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68回 群仙盛会 古鼎炼神兵 二女长征 飞舟行蜀水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灵姑见师父回船,众同门纷纷上前参拜,也想前往。易静道:“他们都要复命,

此时人多正忙善后,你可无须。郑师叔既命谭道友今日出世,决可无碍。我们再谈一会,

少时同往庵中参见便了。”谭萧因地劫灾限未满,自发龙女崔五姑也未前来援引,恐未

到出世时期,心尚疑虑。经易静一劝说,心想:“大仇妖鬼徐完已然伏诛,自己在地底

苦修超劫炼形以来,道力迥非昔比,好在相去满限不足一年,只要在此一年期中多加小

心,想也无甚妨害。现时各正派中后起人物不少在此,正好乘机结识,以为异日修为之

助。”于是不再坚持。

  正谈笑间,欧阳霜忽然飞来,先向易静略为招呼,匆匆说道:“师父由山路回庵,

听说灵妹尚有使命呢,还不快些回去。我此时忙极,先走了。”说罢先自飞去。四女遥

望江中,颠仙师徒五只木船已然沉入江中,各正派仙侠也都各纵遁光飞去。谭萧、彩蓉

因欧阳霜来去匆促,只喊灵姑一人,未及询问,不知自己能去与否,还在迟疑,易静已

不由分说,直催快走,只得同驾遁光往苦竹庵中飞去。颠仙那木船还有用处,须先运藏

江边水洞之中,也是刚到。灵姑一看,只欧阳霜一人他去,先见诸人之外,还添了好些

少年男女。女神婴已然见过,尚有隐居颠仙南山墨峰坪梅坳别府的吴玫、杨映雪和峨眉

派门人杨瑾、余英男、白侠孙南、七星手施林、苦孩儿司徒平。南海双童甄民和甄兑诸

人。吴、杨二女刚从南山赶到,并未参与元江取宝之役。三女全都初次晤面,经慕容姊

妹分别引见礼叙。颠仙已人后洞传命入见。

  众人入内参拜之后,颠仙笑道:“今日总算大功告成,实可欣慰。我和凌道友初以

为塔顶金盆乃亘古奇珍,如能得到,字内妖邪不难一扫而完,岂不少却许多事故?因此

稍违齐道友叮嘱,甘冒万难,意慾收取此盆,改用金船封闭地肺中元磁气窍。谁知运数

难违,反被金船飞去,船中还有两件法宝也未取出。徒劳无功,还要费却好些人力,也

可算是愚而好自用了。

  “你们所得宝物多半长大,均须炼过,始能应用。适接齐道友飞剑传书,令我即赴

青城山金鞭崖。说凌真人夫妇连各派长老好几位俱在那里,拟用昔在白阳山古妖尸鸠后

穷奇墓中得来的九疑鼎,将今日所得各类宝器重新祭炼,再行分别发还。少时便须率众

前往,除灵儿有事不能同行外,今日峨眉诸弟子好些谦让未取的,如无他事,不妨随去,

也可长些识见。此乃旷世奇逢,良机不宜错过。为此连吴、杨二弟子也唤了来同往参与。

  “只三徒儿欧阳霜在俗家时生有五个子女,因受情仇陷害,丈夫萧逸疑她不贞,雪

夜逼往竹园上吊,是我路过救来此地。后来为植金蛛所食毒果,查看土宜地势,只卧云

村最宜,因此夫妻母子得以相见。我知她感情大重,曾加告诫,她终究子女情长,摆脱

不掉,再三求我引度入门。见我不允,又私将本门心法传她子女,每一得暇,即往卧云

