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59回 冒雪吐寒芳 万树梅花香世界 围火倾美酒 一团春气隐人家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六人围火坐下,吕伟见王渊如此精细周到,好生欣异。笑问道:“渊侄,这些

事都是你备办的么?小小年纪,这样细心,真难得呢。”王渊笑嘻嘻答道:“我一个人

怎做得来?这亭子是爹爹帮着盖的。这些东西,昨天伯父、姊姊没回来,我就偷偷弄好

了。片肉、升火、扫雪,都是牛子,他也做不少事呢。主意我出罢了。”灵姑抿嘴笑道:

“我说呢,两丈高的竹竿,插桩容易,爬也能爬,要凭你一个娃儿家,把这亭顶架上去,

还搭那么厚的茅草,又扎绑得这样结实,哪有这么容易的事?原来还是大人帮忙啊。”

王渊急道:“按说我爹爹也没帮甚大忙,就帮我打了两个石眼,拉了一回绳子。我因图

快,在下面做好顶架,四角系绳,用木滑车拉到顶上。再爬到竹竿上去,安装捆扎,然

后铺草。除了须两个人两边拉绳外,别的都是我自己干的。不信你问。”吕伟知王渊好

强,便说灵姑道:“这真亏他,主意也想得好,比你细得多呢。”王渊忙改口道:“我

怎比得了姊姊?不过她总不爱说我好,真怄人呢。”灵姑笑道:“说好要挂在嘴上么?

我几时又说你不好过?”王渊道:“说我不好,我也喜欢。就因这样不好不坏,才叫人

生气呢。”

  王妻笑道:“你姊姊刚还夸你能干,莫非一天到黑都夸才是好么?天不早了,大家

各看景致,由我和牛子烤了肉来同吃。明晚再做几盏灯挂在梅花树上,不更好玩么?”

灵姑首先抚掌称妙。王渊更恨不得乃母当晚将灯做好。灵姑道:“就是你一人猴急,什

么事都等不得。”

  说时牛子已把鹿肉、骡肉挂了许多在铁架子上,被松柴火一烤,立时吱吱乱响,肉

香横溢。王妻一边用长竹筷翻着架上烤肉,一边又把锅魁放了些在火旁烘着。笑道:

“快趁新鲜,一冷就不好吃了。”众人本觉腹饥,大雪之后又新增了几点寒意,老嫩肥

瘦,各随所喜,用竹筷拣了熟肉大嚼起来。

  灵姑先给吕、王等三个大人把酒斟上,剥了十几粒松子。然后挑那极薄的瘦鹿肉,

蘸了佐料,烤得焦焦的,夹在锅魁以内,用左手拿着,右手提着一个小酒葫芦,缓缓起

立,走到亭下石脊上面,对着那些新移植的梅花细嚼微饮,尽情领略起来。这时崖腰上

数十本红白梅花多半含苞乍放,百丈香雪,灿如云锦。灵姑天生丽质,身容美秀,仁立

其间,直似天仙化人,遗世独立,比画图还要好看得多。亭中请人,除牛子一手持着盛

满青稞酒的瓦壶,一手乱抓烤肉糟粑,不住狂吞乱嚼,无心及此外,见了这等人物景致,

俱都赞绝。王渊首先心痒,也用锅魁夹了些烤肉,纵到石脊上去。

  灵姑见他赶来,笑道:“这里梅花都聚在一起,虽然繁盛好看,还不如原有的那些

老梅清奇古艳,姿态无一相同,却各有各的妙处。不过雪太深了,你不会踏雪无痕的功

夫,踹得稀烂一大片,还湿了鞋子受凉,教婶子担心费事。你就在此,由我一人去吧。”

王渊道:“姊姊,你也大小看人了。自你那日说了我几句,我无早无夜都在练气功,为

想叫你希奇,没当你练。适才进林时,我已试过一回,虽有一点迹印,也是极浅。你让

我去吧。”

  灵姑原因王守常夫妻本领平常,已届中年,难再进步,深山隐居,随时须防蛇兽侵

袭,张鸿父子又不知何时才来,万一仙缘遇合,连老父也同去出家,丢下他一家三口和

牛子四人,遇上厉害一点的东西,便无力抵御。难得王渊好强,老父每次传授,都是一

点就透,只恐聪明人浅尝辄止,不肯下那苦功,因而故意拿话激他。一听说他已将踏雪

无痕的轻功练到不致雪随足陷的地步,高兴已极。笑道:“你才学了不到两月,就练到

这样子么?我倒要看看你的深浅呢。”王渊笑道:“要说功夫,自然比你差得太远。不

过走还勉强,要叫我停住就不行了。你怕弄脏了雪,我也有法子,反正不叫你讨嫌就

是。”灵姑知道立雪不塌,连老父近年也未必能久,何况下的又是新雪。便道:“那个

自然。真踏上几个足印也无妨,只不要弄得到处都是痕迹就好。我还给你一个方便,未

走以前先给你指出地方,到了许你随便站住,雪踏散了也不算你的错。”

