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76回 净妖氛 议觅双童蛊 急友难 言寻比翼鹣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灵云等走后,南绮想起玉花姊妹可怜,恨不得她们早日将种、姬二妖童除去,

好继天蚕仙娘之位。便提议慾往滇缅交界蛮域荒山之中相助,寻找妖童下落。众人也觉

胜男姊弟人太生得高大,如此一直飞去,可免致惊人耳目,俱都赞可。次早天才黎明,

胜男便将食粮带好,又饱餐了一顿,一同起身。仍由石玉珠、南绮二人行法,带了胜男

姊弟同飞。初意事完之后,先给胜男姊弟寻觅安身之所,日后见着师长再为接引入门。

  刚飞出六七百里远近,经了许多沼泽瘴毒之区,忽见前面山岭连绵,高矗入云,气

象甚是雄伟。石玉珠忽然想起昔年路过时所遇女子,恰值众人飞行了半日,也该觅地少

息,使胜男等进点饮食,便招呼众人一同往下降落。说道:“前面十来里便是云南的图

奈山,一名云龙山。此山四外高山峻岭,危峰峭壁,遍地都是前古遗留的森林古木,往

往数百里不见天日。尤其环山尽是瘴地,卑湿污秽,人不能居。我们来路一面瘴毒少些,

又有峭壁阻路,高入云表,猿鸟俱难飞渡。山势蜿蜒,直达滇缅边境,占地千里。虽然

广大,因有这些天生奇险,自来永无人迹。可是当中一大片山明水秀,气候温和,土地

肥厚,出产富饶,端的是个仙区福地,比起莽苍玉灵崖不在以下。这好景致,因为地大

僻远,处围诸山太高,休说凡人,连各派修道之士均未听提起。

  “那年家师命我往南疆各深山中物色几种灵葯,无心中发现,下去一看,见那里山

水灵秀,景物幽奇,胜过家师所居武当山十倍,所产灵葯又多。由此接连去了几次,并

曾劝家师移居在彼,或是另辟一座洞府,为门下弟子清修之用。家师却说此山已有主人,

不必妄想,只未说出那人姓名来历。当时我入门尚浅,不敢多事读问,后也不曾再去。

这多年来承家师教诲和自身经历,对无论邪正各派,只要稍有名望的人物,无不知道一

个大概,加以性喜游山,又爱和同道清谈访问,竟没一个知道此山主人是谁的。再问家

师,答说:‘人家久已离群索居,不见外人。那里所产灵葯甚多,你装作不知,任便采

取,岂不甚好,问此则甚?’不久我便奉师命专修内功,又是一二十年未去,也就放下。

  “直到前年又去采葯,无意中深入腹地,忽然发现两个极美秀的少年男女,穿着一

身树叶织成的衣服,在林中追逐为戏,甚是快活。知道隐居此山的决非常人,这少年男

女必是他们的门下。心记师言,没敢冒失出去,隐藏在一株粗约五六丈的古橡树后,想

偷听他们说话。不料二人只是绕着几株橡树往返追逐,一言不发。始而欢天喜地,后来

跑得越急,忽然面上同现愁苦之色,口中也在喃喃不绝,像是祝告甚事神气,我才悟出

二人不是追逐好玩,似在练一种旁门中的奇特法术。所绕之树共是五株,俱是好几抱粗

的古木,枝繁干长,占地甚广。当中一株老干上悬有两个铁环,先不知它何用。这时二

人跑着跑着,忽然同声惨叫,枝上铁环倏地化为两个大火圈飞落下来,将二人拦腰套住,

悬将起来,烧得二人连声惨号,求饶不已,这少年男女都是仙骨仙根,不带一丝邪气,

人又生得那么美秀,经此酷毒,自然格外动人怜悯,偏又看出那束身火圈邪气隐隐,我

当是受了左道妖邪禁制。这类妖法,我自信能破;即便妖人出来,凭着法宝、飞剑,也

能抵敌。一时激于义愤,不暇思索,径将飞剑放出,将火圈双双斩断。剑光起时,似听

二人惊呼:‘不可多事。’妖法已被破去。

  二人立即纵落,各向身上火烧之处用手一揉,立即复原,男的气忿地飞纵过来,厉

声数说,几乎与我反脸动武。还是女的通情理,将男的硬拦回去,过来问我来意,我对

她说了,并问何故将好意当成恶意?师长是谁?既非左道旁门,为何甘受邪法酷毒?她

朝身后空中望了望,面现惊惶,对我说道:‘我们的姓名师长,以及因何受禁,此时俱

难明告,不过每年今日,必有人来撞破,害我们功败垂成,又多受罪,不知何年始能脱

出。适才先喜后忧,也是为此,只说今日无人,或可脱难,心终未放,不料你竟隐身在

