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78回 山川险阻 首涉仙都 洞壑幽深 重逢爱侣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超群眼望少女走后,仍作不知,跑向少女坐处。正待略为耽延,探头崖口设词

回复,似听婴儿咒骂之声起自身后,益发故意满地搜寻。婴儿一会儿便由来路赶到,见

超群东张西望,叫道:“大舅不要找了。”超群假问:“仙姥怎得来此?仇人杀死了

么?”婴儿愤道:“我当然要制她死命,现在她已拼着受伤逃走了。你今偏睡得这么熟。

幸你来了,不然她已得了仇人传授,我又年幼力薄,虽然仇人本来受我克制,连胜了她

好几次,她又吃了功夫差的亏,不能发挥全力,久了仍是不行。今晚虽然没能乘空将她

金丸盗来一粒,她也不能全部应用,又见我不怕她,还有你相助,未必还敢来犯。日后

我元气逐渐增强,她失了时机,就奈何我不得了。仇人有这忠心徒弟,转劫容易。她得

道在前,日后除她师徒须费我不少手脚,还不知能否如愿呢。”

  超群见她已不再避忌,乘间探问仙姥和来人师徒到底何仇,如此循环不解?婴儿先

听他问,没有则声,忽然似要暴怒,又复强行忍住,对超群道:“叫你不要问我的事,

怎不听好话呢?实对你说,我对甚人和东西都不喜欢,只对你一人好。还有适才仇敌差

来的小姑娘,虽和我打了半夜,我还差点吃她亏,偏会爱她,连我也不知什么原故。屡

次劝她弃了仇人降我,她偏不肯。尽早总有一天把她收了过来,和你做成夫妻就称心了。

我那两个仇人,女的已然转世,将来成就也许还好。她那丈夫却是恶人,心最狠毒,女

的遭劫便为了他。这次必是想把我制服,好为他异日之用。自己不知受了甚伤害,不能

亲来,又恐我成了气候,无法可制,把女仇人的徒弟遣来。那小姑娘见她法宝被我毁去,

甚是惶急,她那元神定然受着禁制,所以任我苦口开导劝说,软硬齐施,老是一言不答。

她逃回去难免不受恶人重责,我还可怜她呢。只惜我功候尚浅,不能传你法宝;否则此

时如能代我一行,不特将这可怜人救出,还可将恶人除去,免得女的转世之后,夫妻重

逢,合力与我为难,要多好些麻烦。日前我只料出恶人遭报,在他巢穴中静养,偏生相

隔太远,那丫头又不肯说,无从知道底细。报仇除害,非等十年八年以后不可,真气人

呢。”

  超群不敢再问,只把话记在心里。次日偷问父母,俱以一向不去窥探屋后,夜里只

听婴儿唤了超群几声,别的俱都不知,因恐惊疑,也就没有实说。婴儿也不再提前事,

仍然一吃晚饭便令走开。超群想与少女相见,闻言正合心意,假意询问:“今晚还有事

相唤没有?请仙姥先说,以便留心等候,免致误事。”婴儿冷笑道:“那男老怪自不能

来,又无人可以放心付托。只凭昨晚小丫头,她已成了惊弓之鸟。今晚不会再喊你了。”

  超群暗喜,回到屋里取了金九、玉刀,慾要赶往后崖赴约。行前忽起私心,恐将二

宝还了少女,一去不来,以后无法见面,便把金丸重又藏起,只带玉刀前往。到了所约

谷中,少女已然先在,超群问她怎来得这么早?少女凄然不答,只问超群:“那两件宝

物代我取来也未?”超群便把玉刀交还。推说:“取宝那人是桑仙姥的好友,但又气她

残忍,虽将宝物取走,并不使她知道。先恐你拿回去,异日又助仇敌来此扰害,本不肯

还,是我再三劝说先把玉刀还你。那金丸他也不要,更不会交给桑仙姥来害你,只等十

年后桑仙姥成长,立可交还。只管放心,决无虚话。”

  少女闻言,立即花容惨变道:“我今日前来,身无长物,如被敌人知道,立即身化

成灰,无葬身之地。就此还被山主疑心,经我再四苦求,才许一行。金丸关系双方死活

存亡,你既和敌人亲戚,料不会不知底细。因你像是至诚君于,拼冒奇险来此,不料这

等结果。玉刀失去,我已不了;金丸是我师父交我保藏的元命之宝,如何肯舍?昨夜回

山,业已备受楚毒,这番更是没命了。我来时心便怔忡不宁,知有大祸将至,果然应验,

这可怎了?幸而天时还早,那人想必住在近处,请你再代我去求他一次,好歹也将此宝

要回才好。萍水相逢,本不应如此一再烦扰,只因此事于我干系太重,事已至此,除腆

颜奉求外实无善法。如蒙仗义始终其事,必有以报。”

