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72回 封地窍 奇宝奠灵川 斗妖人 神光降魔火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景公望见灵姑面有愠色,知是收她飞刀引起,暗忖:“你那飞刀何等厉害,才

一照面,便下毒手,我如非事前戒备,将刀收去,焉有命在?这也怪人。”无知师父曾

有严命,不许与各正派门下结嫌,意慾唤住解说明白。谁知灵姑才一离去,金船忽然自

行上升,大有离水飞腾之势。景公望原想一到便可将船镇压,使其归人江心水眼,堵塞

那地肺中元磁地窍,以免仇敌由此暗算,抄那神驼乙休故智,为铜椰岛他年隐患。今见

忽生异状,大出意外,不由大惊,先以为灵姑闹鬼。因他也是好胜性情,适才收过灵姑

飞刀,话未言明,不便再与商说。于是一面运用元磁真精炼成之宝将船镇住,禁其上升;

一面将船头金霞分开,向外注视。见灵姑业已回转木船,同了彩蓉正指金船耳语,面上

忿仍未消。金蛛仍伏当中木船之上,口中喷出丝络,将金船兜住,也未收回。四外蛛粮

毒果随波而来,直入蛛口,不见有一点作弄神气。可是金船仅能镇住,并还略借金蛛网

紧之力,要想压其下沉,直是无效,怎么想也想不出是何缘故。

  挨了好些时,杨瑾忽然飞来,将众妖人一齐除去,同往木船之上与灵姑见面。杨瑾

见金船尚未沉落,也觉奇怪,不顾多说,忙往金船上飞去。景公望正在无计可施,一见

杨瑾飞到,前在峨眉曾经见过,知她法力高强,心中大喜,忙即见礼求助。杨瑾知金船

本身灵异,当初船中必有镇压之宝,细查无迹。景公望又说初上船时,船中井无异状,

自从灵姑一走,船便凌空慾起。先时颇疑因收灵姑飞刀误会生嫌,故意作弄,及看神精,

又觉不像。

  杨瑾闻言,便料压船之宝被灵姑无意取走。笑道:“吕道友入门不久,行事慎重,

无与道友为难之心。许是她无心中破了船中禁制,或将镇船宝物取走,我一同自知。不

过她生性好胜,她那飞刀乃西方太乙之精所炼,本是其师镇山之宝,百邪不侵,只有令

师所炼真磁能够吸收。她已炼到与身相合地步,起初误犯道友,认成仇敌,不料竟被真

磁吸力收去,难保不无介蒂。道友可故作为难之状,等我约她同来,使其挽回一点颜面,

异日彼此免有嫌隙。你看如何?”景公望比灵姑还要好胜得多,闻言自是不愿。无奈时

机瞬息,师父正在铜椰岛磁峰底下,运用真磁元气由地肺中遥为吸引,静等金船一落,

江中水眼便由磁力吸住。封闭此间地窍,休说时辰错过,以后要费无穷心力手脚,便是

地底原有的水火风雷也是难以禁受,自然早完一刻少受好些苦难,只得允了。

  公望素来心深,喜怒不形于色。杨瑾好意借此为两家化解,见他答得又快又谦和,

当时竟未看出。随用法华金轮荡开船头光霞,将灵姑唤来问道:“灵妹除那奉命取的两

件宝物外,还曾发现什么没有?”灵姑见景公望神情愁急,这么大工夫金船还未人水,

料知为难。笑答道:“我知景道友法力高强,小妹留此无用;又恐外面妖人众多,蓉姊

一人守护金蛛万一有失:便即退走,实未发现什么异迹。”

  杨瑾见灵姑一来,船便立即稳定,越知镇船之宝在灵姑身上。方要开口,景公望见

船势复稳,越当是灵姑有心为难,见她还在推托,忍不住接口说道:“我适上船鲁莽,

因道友飞刀灵异,不似寻常飞剑,来势又那么迅急,稍缓一瞬即有性命之忧,迫不得已,

将刀收去。现已时机紧迫,家师在岛上立等复命,我为冒犯道友延误多时,归去必受家

师责难。现在时机已更紧迫,行即延误,莫非道友尚不肯相谅么?”杨瑾听出语气不妙,

正要代为分解,灵姑已微愠道:“听你说话,好像我在暗中为难你似的。我这未学新进,

道术浅薄,除了那口飞刀外并无他能。适才刀刚出手,便被你收去,幸蒙相让,才得收

回,还敢班门弄斧,自找没趣?”

