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77回 无意相逢 石玉珠班荆成宿契 有心求助 冷青虹促膝述前因

作者:还珠楼主

  原来阁中七间铜室已全不见,却换了一正两偏三间高大庄严的精室,所有用具陈设

之华美精奇,多是众人目所未睹。冷、桑二人和阿莽俱在离门不远之处立定,阿莽自是

满面惊愕,桑桓正向他赔话。冷青虹也在举手肃客,口呼:“诸位道友请进,诸乞相

谅。”石玉珠知众惊疑,无如有好些话都难在此明说,只得一面向众招呼,一面首先走

进。胜男对于诸人无不信赖甚深,见阿莽适才情形,虽也吃了一惊,却并不疑心有异。

灵姑、裘元和舜华姊妹却是疑心很重,仗着冷、桑二人收法神速,没说出甚不好听的话

罢了。

  中室左偏便是冷、桑二人住居之所,众人随同入内一看,玉榻琼寝,翠几瑶墩。室

既高大明爽,到处晶光宝气,焕若云霞,其陈列之珍贵华丽又胜于前,直令人眼花缭乱,

目不暇接。桑桓先请众人落座。冷青虹自向里间,用四只白玉盘装了不少珍奇果肴,另

有一只翠壶美酒和九只古玉杯,重叠着双手捧了出来,放在邻近碧窗的青玉案上。众人

见那玉盘大都径尺,白腻如脂,光可鉴人。盘中所盛,除了桃、梅、李、杏、梨、枣、

莲实、菱、藕、棒、栗、松仁、枇杷,葡萄、龙眼、荔枝以及好些不常见的果品外,还

有好些干净整洁的山肴野蔬,五色纷披,灿然杂陈,美食美具,分外显得好看。尤其那

几只酒杯,大小玉色不一,各有各的款式,形制古雅,精丽绝伦,连舞华姊妹素富收藏

的长春仙府,也都没有这类东西。因而俱都惊异不置。

  灵姑、南绮二人一般心思,不知冷青虹是要假手外人之力,才能将乃师禁法倒转,

故延客人内;以为主人卖弄神通,故闹玄虚,心已加了好些不快。及至纵观室内,又看

出两只玉榻并列相对,分明冷、桑二人同居一室,心里更加鄙薄。又见主人端出酒果,

暗忖:“二人曾说隐居避劫,日夕苦修,从未出山一步,此间用具陈设,无不珍奇宝贵,

固还可以说是乃师桑仙姥遗留下来;这些果品都是四方四时的名产,不是山中所有,仓

猝之间,如何能够得到?再说修道人理应清净无为,不该有甚嗜慾,照他们这样奢华富

丽,备极珍奇,定是用尽心思聚敛,巧取豪夺而来,这等人万无成仙之理,石姊姊和他

们新交不久,照适才掩饰口气,分明刚料出一点来历,必因同行诸人道法深浅不一,又

带着胜男姊弟两个凡人,已然深入险境,投鼠忌器,只得虚与周旋,以免结怨树敌。果

能敷衍到走也可将就,只恐这类人心多叵测。适说借助,不知何事?万一要想移祸江东,

用我们来顶替;或是禁制厉害,要大家合力拼死,代他们硬闯,岂不上当?”

  正寻思间,冷青虹已将各人面前酒杯放好,依次斟满,请众同饮。众人见石玉珠首

先称谢举杯,也各试饮一口,觉着甘芳凉滑,香沁齿颊,心神为之一爽,渐渐随着饮食

起来。冷青虹似觉灵姑等四人心存疑虑,笑对众人道:“这些果子十九不是本山出产,

并且远近皆有,季节不一,我二人又不能出山,诸位道友可觉异样么?”石玉珠道,

“姊姊和桑道友虽不出山,但是道妙通玄,万里犹如户庭,弹指可即,只出产时令不一,

稍觉奇怪。可是预先按时行法摄取到此,再用禁法防止腐败,因而保藏至今的么?”

