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79回 一念痴情 无心成大错 两番涉险 五遁见玄功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当下二人同去地底法坛,先将戊土禁制收去。然后出来将二个死人的劫灰遗蜕

就地埋葬。秋云本未断绝烟火,洞中另一土室之内藏有食物,二人忙了一夜,天明俱觉

腹饥,各自吃饱,重商以后怎办。

  秋云自知来日大难,尤其师父和仇人十分情重,至死不悟,一旦归来,必不甘休。

就此舍去,投到桑仙姥门下,又觉问心不安,异日还要应誓遇祸。超群偏又情有独钟,

死不肯舍,怎么也想不出主意。二人守在一起,彼此缠绵难舍。直商谈到了次日过午,

秋云终是心软情痴,自觉超群为她舍死忘生,备历险阻艰难,就此分手,委实对他不住,

迫不得已,告知超群说:“昨来山主以前同门师弟妖道景文通,曾想抢夺先师所留法宝,

逼着山主指明藏宝所在。尤师姊和我表面故作不知,暗中行法发动土洞禁制。妖人还没

到达宝穴,便为戊土真气所伤,逃了回来。以为山主故意给他当上,争闹了一阵,忿忿

而去,看那神气必不甘休。我与法体遗物誓共存亡。妖人未露本相时,山主把他认作心

腹死党,已略说了此间虚实。现时洞外桑林准备陷害桑仙的阵法我已收回,却把所有禁

制法力悉数用在防御上面。少时再把东山坡土洞封闭,除你我用那乙木之宝前往,本来

外人休想妄入一步。无如此中妙用和往来门径,妖人知道好些,他又受过一次挫折,必

定大举来犯,多少总有攻陷之法,不可不防。我就住在你家,也必须等这妖人来过之后,

或是诱他入伏,就此除去;或是不令攻人,并假装山主已然复原,行动自如,恨他昨日

要挟,不与相见,却命我们对敌,施展师传法宝,使其知难而退,不敢再来。去此一害,

始能定局。

  “但是这厮昨已受伤,来时难以预测。你如真个想念我,我传你进入后洞之法。到

时你这里却不要来,以免万一我在地底参拜,不知你来,你于无意中入伏;或因情急抵

御,妄用乙木之宝破去我的禁法,彼此有害。可仍去东山坡上洞以内,照我传授入门,

先将禁制复原。然后用手抚按壁间晶镜,高声三呼‘秋云’我便到来。如仍不至,便是

我在地底行法参拜,你可在榻上坐候,我拜完真灵也就来了。”

  “这次你于桑仙建功不小,回去可代先师解去以前嫌怨,此行经过不妨明告。她还

不知山主与同党妖人合谋,在此种植桑林,暗设恶毒阵法,准备炼成,便派尤师姊前去

诱她来此人网,知我撤去,必然高兴。她本爱我,也许能有两全之法,使我早日离开,

无须在此看守。我极感你深情,尤其是你虽爱我,而存心至诚,不涉一丝庸俗儿女之念,

更为难得。照你根骨为人,将来你我同归桑仙门下,共登仙籍,大是可望。我孤零一身,

又何尝不愿你在此厮守?但你家有老亲,独子钟受,背亲私出,为一女子千里迢迢犯此

奇险,已非人子之道;再如流连不去,使父母惊优,你固难逃不孝之罪,我也问心不过。

桑仙行迹诡异,脾气古怪,常人不知就里。万一父母为了你,多生疑虑,向她追询,闹

出事来,如何是好?如真爱我,必须速回。这也是我命苦,多生磨折。假使尤师姊不死,

或是那三枚金丸全在,也可用它封闭宝穴、遗体,无须留此防守,偏都出了差错、人事

无常,此后吉凶还不能逆料呢。”

