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74回 芟妖孽 二女驰蛮荒 寻巨灵 群仙搜怪迹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灵姑早闻南疆有一奇童,生具至性,母死也是虚葬,他年仍能复活,并与自己

同往峨眉求取芝仙灵血救母,时刻都在留心。湖心洲事完之后,听说纪异出身经历,竟

与所闻相合,不禁怦怦心跳,渴慾一知下文,不料陈太真追逐玉花姊妹忽然飞来,耽误

了好些时候,一心盘算老父他年复生之事,陈太真的话多未细听,等他说完,忙又重询

前事。毕。纪诸人便说了经过,灵姑听了好生欣慰,又去纪异母墓看望了一阵。

  陈太真因妖洞二童系由自己手内漏网,玉花姊妹又说妖童只擅隐遁之术,无甚出奇

本领,终觉二童年纪轻轻,如此灵敏机智,相貌又极凶狡,惟恐遗留后患。急于要和无

名钓叟商议,并助他办理善后之事,略用一点酒果,便即辞去。

  灵姑等三人也要起身,真真虽和南绮有隙,与吕、石二女却极投缘,纪光祖孙也挽

留至再,情不可却,只得留住二日。石玉珠行云流水,本极清闲,灵姑强拉作伴,也就

应允。到第三日,纪光祖孙和毕、花诸人还想挽留,灵姑胆小,恐多耽搁,师父怪责,

执意不肯,只得各订后会而别。

  纪异虽然急于往云梦山学道救母,一面却依恋着祖父,恐己走后,祖父孤身在家无

人陪侍,好生为难,嗣经纪光再三劝说,告以轻重;毕、花二女又力允常来照看;同时

玉花姊妹想起前晚被擒,多亏纪光解劝,众人才允免死,如今反承袭仙娘做了教祖,并

得众剑仙随时相助。好生感激,便告纪异说:“师叔走后,太师祖一人寂寞,我那三妹

义儿人颇灵巧,原先因怕师娘见害,逃往别处相候,行法一招即至,可令她移居洲上,

早晚服侍大师祖,等师伯道成回来,你看如何?”纪光知玉花此后做了山民蛊神,威权

至大。因适才拜了毕真真为师,改称纪异师叔,已觉大谦,怎肯再屈她妹子来此服役。

便说:“这样万不敢当,如见小孙行后老朽孤寂,命一教下山人来此助理琐事足矣。并

且这样称谓也大客气。”

  话未说完,玉花凄然道:“愚姊妹如非大师祖,早已做鬼,前日师娘如再获胜回去,

死得更惨,万想不到会有今日,怎还不容稍尽心意?我本来打算过两三天便派近处山人

按时来此轮值,但是他们粗蠢,才命三妹来此,粗事由山人作,三妹专一贴身服侍,就

陪伴太师祖出入解闷也好。”纪光还要推辞时,纪异原见过义儿,祖父也曾说过她伶俐;