  冷青虹道:“先师家教素严,我二人怎敢为了口腹之慾,暗中盗运远方之物?只因

先师昔年移居此山时,曾于无意中在湖心泉眼里救了一只灵兽,名为五爪飞狸。此狸通

体茸毛,红如丹砂,前额生着三只品字形的眼睛。当中一眼光色随时变幻,功能透视重

泉,无论山石泥水,相隔千百丈厚的地底俱可看透,纤芥不遗。胸前另生着一只人手般

的怪爪,大小由心,能隐能现。两胁生育四片金翅,飞行空中,其速如箭。它本是前古

一种水陆两栖的异兽,因为生育极艰,平时那么威风猛恶,产后却如死去一样。公狸又

绝无情意,一年只交配一次,未配以前情热异常,只一配上,便生厌恶,不顾而去,母

狸巢穴多在滨海之区,营构极为精巧曲折。母狸产时,尽管所居隐秘,封闭坚固,无如

肉有异香,产后尤浓,容易将异类仇敌引来,连母带子一齐吃掉,公狸没有胸前暗爪,

翅短难飞,只在海滨水中游行觅食,既没母狸的本领大,更不合群,遇上比它厉害的水

族异兽,绝少幸免。于是日少一日,久已绝种,不知怎的留有这么一个。

  “此狸有千余年的道行,已能通灵变化,本山旧居停也是一位女散仙,只是生在富

贵之家,得道以后积习未改,极喜修饰洞府,陈列花草珍奇之物,深知飞狸神目妙用,

千方百计,费了无数心力,将它捉来,用金水相生的禁法囚在湖心泉眼之中。每值出外

云游,便把此狸缩成松鼠般大小,装在一个宝囊以内,逼迫它说出沿途地底埋藏的珍奇

之物,此狸虽是水兽,因它从来素食,轻易不肯伤生,性极灵异,颇能自爱。知道此举

大干造物鬼神之忌,不是修道人的行径,先勉强替她寻了些,便即停住。偏那散仙贪得

无厌,一有不从,便发动金水禁制使受禁毒。它被迫无奈,只好依从。那飞狸胸前灵爪

变化神奇,多厚多坚的山石金铁,挨着便碎如腐朽,连寻常飞剑都伤它不了,弄巧还被

抓去。只要看出藏宝之地,那散仙便在夜静无人之际将它放出,狸身也长复了原形,当

中一眼射出金红光华,注定地面,灵爪突然暴长伸出,狸身不过四尺长短,那只灵爪却

可长到丈许,五指各有五尺长短,一爪下去,丈许大一片山石泥上,立即随爪而起,又

灵又快,晃眼可挖成一个又深又大的地穴,狸也随身而下。

  “它本有穿地断金之能,无奈对头防备周密,锁它的颈链乃天蚕丝结成,外用金皮

包裹,本是一件长短随心、烈火飞剑俱不能断的异宝,况又暗中加了一层禁制,时刻都

在留心,结果逃走未成,反吃了许多苦处。最后无法,才和这散仙明说,这等行为对彼

此都有不好,难免害它异日遭劫。它因修道千年,甚地方都到过,何处有宝全都知道。

海里沉埋的奇珍更多,但是不能多取,须有限度。问她需甚东西,情愿一次给她找全,

可是事完必须放它,至少也将禁制撤去。哪知这散仙贪心太重,恐飞狸在外难保不落人

手,事完之后,不如拜在她的门下做个兽徒,一同学道。此狸虽是兽类,却能辨别贤愚,

志气也高。早看出旧居停以前还能清修,自将自己擒到以后起了贪慾,时以寻觅地底藏

珍为念,照此存心为人,决无好果,不愿将来受她连累,心里又愤恨。便推托身是异类,

不配做仙人门徒,只等自身元胎炼成,脱去原有躯壳,便转世为人,重修正果。一经释

放,即返旧巢闭户静修,并无余暇为师服役,空做一个挂名徒弟有甚意思?并且所炼道

功又不相同。真蒙错爱,请早开恩释放回去,再修炼个百余年,元婴炼成,转劫投生以

后,再来拜师也是一样。

  “那散仙经它婉言哀诉,也就应允。彼时所居在山北崖洞以内,陈设布置也颇华美。

而这里那时只是一片湖荡,连地基都没有。因飞狸答应为她再取一次地底藏珍,意慾多

得,便说所居石洞气闷,要在湖中建一所楼阁,以备游赏宴居之地。照着预拟,以前所

得只够此楼一半之用,只要能陈设完美,立即释放。飞狸对她原有深心,假说前古仙人

所遗法宝仙兵,临化去时都有仙法封禁,留待有缘,多看不出,就勉强看出一点迹兆也

取不到,否则这千年的光阴,自己也得了不少了,何待今日?所掘取的都是历古沉埋的

珍奇玩好和用具,只能应用陈列,不是珠光宝气,便是古色古香,只管华丽好看,一点

不能供防身御魔之用。实则它既痛恨对头,又恐此端一开,逼索既苛,不特更犯天忌,

并且容易闯祸,宁甘多受一点折磨,坚不肯应。那散仙先还不信,接连威吓过两次,飞

狸终不为动,便改令寻掘珍玩,虽也不愿,却是一逼就允。散仙以为飞狸平素又极诚实,

