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75回 明月朗青峰 炙鹿燔松 清游如绘 重霄翔白羽 熔山沸石 烈火烧空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南绮闻言,脸上一红,正要答话,忽听岳雯、灵姑惊诧之声。众人回望,只见

全岭已被烟光笼罩,看不出商、朱二人所在。空中五鹤重又现形,各在云层里疾飞盘旋,

绕着岭头往复回翔,哀鸣不已,呜声听去和人语一般,甚是凄厉。众人已知五鹤俱是朱

缺门人幻化。灵姑见南绮被乃姊数说,讪讪地不好意思,笑道:“此鹤既是妖徒幻化,

我们将它除去不好么?”石玉珠道:“终南三煞门下颇多异术,稍失机宜,纵然当时杀

死,元神逃走,为害更烈。何况他与别的异派妖邪不同,平日也和正教一样积修善功,

叛师为恶的只有朱缺一人,他那五个徒弟受师禁制,化形羽族,想已受了不少苦处。如

若不问情由,一体杀戮,他们为人善恶也难分别。还是听凭商老前辈一人主持为是。”

  正谈说间,岳雯忽然失惊道:“这老怪物真个机诈百出,仍然被他化形遁走了。”

众人闻声注视,只见一股白气正由岭头彩雾迷茫中激射而起,其长经天,晃眼白虹贯日

般射向遥天空际。紧跟着下面商祝也由雾影中飞起,周身紫气围绕,手下托着一个形如

日轮的法宝,射出万道红光,势绝迅速,比起白气还要稍快,意似发觉敌人乘虚逃走,

待要追去。同时空中盘飞的五只大仙鹤也各齐声哀鸣,两翼一束,银丸飞坠般落将下来,

挡住商祝去路。商祝方喝:“尔等急速躲开,免得送死。”双方都是势疾如电,声才出

口,手上日轮红光照处,当头一鹤一阵青烟冒过,已然化为灰烬。跟着二、三两鹤也是

才飞到,又经日轮红光一照,各化两缕残烟而灭。

  说时迟,那时快,这些情景不过一瞬间事,商祝本是向上激射而起,见五鹤迎面飞

拦,话未说完,便葬送三个。好似有些心软,忙把日轮宝光一敛,待要闪开后面残余二

鹤。那紫气红光紧随白气之后,原是衔接一起,这宝光略收,微一停顿之间,白、紫二

气相接处好似匹练中断。这头紫气还待上升追逐,那白气已似惊虹电掣般曳向天边,连

第二眼都未看清便没了踪影,快到无法形容。连秦、岳、石三人得道多年,久经大敌之

士,都觉生平所见各派有形遁光飞剑,从无一个有此迅速,俱都惊讶不置。

  残存二鹤见同伴惨死,一点不以为意,仍朝商祝身前飞去,鸣声介于人鸟之间,听

去益发哀切。商祝见白气遁走,似知追赶不上,大喝:“无知蠢业障,还不快去那旁峰

下等我。”二鹤将头连点,哀鸣了两声,径直往众人存身的孤峰上面飞来,只不近前,

在峰顶上飞落,延颈望着隔岭商祝低鸣,意似死里逃生,互相哀庆。

  裘元、南绮、灵姑都是年轻喜事,见二鹤高逾常鹤二倍,雪羽修翎,长颈钢喙,丹

顶映日,目射金光,顾盼神骏,十分威猛,尽管悲鸣如诉,一点不显萎惫,不由心中喜

爱。又看出二鹤已为商祝所收,静俟后命,不会有失,俱慾蜇近观看探询。石、秦二人

连忙拦住,低语道:“他们道行颇深,休看此时失势,依然轻视不得。他们既不肯近前,

心中难保不无愧忿,稍一不慎,便树日后强敌。等见商老前辈,看是如何,再作计较

吧。”说时,二鹤侧看众人两眼,又低叫了两声,忽然一跃近前,俯首低鸣。众人先听

呜声似人,远听只觉凄楚,鹤鸣又急,听不真切。及至走近相对,鸣声又缓,细心听去,

分明与人语差不多少,只尖音多些罢了。因知是人幻化,各有很深道行,不敢轻视。石

玉珠先道:“劫数前定,二位道友不必悲苦,令师叔事完定有安排。彼此素昧平生,道

友姓名来历可能见告么?”二鹤口吐人言,说了自己的经历遭遇。

  原来他们同门师兄弟五人,个个宿孽深重,一学道便误入旁门。早年遇劫本该惨死,

被现在的师父朱缺救去,几经哀求,始蒙收录。拜师之时,朱缺原与约定:一旦为徒,

凡百皆须听命,日后纵令披毛戴角,赴汤蹈火,俱都不能少违。起初十年尚是人体,每