  这一对面接谈,超群觉少女仙姿丽质,美艳绝伦,令人不敢逼视,心已沉醉。及见

少女芳华凄楚,哀婉焦急之状,越发怜爱心软。本想答应,因贪图多晤对些时,一时拿

不定主意。便问:“山主何人?既命姊姊前来,自非外人。胜败常事,本非敌手,怎能

怪人?姊姊也精道法,何况另有师父,就他迁怒加害,令师也不答应,为何这样怕他?”

少女朝超群细看了一眼,失惊说道:“照此说来,你并不知我来历底细?难道令亲没对

你说么?”超群道:“仙姥只说令师是戊上之精,已然转劫投生,你受她丈夫所差。她

丈夫是个恶人,仙姥如能得到那枚金丸,便可制他死命,可惜我去晚一步,被你带了逃

走。并说她生平对人无情,除我以外,偏会爱你,昨晚曾苦口劝降。可有此事?”

  少女闻言,不禁动容。又道:“我知桑仙姥原比山主好些,无如我身已受制,她又

气候未成,此时爱莫能助,有甚用处?我生平不会说谎,那枚金丸,敌人得去固然可期

必胜,如不失落,在这两年之内,山主只要寻到替人,仍可来此寻仇。有我前车之鉴,

所遣的人定比我要强得多,那时先后天戊土精气一齐并用,双方胜负正自难料。此宝又

非可以消灭之物,除却敌人收去,便是遗失。也是我自不小心,道浅力微,只说以前曾

来窥探数次,知道崖上素无人迹,令亲肉体尚不能飞身直上,那些法宝过于沉重,没有

带在身上,致被人乘隙盗走。回山以后说被敌人收去也可稍好,偏又实说。令亲说得不

错,山主乃先师丈夫,实是一个恶人。昨夜已然受他刑责,如不取回金丸,叫我怎生得

了?”超群一听,如把金丸交还仇人,两年之内仍要差遣能手来犯,婴儿吉凶莫卜,暗

自心惊。仔细盘算,仍以下还免害为是。又问少女山主住在哪里,叫甚名字。

  少女见他只管絮聒不走,好生不耐,无如求人的事不便过于催迫,只得笑道:“住

处距此并不甚远,就在缙云山中。山主姓风。令亲气候未成,就对你说,也无法寻去。

时已不早,请快向盗宝人求说吧。”超群心还迟疑未定,被她一催,脱口答道:“那人

今早已然带了金丸出远门去了,至少也须半年才回,行踪又无一定,如何寻得到他?”