只要答应,必定办到,也就深信不疑。

  “这次飞狸因她洞内几间石室己差不多陈设完竣,每次命己寻掘,十九总就本洞出

题,以前也露过口风,恨她贪心,没有应允,往往被逼不过,才代寻掘过三两件搪塞。

就这样,已是满洞琼瑶,金碧辉煌了。这次至多再代取个三数十件,便可终止,谁知出

下这大难题。无奈话已出口,不能收转,加以情急脱身,当时勉强应诺,却力劝了她一

番,说:‘麝以脐而亡身。珍奇宝物向为祸水,所取太多,德不能胜,上干神忌,适以

速祸。我受逼迫而为,情非得已。你务要稍为谨慎,不可过于贪纵。我虽异类修道,决

不要此身外之物。也并非惜力,好言相劝,实恐彼此孽积大重,引出事来。,那散仙也

知所行不对,无如迷恋已深,不舍就罢。当时总算稍为动念,把原拟的三层楼阁去了一

层。先用法术由云南点苍山运来佳石,在湖心中建了地基,移种下不少异草奇花。然后

建起现在这所楼阁,本名叫作灵琼小筑,现在阁名乃是后来妹子所起。她建造时,从石

基起,以至一椽一瓦之微,无不穷极精丽,巧夺神工,所有材料均自各地名山胜域撷精

采华搬运而来。以她那样法术神奇的人,还费了将近一年光阴,才行建成。她能役使六

丁,本来建并不难,所难全在访寻移运之上。稍不合意,或是听说别处还有较好之物,

立即舍了原有,重去寻取。

  “每次出外,仍带飞狸同行,沿途屡问所经之地可有什么珍宝埋藏地底。飞狸不是

答说没有,便说是她厌憎之物。她自然不信。及至发掘,果是一些形制陋拙,水土侵蚀,

残破不完的前古铜铁陶石所制器具。她生具洁癖,破铜烂铁素所不喜,只得罢了。连试

几次,俱是如此。又问飞狸,楼阁将成,应用陈设尚未取得一件,时日已迫,如何打算?

飞狸先只答包有,坚不吐实。到阁成前两天,才对她说:‘陆地宝物,凡是珍奇而可取

得的,这些年来已代你发掘殆尽。海中沉埋之宝却非少数,地方也早知道,到即取来,

只不可心贪背信,事后食言。’那散仙当时欣喜非常,惟恐飞狸有诈,去时又设下法坛,

用一镇物暗中将它元神禁住,然后同往海中觅取。果如所言,在东海两处岛湾中觅了不

少宝物,因久在水中沉埋,宝物受了淬硕,晶光焕发,不比地底泥土地气侵蚀。所得更

胜于前,为数又多,连搬运了十几次才完,这楼阁上下也全布置完竣。那散仙本意还想

再多取些,不知飞狸用甚方法,来个不多不少,恰到好处,再取一件都无。

  “飞狸自然要她践约释放。散仙虽然不舍,但不好意思食言,应是应了,偏那移形

禁制之法设得大狠,解除颇费手脚。只得明说出来,容她明早出去,等到寻来替死之物,

立即释放。飞狸闻言大惊,才知她居心如此恶毒。幸而自己谨慎守信,又不愿自残肢体,

更想落个全好,以免异日树敌,在海底取宝时不曾用异类中解体分身之法逃走;否则千

载功行,全付流水,休说成道,连形神都会消灭了。知道厉害,不敢再催,那散仙果真

出外代它寻觅替身,为表决心放它,除代形镇物外,别的禁制全先去掉,任其在阁中静

候,也没带了同行。

  “飞狸本以为出困在即,不料灾星未退,该受磨折。那散仙为它出寻替身,出山不

远,便遇见两个左道中人,拿着一面古铜镜子,在地下乱照。隐身过去一看,镜光所照

之处,地底泥土沙石竟可透视下去老深,地底有甚东西全都看得出来。宛如百丈澄波,

空明莹澈,无论草树根须,蛇虫蚂蚁,俱在一泓明镜之中,纤芥不遗,看得清清楚楚。

心想:‘如将此宝得到手中,地底任何珍奇异宝均可发掘,岂不比五爪飞狸又强得多?’

那散仙贪念方萌,二人忽然将镜收起,说起得宝经过,才知是在本山附近一个满布瘴烟

的泥沼中发现宝气得来的,共才三天。因疑雪地许还有别的宝物,重来寻取,顺着地脉

找来,令散仙最可气的是,那片沼泽日前运宝回来时曾经路过,自己也曾发现宝气隐隐

透出地面,命飞狸一看,力说无有。前此她在海中得了许多宝物,正在心满意足的高兴

头上,又见瘴泥污秽太甚,发掘时既要多费好些手脚,飞狸劳苦功高,再让它深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7回 无意相逢 石玉珠班荆成宿契 有心求助 冷青虹促膝述前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