村与子女相见,为此耽误不少功行。我因母子天性,她又时常背人默祷,求我鉴宥,别

无过失,也就任之,不料近来益发妄为。

  “她长、次二子萧璋、萧玢,曾在幼年为凶禽狗雕攫去。那乌原是飞过卧云村上空,

为群儿爆竹之声所惊,发了凶性,飞回将二子攫走,并非有心攫食。二子俱极聪明,饶

有胆智,从小便练家传武艺,矫健多力,不同常儿。始而诈死不动,等鸟回到危崖落下,

乘其不备,一同纵起,躲入崖侧一个石穴之中。恶鸟性起,爪喙兼施,弄得崖石碎裂横

飞,无奈石厚洞深,莫可如何。二子觑鸟他去,便即爬出,窃取恶鸟食剩的兽肉,苟延

残喘。只是危崖百仞,无路可下,逃走不得。恶鸟也颇刁狡,有时故意远出隐身密云之

上,等二子出洞,骤然下击。全仗二子机智,纵跃轻灵,得以免祸。数日后,二子胆子

越大,恃有石穴隐藏,那鸟无奈他们何,反弄了些石块预藏洞内,故意现身引诱,意慾

引它力乏,打死泄恨。那鸟何等狞猛,二子如何能伤,逗得那乌凶威大发,必慾抓裂快

意,石穴竟被抓裂了好些,如非石厚,早已攻穿没命了。后因鸟不耐久斗,饥慾猎食,

才行飞去。二子想起危难,又思父母,正在崖上放声大哭,幸值宜昌三游洞侠僧轶凡路

过,现状下来,问明后救回山去。本想送他们回家,二子偏哭求拜师。侠僧无法,因二

子均非佛门中人,又转介在昆仑派钟先生门下。

  “上次元江取宝以后不久,母子相见,二子也常往卧云村省父。日前霜儿往视毒果

收成,长子萧漳恰巧在彼,因闻元江取宝之事,也思觊觎,再三求说。霜儿因见武当七

女未经邀约也来参与,心想其子总算师门一脉,总比外人强些。表面故作不允,却示意

其子,将一切禁制方法与各派门人来历形状一齐告知,使其也作路过观光,到时乘机攫

取。另三个子女萧珍、萧琏、萧璿闻知,也要随来。她平日溺爱太深,拼着受点责罚,

依然明拒暗许。因她四子女先得机密,预伏适当所在,等各妖邪诛除将尽,金船出水,

立即见机而作,各取了一件宝物。照其母预嘱,应该适可而止,到手一二件即行遁回,

不可贪多。那三子女尚能遵从,得宝先回。萧璋仍是胆大心贪,还想为二弟萧玢取一两

件。其师兵解以前曾说过金门诸宝的来历,略知底细,已得到手两件,仍在觊觎。彼时

满空飞剑、法宝交飞如梭,他又不敢上前现身明夺。正在徘徊观望,忽发现一件至宝腾

空飞走。众人各有专注,不曾留意,只他一人看破,连忙飞身追赶。追出三百里,刚刚

追上,得到手内,不料巧遇先前败逃的妖妇黑神女宋香娥,二人为争此宝苦斗起来。两

人正在相持,恰值吴、杨二弟子路过,上前相助,才一照面,妖法业已发动,一道妖光,

竟将萧璋摄去,迅速非常。吴、杨二弟子迫赶不上,又恐误了师命,只得来此。

  “那妖妇邪法高强,婬凶无比,霜儿得信,自是忧急,匆匆向我求告了几句,便往

秦岭妖妇巢穴中赶去。霜儿本领虽能敌那妖妇,但闻妖妇还有两个厉害同党,此去恐胜

望极少。偏生我们又须赶往青城,无暇分身往援。好在她行时持有我护身灵符,即便被

擒也无大害,只好等我青城事完,再去救她了。”