侧,倒时仍坏了事,不过盛意极为心感,也许将来你能够相助我们脱难。此时时机紧迫,

林中禁法被我师弟勉强阻住,无暇多说,我们意慾再试一年,明年今日也许自能脱难,

事后我如未往武当相访,便是又被人作梗坏事了,道友如若真心相助,到第三年上,不

论是何月份,只在望前一日到此一行,便可相助,我二人也实是苦熬多年,忍受不住重

刑,方始出此下策,否则万无借助外人之理。不过道友行时如见禁制发动,不必在意,

只要期前赶到,便可预防,决无被伤之理。’

  “我和她说时,男的已飞向大树枝上,双手朝前猛推,好似有什么重力在前,业已

红脸支持不住,女的说完,便催快走。我和她一见投缘,还想再问几句,男的已在厉声

催促。女的不等我说完,只说:‘到时自知,姊姊快走,迟恐无及。’双手猛地一推。

我没料到此女有此高深道力,骤出不意,竟被她用金刚大力法将我推出林外。跟着便听

水火风雷大作之声,同时林中五色光华闪闪隐现,一片山一般的青光竟朝我对面压来。

这是道家极厉害的五行禁法,非同小可。耳边又听少女哀声遥呼:‘禁法还有无穷妙用,

休得大意,还不快走!’我知道厉害,所幸身已出圈。如若少退丈许,便非被玄门五遁

卷去不可。我不敢造次,立即飞起。等到空中回看原处,那先天五遁神光竟一层接一层

互为生克,将全林包没,少年男女已化为两团拷栳大的蓝光,在光层中上下飞舞,才知

二人道力甚高。

  “我回山告知家师。家师说:‘你既已应了人家,他们明年如不来寻你,后年必须

前往践约。但不可早去,至早须在下半年,免又生出别事。’我因再隔两月便是上次见

面之日,本定下月望前赴约。恰巧今天正是望前一日,时候也还早,又由此地经过,我

意慾乘此时机,前去看望一番。诸位在此少候,我如当时能够助他们了事更好,如若不

能,或是问明底细下月再来;或是请舜妹、南妹率众上路,我至多明晚必能起身赶往。

诸位心意如何?”

  众人都是好奇心理,又知半边大师既许石玉珠赴约,决无妨害。乐得就便成此义举,

交两个道力高深的朋友,俱愿随往。石玉珠料知无害,只嘱到时由己先导,不可多事。

众人略用山泉、干粮,一同起身,从前面高山飞越过去。那山远看峰峦错落,并排成列。

近前一看,上面角尖林立,自腹以下,离地数百丈壁立如斩。环山脚俱是好几里宽的污

泥沼泽,湿气上蒸,聚为繁霞,彩光映日。众人高空飞越,那腥秽之气尚且隐约可以嗅

到,常人经此,更难飞渡。及至越过山脊,飞出十余里,又越过一片极高的峰岭,倏地

眼底一亮,石玉珠已然引导往下飞落。

  众人降时凌空四顾,只见那地方不但是山青水碧,洞壁幽清,奇花异卉,景物明丽,

最难得是到处博大宏深,雄奇清淑,气象万千,比起以前所经名山灵域大不相同。先在

山外只觉山穷水尽,瘴气郁蒸,直看不出一点好处。及至入了腹地奥区,所有的山都是

厚厚地蒙上一层浓绿,不露片石寸土。不是繁花幽艳铺满其上,灿若云锦,便是苍松翠

柏丛生其间,佳气葱茏,郁郁森森。万绿丛中,倏由悬崖峭壁之上飞落下几条瀑布,如

白练高挂,直有千百丈。落到山半,或是汇为溪涧,顺流驶去;或是就着地势,盘旋穿

行于林樾山石之间,遇到悬崖,重又化为大小瀑布,飞腾而下。间遇奇峰怪石阻路,便

溅起数十丈高的雪花,玉射珠喷,朝前飞坠,化为无数道细瀑。时分时合,恍如无数大

小银龙上下飞翔。变幻莫测,不可端倪,并且空旷之处甚多,不似别的泉石山峦局促一

隅,空旷处不是茂林,便是繁花。更有奇峰怪石平地突起,剔透玲珑,远胜云骨。峰必

有泉,花雨缤纷,映日生辉。峰下草花得了灵泉滋润,其大如斗,露润烟涵,花团锦簇,

分外显得肥鲜明丽,妖艳慾活。这些丘壑山峦、泉石花树明明天生,因都那么整齐修洁,

直似一个胸有丘壑、巧夺天工的妙手运用神工巧思,并合古今名画作为蓝本,再把画不

出的奇景添了若干上去,建成的一座包罗万有的大名园,又把它放大了数千百倍。胜概

万千,到处都疑出诸人工,至少也是经过人力整理修治。但一细想起来,又觉无此情理,

俱都惊叹造物之奇不置。

  以前峨眉开府,石玉珠原随半边老尼和本门武当七姊妹去赴过胜会的,见众人称奇

道怪,便笑道:“诸位可看出这里奇景多似出于人力布置的么?”南绮道:“谁说不是?