少女闻言,知已绝望,不由大惊,突然变色道:“这却怎好?想是命该如此,回山就脱

毒手也九死一生了。谢你好意,行再相见。”超群见她说时满脸优惧之色,珠泪盈盈,

心中老大不忍,但话已出口,好生后悔。正想设词挽回,期以异日,只见一道黄光,少

女已破空飞去。晃眼无踪,只得回去,悬念了一夜未睡,老恐少女为己所误,回山遇害,

由此日夕相思,闷闷不乐。

  过了些日,忽被婴儿看破,一盘问,见超群吞吐不肯明言,便发了怒。超群颇有胆

智,原非庸流,不知怎的,对于婴儿由初生不久便生畏心,丝毫不敢违逆。知她机智,

搪塞无用,又想乘机探询心上人的安危,便把心事吐露出来。只隐起那夜上崖窥伺,先

将金丸盗走,以及与少女约见各节。超群只推说事前…夜告辞回屋,因见时早,去往村

外闲游,曾与少女遇过一次,一见钟情,生了爱心。起初只当是近村人家少女游山迷路,

嗣一交谈,得知她在缙云山中居住,有一山主对她甚恶,奉命来此采葯。村女力微,被

逼跋涉,并非心愿,此次如不能将葯采到,便恐不免刑责。男女有别,时在夜间,她又

说是这里路熟,不畏迷途,无须伴送指点,虽然爱极,未便追随。次夜闻呼,赶到后崖,

见黄光中裹着一人,正是此女,才知她是仇敌派来侵害仙姥的人。自从逃走,一直不曾

再来,许已遭了毒手。听她所说口气,上次侵犯实系出于无奈。那晚如能将她擒到,逼

令降服,常在这里,免受恶人之害也好,偏又慢了一步,金九没盗到手,被她滑脱。为

此日夕相思,仙姥屡诫不许多问,故此不敢探询,心中实是放她不下。

  婴儿闻言,喜道:“我只料定仇人丈夫在巢穴中养伤,此时除他最是容易,偏苦干

不知藏处。他那金九乃戊土精英凝炼,不特可借此除他,于我还有极大益处,到手不久,

立可成道飞升,不必再在你家鬼混这十多年。我看少女人门不久,仇人便遭劫难,可见

本身无甚道力。此来全是仇人丈夫存心不良,拿了仇人留存的一些法宝,想乘我气候尚

浅之时,生擒到他洞中,逼献元精。异日伤愈,再把转世妻子度到山中,再借我先天乙

木之气克制戊土,使我和仇人俱受他的挟制,成全他的道法仙业,为所慾为。偏生仇人

死时,他也在场,受了重伤,不能亲来。又恐我功候日深一日,久了无法下手,才逼迫

着仇人的徒弟代他行事。不料此女道浅力薄,在有许多法宝,只知照他指教依样画葫芦,

不能发挥戊土妙用,斗我不过。看神气,此女来时必已受了恶人禁制,所以任怎劝说,

都不肯应,终于遁走。那夜如将此女擒到,不问降否,只要说出恶人藏处,交出一粒金

丸,我便可致那恶人死命,她也永脱魔难。此女生得大美,连我也爱,所以擒住也不会

伤害,她偏把我误当恶人,拼命遁走。幸我没被恶人擒去。恶人尽管暴虐凶残,还有好

些顾忌,此女命决无妨,不过日受苦难,恐所难免。缙云山不知离此多远?我近日正在

修炼,下手偏在夜间,所以不能前往。你既想救此女,只要胆大心细,我略加传授,五

日之后便可代往,只不知你有此胆量没有?”

  超群深悔以前不该藏留金丸,致害少女受恶人茶毒,本就想往缙云山中寻访,无奈

婴儿不能离开,又不知仇敌虚实深浅,空自忧急,无计可施。一听这等说法,不但可代

婴儿去未来之患,还可将心爱的人救出水火,不由喜出望外,竟把亡妹临终不可离开婴

儿之言抛向脑后,当时便请传授。婴儿随令先取桑木削了三枝木箭,同去后屋,将本身

之乙木真气,令超群缓缓吸人腹内,再传以吐纳之功。自己则在夜里背人自练木箭。超

群急于去救少女,用功甚勤,天分既高,加以从小家传内功与婴儿所传相近,容易入手,

到第四天头上便已纯熟,能够随意运用。婴儿见他灵慧善悟,进境迅速,欢喜异常,极

口嘉许。夜里又将三枝木箭给他,传了用法。

  超群第五日一早起身,因隔缙云山尚远,任是快走,往返也有数日,敌人又是妖邪

一流,明告父母,决不放心,行前假说:“婴儿现在室中设有法坛行法修炼,以便早日

成道离开此间,无须再待多年。但那法坛日夜必须有人坐守,不能离开一步。我因代婴

儿坐镇,在法成的八九日内,不能与家人相见。崖后一带,家人更不可涉足窥伺,免得

取祸。”为防万一,并在暗中备好十来大的现成食物放在屋内,把所说假话告知婴儿,

请在自己未回以前不要离开后崖,以免家人疑心。婴儿也都应诺。

  桓雍夫妻本以为婴儿多留一日,便多一日心事,能够早去,自合心愿。又知爱子与

她处得甚好,不过与婴儿一同食宿几天,料无妨害,毫未想到别的。超群自觉布置周详,

话说得巧,便婴儿不能守约,出来走动,也不致启家人疑心,甚是高兴。那枚金丸未对

婴儿说实话,不敢献出。带在身旁,又恐到了仇敌那里挫败被夺,以后更无制敌之策。

意慾寻到仇人巢穴,当时能凭婴儿传授,将恶人杀死,救出心上人,一同回来,话自好

说;如若仇敌厉害,不能如愿,或是心上人已然遇害,逃了回来,再假说亲人虎穴盗出,

献与婴儿,不特少女之仇可报,婴儿对己必更嘉许:因而没有带去。

  超群恐为人见,径由屋后援上崖壁,仗着家传轻身功夫,凭借壁上藤蔓援附,以及

崖下高林掩蔽,一路攀萝援葛,直达村外,然后择路往前途赶去。行时曾由老桑生根的

窟穴经过,鼻端忽闻一缕异香。回顾妹子埋骨之地,似有一株矮树,树根还有微光。因

天渐亮透,佃佣已渐起身,急于上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8回 山川险阻 首涉仙都 洞壑幽深 重逢爱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