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67回 电击霆奔 仙兵穿石岸 烟笼雾约 神物吸金船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白兔自到庵中,越发驯善,安伺在灵姑身侧,片刻不离。尤其善解人意,灵慧

无比。灵姑自是欢喜。方觉它不会出声叫唤,有点美中不足,忽听室外天空中似有破空

飞行之声,由远而近,快达庵上。连忙赶出庵外看时,由西北空中飞来好几道剑光,晃

眼落地,现出六男两女。灵姑看出来人俱是正派门下,忙迎上去。互相通名叙礼之后,

才知那两个道装少女,一是自发龙女崔五姑侄曾孙女凌云凤,一是汉阳白龙庵素因大师

门下戴湘英。那六个男的,一是白水真人刘泉,一是七星真人赵光斗,一是陆地金龙魏

青,一是凌云凤未婚夫俞允中,俱是云南雪山青螺峪怪叫化穷神凌浑的门下;下余二人,

一名烟中神鹗赵心源,一名小孟尝陶钧,乃青城派教祖矮叟朱梅门下,又是穷神凌真人

记名弟子,更是自己未来同门师兄。多半闻名已久,初次相见,当即迎进庵去。

  众人落座,灵姑敬了清泉山果。凌云凤先略说来意,都是为了二次元江取宝而来。

除这一行八人,因在途中巧遇,合力办了一桩大善举,早一天赶到外,后面还有峨眉掌

教乾坤正气妙一真人齐漱溟派来的三英二云中的严人英、李英琼、周轻云和齐金蝉、石

生、朱文、申若兰、秦寒萼,也是八人。并闻武当派半边老尼得知郑颠仙由岷山白犀潭

韩仙子那里借来金蛛,二次元江取宝,自己不好意思出面,暗令门下照胆碧张锦雯、姑

射仙林绿华、摩云翼孔凌霄、缥缈儿石明珠、女昆仑石玉珠、女方朔苏曼、紫玉萧韦云

和等七姊妹,借口说观光,实则志在分润。至于已得颠仙心许,如衡山白雀洞金姥姥罗

紫烟门下何玫、崔绮、向芳淑三女弟子尚不在内。灵姑同门师姊,除却欧阳霜随师同回

外,还有慕容昭、慕容贤、辛青三人,均是奉命积修外功,离庵已久,届时也都赶回。

差不多各正派俱有门下前来,几乎群仙聚会。

  灵姑自来庵中,只与欧阳霜时常相聚,余者多是耳闻,一旦得与各派剑仙晤聚,好

不忻喜异常。元江取宝之事,因来人都未深说,好似有点避讳,自己是主人,不便深问。

宾主欢聚,甚是投缘,尤其凌云凤、戴湘英备闻灵姑孝行至性,又见她资禀过人,功行

精进,一年工夫便到此境地,甚是赞许。灵姑自知未学新进,来客无不高出己上,更是

虚心求教,敬礼周至,因此大家一见,便成知己。

  第二日午后,先是衡山何玫、崔绮、向芳淑三女侠赶到;跟着严人英、李英琼、周

轻云、金蝉、石生、朱文、申若兰、秦寒萼等八人,由峨眉后山同驾弥尘幡,由一幢彩

云拥护,电掣飞来。灵姑经凌、戴二女一一引见之后,觉着后来八人仙风道骨,法力高

深,比起先来诸人又胜一筹。尤其李英琼、金蝉、石生三人更是个中翘楚。不禁又是钦

羡,又是狂喜。众人见她持礼诚敬,虚怀若谷,又有那等根器修为,知是颠仙得意门徒,

也都非常敬重,有问必答,言无不尽。因此灵姑无形中得了许多教益。不提。

  灵姑久闻武当石氏双珠和照胆碧张锦雯之名,听金蝉等说,师父明日必到,悄问云

凤:“半半老尼门下七姊妹怎还不至?”云凤笑道:“这次元江取宝,渊源甚多。她们

俱是外人,又未接有请束。武当七姊妹多半性做,明知心意必被我们看透,借口路过观

光,觑机拾点便宜,已觉不好意思,再做不速之客,岂不更招人讥议?你想看她们不难,

后日月望,正是下手之机,你只要见郑师叔用金蛛在江心水眼把金船吸起,施展峨眉掌

教真人所赠灵符,振开船舱封锁之际,她们便在对江危崖上现身了。”灵姑闻言,记在

心里,也未往下追问。

  那只苓兔,自从移植庵中,已不似前野性。初见来了好些生人,还甚畏惧,嗣经众

人索观,灵姑开导,方始现身出来,任凭抚弄,不再藏匿了。金蝉、英琼等人见它虽比

不上峨眉的芝仙、芝马,却也灵慧非常,天生灵物,自是难得,谁见了也很喜爱。尤其

对于灵姑不贪功,未加伤害,居心仁善,大为赞许。

  虽然客多,全庵只有灵姑接待,仗着来客俱都吐纳功深,断绝烟火,除略备一些甘

泉佳果外,无须料理食宿琐事,又无世俗酬应客套,终日言笑宴宴,并不显得怎样忙碌。

  次日晚间,灵姑见师父仍无音信,不禁悬念。候到子夜,忽见欧阳霜同了两个道装

女子,带着鹦鹉灵奴直飞进来。落地收了遁光,朝众人略为见礼。欧阳霜首先说道:

“这是慕容昭、慕容贤两位师姊。家师适才业已先回,现在后洞布置明日之事。庵外现

有辛青师姊飞空防守,有师父仙法封锁,外庵不能闯入,已无他虑。妹子尚须往卧云村

采取那三百株七禽树上毒果,以备明日金蛛吸船时益气增力之用。那树四外均有仙法禁

制,去采无妨,归途难免妖人劫夺。妹子道力浅薄,定难抵御,有劳周、李、秦三位师

姊,少时同往相助如何?”周轻云、李英琼、秦寒萼三人立即应了。金蝉、石生也要随

往。慕容昭道:“这次元江取宝,关系甚大,好些厉害妖人俱起觊觎。卧云村取毒果,

有周、李、秦三位师姊相助已足。诸位师兄师姊请至后洞与家师相见吧。”说罢,转令

灵姑将灵奴与白兔一齐带入后洞,不到后日中午,不许出来,以防万一。众人知道事关

机密,颠仙命往后洞相见,必有要事分派,便不等周、李等四女起身,一同随了慕容姊

妹往后洞走去。

  灵姑来此年余,尚不知本庵还有后洞。及至随众到了庵后一看,仍是石壁排云,苔

痕绣合。众人已经立定,并不见壁上有甚门户。心方奇怪,突地一片霞光闪过,眼睛一

花,定睛看时,眼前景物已然有变。存身之地是一个大约五亩的石室,当中有一石座,

两旁各放着一列蒲团,师父居中正坐。左侧立着一个丈许高下的独角怪鸟,生相与前在

南疆所遇妖道米海客的独角虬鸟一般无二,只是长颈屈缩,凶睛微合,稳立不动,神态

看去驯善得多。在石几上放着一个朱漆圆盒,隐闻抓搔之声甚是急遽,好似藏有活物。

灵姑见众人已参拜下去,忙即随众拜倒。

  颠仙含笑命起,分坐两列蒲团上。先由白水真人刘泉呈上云南派教祖怪叫化凌浑、

白发龙女崔五姑夫妇一同具名的书信。跟着峨眉派齐金蝉和女大鹏吴玫,也将各人所带

师长手书取出呈上,分别致了来意。

  颠仙看完,笑对金蝉道:“令尊道妙通玄,明烛几微,果非我辈所能比拟。日前因

为神驼乙道友不曾接我请柬,原封飞回,还疑他心有退避,不肯相助。到时我又要全神

贯注,监护金蛛吸取金船。众师侄虽然近来道力精进,各有神物利器,各派妖邪难于攘

夺。但那雪山老魅那年攻穿地壳,振倒雪山,脱困出来时,余英田正率领神雕、灵猿寻

取达摩老祖炼魔至宝南明离火剑,眼看身受地震之厄。恰值令姊霞儿奉了优昙道友之命,

去峨眉省亲路过,看出危机瞬息,只顾将英男和灵猿袁星连同在场的米、刘三人一齐救

离险地,飞往峨眉,致令老魅带了尸灵从容遁走,不及诛戮,以致留下隐患。

  “老魅神通机智不在妖尸谷辰之下。他自被佛法禁闭以后,在云南雪山地窍以内苦

炼多年。时常运用玄机参算,知道异日难满再出,除却两件元江水眼里前古沉潜的金门

至宝而外,只有此剑是他克星。但那金门至宝为数众多,藏宝金盆金船有广成子仙法妙

用,又在水眼深处,取时费事费时。想取此宝,第一须要深悉此中奥妙,第二要有大仙

福仙缘和高深的道行法力。此外尚须一个修炼千年、亘古难逢的异类神物相助,等船身

露出水面,便即吸住,方可施为。般般遇合,均须齐巧,缺一不可。此船轻重不定,不

可思议:入水愈深,分两愈轻;越往上升,分两越重;升达水面,其重不下万斤,全部

出水,立即重逾山岳。宝库封禁更为微妙,开取极难,步骤略乱,前功尽弃。我辈常用

各种挪移禁制之法,十九难施。只有由那千年神物,将船略为吸出水面,取宝的人照着

所知底细,缓缓依次施为。为防神物气力不济,还必须先备有千万斤合它脾胃的七禽毒

果,连同大量谷麦,均匀倒向水面,使它顺着江水吸入腹内,补益它的元气,始能持久。

那神物秉天地间戾气而生,往往生不百年,便遭天劫,最难长成。如果不足千年以上,

气候未成,得也无用。还有那吸船时所用数百株七禽毒果,也无从采植。从古迄今,也

不知有多少散仙为了取宝,白费许多心机,终于无一成就。