  超群被她以大义责难,想起家中父母和桑仙姥性情为人,顿生顾虑,归心似箭。没

奈何,和秋云握手依依,忍痛言别。秋云眼含情泪,亲自送出后洞悬崖之上,才行分手。

超群先藏起那枚金丸,秋云虽屡屡盘诘,超群因为自己一时私心,害得秋云饱受磨折,

惟恐说出实话,秋云怪他,只说:“那晚取出金丸的是另一人,本与桑仙姥无关。我结

纳桑仙姥,一切俱是此人所教。现时此人云游在外,归期无定,迟早必能珠还。暂时虽

拿不到,决不致被桑仙姥得去,为你师父异日之害。不过桑仙姥并不认识此人,你如去

我家,见时不可提起,恐惹出事来。”秋云虽觉与以前所说不符,一则爱情正深;一则

又知超群以前毫无法力,不知此宝妙用;况且失宝之后才行相遇,以前虽然见爱,敌友

未分,难免心有疑忌,未全吐实,也是人情。超群又把妹子临终所教的话选了些来编谎,

秋云也就信以为真。

  超群走到路上,才想起不该骗她,无如话已出口,无法挽回,真要说了实话,也许

她寒心翻脸,故尔几次想要返回去,俱都慾行又止。后见路越走越远,觉着若是二次去

时再把金丸带去,作为取宝之人已回,越将谎圆上,比较稳妥。念头一转,于是铸成大

错。

  超群生具异禀,脚程本快,归途毫无耽搁,又得秋云指他捷径,不消二日,便已回

转。因已到家,便父母知道也无妨碍,没有绕走去时途径,径由正路入村。刚到村口,

迎头遇见家用佃工程二,见面便惊叫道:“大官,你到哪里去了?也不说一声。如今主

母为了你已快送命;你阿爸急病在床;桑仙姥因和老主人夫妻吵架,业已负气出走。你

还不快回家,看有什么方法挽回没有?”超群素孝,闻言吓得心中咚咚乱跳,飞步往家

中跑去。到家一看,父母已然同在危急之中。

  原来超群走后,头两天老夫妻也还相信,以为爱子在后崖小屋内为婴儿镇守法坛,

未怎在意,到第三天上,桓妻因往后山一带行猎活动筋骨,偶然登高闲眺,遥见婴儿独

自一人带着满身青气,在前面山坡上往来驰逐,随即走入林中不见。一会便有一群山鸡

飞过,地上忽然射起千百缕青烟,满空交织成网,将那山鸡全部网将下来,一个也未逃

脱。婴儿随又出现,好似闲得没有事做,将山鸡一只只拿起,把雉尾和翅根、翎毛一一

拔去,疼得那些山鸡悲鸣不已,婴儿仍拔她的。拔完将鸡毛聚在一起,将手一指,一股

青烟射向鸡毛丛中,鸡毛立即满空飞起,彩羽飞扬,五色缤纷,映着日色,好看已极。

约有顿饭光景,婴儿好似玩厌,将青烟收回,任其飘坠,并将山鸡放掉。婴儿扯鸡毛时

极为鲁莽,多半鲜血淋漓,委顿不堪。山鸡为青烟所禁,逃是逃不脱,本在延颈哀鸣,

情急求脱,身上束缚一去,立即纷纷跳起,不顾命般四下惊窜。无如翅尾受伤,不能飞

起,有的腿骨也被折断,满地扑腾乱跳,狼狈已极。婴儿见了这等惨状,不但未动恻隐,

反比以前彩羽飞空还要觉得有趣,喜得哈哈大笑,声甚尖厉,又放出青烟拦住逃路,吓

得那些山鸡惨声哀鸣,婴儿却引以为乐。

  桓母始终记着爱女是为婴儿惨死,心中愤恨,又嫌她残忍太甚,不愿再看,已从便

道走回。刚巧有一个佃工去往城市购物,带回好些超群喜欢的糕点。桓母忽然心中一动,

想道:“爱子曾说婴儿行法正亟,须他相助守坛,要等事完始能出来见人,由此起便不

见婴儿出来走动。既然行法,自然她是主体,为何爱子不能走出,她却这等闲空,糟践

生灵?二人平日行止俱在一起,一直到夜,永无独出之时;婴儿况又不由正路,偷偷背

人走出作孽:诸多可疑。自己一向厌恶这个怪物,自女儿死后,从未到后崖去过,不知

他们闹什么把戏?这类怪物有甚天良,女儿已为她葬送,莫不爱子又上了她当,后崖永

无人去,好歹也须知在里面作些甚事,免得出了乱子,发觉太晚。”桓母越想越不放心,

又想给爱子送点食物。因恐丈夫知道拦阻,以为婴儿在村外玩得正高兴,一时不致便回;