  杨瑾忙道:“灵妹不要多说,事出误会,那镇船之宝实在灵妹身上,必是你随手收

取,没有想到罢了。”灵姑这才想起还有一个暗无光华的铁块,随手取出,问道:“是

这个么?我取宝时见在案上。上次元江取宝,师父曾带出几件东西,说那并非法宝,乃

是古时器皿用具。今日以为也是同类之物,意慾留作赏玩,随手取出,景道友便即飞来,

何尝知道这便是镇船之宝呢?”杨瑾笑道:“此乃秦皇平治水土时济川之宝,名为里圭,

看似金铁所铸,实是千万年前一块宝玉。广成子道妙通玄,早已洞悉未来,特意用作镇

船之宝。金船神物,禁法未撤时尚能变化飞腾,况又撤去,离了此宝如何能行?”随由

灵姑手中接过,问明此宝原来所在,放了回去。然后对景公望道:“此宝休说灵妹不知

底细,连我也是昔年听家师说过才知道的,不想竟在此处发现。此宝尚有好些妙用,可

惜时机紧迫,不及试验,以饱眼福了。我还有一位道友同来,现在上面与高原二蛮僧斗

法,未分胜负,尚须去助。我令灵妹收回蛛丝,请道友行法镇压金船,去封闭那水眼地

窍吧。”

  景公望原以为船已不再浮起,自己如能使其骤然沉底,也可挽回颜面,所以禁法仍

在暗中运用。谁知灵姑到后,船虽不再上升,仍浮水面,不肯下落。闻言一看,船外四

面被蛛丝网住,被禁法往下硬压,根根绷直,船竟不能移动分毫,这才想起网船蛛丝未

撤,不由又是一气。此物又非金铁之质,可用元磁真气吸收。有心用飞剑斩断,又恐明

伤对方和气,有违师训。如再因此发生争执,更多延误。只得恨在心里,笑答:“杨道

友盛情相助,实是感谢。急于回岛复命,请速赐吧。”

  杨瑾便即作别,和灵姑飞回木舟之上。灵姑见那小金蛛蹲伏船头,身已发威暴长,

目闪凶光,喷吸江波,吞咽那随波而来的蛛粮毒果,口中不住吼喘,大有力竭之状,与

初去时松快神情迥异。再看所喷蛛丝,雪练也似又挺又直,似将挣断。知是金船压力大

增,已吃不住,心中大惊。丝网已由禁法结紧,解开需时,又在事急,忙喝:“你愿自

断蛛丝么?”金蛛怒吼了两声。灵姑知它不舍自断,正待亲身人水行法解禁,杨瑾知来

不及,忙将颠仙最后一道解禁灵符要过,大喝:“景道友暂缓行法,由我人水解网,否

则道友与金蛛势将两败俱伤了,”景公望闻言大惊,料非虚语,哪敢再打断丝强脱主意。

他这里一停手,丝网便即松懈。杨瑾说完,飞身水底,一会解了禁法。金蛛张口一吸,

千百银丝网直似一蓬自烟,齐往蛛口内吸入,恰巧毒果也所剩无几。灵姑见金船沉没,

杨瑾已由水底现身,飞往江崖之上,八姑和武当四女也随了飞去,只女昆仑石玉珠一人

在船,心喜大功告成,便任金蛛将余果吞完,以作犒劳,才行收入朱盒以内。

  这时风停雨住,碧空晴雾,只是江崖上满是金光红霞,星月光华俱为所掩。灵姑知

高原二蛮僧尚未伏诛,正商量上崖助战。石玉珠回顾卞明德躬立船后,目注崖上,似想

上去又不敢的神气,笑问道:“现在诸事已毕,雷雨皆收,不久天明,你师父除去高原

二恶,便要忙着送回他好友花无邪的元神。万一到时顾不到你,岂不白费今晚一番苦心?

还不乘他未走快些上去?”卞明德答道:“家师已许收录,又将法宝交与弟子代掌,料

无见弃之意。只是蛮僧有相神魔尚在弟子所持宝网之内,经弟子用法牌连击之后,网内

冒起火焰,起初还见神魔所化红绿星光明灭不休,自从郑仙姑和后来那位仙姑上去,相

继发了两次大雷过后,网中火星便没了影迹,也不知消灭与否。有心冒险上崖探看,又

恐蛮僧妖法厉害,诡诈多端,乘隙劫夺,弟子法力浅薄,怎是敌手?为此踌躇不决呢。”

