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81回 恩怨两难言 谁启戎心因聚敛 吉凶皆自取 同遭孽累为贪嗔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天痴上人因超群夫妇与桑仙姥成道迟早有关,自己他年抵御重劫又非得先天乙

木之助不可,木精修成若迟,便不能为己所用;他又天生怪性情,只此二人与他有缘,

此外决不肯再收徒弟:因而虽然运数注定,仍是忿恨。便运用玄功,一面推算陈嫣下落,

命人报仇;一面访查超群夫妇转生何处,以便一出生便引度到木精门下,二次重修,自

然容易,这样仍可赶上自己抵御天劫。谁知陈嫣得乃师指点,早已防到,不特隐迹变名,

闭户虔修不出,井由乃师行法,颠倒生死,作为在路上为人所杀,遭了劫数。上人虽疑

作伪,无如对方防备周密,连算两次,均推详不出下落,只得罢了。

  超群、秋云二人精魂固结,魔难未消。投生两家本是对字而居的至戚,生未周岁,

同遭家难。恰值一个有法力的左道中人路过,救去为徒。沧洲等奉命寻找,偏在途中遇

到意外的耽延,好容易访问到地头,人已不知去向。超群夫妻便在左道门下生长,从小

习染,又受师长督促,虽然偿了三生夙愿,成为夫妇,人却人了歧途。过了很久,左道

也伏了天诛。二人慧根又没有全昧,刚刚自拔,改行向善,结局仍是遭难。幸而回头尚

早,又是为了一件救活多人的极大功德,方与以前同党妖人结怨,身遭兵解,功能补过,

才得转世。只因遭难时人居两地,各不相谋,转世不在一起,相隔甚远。经此一来,耽

误了不少岁月,天痴上人劫难已过。

  桑仙姥虽因楼沧洲时常感化,到时竟弃前怨,赶往岛上,以全力相助天痴上人,无

如功候尚未精纯,天痴上人脱难以前竟为天魔所诱,几乎走火入魔。事后全身不能行动,

只能运用元神行使法力,必须若干年后始能修炼复原。跟着,桑仙姥也到了功候,法力

甚是高强。无心中发现超群刚刚投生,那家恰巧姓桑,这才引度上山,取名桑桓,传授

道法。因桑桓是三世修为之身,不消多年,便炼就颇深法力。再三请求出寻秋云,居然

不久便即寻到。秋云未一世也是从小便丧父母,经人收养为婢,只知姓冷。桑仙姥嫌她

婢名太俗,便以所居的岛命名,取名冷青虹。

  陈嫣年久未见敌人寻她,早已静极思动。无意中收到一只五爪飞狸,乃天生灵物,

通体茸毛,水滑光亮,赤如丹砂。前额生有三眼,当中一眼直立,睁开时精光四射,能

透视地底,无论山石水土,只要在千丈以内,俱如镜中观物,一览无余,尤善鉴别宝物。

胸前一爪形如人手,大小如意,隐现随心,多厚山石沙土,一爪便起。胁生四片金翅,

飞行空中,其疾如箭。不用时包没全身,只露四爪,坚逾精钢,刀箭不入。陈嫣性喜华

丽陈设,最爱宝物,尽管修道多年,积习未除。深知飞狸灵异,制服以后便用诸般禁制

逼它搜掘宝物。飞狸一则受人欺压刑辱,心中愤恨;二则知道这类贪慾,彼此俱有后患:

因此始而不肯。后来熬受不住禁毒,只得给她找了几件。哪知陈嫣大劫将临,一味倒行

逆施,竟忘了修道人的本色,此端一开,益发诛求无厌。将全洞陈设完峻以后,又在湖

心建立了一座仙山楼阁,强迫飞狸寻掘宝物,将全楼阁陈设齐全后,始允放它。飞狸难

耐金水之禁,急于脱身,只得把自己所知的几处海底珍藏说出,由仇人携同去取。满拟

所建灵琼小筑陈设完峻即可释放,谁知陈嫣贪念日深,永无止境,推说所设禁制太毒,

须要物色一个代死的替身始能撤去,慾以稽延时日,再勒索些宝物。

  这日陈嫣出寻替身,遇着两个极厉害的妖人,拿着一面宝镜满地乱照,镜光到处,

地底宛如一泓清水,纤微悉睹。贪心顿起,妄想隐身劫夺。不料自己身形早在镜中现出,

才一近身,未及施为,反先中了敌人邪法暗算。虽仗道法高强,敌人见她貌美,意慾生

擒,未下毒手,侥幸逃脱罗网,还占了上风,仍不免于受伤,形势也是危急异常。陈嫣

因听妖道说那宝镜就在所居附近瘴泽中得到,人土并不甚深。那地方瘴气极浓,时常彩

烟上浮。日前海外归来,发觉宝气隐隐,曾问飞狸是否有宝,答说无有。彼时因新得了

数百件珍奇之物,又以飞狸素来诚实,信以为真,竟将这稀世奇珍对面错过,被妖人得

去,还几乎送了性命。不由犯了忌刻天性,想起飞狸知而不言,是个罪魁,恨之刺骨。

回山不问青红皂白,便将飞狸禁向泉眼之中,要使其受完了百般磨折,然后提出,数以

罪状,立逼掘取古仙人的法宝、神物赎罪;否则永沦泉眼之下,受那五行禁制无量痛苦,

再无出头之日。飞狸悲愤冤苦之余,也发了野性,死不肯应。陈嫣无法,只得每日子、

午二时,运用金、水之禁,给它罪受。飞狸自知难免,便将前爪断去一指,作为替身,

经此一来,自然更不会应允。陈嫣见它倔强,到底杀之不忍。

  过了两年,陈嫣忽听人说起前遇两妖道下落。既想得那宝镜,又想报仇,于是跟踪

寻觅。二妖知道不是她的对手,一面加紧隐藏,一面另求能手相助。陈嫣寻了两次均未

寻到。二妖人藏伏之处名叫赤鲸岛,乃小南极四十六岛之一。左近有一无名小岛,岛上

有一妖人,名叫田无害。二妖人本已和他定下诱敌之计,全岛设下禁制,慾诱敌人入网,

陈嫣第三次赶去,恰好遇上,因是心辣手快,才一照面,二妖人便死去一个,另一个见

机逃去。宝镜恰在逃人身上,陈嫣自然不舍,加紧迫赶。追到无名岛上,被敌人发动禁

制,逼令降服,陈嫣因邪法厉害,恐死后元神受了禁制,万劫不复,不敢兵解。仇人炼

的又是采补之术,大仇已结,如若就此降服,身受侮辱,元精仍要失去。

  正在生死两难,情势万分危急之际,桑仙姥师徒恰在青虹岛上遥望,无心发现无名

岛妖烟笼罩。桑桓夫妇知道岛主田无害婬凶狠毒,前涎冷青虹美貌,曾有邪心,嗣知是

桑仙姥门下爱徒,才没敢来招惹。此人留在左近,终是后患,这时既在卖弄伎俩,必又

有甚好人被他困住,正好乘机除害,便力劝桑仙姥一同赶去。到时见陈嫣因忍苦不从,

已然身受重伤,命在旦夕,危机系于一发,不特性命,连元神都快保不住了。桑仙姥生

平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此去乃桑桓夫妻力劝,非出本心。又知四十六岛妖人均有联系。

