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70回 横江白雾 绝壑运蛛粮 匝地金光 荒崖探怪迹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那卖豆花饭的王老幺,自从前日得了甜头,回到家中连夜做了几样拿手菜,准

备次日敬给二女,好多得点赏钱。不料昨日等了一天未来,以为二女开船走去,自家又

舍不得吃。正想乘今早会期卖出,忽见二女带了浪生走来,好不欢喜。见摊前三条长板

凳上都坐满了食客,惟恐二女官家小姐不愿与粗人杂坐共食,连忙用好话催众人快食,

说:“有官家定座到来,请让一步。”又令乃妻代为照管,挤迎上前说道:“两位官小

姐快请这里来。”那些顾客多是赶集的商农,先听王老么催快,还不愿意,在说闲话。

及见二女神情穿着,俱为所慑,当是进香的大官眷属,三口两口忙着吃完,会账走开。

  王老幺慌不迭擦抹案板,请二女、浪生坐了,换上新涤碗筷。赔笑说道:“小姐昨

天怎没来照顾?还当官船开走了呢。前晚回家连夜宰了一只肥鸡,又把隔年留存的香肠、

血豆腐蒸好,共配了四样菜略表孝敬,还没有动呢。”随说随将摊侧箱内菜肴取出摆上。

二女见是一碟棒棒鸡、一碟烂烧鸭子、一碟香肠、一碟血豆腐,外加摊上原卖的小笼蒸

扣肉、大碗豆花带肉未香料。面前已摆了一大片,王老幺还在现炒热菜,便说:“够了,

我三人哪吃得下这许多?”王老幺道:“这里小人一点心意。小姐们自然吃不多,听说

这娃娃食量太大,庙里素包子都能吃上一笼,今天跟小姐出来开荤,少了哪够这娃娃

吃?”言还未了,浪生听王老么连叫他娃娃,怒喝:“你敢叫我娃娃?”怪眼一翻,便

要纵起抓去。幸二女手快,将他按住。王老幺知他厉害,直说:“我说错了,小祖宗不

要生气,我做好的你吃。”浪生也真觉饿,二女一喝阻,便不再闹,埋头大吃起来。一

会,王老幺又炒了一碟辣子鸡丁、一碟腰花、两碟素菜端过来。浪生自小随师茹素,初

尝美味,高兴已极。彩蓉见他食量兼人,吃得又香,边吃边拿眼偷觑自己神色,哪一样

菜都要留些,似未尽性,便笑道:“爱吃你只管吃,吃完叫他添,只不许吃酒好了。”

王老么巴不得多卖,又添了两小笼扣肉、一碗豆花过来。浪生共吃了四碗冒儿头,菜是

全光,方说够了。

  这时别的顾客俱被王老幺推有官眷包座谢绝,因浪生生得异样,香客多听庙中养着

一个怪婴,见了纷纷传说,齐来观看,摊侧人都围满。又见二女携带浪生情景,互猜浪

生要被官家带去,从此享福,一步登天,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二女先见浪生吃得有趣,

不曾觉察,见状未免厌烦。彩蓉给了五两银子,已要起身,猛瞥见前面香客游人东倒西

歪,往两边乱挤,一个身材高大的头陀甚是眼熟,正往庙内挤去。不禁大惊,忙即悄告

灵姑:“速带浪生绕向庙侧树林之内等候,我有事去去就来。此时千万不可和我在一起,

遇我时不要说话,装作不认得才好。

  灵姑因彩蓉神色慌张,说完便走,料有原因。见王老幺还在于恩万谢,随口敷衍两

句,允其再来,径率浪生依言往庙侧密林之中走去。这时香客游人越聚越众,拥挤不通。

灵姑恐浪生力大,乱闯惹事,便将他抱起,低声叮咛不许言动,自往前挤。仗着民风淳

厚,见是女子、婴童,都各避让,才得勉强挤向前去。行近庙前,瞥见卫诩在殿前石台

上,方疑彩蓉是寻他去,猛听前面人声鼎沸,纷纷波动,循声一看,乃一个长大头陀,

正由庙中挤将出来。先前彩蓉见头陀时,灵姑面向饭摊,并未看见。此时见那头陀身高

七尺以上,豹头狮鼻,浓眉大口,一双狗眼闪闪生光,额束银箍,满头黄发披拂,乱蓬

蓬的。生相甚是狞恶。走起来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一味朝前猛冲,所过之处,人全东倒