即便回来撞上,母亲为儿子送食物,怪物又是从小便在自家寄居,多凶恶也不能不讲道

理。便拿了些食物,也没告知家人,独往后崖探看。

  桓母初意婴儿既在后崖设坛,爱子又那样告诫不令人去,必有好些鬼门道,弄巧还

许只能远望,不能走进。及至崖后,静悄悄的,什么迹象都没有,心甚奇怪。试探着走

到婴儿屋前,见门虚掩,探头往里一看,满地食物干粮碎屑杂乱不堪,哪有一个人影。

又见室中有一块土地微微隆起,恰似一个新掘成的小坟。这一急真是非同小可。适才分

明见婴儿独自在外,爱子并未相随,疑心爱子已为婴儿所害,那块隆起的土地便是埋葬

遗骨之所。一时情急,也未深思,恰巧上次埋葬桓女时,佃工还留有一柄铁锹在崖脚草

地里,忙去取来照地便掘。桓母原是内家能手,接连几下,便掘了一个坑。一看里面并

没有骨殖,心疑埋在深处。还待往下发掘,猛力一铁锹下去,忽听铮的一声,一股青色

烟光突自穴中冒起。跟着穴中沙土无故纷飞四散,硼出三枚鹅卵大的晶丸,青光荧荧,

似要往上浮起。桓母虽不知那是婴儿内丹所炼乙木之宝,但也明白与婴儿关系重大,如

若毁损,必不甘休。心中一慌,手举铁锹照那三枚晶丸又是一下,铮的一声,内中一丸

应手立即粉碎,化为一股青气迎面扑来。猛闻到一股极浓烈的木香,那青气扑向身上重

有千钧,头重眼花,再也立脚不住。吓得刚刚飞身纵出,惊惧迷惘中,耳听一声怒喝,

眼前似见婴儿人影一晃,纵向屋内,便自晕倒,失了知觉。

  事有凑巧。桓雍适因一事要寻老伴商量,先以为人在田场上。刚走出屋,忽见崖后

一股青气上冲,跟着便听婴儿暴跳怒骂之声。桓雍三日不见爱子,虽然事前已说明,也

是有些悬念。听婴儿厉声怒吼,情知有异,以为爱子守坛不慎,误了婴儿的事。婴儿性

情乖戾,惟恐有甚不测,父子关心,情不由己,便往崖后赶去。桓雍一到,便见老伴卧

倒在地上,似已身死。婴儿正站在门前厉声咒骂,手指一条青气,刚由老伴身上收回。

爱子却并不在侧。猛想起老妻昨日曾说婴儿是个怪物,心肠歹毒,爱子近日寝食不安,

面有愁容,与虎狼同居,殊多可虑。现在室中空空,并无人影,更不似设坛景象,分明

爱子已遭不测,被老妻走来看破,情急拼命,为婴儿所杀。不禁悲痛急忿,暗把生平随

身不离的连珠枣核钉握在手内,纵身上前。总算比桓妻慎重,没有冒失动手。一面准备

拼命,一面仍然强压忿怒喝问道:“我儿何在?我妻与你何仇,为何将她打死?”婴儿

怒道:“你儿有事出山去了,明天自会回来。除他一个,你们全家通没一个好人。你那

老婆子自寻死路,我想杀她,看在你女儿分上,还没有下手呢。”

  桓雍一听,爱子或许尚在,老妻必是婴儿所害无疑,多年夫妻情分,哪能不急。无

如爱子吉凶未卜,对方是个怪物,老妻一身武功比自己并差不许多,上来便倒,可知厉

害。惟恐一击不中,反为所乘,立刻便是一场大祸,不由把来时锐气馁了许多。眼含痛

泪,抱起老妻一看,周身仍是温软,只是没有气息知觉。忍不住气忿,指着婴儿颤声说

道:“我与你有甚冤孽,好好一个女儿被你害死?照名分说,你是我外孙,我们平日对

你也不薄,就算是外人邻里,也不应对我妻子下此毒手。如若稍有天良,急速将我妻子

救醒,将我儿寻了回来;否则,我就做鬼也不与你甘休。休看你法术高强,这等为恶横

行,终会有个报应,那时上干天怒,就来不及了。”

  说时,婴儿三只怪眼齐闪凶光,怒道:“你那老婆子存心不良,乘我不在屋内破我

仙法,自己无知,触动乙木真气,将七窍闭住。等我心动赶回,她已受伤倒地。那做贼

的家伙还在屋里,怪着谁来?你看也不看,便满口乱说。如非看在你儿女分上和居停之

惠,依我脾气,你夫妻一个也休想活命。我自借体化生,谁是你的外孙?早知你们除超

群之外全憎嫌我,还说这等无礼的话,我走好了。”遂向桓妻怒视一眼,回到屋里转了

一转,一片烟光闪过,走将出来,指着桓雍喝道:“你夫妻虽然不好,我总算受过你们

衣食居留之惠,尚未报答。你那儿子资质心性都好,现奉我命,也为他自己婚姻之事,

出门去了。只因你们作梗,我又脾气不好,生怕隙未凶终,才未明言。哪知你老婆子愚

昧无知,依然自取其祸,使我不能照你女儿临终之言,到了年限再去。现她只将气闭住,

人并未死,我一举手便可回生。只因恨她平日无礼,视我如仇,今日又伤了我的真气,

须费百日之功始能复原,不杀她已是便宜,咎由自取,乐得任她多受一点活罪。你如晓

事,你子回来,可速令他去至后山寻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9回 一念痴情 无心成大错 两番涉险 五遁见玄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