日从师学道,一切由心,毫无拘束,为拜门后最安乐的光阴。

  这日朱缺忽从北海擒来五只仙鹤,说五人修为日浅,不配做他徒弟,五鹤俱有千年

以上道行,擒时元丹毫未损伤,命将本身躯壳舍去,附身为鹤,借它原有道力元丹,转

过一劫,便可白得千年修炼之功,五人入门时早有誓约,朱缺平日虽极随便,但是言出

法随,心肠又狠,稍有支吾,便生奇祸,除了唯唯听命,更无话说。事在半月以后,当

时本可乘隙逃走。一则怯于严威,不敢离开;一则又知本门中人必须受过兵解,或在禽

畜道中转上一劫,才能有大成就,何况朱缺也允异日许其复体为人:于是安安心心静俟

施为。谁知朱缺性情乖僻,无论甚事,想到便要尝试,因游北海,看见五鹤神骏可爱,

已成仙禽,立意收带回山。偏偏那五鹤不肯驯伏,一时触怒,乘鹤主人未在,强擒了来。

因知鹤恋故主,决不归顺,忽想起洞中五人正可化身,不特五鹤可得,异日用处甚多,

并与道号符合。只顾逞那私心,并无丝毫师徒情分。五人等到化形为鹤,才看出乃师心

意,虽然不免难过,终因不遇朱缺,也许早化异物,现在除却每年有四十九日炼法之期

受点苦难外,平日无甚苦处,年时一久,也就相安,仍然效忠,并无怨望。

  直到适才商祝痛骂朱缺,历数其罪状,五人才知师父凶残阴毒,不特将人化鹤全出

私心,并连入门以前所遭劫难,也全是他诡计造成。正在空中相顾悲鸣间,忽听朱缺也

在下面运用玄功,暗传心语,说商祝所说全是假话,因和他有仇,存心离间,实则想将

他师徒一网打尽,自为宗主。此时合沙奇书被商祝得去,如若反chún相讥,口一出声,心

神稍懈,便为所乘。如他一死,五鹤也必被商祝真火炼成灰烬。并说:“商祝手上持有

一件形如日轮的宝物,是我克星。少时我如不敌,元神舍身逃遁,你们可挨次近前去夺

那朱轮。能得手更好,即便为日轮所伤,你五人原体尚在洞底石穴密藏,立可复体为人,

至多减却一点道力,并无大害。”五鹤也是平日受制,信服太甚,又以为乃师从无虚言。

心想为鹤已久,难得有此良机。认作因祸得福,信以为真。果然朱缺元神一逃,就立即

拼死上前,结果头前三鹤相继为日轮所化,形神俱灭,后二鹤才知受愚。无如去势太急,

收势逃遁万来不及,自分必死。幸蒙师叔商祝开恩,在危机一发之间,将宝光收敛,才

得苟延残喘。但他们见朱缺已然乘机逃去,如知他们归顺师叔,必然恨极,吉凶祸福尚

还未定,因而仍然十分害怕。

  二鹤刚刚说完,隔岭烟气已敛,只剩一片紫光笼罩岭上。商祝忽然飞到,对岳雯道:

“多蒙诸位道友借我奇书,得脱苦难。虽然一时心软,为救二鹤,被他遁走元神,日后

尚须多费手脚,但他所盗先师先天五行真气业被我收去大半,后又仗着合沙灵符妙法与

本门真火将他烧死。此后纵想寻仇为害,他那元神背上仍负有先师遗留的千万斤重禁制,

日受苦难,也无法肆其凶焰了。”随将合沙奇书连玉匣递与岳雯转交南绮,嘱令好好收

存,丝毫不可大意,落在外人手内关系非小。

  岳雯接书,笑对南绮道:“此书实是关系重大,师妹和裘师弟此时在外行道,用它

不着,带在身边易启异派妖邪觊觎,虽说不怕,终费手脚。不如由我送到青城由朱师叔

收存,异日回山再行习练。尊意如何?”舜华在旁,忙抢口道:“我正为此担心,如此

甚好。”南绮梯云链已先取回,闻言一想,朱缺元神尚在,带书上路反多操心。只没见

过,意慾看上两眼,再交岳雯带走。秦紫玲道:“二妹既不带它,最好连这一看都无须

吧?”南绮、裘元俱都好奇,话未说完,裘元已先从岳雯手里接过,和南绮一同观看。

见那合沙奇书并非寻常椿叶,而是玉叶金章,宝光隐隐,共总薄薄七篇,满是古篆文和

符篆。裘元虽认不出,南绮从小就随父母多参秘芨,能辨别古字,知道古篆文是符篆的

注解口诀,再一细心参详,竟悟出了两道伏魔符篆,默记在心,好不欢喜,满拟此书不

用师传便可参悟,不料只上来那两篇领会,余者百思不得其解。

  南绮正想借词和岳、秦诸人商议将书暂留身旁,日后自送回山,商祝忽然微笑道:

“现时能解此书的并无多人。头两章只要学过天府符篆的俱能领悟,底下却极深,休说

不识,便识也须另加苦功勤习始能应用。承你借书之德,虽说因人成事,不是你安心践

约,总由你才得解。我生平无德不报,必定约地传授,无须由岳道友带返青城了。此书

最干各派妖邪魔怪之忌,带在身旁,他们定必千方百计齐来攘夺,不得不休。那前两章

符咒你虽能领悟,也还有好些未尽之处,用起来能发而不能收,容易生事。隔岭地火被

朱缺勾动,内中已藏有石油,全岭已熔,早应爆发。因恐多害生灵造孽,我已行法禁制,

静俟它大都压归地肺,再将余火残烟连同地火烧熔的浆汁宣泄出来,免使为害。火须缓

缓压束,尚有一些时候耽搁。今与你们相遇,又承借书之惠,总算有缘。这头两章符篆

学虽较易,均有伏魔驱邪威力,于修道人防身御害有好些妙用。我意慾对在场诸人,连

阿莽姊弟也一齐传授,你们心意如何?”南绮见心事被他道破,自己虽说能够解释,用

时是否灵效尚不可知,闻言大喜,立即应诺,众人俱称谢。

  二鹤也鸣语相求。商祝笑道:“你两个此时正好代我在空中巡视,没有复体为人,

还学它不得,异日随我回山,自有道理。”二鹤本来不知本身吉凶,神态忧疑,闻允带

他们回山,知已转祸为福,不禁大喜,刚刚振翅慾飞,重又停歇。商祝笑道:“你们怕

那孽师来害你们么?休说有我在此,他不会自来送死,且他此时自顾尚且不暇,怎会再

来?你们只须防别人,稍有警兆,立即报知。这不过是聊备万一,谅外人也无此胆子。

急速去吧。”二鹤方始喜应升空而去。

  商祝随令众人并立为一行,自在众人身后立定,将手一扬,先发出五股白气升向上

空,再分五面直射下来,恰似五根白柱,将众人围在中间。跟着飞出一片黄光,大约三

丈,高悬众人面前。最后才把合沙奇书要过,将手一指,玉叶上面的符篆便放大了数十

倍,在黄光上现将出来,晶芒四射,奇光耀眼。商祝解说完了用法,然后挨次传授。众

人一一精悉领悟,方始收去。也无变故发生,空中二鹤才飞下。

  商祝道:“岭腹真火已然还入地肺,只是地底石土俱已熔化。且喜来得正是时候,

这厮虽是情急暴怒,心中仍有顾忌,发动也迟,没被闯出大祸,所以还可收拾。此间向

无人迹,兽类也还不多,总算幸事。不过余势强烈,不是寻常,发动后地震山崩,数百

里内地域俱要撼动,人立稍近,必为沸石烈焰所伤。你们虽然不怕,终以谨慎为是。况

且此峰相隔甚近,恐要崩倒。可速离开此地,同去西面高山顶上遥望好了。”众人闻言

应诺,带了阿莽姊弟二人,同驾遁光,往西面大山顶上飞去。山岭相隔几有三十来里,

幸亏众人多为慧眼,便胜男、阿莽也是极强目力,岭前地势又复平旷,看得甚是真切。

阿莽因昨晚一闹,众人烤鹿也未吃成,行时将鹿肉、用具一齐带去,就地觅柴支架,意

慾请众再吃。南绮笑道:“你没听商老人说,岭火一泄,附近数百里内都震动么?相隔

这么近,怎吃得成?我们这几人,便不能辟谷的也都能耐几天饥,不吃无妨。你二人如

饿,我先送你们回去好了。”胜男答说:“无须,我姊弟也能三五天不吃东西。既嫌这

里不好,事完回洞再吃也是一样。”

  说时忽听咝咝之声起自前岭,尖锐刺耳。众人知已发动,定睛往前一看,只见商祝

骑在一只鹤背上,凌空下视,那岭已被紫光包没。先是岭头上突起一股浓烟,其疾如箭,

直冲霄汉。冒了一阵,烟中忽冒火花。商祝便由空中射下一道黄光,罩在岭头上面。火

烟被黄光一压,愈发激怒,咝咝之声更烈,不能上冲,便往四外横溢。火穴也逐渐溃决,

地底轰轰隆隆之声宛如万雷怒号,山岳崩颓,众人立身的高山也随着震撼动荡,大有塌

陷之势,商祝神情也似有点忙乱,不似先前安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5回 明月朗青峰 炙鹿燔松 清游如绘 重霄翔白羽 熔山沸石 烈火烧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