  原来卞明德知道木舟关系重要,一到便在后梢上位立未去。前面石玉珠刚一回舟,

便代灵姑行法监护金蛛,无暇留意,这时才看见他手中还持有一网一牌。便笑道:“难

怪你不再发愁,原来你师父把他向齐家两姊妹借来的青鱼篮和文殊敕令交你执掌呢。蛮

僧虽恶,郑。杨、易三位道友俱是他们的克星,此时势穷力竭,正在挣命,想逃走都来

不及;如有余力,早就化身追了下来,还要等你上去再行劫夺么?神魔难禁佛火神光久

久烧炼,此时无踪,许已消灭也未可知,还是随我们上去吧。”卞明德自然巴不得能够

随上,立即恭谢携带。灵姑因师父曾说木舟累赘,用完任便处置,无庸带回,初意焚毁,

又觉可惜。方在寻思,听石玉珠催着上去,只得任其暂停江面,连禁法也未及撤,由石

玉珠行法护摄起卞明德,一同飞身而上。

  三人刚要到达,便见崖顶彩光潋滟,金霞围拥之下,两道银虹一左一右,龙飞电舞

般剪了两剪。跟着两声轻微炸音过处,两朵尺许青莲花四外血焰拥护,上面立着二小僧,

疾如星驰,冲破千百层金光霞彩,径往西北方逃去。三人方料蛮僧元神逃走,猛听右侧

一声迅雷,西北方忽现出一片薄如蝉翼的明霞,横亘天半,其长无际,兜将上来。二小

僧左闪右避,慾逃无路,眨眼工夫,上下四外明霞同时出现,竟似网鸟一般将二僧元神

擒住。随见光霞齐收,杨瑾同了女殃神郑八姑、女神婴易静、武当诸女,各由对面往右

侧发雷之处飞去。再看右侧,立着吕璟和一位周身烟笼雾约的少女。明霞缩小甚速,蛮

僧元神已被兜来。吕璟手托一个小白玉瓶,手指处,瓶里也冒出一股彩烟,两下迎合,

吱的一声便吸了进去。这时众人也都相次飞到,聚在一起。吕璟又从卞明德手里将收有

蛮僧神魔的丝网要过,细看了看,覆向瓶口。彩烟二次冒起,伸入网口,卷了两卷吸回,

方始收入法宝囊内。

  互相礼叙,才知那少女便是花无邪,因未及正式披度便犯师规,逐出门墙,又投在

一位散仙门下。仗着得有两门真传,又极勤奋,眼看兵解之后即可转劫成道,为了一部

金经,被二蛮僧杀害,拘去元神,禁闭高原,受尽苦难。

  吕璟也是散仙一流人物,与花无邪多年至交,情逾骨肉。为了救她报仇,备历艰危,

终非蛮僧对手。新近才由穷神凌浑相助,指示玄机,除自赠灵符外,并代向峨眉掌教真

人关说,借了几件法宝。吕璟知花无邪与东海紫云宫齐、秦诸女仙相识,前因诸女仙奉

命海底虔修,连去两次,宫门未开,仅由把守宫门的独角神鲛传语谢客,期以异日。现

值花无邪苦孽将完,诸女仙也早功行圆满,又往求助,果然宫门大开,由金须奴引去宫

内,与诸女仙相见。又因诸女仙有的要参与元江取宝之役,不能都去。商恳结果,由秦

紫玲带了金须奴和神鲛同往。仗着法宝威力,令神鲛自前海穿行海底,潜达后海,一举

破了禁制,将花无邪元神救出。

  这里番僧正追彩蓉,先被杨瑾用法华金轮一击,跟着与杨瑾同来的女神婴易静又复

赶到。斗不多时,忽得警兆,大吃一惊。先还妄想发动埋伏,与花无邪两败俱伤,谁知

紫玲早料及此,下手神速。跟着郑八姑、杨瑾和武当诸女先后加入。蛮僧方慾重施邪法

毒手再拼一次,如不敌再行遁走。杨瑾的师传佛门四宝和八姑和雪魂珠俱是蛮僧克星,

蛮僧邪法施为不久,全被破去,又想逃走,便被众人宝光困住。对头花无邪也为秦紫玲

用师传灵符送到当地。几面夹攻,将二僧包围,魔火焰光逐渐消灭殆尽。

  蛮僧恃有小金刚不坏身法,在宝光、飞剑笼罩之下,相持了片刻。最后吕、花二人

告知众人说暗中设有埋伏。杨瑾见是时候了,便令郑八姑用雪魂珠罩定蛮僧,生出幻象,

破了禅法。同时将般若刀飞出。故意使他借刀兵解。二僧果然震破了天灵,飞出元神。

吕璟忙将埋伏发动,把所逃元神收去,高原二恶方始伏诛,只剩两具死尸盘坐在地。

  吕璟因要护送花无邪回山修炼,说完前事,带了卞明德先行。武当诸女也各告别起

身。只女昆仑石玉珠和灵姑一见倾心,彼此莫逆,因见彩蓉去后,灵姑独自回山未免岑

寂;又知灵姑曾答应庙中道士,用五丁神斧开山平水,为当地生利除害:意慾先助她成

此善举,再护送她回转大熊岭,便和同门诸姊妹预先言明,不曾随去。

  武当诸女走后,灵姑便和杨、郑、易三人商议神斧开山与削平江心伏石,永除滩险

之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2回 封地窍 奇宝奠灵川 斗妖人 神光降魔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