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08回 身陷魔宫 鬼声魅影 魂销艳舞 玉软香温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甄济正看得意马心猿,眼花缭乱,偏偏当中有两三个相貌最出色、姿态最柔媚的美女,每次舞到甄济面前,若有意若无意的,不是流眸送媚,桃靥呈娇;便是粉腿高跨,暖香隐渡。有时竟从甄济头上飞过,红桃肥绽,宝蛤珠含。最难堪的是妙态方呈,一瞥即逝;方在回味,忽又飞来。顾此失彼,无可捉摸,令人心痒难熬,百脉偾张。再加上婬乐助兴,不消顷刻,便已骨髓酥融,神魂若丧。

甄济一意贪恋玩赏,死生祸福早置度外。昏惘迷乱中正待爬起,向那美女扑去,忽听一声鸟鸣般的怪啸,乐声顿止。那些美女也似惊鸿飞逝般朝壁间飞去,归了原位。八根晶柱前的宝座上面现出未人谷前学着道童叩祝时所见那个身着黑袍奇形怪状的道人。这才想起自己此来为了何事,倘若适才心意为祖师察觉,哪还了得?不由吓了个通体汗流,战兢兢跪在地上,叩头如捣蒜一般,哀求祖师宽恕,怜念收容。道人哈哈大笑道:“我已看了你好些时了。你的资质虽可,若论心性,还不配作我门中弟子。所幸你先天尚可,只须少受熏陶,仍可成器,姑且收录,以观后效。只是我门中规章素严,少时自有人指示给你。须知我这里不讲情面,言出法随,丝毫通融不得。还有凡入我门中弟子,人人都先行立功自效。你现在道术毫无根底,本难立功,给你三月的限,看你自己的机缘吧。”甄济闻言,喜出望外,连忙叩谢道:“弟子蒙仙师不弃下材,收列门墙,恩同再造,自知资禀驾下,难有成就。此后惟有屏绝万缘,勤谨自勉,努力前修,以报鸿恩于万一罢了。”道人狞笑道:“你这话说错了,我问问你:你一心虔诚拜我为师,可知我的来历和本门教宗么?”甄济惶恐答道:“弟子愚昧,实是不测高深,不敢妄言,望乞恩师指示。”道人道:“三十二天释道两家,正邪各派,仙佛共有七十六等。上等真仙能有几人修到?不论释道两家,俱以求无慾为大道根基,其实‘无慾,二字,根本难通。试问:想成仙成佛,是不是慾?若论真正虚空寂灭,何必有我?只须乘它归尽,到时一切还之太虚,何必学仙学佛?可见己若存在,便当有慾,求仙求佛,不过是所慾者大而已。人的眼耳鼻舌身意,全由天赋,我既秉有,便当享受。再以本身道法本领抵御百敌,以防忌害,由我放量享受。只要道精力足,一样长生。岂不比成真正仙佛还有趣味?本门所奉玄阴教宗,乃我手创,全主为己。虽不奖劝为恶,却绝对不许违意为善,然而如出诸自己所乐为,亦非全属不许。人性本恶,以我自身能力去求自身享受,这才叫作率性而行,方是本门宗旨。故我门下虽多本性中人,却没一个伪君子。声色嗜好,这里全有,俱是我和门下弟子以道法获得,依各人道力本领高下,公平享受。明知遭许多异派中人之忌,但我道法高妙,也奈何我不得。适才见你本质虽还不差,但所中人世习毒不浅。如非你见了美色,忘却顾忌,现出本来面目,门外那许多毒蛇大蟒,你早已膏了它们口腹了。此后务须记着:我这里除了令发必行外,只要你能力所及,凡有所好,只管凭你心意取到此间,一同享受。如有隐蔽,固是罪在不赦;就是有所知闻而不禀报,犯了也决不轻恕。还有本门专以采补,来求长生,每人每年均须分头出外访求炉鼎。适才你所见美女,均系选之人间。除我自用者外,平时总有百十名左右。少时由你师兄先传了你初步采炼法术,三日之后,便可随你意思选择。虽然好者你任取,却不准认为己有。等三月内你建了外功,传了本门心法,不消三年,便可出门行道,为所慾为了。

甄济此时已是色慾蒙心,虽然听出道人是个左道旁门中的妖人,竟为邪说所动。闻言不但不知忧惧,反以为真仙只是听说,从无人见过。像道人门下这般道法精妙,随便在空中飞行,出入青冥,顷刻千里,何等神奇。这种百年难遇的仙缘,就是在洞中苦修个十年八年,受尽辛劳,只要能炼到那等地步,也所心甘。何况并不吃苦,只要服从师长,遵守本门规矩,不但几天之内便有绝色美女陪伴枕席,而且日后更可为所慾为。不似平日耳闻学仙求佛,要受三灾八难,千辛万苦,处处规行矩步,一丝也错乱不得。像适才所见那种绝色美女,俱是生平罕见的尤物。只求能有一个到手,真正消魂片刻,便不在虚生一世,何况永远随意享受。不禁心花怒放,喜形于色。

