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62回 挥铁掌 狭路肆凶谋 放飞簧凭 崖伤巨寇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四人落地以后,看出当地便是向笃旧居的森林。地隔顶上雪层几达数十丈,积

雪如银幕也似张在树梢之上,雪光反射,明彻毕睹。除高处旁枝偶见三五冰凌下垂,树

稀之处略有两小堆融而复冻的冰块外,地上仍是落叶深厚,低枝苍润,杂花吐萼,点缀

其中。灵姑、王渊特意离开天蜈珠一试,竟是早春嫩寒时节光景。想不到这么穷阴凝闭

荒寒之区,会有如此美景奇观,王渊首先抚掌称妙。灵姑道:“你还高兴呢,从雪坑里

掉下来,没受伤就是便宜,看怎么上去吧。”王渊道:“这个无妨,刚掉下来我就想到,

上下相隔虽高,都与这些大树连住,别的不会,莫非爬树上去也不会么?”牛子在旁笑

道:“渊少爷倒说得容易,可知上面的冰雪有多厚么?就算能到上面,怎钻得出去?”

王渊道:“说你蠢牛,你还不服。姊姊不是有飞刀么?不会把飞刀先放出来,把冰雪剜

个窟窿,再爬上去么?”牛子点头赞道:“还是渊少爷会想法,我真是个老蠢牛,连小

主人的飞刀都会忘了。”

  吕伟事经得多,觉得那雪层崩陷得奇怪,尤其快落地大半截如有东西托住一般,上

面雪洞封闭更速,也无片雪由孔中下坠,料有缘故。方在寻思,听三人在旁商议,插口

说道:“灵儿先莫忙,只要人未受伤,有树攀援,上去不难。倒是这事情太怪,你们可

想出是甚缘故么?”灵姑闻言也觉事奇,只想不出是何缘故。正待答话,牛子忽瞥见左

近树后有一肥鹿探头,定睛一看,身后还随有三只小的。猛想起林内正是野兽窟宅,不

禁心花大开,忙喊:“有鹿!”扬手就是一箭。鹿性多疑,见有生人,正在树后窥伺,

闻声惊退,刚掉转身,牛子这一箭恰好射中后股,立即负箭,率了同行三只小鹿,带箭

穿林而逃。牛子如何肯舍,喊声:“快追!”拔步先跑。四人本为出猎而来,灵姑、王

渊更是少年心性,立即相率追去。吕伟无暇再想,随同追赶。

  那鹿甚是狡猾,四人追出老远,没有追上。四人离洞已久,又在雪层底下,都忙着

打到一鹿,好早点赶回。灵姑见追不上,便把飞刀放出。怎奈林木大密,目光常被遮住,

四人路径又生,那鹿只在前面密林里出没隐现,银光过处,在把沿途林木藤树伤折许多,

依旧没有追上。又追了一程,吕伟心悬两地,越追越远,觉洞中人少,诸般可虑,忙唤:

“灵儿莫要追了,我们此时尚在险地,玉灵崖又无多人防守,看把路走迷,今天回不去

才糟呢。”灵姑、王渊闻言,心中一动,方慾止步,那鹿又在前面探头回顾。气得牛子

手持腰刀,怪喊追去。灵姑见鹿好似有心逗人,也觉有气,觑准出现之处,一指飞刀,

银虹电射,只听一声惨叫。四人相次赶到一看,鹿已被飞刀斩为两段,只是只公的。适

才所追大小三鹿,皮色鲜明,身躯肥健,显然与此不同,竟被跑掉,不知何往。

  牛子因穷追未得,还自忿忿。灵姑道:“算了吧,人想杀它,它不逃怎的?杀它不

了便恨,那被杀的又当如何?这东西与人无伤,与物无害,如非我们食粮将尽,怎肯随

便伤害:天已不早,等我用飞刀把它分成几片,赶紧用绢扎好,找路回洞去吧。”正说

之间,忽听前面鹿呜哟哟,杂以猿啼和群兽奔腾之声,只被密林挡住,却不见影。王渊

好奇,撇下死鹿,奔向前去。刚绕出树外,便即缩回身来,急喊:“姊姊、伯父快来!”