玉花继为蛊神,山民敬奉,死都不惜,得她妹子来此相伴,还有甚不放心处?真是再妙

没有,早就插口称谢。毕真真又在旁说道:“玉花姊妹报恩心切,况我已收她俩做了记

名弟子,异弟患难骨肉之交,她俩敬大公即是敬我。这些话足见她二人的天性纯厚,依

她就是。”纪光知山女心实,真真这样一说更在必行,再推反假,只得再三称谢,并请

玉花不要多派山人,有一二个相助力作的尽够。玉花说一二人大少,自己决不像师娘那

样,但凭己意,不问受役人的甘苦。就多派两人,也只按月轮流应役,不特不令荒废田

业,还另给他们加倍好处,太师祖只管放心就是。纪光知推不掉,只得任之。纪异宽心

大放,这才定了行计。

  花奇和纪异交厚,挽留多聚一天,并说日后还去云梦看望,行前又赠了一道韩仙子

赐她的护身神符,以备缓急之用。真真见她妄把师父灵符赠人,本意拦阻,改赠别的法

宝,偶一注视,纪异眉间杀气隐隐,想起先前救助之德,拼着日后同担不是,也就罢了。

花奇有符赠行,自己何能独外,便将自炼飞抓取出相赠,传毕用法,说道:“此宝用时,

脱手五道乌光连在一起,不特可以防身御敌,有时还可抓取敌人的法宝、飞剑,尽可随

意应用,奇妹平日不肯用心,法宝多出所传,常人又实难运用。见你性大刚直,初学无

甚法力,见师父灵符应变神速,故以相赠,此符只用一次,当我们未出困前还不能用,

务要十分留意,不是危机瞬息无法解免,千万不可妄用。”纪异一一领谢,记在心里,

随即拜别起身,往云梦山走去。

  毕、花二女因玉花姊妹依恋,苦求传授正教中心法,又留住了两日才走。

  玉花姊妹拜送之后,便将义儿行法招来,谈起出死人生经过,悲喜交集。方在痛哭,

无名钓叟邱扬和五岳行者陈太真忽然飞来,说道:“二妖童探知天蚕妖女师徒子女全部

伏诛,妄想称尊,暗中兴妖作怪,向各寨山民故示灵奇。此二妖童性颇机智,又精隐遁,

连拿两次均被逃脱,未次有一妖童身受重伤,似已胆寒远遁,但日久还会卷土重来,妖

童天生恶根,机警非常,山民易为所惑,最好乘他根基未立以前,速接妖女之位。如今

群邪无首,玉花承继之事刻不容缓,但是妖童夜郎自大,二女继位,必不甘服,定来扰

害。此时气候尚浅,除他容易,正好将计就计,引他人网。二女法力自比不上天蚕妖女,

但有众人相助,决可收拾人心。”

  玉花道:“那两个小童,一名种温,一名姬红,本是红棉寨中山民孤儿,为人牧牛,

顽皮太过,将牛杀死,把前半身偷吃了,却将后半身塞向山石洞里,露出腿股牛尾,洞

中预伏另一同伴装作牛叫,并将牛后身钩住。二童归告主家,说牛已穿入山石,牵拽不

出,主家到来看出是诈,正要拽出牛尸,痛打二童,恰值师娘爱子妖蚕童子路过,动了

童心,暗中行法,那半截牛不但没拽出来,反倒钻进里面去了,那洞口也自行封合。主

家才信是真,没有责打。可是洞中还有一童,种、姬二童见石已封合,不知是障眼法,

半夜里带了锄头私往掘洞,慾将那童救出,到时瞥见洞已重现,内有火光。探头一看,

那顽童正在洞内用树枝割着牛肉烤吃呢。于是坐在一起,且吃且咒骂各人的主家,到天

将明,牛肉太多,三童怎吃得完,惟恐主家发觉,便挑好肉割下藏起,下余全都运往山

涧中弃去。三童既饱且累,俱未回家牧牛,就此在草地里睡着。

  “主家起来不见三童,寻到原处,发现石洞重开,脂血狼藉,余烬犹温。跟踪追寻,

将三童寻到,毒打一顿,吊向树上,本定傍晚来放。不料午后来了一条毒蛇,先将另一

顽童咬死。种、姬二童见状大惊,狂喊:‘小天神’救命!多当地山民都敬奉师娘母子,

妖蚕童子又最护下好事,那养蛊人家遇到急难,多呼‘小天神’搭救,神蛊感应,往往

不久即至。二童不曾养蛊,本喊不应,偏巧日里妖蚕童子动了童心,立意救他们到底,

惟恐事后吃主家发觉,仍然不免吃苦,那主家又是养蛊的,不便伤他,便在二童身上各

附了一条蜈蚣蛊,原以为二童和常人一样,急难中一呼‘小天神’,蛊影立可现出,主

家也就不再责打,谁知二童受责时自知情真罪实,一味忍受,没有出声,这时方始情急

高呼。蛊影一现,就无妖童在侧,毒蛇也不敢近前。但二童被绑,哪知头现蜈蚣,依旧

狂呼不已。终于妖蚕童子心动寻来,将二童放下,仗着心灵口巧,当时拜了师父,带回

山去。师娘见了也颇赏识,爱屋及乌,加意传授,虽然年幼日浅,已学会不少法术。逃

时他们正看守神坛,见势不佳,除本身神蛊外,蛊种必被带走不少,二位仙师连日又搜

索这么紧,就弟子即往继位,他们暂时也必不敢来犯。他们法力虽浅,却极能闹鬼,本

教之事全所知悉。有诸位仙师在此,不能立足,必逃往元江下流边荒之地,假托神灵,

蛊惑苗人,为害人间,弟子布置完毕,即往追踪,自己人一寻便可寻到,除他也非难事,

晚去数日无妨。”