初意只令释放,便可无事。也是众妖人劫数临头。桑仙姥性情古怪,话带强迫,极不中

听;田无害又看中了陈嫣的美色和随身法宝;又当人前,不愿示怯丢脸,以为当日岛上

准备周密,许能侥幸连桑仙姥师徒一齐擒住,几句话便动起手来。吃桑仙姥发挥先天乙

木神雷妙用,将岛上妖人全数杀死,一个不曾漏网。陈嫣也被救下。

  师徒三人一看救到的正是陈嫣,桑桓自然仍记前生之仇,反是桑仙姥不令报复。青

虹也觉事乃定数,彼虽不是,终是前生师父。现已苦尽甘来,成道可期,正可以德报怨,

解消前孽,何必再使仇怨循环?便在旁力劝。桑桓与青虹此生虽是同门师兄妹,相亲相

爱更胜前生,言无不从,又加修道多年,有了功候,一经解释,也就罢了。当下师徒三

人便将陈嫣带回青虹岛,加以救治。

  陈嫣自知所受邪毒过重,除去兵解,难于自拔。既感桑仙姥师徒以德报怨,又不舍

灵琼小筑所遗留的那些珍宝。便与桑仙姥立下誓约,将实话说出。求桑仙姥将她即日送

回山去,助她兵解,将尸骨埋藏前居洞内。并把多年聚敛的宝物、珍玩,以及师传法宝、

道书之类,一齐转托,代为保存。等她转世之后,到了年限,命超群夫妻下山接引。这

样不特可以重返故山,并收事半功倍之效,免得在尘世里迷了本性,以及受人侵害。桑

仙姥一听说有这么多法宝、珍物,立即应诺,将她送回山去。陈嫣为报恩,还把法宝、

珍物选赠了三十多件。又将飞狸提出水来,说明来历,然后由桑桓、冷青虹用飞剑助她

兵解,借以了结前生因果。

  陈嫣满拟诸事付托得人,可以无虑。哪知桑仙姥自知劫数也快临头,起初不报前仇,

实则另有诡谋。后来又起了贪心,表面应诺,却阳奉阴违。陈嫣灵根未昧,一出生便知

修为,井盼桑仙姥师徒前往接引。嗣见约期早过,终无人来,心中生疑,也防到师徒生

心变卦,不敢冒失回转故居。又在别处深山中修炼了些年,自觉法力已和前生一样,才

回山中探看,想好一番说词,相机行事。初意对方即便昧良,也有救命之恩,自经大劫,

已然彻悟,只要将代藏的师传法宝、道书发还,别的珍奇玩好能还固好,不还也就任之。

到时故意不提前事,想探出对方口风再作计较。

  桑仙姥阴险狠毒,早已罗网密布。谈不多时,便说自己不日就回转青虹岛,答应往

后湖宝库点交宝物。陈嫣哪知她是有心试探自己,看是否仍以主人自居。一听发还前存

宝物,心中一喜,便说:“妹子离山日久,荒居全仗照看,不被外人侵入。患难至交,

久别未见,正好聚首,如何便去?”桑仙姥自来灵琼小筑,便喜当地风物清美。又以青

虹岛旧居与四十七岛邻近,以前常发生事故,近又杀了田无害等妖人,仇怨日深,虽然

不怕,未来百年内正是成道大关头,强敌时常扰闹,未免妨害清修。陈嫣兵解后,桑仙

姥回到岛去,用奎风神碑和五行禁制将洞府封闭,本打定鹊巢鸠占之计,永远据为己有。

陈嫣来时如肯虚心卑下,甘居弟子之列,也可无事。这一自居主人,立惹下一场大难。

刚同走到阁前平台之上,待往后湖飞去,五行禁制已经发动。

  陈嫣法力既没有桑仙姥高,虽已精习五行禁制之术,无奈敌人以先天乙木真气为主,

平增了许多威力妙用,比她所习厉害;又是出其不意,骤然发难。当时如若束手入网,

也可保住一命,偏又错了主意。出时耳听一声断喝,立见当头百丈青烟倒山一般压将下

来,情知中了仇敌暗算,当时又惊又气,自恃几生修炼的功力,不特想以法力抵御,并

将来时准备和人翻脸的两件厉害法宝施展出来,妄想伤害仇人师徒。桑仙姥因桑桓、冷

青虹曾经苦谏,说初遇时若杀她报仇,并无不合。以前既不肯伤她,并还化敌为友,受

人赠与和重托,为贪她宝物和洞府,不去接引,已然食言背信,于理不合;现她亲身寻

上山来,强占人的宝物洞府,还要行此阴谋诡计,致人死命,良心上更说不过去。师父

既不肯听劝还人故物,至少也不可伤她,只将她逼走便了。桑仙姥先还迟疑不决,二人

知她性情虽怪,可以理折,再三连劝代激,桑仙姥也觉理亏,才行应诺。只迫令屈服,

舍此而去,本已不想杀害。不料陈嫣居然抵抗,桑仙姥立被激怒,竞将五行禁制全施了

出来。

  陈嫣和桑仙姥虽是数世宿仇,两人动手尚属首次。陈嫣先见青烟压到,虽被困住,

并无预想的威力。以为自己今生法力较高,乙木真气已能抵御。胆气一壮,破口大骂,

加急施为。忽见敌人面带狞笑之容,将手连搓。冷青虹面容骤变,急喊:“此女数世修

为,煞非容易,又是弟子前师,务求师父看在弟子面上,椎恩饶她一命。”桑桓也在侧

劝阻。桑仙姥连理也未理。同时湖心中水沸作响,泉眼里隐有风雷之声。陈嫣猛想起桑

桓前生只是仇人门下未学后进之士,死前所发木雷尚有那么大威力,何况仇人本人,又

是早有埋伏,以逸待劳,其厉害可知。自己所发的那两件法宝又被青气裹住。身外青烟

看似无甚压力,却是一任奋力飞腾,青烟滚滚,绕身而过,照理少说也飞出了数十里,

可是敌人仍在原立平台之上,自己更是未离跬步。无论上下四方颠倒往复,往哪一面飞

行,均是如此。初起不知怎么回事,稍隔须臾,才看出自己所有法宝、法术全都失了效

用。

  陈嫣刚觉出不妙,胆气一馁,桑仙姥已经发动,手扬处,满空光华乱闪,宛如万千

道青蛇,电一般满空交织。略一掣动隐现之间,那百丈青烟立即化为乙木神雷,爆裂开

来。如换法力功候稍差的人,这一雷中上,休说肉体,便连元神也被震散。总算冷青虹

心地淳厚,仍未忘却前两生师门引度她的恩情,见势不佳,拼受师父嗔责,在旁大声疾

呼:“事已危急,速将元神遁人湖中,免使形神俱化灰烟。”陈嫣被她提醒,以前又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1回 恩怨两难言 谁启戎心因聚敛 吉凶皆自取 同遭孽累为贪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