这道人便是本书有名左道旁门中的首要——鬼老,平素无恶不作,专以收罗天资聪敏,生具恶根的人为徒,以便同恶相济,增厚势力。

适才在夕佳岩引进甄济的瘦长道童,真名叫作程庆,外号鬼影子,是鬼老门下一个最心爱的徒弟。起初并未安甚好心,因为路过夕佳岩,看见下面有数十个狗猩擒着一个少年,正待嚼吃,知是本山豢养之物,别处没有,便下去观察就里。一问为首的一个,才知它们是出来寻找同伴,发现那死狗猩,以为是甄济所杀,故此将他擒了,准备裂体嚼吃,给死猩报仇。因并非私逃,才停鞭不打。

那狗猩是藏边雪山中的特产,生相和人相差不远,猛恶异常,惟又灵警无比。鬼老将那一带狗猩全用法术收伏,训练好了,利用它们天生的本能,四出采取各种媚葯灵丹的材料。夕佳岩天生一种媚葯,名为子母还阳草。这葯草每年只中元到重阳这一二月内,每值大雷雨后出现。

其中一个雄狗猩,每年一过七月半,便奉命在夕佳岩前守候,守了好些日子,也没有大雷雨。元儿、甄济到达那天,恰值雷雨交加。这东西凭着一双夜猫眼,照往日产草之处前去察看。因这草一见阳光便即入土隐去,不被太阳照过又不合用,当时看准了出芽的所在,准备明早天明阳光未出前,再去守候采取,回山复命。当晚因雷雨大大,想往延羲洞中避雨,一眼看见洞内火光,又有生人气味,刚往里一探头,便吃元儿一剑刺中要害。拼命挣扎,逃到半山,便即伤重身死。

狗猩生性最婬,全有配偶,难得奉命出外,雌的本就时常乘机抽空赶来聚会。也是活该甄济倒霉,发现死猩之时,如将它掘土掩埋,本可无事。如不将它拨动,有深草遮盖,借大一座山,也不致被它同类当时就发现。第二日独木舟制好一走,何致身人旁门,异日作恶大多,身遭惨祸?甄济前脚一走,那雌的也从别处赶来,一到便即寻着。此时甄济还未人洞,拿着那柄家传长剑,正在削砍树技。雌猩见有生人,断定雄猩是甄济所害。雄的已死他手,恐独力难支,连夜奔回铁砚峰去,招来许多同类,连夜赶往夕佳岩,为雄猩报仇。为首一个,因受鬼老多年训练,已能人言,并能说上几句,正擒了甄济,半人言半兽语地喝问,怎生将它同类害死?

甄济惊慌昏骇中,还未及听清,鬼影子程庆已经持了蟒鞭赶到。一听本山狗猩被人杀死,不禁大怒,本想纵任这伙狗猩将甄济裂吃报仇。因听甄济千真人、万仙长地苦苦哀求,偶然定睛往甄济脸上一看,见他虽然风尘困顿,却是丰神朗润,犹是童身,资禀更是不差,鬼老门下无分长幼,全是道童打扮。程庆也是门人中数得上的人物,一见不是凡器,不禁心中一动,暗想:“此人师父或许用得他着。”

程庆初意只不过将他带回山去与鬼老去取生魂,祭炼法宝,并无引进入门之想。谁知到了铁砚峰,跪在谷口一默祝,鬼老便用吹竹传声,叫他进去。随后亲自出来,一见便有了凡分赏识。由谷口到洞中这一段路,到处都有蛇蟒怪物往来,虽说不奉命不敢伤人,生人到此,总要胆落魂飞。甄济居然通过,胆力已经入选。只是当他见了美色时,鬼老看出他临时忽然警觉,可见他先天善根尚厚,容易弃邪归正,先还有些不满。及至看他到了后来终忍不住,再一听了那一套邪说,索性什么顾忌都置之九霄云外,这才认为确是邪数中良材。当下便命甄济起身侍侧。

鬼老手一指处,吹竹之声又起。那引进甄济入门的那个瘦长道童便即现身,跪在宝座前面。鬼老指着道童,对甄济道:“这是你师兄程庆。同门师兄尚有数十人,此时可以无须相见。你可先随他去,安排了修道之处,他自会对你说一切规章和我的名姓来历。此三月中,如有用你之处,自会唤你到此。平时无事,可随他学那初步采补之法便了。”甄济闻言,忙又拜谢。程庆也便领命起身。甄济刚向程庆见礼,称了师兄,鬼老忽从座中隐去。