  王渊好胜,又想讨灵姑喜欢,口虽答应,心中另有打算。随将手中剩的锅魁抛给牛

子,告知吕、王三人,说要往梅林内看花,就便试练轻功。灵姑又夹了两块锅魁带上,

然后一同纵落。王渊在前,先顺原来雪径行走。灵姑晴中观察,见他用极短的促步急走,

身子笔挺,两肩微微起伏,头也不回,知在暗中运用轻功,借这一段雪径把气提了上来。

就这样还未施展全力,双脚踏到雪上已无甚声息,脚印也越来越浅。便鼓励他道:“你

说的话果然不假。你此时不要答话,可由前面石笋当中穿出去,不要停留,先把那些梅

花树全都看到,未后再绕到右边,在最大的一株梅花树下住脚,就有功夫了。”王渊把

头微点,再走几步,突然脚尖点地,往前微蹿,同时把真气匀好,往上一提,径由石笋

中穿出,踏上那玉积银铺,但平无垠的新雪上去,灵姑紧随在他身后。二人都是双肩微

微起伏,两掌心不时下按,以本身真力真气相抵相借,在数十株梅花树下穿梭也似往复

绕行,疾驶如飞。灵姑功夫、禀赋都高,自无庸说。便工渊踏过的雪上也只浅得不过分

许痕迹,若不是有心细看,直看不出留有脚印。二人目迷五色,鼻领妙香,株株悔花俱

都绕遍。

  那停步所在,乃林中最古老的一株梅花树,树干粗约两抱,高约四丈,不知何年被

风吹折,由离地丈许处倒折下来,断处又有些连着。上半截整个横卧地上,靠地的一面

多插入土内,年深日久,全数生根。上半老枝之外又茁新枝,开花最是繁盛,虬干委地,

蟠曲轮园,夭矫腾拿,上缀繁花,远看直和一条花龙相似。树权间却有不少空隙,可供

坐立。那断的地方本有一个旁枝未被吹折,自树断后,去了一边挨挤,渐渐向上挺生,

由斜而直,高出原来断处丈许。千枝万蕊,四下纷披,恰好成了一座锦盖花幢,张在龙

的面上。花是红色,未开时绿叶浓荫,望若苍龙,已极飞舞慾活之致;这时万花竞放,

白雪红梅,相与吐艳争辉,再加上幽香馥郁,沁人心脾,更成奇绝。

  灵姑方在称妙,王渊走着走着,倏地两臂一振,身子凌空直上,轻轻落在树枝上面。

灵姑见他用的是本门轻功中独鹤冲霄之法,老父传他不过两月光景,居然学会。最难得

的是用悬劲,凌虚拔起地上,并未留有多少雪迹,竟比自己当年初练时成功还快。如非

亲见,真不敢相信。心中暗自惊奇,也跟踪纵上树去。

  王渊在树干上择了一个横枝,将雪拨掉,笑唤灵姑道:“姊姊,我们坐在这里赏花

赏雪有多么好,偏天又快黑了,叫人不能尽兴玩一个痛快,吃的也没带来。”灵姑笑道:

“明早再玩不是一样?也没见你那么忙的,一说走,只顾显本事,什么都不顾了。你看,

不但我的饮食,我连你的都带了一份来,拿去吃吧。”王渊已看见灵姑左手拿着酒葫芦,

右手拿着两大块夹肉锅魁,先把锅魁接过,涎脸央告道:“好姊姊,我已吃了半饱,这

会身上有点冷,肥你那酒给我喝一点吧。”灵姑微嗔道:“只有跑热,还有跑冷了的?

明明贪嘴说谎,偏不给你酒吃。”王渊仍然不住地央告。灵姑又嗔道:“我向不和人同

吃东西,要吃,你都拿去,连这葫芦也不要了。”

  王渊怕她生气,才忙道:“姊姊嫌脏,我不要了,只吃锅魁吧。你不吃酒多没意思,

还是你吃吧。”灵姑扑哧笑道:“我吃不吃与你什么相干?你自己吃不一样有意思么?”