真个奇怪。我那长春敝居,也是家父家母多少年来苦心经营而成,但是布置只限于由谷

口万花坪起,经飞雪闸入谷,直到后山拂星崖为止。中间虽有不少峰峦泉石,一则地方

太小,比这个差得多;二则楼阁亭榭、花木鸟兽,一望而知不是本来。就这样还费了先

父母多少心血,由移居此山,直到飞升,几无一日停过经营,方有今日境地。除了谷内

灵空别府约有七十里方圆为精华所聚,谷外千峰万壑,灵奇之境尚多外,不似这里到处

都是这般整齐繁丽。”

  石玉珠笑道:“我起初到此也觉得奇怪。尤其东面那山通体青绿,苍松成林,偏有

那么一条飞瀑在上面盘飞旋舞,分合变化,极似峨眉开府以后,餐霞大师就着洞对过飞

雷洞旧址新添的飞白蟑,先还以为这山是餐霞大师的底稿呢。后向家师说起,才知本山

的主人神通广大,已尽得乃师传授。因听一位曾往峨眉参与盛会的人说起凝碧崖新辟许

多灵异之景,无如身奉师命,受禁在此,魔障重重,难仍未满,不能奋飞,乘着闲来无

事,运用仙法,神工鬼斧,加以整理修置。他先还以为凝碧仙府僻居后山,虽有百十余

处的仙景,开府之际海内外群仙云集,连同带来赴会的门人子女、珍禽奇兽,不下数千,

主人从容接待,留居仙府的动辄旬月,一点不嫌拥挤,但是地势决无此山广大雄奇,幽

深繁富。意慾胜过峨眉,将这一带易名碧望幽筑。特就着原有的胜境,十日一山,五日

一水,惨淡经营,巧思独运,规范凝碧,削平添筑,移植开辟,铺青叠翠,绣紫嵌红。

辛苦十余年,不知费了多少心力,才修饰得山容水态,如了人意。

  “正打算建造些仙山楼阁于青山白水之间,恰值那位道友又来看望。再一探询,才

知凝碧仙境超越衰区,休说那些新添奇景多是各位前辈真仙所赠礼物,本质半是异宝奇

珍,不是专凭法术所能兴筑,便是那五座洞府,金庭玉柱,翠字瑶阶,也是两问灵秀之

气经千万年凝结而成,宝光辉煌,亘古长明,决非寻常山洞石窟所能比拟万一。至于地

域之广虽不逮此,但除五府是峨眉山腹,万户千门,几占前山之半外,其余也有二三百

里幅员。即便能模仿得一点外表,那方圆百余里的太元五府天生灵域,和那些异宝奇珍

化成的仙山楼阁、碧蟑丹崖,如何建造,先不说那些点缀仙景的琪花瑶草、灵葯仙果就

没处找去。主人原是闲中游戏之作,闻言知非法力所及,就此作罢。虽不再睡事增华,

但是仙法神妙,雕山镂水,顿改旧观。比起峨眉仙府虽然不逮远甚,但也别具博大雄奇。

空灵开旷之致,比起愚姊所居荒山野洞就强得多了。”

  众人边走边说,又经了好些灵妙景致,不觉走到一片森林前面。林中尽是合抱不交,

高干入云,千年以上的松杉古木。石玉珠忽唤众人止步道:“这位女道友临分手时曾说,

他二位平日行迹不定,此山广大,有好几重仙法禁制埋伏变幻,大都五行禁法为多。嘱

我再来,寻一空旷之地下落,见了树林须要试探前进,免致误入埋伏,虽然无碍,终费

手脚。我知这里禁法厉害,她说的是客气话,今又带胜男姊弟,故格外留心,老远便已

降落。一路寻来,并无动静,我想那二位道友道妙通玄,不会不知我们来此拜访,也许

嫌人大多。前面便是树林,诸位可在林外少候,待我试行入内。”说罢,独自一人身剑

合一,往林中穿去。

  舜华姊妹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6回 净妖氛 议觅双童蛊 急友难 言寻比翼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