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83回 狂飓起遥天 飞斧玄云伤怪士 祥氛消劫火 沉舟碧海访珠宫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南绮从小便住长春仙府,新近才随裘元出外行道,和袭元、灵姑一样,都是初

次飞渡海洋。见那海中波涛浩瀚,漫无际涯,水碧天青,风景壮阔,俱说有趣。舜华和

三人原把遁光会合一起,联袂而驰,见状笑道:“这里刚离中土海岸,只是天水苍茫,

眼界空旷而已,要到紫云宫那一带才是真好呢。”裘元、南绮俱都性急,闻言便问何时

可以到达。舜华道:“我也没有去过,只是听说相隔中土有好几万里,就我们剑光迅速,

也得些时才能到呢。”南绮撇嘴道:“原来并不晓得,也要笑人。紫云宫是石姊姊旧游

之地,我问她去。”灵姑见石玉珠同了冷青虹、桑桓、陈嫣也和自己这拨一样,为减长

途寂寞,便于说话,把遁光合成一体,在前急驶,两下里相隔尚有里许之遥,笑拉南绮

道:“反正会到的,问它则甚?”裘元也说:“两下里遁光已各联合,这一去,彼此都

要费事。”不令前往。南绮嗔道:“我本来和石姊姊搭伴,你偏要我到这边来。先还以

为大姊近年常往海外访友,多少总知道些,不料全是茫然。这样好景致却不知一点底细,

多么闷人。”

  南绮说时,舜华遥望前面天边有一片灰云浮动,便道:“飓风来了,你就追上她们,

也是一片乌黑,什么也看不见。”裘元道:“现在日朗风清,碧空晴明,哪来飓风?”

舜华道:“你没来过海上,怎知天气变化?那朵灰云便是风母,势还猛恶异常,少时便

教你知道。”众人飞行迅速,又当风的来路,话刚说完,那片灰云已渐展布开来,先只

呼呼有声,回顾身后来路,尚是晴空万里,水天一色。随闻异声尖厉,起自云中,跟着

狂风大作,海中狂涛澎湃,骇浪群飞,矗立如山,天旋地转,眩人心目。晃眼之间,风

势益发猛烈,再顾身后,已是冥冥蒙蒙,一片浓黑。耳听风声、水声上下交哄,宛如崩

霆怒震,万窍皆鸣,除石玉珠等四人遁光在黑影中闪动朝前飞射外,什么也看不见。

  众人冲风飞驶了个把时辰,那风仍未过完。裘元、南绮正说:“天不作美,这样多

么闷人。”忽见前面黑云中银辉万道,四下分射,石玉珠等一行竟被裹入在内。随着剑

光、法宝纷纷飞起,似在与人争斗神气。众人一见大惊,赶紧催动遁光,飞赶上前。这

时因为飓风太大,加上高空原有的罡风,众人逆风而驶,虽精遁法,毕竟吃力。石玉珠

一行四人法力较高,飞行渐前,裘元等一行便渐落后,两下相隔约有二三十里。等到追

近,又发现银光万道中,还杂着无数暗紫浓黄色的焰光,石玉珠等四人剑光已由分而合,

大有转攻为守之势。估量敌强我弱,石玉珠等四人既难取胜,自己这一拨也占不了上风,

想起灵姑五丁神斧威力甚大,或能取胜,便令灵姑取出备用,只一分清敌我,立即下手。

  灵姑刚刚点头,如言将斧取出,准备施为,猛听叭的一声,一团皎如明月的银光倏

地当空爆散,洒了满天银雨。同时又是一道长虹也似的红光,在黑云中连连掣动了几下,

那些紫焰黄光似觉不支,倏地合而为一,往左侧逃去。南绮早分辨出双方邪正,又见银

光与石玉珠等会合飞来,料定逃走的是妖邪,也没看清石玉珠等是否追敌,脱口便喊:

“那是异派妖邪,我们快些将他们挡住。”四人遁光会合,本由南绮一人主持行进,口

中说着话,手一指,早往近侧紫焰黄光逃路迎截上去。灵姑和南绮最是交厚,本就言听

计从;加以出山不久,年轻好胜,所得五丁神斧屡显威力,心粗胆壮。一来一去,两下

迎凑,只是方向略偏,自然晃眼撞上。

  对面敌人又早看出有正派中人驾了遁光挡住去路,并未放在心上,不过新遭挫折,

无心树敌,本意往侧面遁走,免得多事。一见对面迎来,分明有意相欺,不禁也生了气,

更不躲闪。正待近前,现身喝问,看是何来路,是否明知故犯,再作计较。哪知这四人

倒有三个都是初出茅庐,不知厉害,也不认识这些异派中的高人,又都心急喜事。眼看

两下快要接触,相隔还在三五丈问,南绮这里首先将遁光一分。灵姑随持五丁神斧,身

剑合一,飞将出去,竟未容对方现身,大半轮红光早发出五色奇辉,精芒电射,直朝对

面紫黄焰光中飞去。只听哇的一声厉啸,焰光中现出一个虬髯赤臂的道者,满面怒容,

注视灵姑,一闪即隐。灵姑的剑光、斧光已跟着往前一绞,眼看紫焰黄光纷纷散乱中,

突有一道紫晶晶的光华夹着霹雳之声,比电还快,往斜刺里射去,眨眼没入狂风墨云之

中,无影无踪。

  灵姑出时,南绮本想随出相助。舜华为人温和,平日人不犯她,轻易不肯出手,比

较沉稳。先看出石玉珠等四人和那银光是朝自己这面迎来,并未往侧追敌,方觉有异,

敌人已经迎面,猛想起紫黄色焰光的来历,不禁大惊。忙即拉住南绮时,遁光分处,灵

姑首先出手。未容出声唤住,双方势绝迅速,敌人业已受伤遁走,知道仇怨已结。方在

悄声埋怨南绮冒失,石玉珠也率众赶到,遁光重又会合一起。灵姑只听南绮的话行事,

哪知事情轻重。石玉珠又是成事不说的人,见面先给同来的人引见。才知前面不远便是

元龟殿,那放银光与敌人交手的,便是散仙易周的儿媳绿鬓仙娘韦青青,同了她的好友

飞鸿岛主展舒、王娴夫妇。逃走的敌人名叫赤臂真人连登,法力甚是高强。本是风马牛

不相及,只因王娴生得绝美,连登偶游飞鸿岛,与她相遇,误以为是寻常修女,想收为

妻妾,说话冒失,动起手来。

  其实,连登虽是旁门,讲究采补,人却讲理。所有姬妾也以旁门中人为多,全出心

愿,并不强迫,更不向寻常民间掳掠。平日又喜作些济人善举。因此各正派中首脑对他

都有容让,他也从不与各正派门下为难,有时遇上事,反倒出力相助,或为双方化解。

这次如知王娴来历,也就不会生心。无如一则见她大美;二则展、王二人隐居绝岛,夫

妻同修仙业,除往谒易周外,无甚同道往还,极少人知底细。海外各岛这类散仙修士甚

多,俱无甚高法力,连登无心初到,只说彼此都好的事,容易成功。哪知对方并非弱者,

一听出口不逊,又是邪魔外道的装束神情,不等说完,一声怒叱,便动了手。王娴法力

虽高,却非连登之敌。偏巧展舒从不独出的,这日恰往左近海底采取珊瑚,不在岛上。

尚幸王娴机智,长于潜形水遁之术,见势不佳,先自遁入海底,不曾被他擒去。

  连登还不死心,算定这岛是她的巢穴,早晚必要归来,假意离开,暗中回来,隐身

岛上守伺。等了一会,王娴寻到展舒,一同赶回,连登才知二人本是神仙眷属。自知无

礼,本想现身分说,化敌为友。因听二人咬牙切齿大骂,愤怒已极,如若出现,必讨无

趣,反倒难处,使用法力在石壁上留下几句告罪的话,暗中飞去。

  展、王二人也是三生情侣,前两世备历艰危,受尽苦难,比冷青虹、桑桓夫妻所受

不在以下,或且过之。二人终是精诚团结,生死不渝,直到今生重聚,才得苦尽甘回,

不特偿了双栖之愿,并还遇合仙缘,同注长生。所居飞鸿岛地虽不大,却是气候清淑,

风景幽丽,四季长春,点尘不到。夫妻二人修炼之余,除了玄龟殿散仙易周、易晟父子

是师门至交,不时常往看望盘旋外,每日只在岛上作些赏心乐事,翱翔碧海青天之间。

又各有极高深的法力,端的美满已极。

  二人自从隐居此岛以来,一直过着安乐岁月,从未有人到岛上侵犯过。忽然遇到这

样无因而至的横逆,又断定对方是个十恶不赦的妖邪一流,王娴匆匆和人动手便遭挫败,

又不曾问得姓名,无处寻访。如先寻易周打听也不至于生事,只因二人还以为当时事出

不意,加上存有轻敌之念,好些法宝未及使用,展舒法力又较王娴高些,未免心有所恃。

再看敌人壁间留字,明里是谢过,实带恐吓,却不留下姓名来历,颇似有心作伪,使人