吕氏父女知又发现兽群,本心携带攀援俱甚艰难,不愿再多猎取。因王渊不住顿足招手,

直喊:“快看!”又听兽群奔窜騒动甚急,便同赶去一看。

  原来那森林只剩前面一排,过去竟是一座山崖。崖前大片空地,堆着两三丈高的冰

雪,围崖三面俱是高矗参天的林木,和来路一样,上面盖着一层雪幕。左边林木最为高

大,虬枝繁茂,撑出老远,上面托着那厚冰雪,兀自不曾压倒。全林只这里独透天光。

林际草更肥沃,树下栖息着一群野鹿,还有几只猿猴,攀援纵跃,嬉戏于矮干侧枝之间。

不知为何受惊,齐向左边林内纷纷逃走,三人到时已看不见几只,耳听群鹿踏叶之声由

近而远,转眼都寂。再问王渊:“可有什么没有?”王渊答说:“到时猿、鹿尚有七八

十只,别的未见。。因对崖与积雪相连,似可通到上面,寻路回去,故此急喊。”

  吕氏父女查看形势、果可通行,无心得此,自是欣喜。催促牛子将鹿肉捆扎停当,

分别背上。把雪滑子重又穿好,各施本领,攀上雪崖,寻路往回滑去。因在林中逐鹿绕

行了好些时候,到处冰雪堆积,又无日色可辨方向,跑了不少冤枉路。等到辨明路径,

才知那地方相隔碧城庄并不甚远。尤其雪中滑行,往返更速。灵姑上来时见崖前雪地里

有好些虎迹,看出适追之虎也是由此上下。林中既是兽窟,以后行猎便有地头,不致无

兽可猎,暗把路径记下。先还愁远,及至寻到来路,相隔匪遥,越发欣喜。

  四人回抵玉灵崖洞内,天已入夜,且喜洞中无事。当即把鹿肉烤吃,各自饱餐一顿。

吃时,灵姑谈起雪地不曾崩陷以前,好似闻得虎啸声中有人呼叱,声甚暴厉,恐非善类。

牛子道:“以前向笃手下原有一族野民,平日专以林中蛇兽为粮,定是他们在那里打虎,

决不是什么汉人。”吕氏父女想起昔日凶徒借野民线索来洞暗算之事,以为牛子料得不

差,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日,牛子、王渊都极力怂恿,再往后山森林中行猎。吕伟见昨剩鹿肉如匀着吃,