  无名钓叟知她依恋毕、花二女,想得传授,便道:“似此幺魔小丑本不值计较,无

如二妖童都有异禀,偏又生具恶根,不能使他们弃邪归正,南疆荒山颇多妖人隐迹,如

被遇上,定蒙收录为徒,似此戾质,再得异教传授,将来造孽无穷,此时不除,势必贻

患。况且养蛊山民众多,无人统率也易滋事,为此令你速往妖洞承接神位,略为部署,

急速追寻妖童踪迹,杀以除害,免被异派妖人物色了去。如等他们有了遇合,不特除之

艰难,日后还要勾结妖党卷土重来,向你寻仇夺位,事就多了。”玉花闻言,方在盘算,

毕真真也知她依恋心意,便道:“修道人除清修外,首重积修外功,此事关系非小,我

也急于回山,你急速接位去吧。”玉花无奈,只得允了。

  陈大真因师门规矩至严,终觉二妖童是由自己手内放逃,尽管玉花说是接位之后三

五日内即往追踪,仍不放心,惟恐此时疏忽,日后养成大患。其势又不能和玉花姊妹同

行,便向玉花探问南疆诸土人墟寨情形,玉花一一说了。陈太真定下后约和相见之地,

先去寻访踪迹,自去不提。

  玉花姊妹拜别毕、纪诸位师长,先随无名钓叟赶往天蚕仙娘所居蚕神洞中,见所有

厉害蛊种俱被无名钓叟灭去,初颇惊惶,惟恐外面尚有恶蛊遗留,养蛊人一个不服,便

难御众。及至细查神坛,除二妖童的本命蛊神外,俱为诸仙侠一网打尽,才知妖女这次

竟是倾巢而出,已全伏诛,虽然以后自己法力远逊妖女,但却容易驾御,永无他患。二

妖童比较可虑,不日前往搜索,料无漏网之理,本意不是借此济恶,多作威福,这样反

少操许多心,转觉此后可以安心学道,徐图改邪归正之计,言念及此,大为欣慰。

  次日,玉花姊妹便照妖女信号放出蛊火,设下神坛,先令五百里内养蛊山民克日前

来集会。到时当众晓偷说:仙娘门下徒众子女多行不义,日前伏了天诛,仙娘也因此受

谴遭劫转世,现经天神降命,令玉花姊妹一正一副继为蛊神,重订规章,令众遵守,违

者必加严罚。种、姬二童违犯教规,私自盗了本命神蛊逃走,日内即往擒诛;众人如若

相遇,勿为所惑,速急报知,当有重赏,并令传知远方各寨山民一体知悉。玉花姊妹在

妖女教下,本领道法只比八恶稍次,人却和善,极知自爱,当地山民本极尊崇。加以集

会时有无名钓叟暗助,设出许多幻象,一时神坛上光华灿烂,花雨缤纷,神仙云集,飞

腾隐现,显得分外神奇庄严,比起妖女专用恶蛊吓人情形又自不同,不由众山民不信,

俱各死心塌地,敬畏非常。

  等二女退神收法以后,与会山民纷纷贡献金珠宝玉,玉花笑止道:“洞中珠宝金银

堆如山积,我还想用它拯济贫苦,散将出去。你们终年勤苦,得之非易,我岂忍据为己

有?我知你们为了例贡,时常卖去田业,或是出外劫夺,造孽非小。我既重订教规,不

许你们无故侵夺别人财物,再收例贡太没道理,从今日起,只许贡献鲜瓜果、米粮、盐

茶,以使你们尽心。但由各寨寨主承贡,无论何物,每一寨墟至多一挑,不许多贡,其

余例贡全都免去。如因天灾人祸,或是人口众多,衣食艰难,只要不是偷懒为非,有田

不耕,有业不作,可前来寻我,有求必应。”随将妖女原积存的金银财物取些出来,按

人分赐。

  妖女在日聚敛颇酷,山民往往为了贡献蛊神,倾家荡产。虽然迷信邪神大深,成了

习惯,不敢丝毫怨恨,但遇到诛求无厌之际,想起也觉难耐。照例每次集会,无论贫富,

都应竭力贡献。此次因知是新神接位盛典,又目睹许多灵异之迹,各人战战兢兢,惟恐

所贡不当神意,好些人默许心愿:仓猝应召,不及备办,贡物太薄,日后定必补贡,求

神不要见怪。正心里打着鼓,闻言俱都喜出望外,尤其是蛊神赐物,视为异宝,荣幸非

常,益发感激涕零,欢声雷动。

  二女打发众山民走后,知已服信,宽心大放,姊妹二人商量留下榴花守洞,玉花即

日便去寻妖童踪迹,无名钧叟因所去尽是南疆炎荒之区,峨眉派门下诛灭漏网的好些妖

邪多半潜伏在彼,恐玉花不知底细涉险,遂详为指示机宜,如不得已遇上之时,如何应

付趋避,免为所算。并告诉道:“五岳行者陈太真业已先往,你只寻觅妖童,休管闲事。

妖童如已有人护庇,不问对方法力如何,不可冒失上前,俟寻到陈太真,再行合力下

手。”随即飞回桐凤岭去。

  次早玉花叮嘱榴花几句,也就起身上路,心想:“沿途都是崇奉本教的山墟蛮寨,

这次召集众山民宣示继位,不日便即传播开去。妖童为无名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4回 芟妖孽 二女驰蛮荒 寻巨灵 群仙搜怪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