不备,好二次潜来侵犯。断定妖人既已生下邪心,必要再来,自己多年心血布置、栖隐

修炼的仙岛难免不遭毁损,便在岛上遍设埋伏,准备以逸待劳,报仇雪耻,也为世人除

害。哪知连候了多少日,仇敌终未来犯。展舒这日想起玄龟殿已有经年未去,易周是散

仙前辈,见闻众多,仇人虽未留下姓名来历,照那奇形怪状的相貌装束,易周也许知道,

何不就去看望,前往询问,也好作一打算。王娴本认此事为生平奇耻大辱,报仇之心更

急,闻言立即同行。

  事有凑巧,二人行至玄龟殿不远,恰值海上飓风大起。王娴忽发童心,要和展舒排

荡风云为戏,以试各人法力深浅。展舒知爱妻虽然得道多年,犹是当年娇憨好胜性情,

必是近日虔心修炼,功力精进,想和自己较量,便即笑诺。因恐易周父子说他夫妻炫露,

没有再往前进,就在当空暂停。王娴令展舒先试。展舒笑道:“休看我们俱精道法,毕

竟还是造化力大。你看风势如此猛恶,要想全数禁制固是万难,就是排荡出数十里清明

海面,也非易事哩。”展舒说完,把先天纯阳之气调炼纯一,运用玄功,张口喷出一股

白气,匹练也似,其疾如箭,朝风阵中冲去。那被狂风翻滚涌起,黑沉沉密重重的乱云

海雾,随着这道家所炼纯阳乾罡之气,所到之处立即由细而洪,现出一条里许长,一头

小,一头大的长衍,逐渐扩大开去。那狂钊水雾只在衖外怒啸猖狂,仍是阴霆弥漫,不

能见物,但一点也侵不到里面。王娴知丈夫有心相让,他本来的功力尚不止此,直说:

“这样不算,今日须要各凭真正法力比试,免得事后又来说嘴。”展舒给爱妻再三催迫,

心想:“此时不致有人经过,即便有甚高人经过,这等险恶天气,至多笑我卖弄,也不

致遭人忌憎。”随又加功施为,张口向外连喷。眼看风云排荡越远,己有七八里路之遥。

正在运气凝神,想到十里远近止住,另换爱妻来试,忽听身后隐有破空之声由远而近。

  这时,飓风正烈,海水群飞,山立百丈,此起彼落,前后激撞,发为海啸。天空旋

钊何止万柱,也是互相排挤冲轧,汇成怒声,直似万雷轰发,地裂天倾,震耳慾聋,就

有多么宏壮的巨声也为所掩。换了道行稍差的人,那御空飞行之声本极细微,就在近侧

也听不出,何况又自远道而来。展、王夫妻二人因是功候精纯,展舒更极谨慎,惟恐被

外人撞见,早就留心,一听便知有高人由后飞来。正待收法让他飞过再说,免被看见,

说时迟,那时快,猛觉前面也有人飞来,而且更近,似将到达。心方一动,忽听有人怪

笑道:“何方道友在此驱逐风云为戏?雅兴不浅。”声随人到,一片紫、黄二色的焰光

闪处,由前侧面飞进一个相貌丑恶,佩剑执拂,道袍只穿大半边,露出一条右臂的虬髯

道人。道人才一照面,忽地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贤伉俪呀。恕我鲁莽。”底下话

未说完,只听耳侧一声娇叱,王娴飞剑已如银龙离海,飞将出去。展舒原听说过仇敌相

貌,也自警觉,相继飞剑出去,合力夹攻。

  王娴久已气愤,惟恐敌人逃遁,无处寻踪,边斗边骂,喝问:“无知妖道,叫甚名

字?”道人笑答道:“贫道连登。那日偶游仙岛,误认这位女道友小姑居处,一时无知

冒昧,致有非分之请。后知二位道友本是神仙眷属,自觉理亏。因贤伉俪正在愤怒头上,

不容面致歉忱,只得在壁上留书告罪,悄悄离去。只说此怨已解,不料今日无心相遇,

二位道友依然不忘前恶。我想天下无不可解之仇,何况事出无知。如能释嫌为友,固是

幸事;否则话已说明,就此拉倒,也还省事。须知贫道并非怕事,只因理屈在前,不得

不甘退三舍;如真非成仇敌不可,那日贤伉俪双双归来,贫道也正隐身在侧,要是心存

叵测,变生仓猝,事出不意,只恐二位道友法力虽高,也难保不吃一点小亏。贫道不过

说错了几句话,何苦逼人太甚?”

  展舒见连登相貌装束虽然丑怪,谈吐却不俗,也还讲理,与别的妖人专一蛮横刁狡,

恃强为恶者不同。并且所说也是实情,那日他隐身在侧,自己竟未觉出。对方法力又似

不弱,就动手也未必准占上风。与他为友虽非所愿,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3回 狂飓起遥天 飞斧玄云伤怪士 祥氛消劫火 沉舟碧海访珠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