  “老魅虽知神物终究要出世,却总算计事情太难,目前无人敢作此想,也就不甚在

意,专心只防南明离火剑。于是便匿迹荒山古洞之中,日夕筹划营求。直到去年冬天,

居然被他物色到一件能敌此剑的异宝。方在猖狂,忽闻金门至宝又有出世之讯,自然忧

急万分,定用全力前来扰害。他仗着多年炼就玄功,口张手指,便能致敌于死,不必再

用别的法宝。不似其他妖人,存有贪得之念,须等我们部署停当,快完功时,才行下手

攘夺。只要我们一开始,便阻碍横生,决不容那金船现出水面。

  “第一次元江取宝没有成功,半途而废,便败在他的手内。如非齐道友届时命余英

男暗中相助,几乎连那吸船的神物金蛛也为所伤。就这样,仍仗着玄真子一道灵符,诱

一假蛛被阴火烧死,才将他瞒过。同时媖姆又命杨道友赶来。他见杨道友的法华金轮厉

害,英男所持又正是那口南明离火剑,并以为金蛛一死,任是多大法力道行,也无取宝

之望,方才变化逃走。金蛛虽然未遭毒手,元气已然大伤。是我将它秘藏山腹之中,调

养教练好些年。

  “此事本无人知,上月与诸位令师长熟商,慾借取宝良机,除去几个妖邪,才故意

泄露出去。为防老魅为害,虽已向杨道友借来昔年媖姆所用降魔防身之宝,但我全身照

护金蛛和取宝之事,其势决难兼顾。老魅见我防备周密,无法下手扰害,定要迁怒,与

师侄们为难。强敌当前,更有各派邪恶环伺夹攻,丝毫大意不得。而且上次取宝未成,

金船下陷愈深,再过些年,便与地肺元磁之气相接,纵有千百金蛛,也难吸动分毫。时

机瞬息,稍纵即逝。此次再如无功,那金蛛真力已然消耗殆尽,非得金门宝藏中广成子

余存灵葯不能使它复原,从此终古永无再取之望。情势艰危,正恐众师侄不易敌那老魅,

且喜齐道友已有安排,这次成功无疑的了。一切应用各物,只等取那毒果人回,将那毒

果、谷麦装入法船之内,便全齐备。应在明晚亥子之交开始下手,相距尚早。老魅灵敏

异常,更擅天视地听之能,这里虽有法术禁制,终以缜密为是,不等他来,先分派吧。”

随从袖内取出五张纸条,分给众人,三五人合得一张不等。

  灵姑见众人接条之后,各自指点,招呼条上所说同伴,三三两两聚向一旁,低语密

商,多现惊喜之色。灵姑以为自己法力浅薄,难经大阵,所以师父不肯分派职司。方想

明晚如何才能作壁上观,不致受师父责怪,忽见凌云凤独自一人拿着一张字条,将手向

自己微招。中坐师父已然入定,隐闻水声汤汤起自坐下,忙即走过去。云凤拉手悄问:

“灵妹,这里附近可有甚人迹不到的隐秘之处么?”灵姑笑答:“妹子人门不久,后洞

尚是初来。姊姊如要隐秘之地,等我问慕容师姊去。”云凤拦道:“此事不能再问别人,

就你所知好了。”随将字条递过。灵姑接过来一看,上写大意是命二女先期觅地藏伏,

到了明晚,如听金鼓之声,可由藏处穿出江岸危壁,再由云凤将条上所附灵符如法施行,

以下便凭二女相机应付。灵姑看完,正在寻思,忽见手上一缕淡烟过处,字条消灭,无

迹可寻。再看别人所持之条,也是如此。

  云凤又道:“郑师叔现在正运用元神部署明日之事。我是初来,你如不知,条上决

不如此写法,你再想想。”灵姑猛想起后山桃林谭萧、彩蓉所居地穴,刚脱口答了句:

“地下好么?”云凤忙道:“再好没有。不要多说话,我们去吧。”灵姑因师父新回,

得宝一节还尚未向其禀告,意慾少候,刚一开口,云凤便道:“你的事,师叔早已深悉,

现必无暇及此,快同我走吧。”灵姑方想说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7回 电击霆奔 仙兵穿石岸 烟笼雾约 神物吸金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