  颠仙说完,正唤灵姑进前听命,秦寒萼、凌云凤、戴湘因三人均和欧阳霜交好,不

等话完,立即挺身上前说道:“妖妇婬凶恶毒,适被周、李二位师妹用紫郢、青索双剑

合壁,将她飞剑、法宝破去,也只断了她左手三指,依旧被她逃走。霜妹身世煞是可怜,

青城之行旷日持久,如等师叔归途再去,恐有不狈测;还有她子萧璋被陷久了,更非遭

妖妇毒手不可。弟子等意慾不去青城,将适得宝物交与别位师姊妹带去,日后炼成,转

传用法,也是一样。”李英琼等一干峨眉门下俱都好义疾恶,纷纷应和,俱愿同往。颠

仙笑道:“我岂薄于师徒之情?一则青城之行于你价:日后关系不小;二则我也无计分

身,又恨霜儿母子胆大妄为,意慾任她受点磨折,以戒下次。既是你们义气,我也不便

拦阻。但此万年不遇福缘,岂可为她一人,累及大众,云凤得有指南针,青城之行必须

亲往。我看只要两人前去,便能济事了。”寒萼知自己和司徒平将来俱须兵解,便和司

徒平递一眼色,与湘因同声争先。颠仙允了。

  杨瑾、易静知妖妇厉害,也慾同往相助。颠仙道:“有他三人,足操胜算。你二人

必须先去青城,到不多日,还须借重前往巫峡,相助灵儿他们吸取金船,取那船中余宝

呢。”随命慕容姊妹取来另一个朱盒和十余道令符,并交灵姑详授机宜,说盒内藏有所

养神蛛。另外又赐一个专制金蛛的法宝。命俟自己行后三日内,和彩蓉由水洞中将五只

木船拿出,一同驾驶,赶往巫峡,如言施为,吸取金船。灵姑入门未久,骤膺重任,虽

然镇船之宝,连同所有仙兵神器拿出殆尽,船中只剩两件宝物,船沉巫峡江底,入地未

深,比起适才容易得多,心中终究有点担心。还待请问时,忽又一道金光穿人洞门,颠

仙手指处,落下一封束帖,金光随即飞去。

  颠仙看完来书,起立说道:“各派长老已然齐集青城,将炉鼎法台布置完善,只等

我一到,便即点火了。”随对灵姑、彩蓉笑道:“你二人虽因事阻,不能赴此盛会,但

此行功德福缘不小。中间虽有阻滞,不足为害,并且还有奇遇。我起行匆迫,不及细说。

那苓兔速移洞内,由我行法封洞。免得庵中无人,受了妖邪侵害。”灵姑见师父起身在

即,无暇陈说,忙把苓兔唤来,连根移植,令其暂守洞内,静俟归期。活刚说完,颠仙

已催出洞,施展禁法,将洞封闭。径率同去诸人飞起,数十道光华破空而起,晃眼没入

青云中,略闪即逝,一时都尽。

  秦寒萼、戴湘因。司徒平三人因是救人事急,虽然寒萼持有弥尘旛,可以随意所如,

比寻常剑遁飞行都快得多,但欧阳霜已先去了个把时辰,终以早去为是,当下与灵姑、

彩蓉话别,订了会期。随取出弥尘旛,三人并立一处,道声再见,在一幢彩云笼罩之下,

电掣飞去。

  彩蓉原想乘此机会求颠仙收录援引,也因事机匆迫,未暇求说。青城炼法乃旷世仙

缘,颠仙不慾使众弟子一人向隅,除灵姑奉有使命不能同行外,门人全都带去。二女因

庙里无人留守,虽然后洞已闭,此外无关重要,终究是平日栖止之地,不愿被仇敌乘隙

来此毁去。于是一面如言料理行事;一面由彩蓉施展以前所学法术,在左近崖侧幻化出

一所庵舍,又将原址严密禁制。

  第三日一早,灵姑、彩蓉用颠仙水符同入江心,将五只木船升向水面。船中毒果尚

存少半,所带金蛛食量较小,算起来足够应用。二女几经筹思,也觉有几分自信。先由

彩蓉幻化出一些舟人,装作贩货商客,暗中行法,催舟疾驶。到了水道难通之地,再于

黑夜无人时取来前途江水,隔水行舟,在空中飞渡。到了与巫峡相通的江流,才行降落

水面,安稳前进。

  那金船落在巫峡中最深险处,地名黑狗滩,是江心一个水眼。金船未吸出以前,那

一带江心奇石伏礁,矗立如林,水流湍急,浪涛汹涌。两岸险崖刺天,不到中午,不见

阳光,景物幽森,行旅视为全峡中数一数二的畏途。下水尤险,上下舟船至此,无论大

小,所有人、货,全都搬运上岸。只留一二精通水性,深知地形利害的舟人掌舵,由许

多土人拉纤,奋力强拽,或是上施,或是徐徐放行。过险之后,人、货方可上船再走。

那江水大时,往往深不可测,有时咫尺之间,水位相差达一二丈。就此谨慎行舟,遇上

晦气,仍要被浪卷去,撞在伏石危礁上面,碎为菌粉,端的险恶已极。

  二女因要补办米粮,还未到预定日期,恐怕惊动俗人耳目。见滩侧两岸危崖只有纤

路,上下游岸石低处才有人家,便自带银两,同去采办蛛粮。先还想仙法行舟,甚是迅

速,为期尚有多日,何故师命老早赴到?等一上岸购谷,才知当地甚是荒寒,虽上下游

各有一处山村,居民俱无田亩,只种着一些菜蔬。至于铺店,多是为当地纤夫和路过的

船客起早打尖食宿而设的小店,设备简陋。连村民所用米粮,均须远出二三百里以外的

大镇集上才有售卖,自身常不敷用,哪有余粮出售。峡民信鬼,二女容光绝世,装饰不

似常人。彩蓉更是爱好天然,衣着华丽。荒江野店,突来两个异言异服少女向人买米,

始而群起猜疑,尽管敬畏维谨,连实话都难问出几句。师令不许炫露招摇,地理又生,

彩蓉虽善排教中搬运之术,无奈相去采购之区太远,为数大多。沿江诸峰常有仙灵聚居

往来,自己所习俱是旁门驱遣五鬼邪术,即使由灵姑守船,自己押运,遇上正派仙侠窥

破为难,可以现身明说;那各异派妖邪多是仇敌,狭路相逢,绝不放过。并且无论所遇

何派中人,机密均会泄露,倘来觊觎分润,如何发付?仔细寻思,终是不妥。师令只说

到后先补米粮,也未说出如何采购。

  彩蓉为难了一阵,正由上流头沿着江岸纤路往下流头走去,路上遇见一帮纤夫,拉

着纤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8回 群仙盛会 古鼎炼神兵 二女长征 飞舟行蜀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