足够三四日之用,雪吼除了残余,还有一只整的未动,虽说骨多肉少,合起来也能吃好

几天。便道:“我们所剩兽肉尚多,这类野味越新鲜越好吃,何苦多杀生灵,打些来放

着?昨晚似乎天气转暖,只要雪一化,便可搜寻贼党下落。休看雪大冰坚,说化就化,

还是盼着找回失物为妙。森林与贼党来路相反,群贼知我们不可轻侮,不来则已,来必

不善,万一乘虚来犯,如何是好?昨日我出门时,兀自心烦意乱,神志不宁,仿佛有什

么变故似的,去就勉强。那行猎之地虽不算远,离洞他出,终教人不甚放心。好在兽窟

已然寻到,随时都可猎取,并非难事,不比日前无处搜寻。且等快吃完时,再打主意

吧。”灵姑素常不喜无故杀生,想就便一访向笃,去否两可,听老父如此一说,便把去

意打消,相助阻止。吕氏父女都不应允,牛子、王渊自然不敢违拗。二人都是好动天性,

闲来无事各把雪滑子穿上,走至洞外雪地里,往复飞驰,滑行为乐。灵姑恐老父烦闷,

等打坐完毕,寻出一副纸牌,连同各人入山时用剩的制钱,约了王氏夫妻,相陪老父斗

牌消遣。

  王渊和牛子滑了一阵雪,久候灵姑不出。王渊入洞来唤,见四人已斗上纸牌,旁观

片时,觉无意思,便跑出去,和牛子商量,乘机赶往森林行猎。牛子自然愿意。好在出

时为防骤遇敌人、野兽,各都带有兵刃暗器,说走就走。二人一个年轻胆大,一个粗心

冒失,知道明去决不让去,径自偷偷溜走。牛子滑雪本是惯技,王渊自服灵葯,身轻矫

捷,多日练习之下,意比牛子滑得还快。昨晚又把路径记熟,彼此争胜抢先。酷寒渐减,

狂飆不作,端的风驰电掣,迅速非常,数十里途程,半个时辰便已滑到昨日雪崖上面。

人才探头,便见崖下林边雪幕之下群鹿聚集,跳跃游行,意态安闲。一点没费事,就寻

到了。

  王渊喜极,当时便要纵下。牛子忙拦道:“鹿虽胆小,也有野性,它们数多,我们

只两个人,你是小孩压不住它们,要是欺我们人少,合群来拼,弄巧我们还要吃亏。即

使我们多杀它们几个,不致受伤,它们害了怕,一换地方,不在这里合群,以后再找又

是费事。这东西跑得又快,昨天先见那母鹿已然中了一箭,我们四人同追,还用飞刀,

都未追上。即使它们不和我们拼命,见人就跑,追它们也难。我们不穿雪滑子不能下去,

有鹿的地方偏又没雪,滑到下面还得脱掉,稍为耽搁,鹿早跑没了影,怎追得上?好在

它们不知有人要下去打它们,你先莫忙,反正我们只打一只,多了也弄不回去,等我想

好主意再说。”王渊闻言,便即止住。

  牛子话虽说得有理,可是由上面暗放冷箭射鹿容易,却想不出一个惊散鹿群的善法。

后来还是王渊见那森林边上的积雪厚几两丈,有那树枝较为稀弱之处,吃不住劲向外倾,

如非冻成一片,有别的繁枝老干在旁衬托,势非被雪压断不可,稍经重击,会立即崩落。

便想了个主意,命牛子驶向崖后,凿来大块坚冰,一人用箭去射,一人用冰块去击林边

雪幕。等鹿射倒,雪幕也同时崩落,将鹿群惊散。牛子连赞主意真好。

  当下便由牛子挑定一只又肥又壮的母鹿,用连弩觑准要害,连珠射去。那鹿多么健

实,也禁不起接连几箭。头一箭射穿鹿颈,直透出去。鹿刚负痛惊叫,由地跃起,第二、

第三、第四三箭又相次射中胸腹等处,应弦而倒。群鹿不知人在上面暗算,见同类惨嗥

滚地挣命,昂首四顾,方在惊奇,王渊已双手举起二三尺长方形的一块坚冰,和牛子双

双大喝一声,用足周身气力,照定林边雪幕之上,猛掷下去。崖、林相隔只有一两丈光

景,由上而下本就容易得势。林梢上的积雪看似甚厚,其实极松,冻冰以后发脆易折,

再加边枝不固,难胜重压,一二百斤的坚冰,再用大力猛击,哗啦一声,直似雪峰崩颓,

靠外面的雪幕立时倒塌了一大片,冰雪残枝四下飞舞。整片雪幕受此一震牵引,虽因冰

雪虬枝相互纠结凝固,不会随以崩塌,但稍近一点的也多被震裂,只听琤琤淙淙冰裂之

音密如贯珠,汇成一片,甚是清脆。那残冰碎雪更随处坠落,接连不断,势颇猛烈。群

鹿骤出不意,本就吓得四下乱窜,沿途再吃那些冰雪碎块一打,越发心寒胆裂,齐声哀

鸣,亡命一般纷纷争先逃去,晃眼之间无影无踪。

  二人听冰裂之声兀自响个不停,大小雪块依然连续由树问往下崩坠,那只死鹿已被

埋在雪里,颇悔冒失,不该用力大猛。恐雪幕再有崩塌,不敢遽下,等了好些时,见势

稍减,才一同滑下。扒开碎雪一看,除所射大鹿外,还有两只小鹿也被压死在内。二人

原拿不走这许多,牛子因鹿性最灵,如不移走,留下死鹿,以后未必肯来原处游息,只

得先将三鹿移运崖上远处。不能都取,便挑肥嫩好吃之处,分别割下,用索扎好,尽力

背上。余者任其弃置雪里。费了好些心力、时间,才得停当,随后往回驰转。

  二人因出来时久,吕、王诸人出寻不见,自是担心,便由吕氏父女追踪赶来。恰好

半途相遇,自不免数说了二人几句。牛子说有好些鹿肉弃在雪里可惜,要大家回取。灵

姑道:“你真是个喂不饱的馋牛,这么多块鹿肉,加上洞中那些剩的,还不够你吃么?

爹爹好容易今天才高兴些,等斗完牌出来,你和渊弟却不见影子。差点没把王大娘急死,

如今正在洞里盼星宿一样。不说早点回去,多了还要想多。没有罚你难过,非气得连骨

头都不给你啃才称心么?”牛子最是敬畏灵姑,闻言不敢再说。吕伟也觉弃肉可惜,本

有允意,打算分人往取,听女儿这么一说,也就中止。

  老少四人分携鹿肉,驶回玉灵崖。王氏夫妻正在倚门盼望,见了王、牛二人,自不

免埋怨几句。及听王渊说起那里野味甚多,肥鹿尤伙,又如何容易猎取,决无绝粮之虞,

俱都欣喜。吕伟笑道:“日前初次发现失盗,大家急得那个样子,连我都急了好些天。

其实我们还有好些余粮,有这么好的洞天福地居住,用具也未全失,耕牛、种籽都有,

怎么也能想法接上收成,并不算苦。真要当日绝粮,食用全无,又当如何,这都是去年

算计太周,收成太好,什么都存起来,吃用不尽,造物忌满,给我们一点儆戒。所以由

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有了不觉得,没有了什么都是好的。过惯好日子,稍差一点,

便觉难受。假使我们来时什么都没有,日有绝粮之虞,能够到此光景,不就喜欢极了么?

今日斗牌,灵儿为讨我喜欢,想我和满,不住发给我好牌,不料把我该摸到顶好的张子

漏到下家,被王大娘和掉。因而悟到:人的生死贫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2回 挥铁掌 狭路肆凶谋 放飞簧凭 崖伤巨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