甄济拜师之后,程庆对他便大大换了词色。先道了贺,又领他到一间石室中去安置,然后遵照鬼老吩咐一一转告。甄济天分聪明,一点便透,一学便会,不消数日,那初步邪法已然学会。休说甄济得意,连程庆也甚心喜。

这日程庆果然领了两个女子前来陪寝。甄济一看,内中一个最妖艳的,正是初来时所见赤身美女之一;另一个穿一身华眼,虽然一样美貌,却面带痴呆,随着别人摆弄。偷偷一问程庆,才知赤身的一个已然日久同化,此来并非供甄济采补,竟是含有教导之意。那面带痴呆的美女,乃是一个大官之女,新来不久,受了法术禁制,等用过多日,才能恢复本来。

当晚甄济左拥右抱,按照程庆所传,如法炮制。那赤身美女名唤月娇,更不时加以指点,真个乐极忘形,死心塌地。休说父母吉凶生死置之度外,就是再让他去做大罗金仙,也不愿去了。

甄济尽情婬乐了一阵,到了子夜过去,忽然内洞和往日一样,又起了吹竹之声。月娇附耳低语道:“祖师爷升座传呼,我等不论新人旧人,俱要前去伺候。这里的人我虽然大半都交接过,不知怎的,我却格外爱你。明晚不知是否仍派我来,如换别人,你须紧记我言。少说话,多快活。我的话虽然无关紧要,也不可告诉别人。这里规章奇特,招呼犯了,无法求免。且看你我机缘如何,你能否奋志学道,那时再说吧。”说完,匆匆领了同来女子自去。

二女去后,甄济事后回味,对于那华服美女还不怎样,惟觉那月娇,不但妖艳明媚,资禀浓粹,而且荡逸飞扬,饶有奇趣,真是人间尤物。若非她几次指点自己悬崖勒马,几乎失了真阳。只是她如此婬荡,为何言语又那般真挚?真情也随时流露,颦睐之间,隐含幽怨?屡次慾言又止,仿佛有许多话想说,不便出口似的。行时之言,更明明隐有机密。如说是奉命试探自己,却又不似。好生令人不解。自己系初来,根基未固,言行上稍出差错,便不得了。甄济决计拿定主意,跟着程庆,早晚用功时用功,行乐时行乐,诸事格外谨慎,不问旁人怎样,想必不致有甚弊害。

甄济又想起:“适才月娇所说,每日子夜一过,后洞便开无遮大会,所有洞中美女无不齐集。每一女子,先由鬼老赐了灵丹,然后令其与各门弟子,互相赤身追逐嬉戏。鬼老并不亲身行婬,只在众女心荡神摇之际,暗中摄取真阴。除月娇这一班十六名美女,曾经多年选择训练,通晓道法,能时常奉命出外,挹彼注兹,不致亏损外,许多新来根基浅薄的少女,纵有鬼老灵丹续命,更番休息,至多也不过一年光景,便即骨髓枯竭,脱阴而死。照她这等说法,可见洞中美女尚多。遇一月娇,已觉销魂,只不知将来自己也能和程庆等同门一样,参与这种极乐大会不能?”这时的甄济陷溺已深,连日听见鬼洞魔窟中许多惨事怪状,不但毫无警惕之心,反倒觉着自己虽然升堂,未能入室,羡慕别人艳事,认为是人天奇福,一心盼望将来也有如此享受,方称心意。

甄济胡思乱想了一阵,不由昏然入睡,醒来见程庆正站在石榻前面,说道:“你真聪明,那月娇最得师父宠爱,她从不轻许任何人,今日居然向师父说你许多好话,岂非难得?”甄济小心敷衍了几句,程庆又传了他一些初步邪法,便自走去。

过了一会,甄济正在用功,程庆忽又跑来说道:“你如今有好机会了,可敢去么?”甄济道:“小弟蒙恩师收录,尚无寸功,但有使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程庆道:“本门弟子共分两等,幼入师门,真阳未破,可以免去兵解者,为第一等。真阳亏损,全凭采补成道者,为第二等。我幼年原是黔灵山中人家一个弃儿,蒙师父收养,在门人中位居第三,本可肉身成道。偏巧自不小心,也是我自欠把握,受了本门一个婬妇蛊惑,道成以后,又将真阳失去。当时本想将婬妇杀了报仇,一则她是师父爱宠;二则此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身陷魔宫 鬼声魅影 魂销艳舞 玉软香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