王渊道:“我也不知怎的,只觉姊姊喜欢,我就高兴。顶好一辈子常跟着你,不要离开

一步,无论叫我做什么事,都是甘心的。你二天真要成仙走了,我会哭死呢。”灵姑喝

了两口酒,笑道:“天下哪有聚而不散之理?你也太爱哭了,一点丈夫气都没有。说得

怪可怜的,这点酒给你吃了吧。”王渊把酒接过,喝了两口,递给灵姑。灵姑说:“所

剩不多,这花儿酒一点烈性都没有,吃多无妨,你都吃了吧。”王渊把酒饮干。

  二人坐在梅花树上徘徊说笑,不觉入晚,雪光返映,尚不十分昏黑。寒风却一阵紧

似一阵,枝上积雪被风一刮,成团坠落,二人满身都是。遥望亭内火光熊熊,吕伟等四

人围火聚饮,笑语方酣,不时随风吹到,依稀可闻。灵姑偶见脸前有一枝繁花丛聚,上

面积雪甚厚,适才吃咸了些,有点口渴,便随手抖些放在口内,顿觉芬芳满颊,清凉侵

齿,不禁心动。意慾把花上香雪扫些回去烹茶,偏没带着盛雪东西。王渊学样尝了尝,

连声夸好。

  二人正商量要回去取东西装,忽然雪花飘飘,又渐下大,跟着一阵朔风吹过,寒侵

肌骨,刺面生疼。耳听牛子粗声暴气高喊:“小主人,快回洞去,雪下大了。”回头一

看,雪花影里,亭内诸人正在忙着拾掇一切食物用具。牛子喊了几声,便往下纵。王渊

笑道:“这个蠢牛,雪下大了才有趣呢。这样忙着回去,关在洞里,有甚好玩?”灵姑

觉着天渐寒重,亭中诸人那么慌张,恐老父有甚不舒服。再说天已向暮,再待一会景色

更晦,也无甚意思。倒不如回洞做好雪具,明日拿了应用东西,连玩带收香雪,玩它一

个畅快为妙。见亭火已灭,诸人已往下走,王渊犹自恋恋不舍,便嗔道:“你就这样老

玩不够。天都黑了,又冷,还不回去帮牛子把雪径扫开,雪要把洞封上,更玩不成了。”

王渊只得应诺。

  二人又择那些形状清秀的梅花采了几枝下来,分持手内,纵到树下。雪已越下越大,

雪花飞舞,恍如浪涌涛翻。人在雪海之中,四外白影迷茫,相隔石亭不过一二十丈远近,

竟看不出一点影子。一阵阵冷风扑面,寒气逼人。二人冲风冒雪,加急飞跑。到石笋转

角处,正值牛子跑来,双方都跑得急,雪花迷目,如非灵姑眼快心灵,瞥见人影一晃,

忙把王渊拉住,几乎撞上。灵姑见牛子急匆匆,满身积雪,头上直冒热气,忙问:“老

主人呢?”牛子喘息答道:“老主人回洞了,走到路上,又叫我来喊小主人快些回去。

这么大北风,一个不巧,立时封山。风雪再大一点,连气都透不转,就隔得近,也不好

走。还有洞前的雪没有扫开,就说我们不会被雪封在洞里,到时也是费事。还是早想主

意,把路留出来的好些。快回去吧,老主人们担心呢。”灵姑对王渊道:“你还要多玩

一会么?还不快走。”说罢,三人一同急驰。

  三人行抵洞前,离二次降雪仅只刻许工夫,雪便增高了三四才。雪花足有鹅掌大小。

先下积雪吃寒风一吹,立时冻住,新雪落在上面都带声音。入洞一看,吕、王等三人也

刚回洞不久。随把梅花插在瓦瓶以内,各自抖了身上积雪,换了短棉小袄,拿着器具,

一同出洞,冒着大雪,将洞前积雪铲出一片平地。挪去几块石头,洞口开大一些。另铲

出一条通往小洞的雪径。那雪下了个把时辰,地上足有三尺多厚。等到事完,雪也停住。

先前雪势太大,随铲随积,众人尽管努力,小径上的积雪仍有二三寸厚薄,成了一条雪

沟。

  吕伟见入黑夜,雪势已止,吩咐回洞,看夜间雪降也未,明早再作计较。牛子道:

“我们不打算封洞过年,还是多扫些好。这雪才下不多时候,就有两三尺厚,再下上一

夜,明天就莫想出洞了。天冷风大,雪落地就冻住,更是难铲。多亏洞比地高,要不的

话,明年雪化,非被水淹不可。就这样,雪太大了,化时还是要进水。趁这时候分出入

来,在洞口筑上一条堤,雪化时水是由底下流,雪堆就比堤高,也进不来。”灵姑插口

道:“你早不说,雪这样厚,哪里找泥上去。”牛子道:“泥土一点没有用,水一大就

冲散了。主人先请回洞歇息,王大娘做点吃的。我会想法。”吕伟知他对这类事在行,

便由他处置。命灵姑、王渊助他下手。自和王氏夫妻回洞歇息。

  牛子先去小洞内取了一捆粗麻,几大瓦盆青稞粉,又把尤文叔葯囊内的松脂寻出几

大块。拿到洞内,用滚水将青稞粉调成稠浆;麻剪成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9回 冒雪吐寒芳 万树梅花香世界 围火倾美酒 一团春气隐人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