹去。

  吕伟武功精纯,又当情急势迫之际;这两个小恶兽平日占惯上风,未到玉灵崖去过,

只当来的和寻常人兽一样,手到成擒,不知好欺侮人类中也有比它厉害的。这一剑一脚

何等力量,便大猩也未必能吃得住。剑锋既快,来势又绝猛急,一下迎个正着,咔的一

声,两条长臂立时断了一条,另一条也被刺伤,身子震得倒退了好几尺。刚负痛一声惨

嗥,没全出口,冷不防又吃了一窝心脚。那地方石树夹杂,凸凹不平,离壑甚近。白猩

子身未站稳,怎再禁得住这一踹,啊地叫了一声,身体往后倒跌,飞出两丈远近,坠落

壑底。

  为首一个抱起牛子正要回纵,瞥见所抱生人叫了一声,手足下搭,已然死去。它不

知牛子故意装死,一想还有三个活的,忙把牛子放下,待要另擒一个活的回去捉弄。一

眼瞥见两小黄猩死了一个,怒吼发威,便朝吕伟纵起,扬爪抓去。

  说时迟,那时快,王渊瞥见白猩已当头扑到,知道厉害,心胆皆寒,情急无计,也

是奋力举刀一格。无奈火候太差,比不得吕伟浑身俱是解数,神力绝伦。地又窄隘不平,

无可逃退。刀格上去,不但没将恶兽砍倒,反被那铁一般的长臂震得手腕生疼,往后倒

退,脚底又被石块一绊,跌倒地上。小黄猩势猛力大,王渊拼命迎御,也是猛劲,臂与

刀撞,虽未断落,也被砍破了些。小黄猩受伤负痛,越发暴怒,跟着扬起右爪,又往前

抓,竟慾将人抓裂肚腹泄忿。王渊一跌,偏巧脱了毒爪。小黄猩一爪抓空,正伸双爪往

下再抓,王渊跌地不及纵起,眼看危急瞬息,灵姑恰将飞刀放出,惊遽中急于救人,一

指刀光,径朝小黄猩长臂飞去。刀光微闪,小黄猩双臂一齐割断,痛极惨嗥,身子往旁

一偏。正赶吕伟将恶兽踹落壑底,因见王渊危险,情急万分,纵将过来就是一剑。虽然

瞥见银光耀眼,爱女飞刀已出匣,无奈收势不住,一剑正砍中小黄猩的胸前,当时砍翻

在地,疼得惨嗥连声,满地乱滚。

  灵姑本要指刀下落,猛见老父举剑砍来,恐为飞刀误伤,心魂皆颤,忙把手一指,

银光往上斜飞。刚避过吕伟,无巧不巧,较大的一个白猩子飞身扑过来,暴怒之下,纵

得甚高,正好迎个正着。银光过处,身子还未落地,只略为叫了一声,就此凌空腰斩做

两截,坠落地上,溅得三人身上尽是血迹。

  三猩就戮只瞬息间事。那五个大白猩子也跑到壑岸左近,因吃地势掩蔽,不绕到三

人面前,不能看见。闻得子孙嗥叫,知道吃了大亏,齐声怒吼,飞纵而来。最大的一个

高几及丈,通体白毛如雪,脑后霜发披拂,眼如铜铃,红眼睞睞,形态凶恶,宛如画的

山魈一般。纵跃更是迅急,星驰电跃,一纵十来丈高远,只两纵,便到了三人面前。瞥

见有人在侧,子孙惨死,当时怒极,哪知厉害,暴雷也似一声厉吼,猛纵过来。灵姑见

来势猛恶无比,也甚惊惶,哪还顾得再照成算,连地上伤了的小黄猩都不及杀死,径指

飞刀,向前飞走。大猩老远伸出两只六七尺长的毛茸茸铁臂,凌风披拂,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6回 岭列峰遥 穿山寻古洞 红嫣紫姹 平野戏凶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