西歪,众声叫骂。有那年轻气盛的不甘吃亏,便挥拳打去。头陀既不还骂,更不还手,

仍然往前挤撞,如未闻见。可是打人的都相继呼痛。咒骂不已。

  灵姑看出头陀神情有异,不但绝好硬功,弄巧还是妖邪一流。心愤出家人不应如此

强横可恶,如在平时,早已上前理论。此时一则游人大多,动手恐有误伤;一则又惦着

彩蓉行时之言,无暇及此:只好忍耐下去。经此一乱,再看卫诩,已然不见。绕到庙侧

无人之处,回顾头陀,也将挤出人群。叫骂之声相接,知道吃亏的人甚多,断定头陀决

非善类。暗忖:“看此贼头陀行径,平日恶行可知,实是容他不得。等见彩姊商量之后,

探明底细,如是凶僧妖邪,务须除去。只恐远来路过,一现即行,被他滑脱,又为世人

贻害。”方慾到森林中无人之处飞空察看,忽听耳侧低语道:“速往庙后,道童宜从善

在彼,我有话说。”

  灵姑听出是彩蓉说话,忙穿过树林,绕抵庙后危崖之下,见宜从善满脸忧惶之色。

彩蓉业已先到,等宜从善将灵姑引到崖脚一个大只方丈的石窟以内,方始现身出来。灵

姑见她踪迹如此隐秘,间是何故?彩蓉叹了口气,答道:“方才你见那高大头陀么?”

灵姑道:“你原来是为这贼头陀走的么?刚才你走时我并未看见他,你走后我来寻你,

才得看见。他一味在人丛里横冲直撞,受小伤的人不知有多少。我如非想来寻你,抱有

浪生,又恐人丛中动手误伤生事,早打发他了。那厮不过有一身好硬功,看他步行乱挤

情形,不似什么高明人物,难道凭你还怕他么?”

  彩蓉失惊道:“我走时匆忙,防贼头陀看见,不知你还未见,忘了告诉你。幸亏你

不曾造次,不然又是一场麻烦。这厮乃是西昆仑二恶之一,原是土人出家,名叫赤隆儿

瓜,外号金狮神佛。他还不说,最凶的是他师兄麻头鬼王呼加卓图,比他法力更深。二

凶僧从小患难相交,情共生死,彼此心灵相通。又炼有几件极神奇的法宝。内中有一件

乃是各人所戴金环,每遇危难,即使相隔千里,只要取环一擦,另一凶僧便即闻警追来。

其实他们不过身在旁门左道,不忌荤酒女色,性情粗暴,并不十分为恶,人不犯他,他

不犯人,本来也与我无关。只因妖鬼未戮以前,有一年这厮路过北郊山左近,值我由外

新回,与他路遇,定要将我劫去。我斗他不过,行法告急。妖鬼赶来,一见是他,先颇

不愿得罪,说我是得力门人,不便奉赠,此外鬼宫儿女甚多,任凭挑选奉赠。他偏执意

不允,要定了我。两人翻脸动手,他自非妖鬼敌手;妖鬼也只能将他困住,急切间不能

伤害。后来这厮乘隙磨擦金环,困到次早,麻头鬼王从西昆仑赶来,将他救走。由此结

下深仇,另约能手寻斗几次,均未得胜,恨我入骨。此时遇见,岂肯放过?

  “这厮适才不曾隐身由人上飞越,乃是故意。近年我虽学会妖鬼邪法,如和他斗,

仍是败的可能占多数,况当取宝吃紧之际,怎能惹他?原想这厮也许是无心路过。乘他

未见,隐形追踪,暗中一查探,才知上年他已来过,不知何故想占此庙,来寻庙主商量。

他也是用重价购买,不是强夺。卞明德见他以前得我吩咐,允以下月相让。他却定要提

前,最好当时接收。说了若干好话,允以三日之后回信,方始走去。卞明德等三人因他

师父还有多日才能坐化,听贼头陀语气甚是蛮横,意慾强占此庙,不让也要让,接庙以

后,旧人一个不留,他师父已然闭关入定,不能惊动,本想一拼。只因我再二告诫,不

敢妄动,为此十分焦急。

  “那米商昨日到达,米也订好,起初打算运入庙仓存放,经此一来,只得变计。我

令卞明德和米商说,将米船开往上流头无人之处停泊,今晚夜里由我将米船沉入水中,

再行运入原乘木舟以内。虽然这类邪法颇干正教之忌,如若不知就里,被他看破,必然

作梗。所幸为时不久,不见得只此个把时辰,就会有人路过为难,比起由庙运去多一周

折,总妥当些。可惜灵姑入门未久,各派中人所识不多。此时如能得一见闻交游较多的

正派中道友,到时隐身崖上守护,就万无一失的了。”

  灵姑便问:“卫道友曾允相助,你虽坚拒,他意未忘,约他如何?”彩蓉叹道:

“其实他在昆仑门下多年,正邪各派均有交游,见闻广博,用他实是最妙。无奈此时我

与他越远越好,此情万承不得。说起伤心,以后不提他吧。”灵姑见彩蓉目波红润,隐

含幽恨,也就不再提起卫诩曾在殿前石台上现身之事。

  二女商议结果,因知颠仙到时必还另派能手前来相助,便令宜从善转告卞明德,赶

紧暗中购办米谷,由她二人夜间先付买价,转交米商,令其依言行事,推说江神用米,

不许传扬。头陀不可得罪,仍用婉言回复拖延,如能推到下月,自是最妙,否则与取宝

之事必有关联。明斗不过,便将师父闭关之事告知,借给他一问庙房,等坐化后再让全

庙。这样说法,只要把二女暗中主持一节隐起,于庙中诸人决不妨事,自己再行准备应

付。

  商定以后,宜从善便说连日忙乱,浪生在庙实难管束,请二女将他带走。彩蓉一想,

已然应允,看浪生聪明,也还听话;凶僧保不住常来侵扰,浪生在庙,容易生事;带在

身旁虽要多费一点心思照料,却不致有甚别的乱子:便随口答应了。浪生先因恋师,不

肯随往。及至师父闭关,室有禁制,不能擅入,又听卞明德等三人一说,惟恐二女舍己

他往,误却仙缘,闻言大是欢喜。二女又诫他此去务要听话,不可胡乱言动。浪生允了,

随同回转。大敌当前,不敢大意在崖上逗留,径回沉舟以内。

  夜里彩蓉往庙中交付米银,并探头陀动静。到庙一看,大殿上蜡泪成堆,香烟犹自

弥漫。卞明德、宜从善、金百炼三人还同了十来个临时帮忙的村人正在收拾打扫,计算

日间布施,忙得不可开交。彩蓉原是隐身人门,仍把卞明德悄悄唤出,同往西庙静室,

交付米钱。间知香客黄昏始散,头陀去未再来。因他在庙前挤撞,好些受伤村人心中不

服,都想寻他晦气。卞明德曾命一精细人暗往跟踪,那人去了好久,方始回说那头陀出

村以后,便往庙后乱山走去,越走越快。山路崎岖,正恐追他不上,头陀忽然回身将那

人唤住,笑说:“我乃有道神僧,云游至此,发觉江心黑狗滩附近藏伏着怪物,意慾留

此,为这一方除害。日里在人丛中挤撞,小有伤害,是众人有眼无珠,不知敬重所致。

我如真有心为难,被撞的人一个休想活命。你既跟来,足见是个有心人。”为念俗人无

知误犯,从身畔取出一道灵符,吩咐用一个水缸,将符焚化在内,受伤的人用此符水一

抹伤处,立即痊愈,还治百病。他并说庙中既无神光,又无妖气,乃是道士假名骗财。

他因除害,兼爱庙前风景,已用重价向道士买庙,限令三日之内出让,由他住持。从此

不但不要人们供奉,还可大显法力,为这一方造福。除怪时虽有用人之处,也以重金相

酬,不令人白费气力。回去可传语众人和道士,说他因见庙中香火已有多年,也许原来

实有不成气候的小妖小怪,冒充神灵兴风作浪,已被那闭关的老道士除去。早上访问道

士师徒名声不差,香火供银由人自愿,向不强募,算起来除混衣食外,尚无别的恶迹,

故此好好商说;否则不特当时要将此庙强占,不给分文,还要另加处治。他已格外宽容,

给了三日期限,休再不知好歹。让价任凭多大,决不还口。只管迟延,那就不客气了。

看三个小道士俱似会点障眼法,如不服输,把庙产认作本身基业,不舍出让,可往后山

白石崖顶上寻他斗法,以胜负来决,也无不可。说罢一片红光,人即不见。那人和卞明

德相好,也未向外传扬,径来报知。卞明德闻言,虽也不无忧疑,因知师父占算如神,

既说自己去后,庙业归宜、金二人执掌,香烟还要大盛,别无凶险,又恃二女法力可以

相助,以为此庙决不会被头陀占去。想试那符有无灵效,便备水缸一口,如言施为,姑

令受伤人取水一抹,果然立愈。正想收拾就绪,趁夜静无人,去寻二女,彩蓉已经走来。

  彩蓉听完前事,便令卞明德仍照日里所商应付,百事曲从,千万不可和头陀变脸。

有自己在,就让他将庙占去,也是暂时的事,不多几日仍可夺回。否则一旦为敌,取宝

事忙,无力兼顾,庙固不保,连鲁清尘也不能在庙中闭关静修了。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0回 横江白雾 绝壑运蛛粮 匝地金光 荒崖探怪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