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84回 灵桂飘香 珠宫谈异迹 佛光度厄 黑海拯仙姝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宫中地域广大,所有道路、宫室,不是黄金、白玉铺就,便是珊瑚、翡翠砌成,

到处光鉴毫发,纤尘不染。土地多是五色细砂,琪树琼林,所在都是瑶草仙葩,灿若云

锦。以前宫中主人天一水姥布置全宫,费时千年,本是鬼斧神工,无殊天上。嗣为初凤

姊妹三人窃据了数百年,用天魔大法祭炼神砂,造成千里甬道之后,又添建了好些宫室

园圃、亭树湖沼,益发集美增华,富丽矞皇,穷极精丽,及至峨眉开府以后,掌教妙一

真入觉着紫云宫水仙宫阙仙景无边,长此封闭废置,未免可惜。门下弟子齐灵云、周轻

云、秦紫玲三人,本是宫中主人转世,道行法力已有深造,便令移居宫中,辟作别府,

随时修积内外功行。

  三女到后一看,觉着宫中设备过于奢侈安逸,非修道人所宜。正在筹计更改,功还

未半,忽接妙一真人法谕,说:“神仙宫阙多是玉柱金庭,便佛家也是极乐世界,宝相

庄严。窟居野处,苦行修持,原为初学时收束身心,并非永远如此。尔等三人功候将到,

只要不有意作为,尽可各凭缘福,随遇而安。宫中原有诸景多是前人役使神鬼,费去许

多心力建成,改建也非容易。与其多耗人力为此无关宏旨之举,何如勤加修为,一切视

如无见,安之若素,方是真正有道之士胸襟。至于恐怕门人、宫侍习于安逸,养成豪侈

一节,更无可虑。一则这些后辈门人根骨福缘均极深厚,又多是昔年水母宫中侍者转世,

本系旧地重来;二则现时并未奉命出宫,只是一时权宜,功候稍成,仍须回到峨眉,经

由左右二元火宅、十三限等难关通过,始准独出行道,积修外功,以求正果。现在本门

日益昌明,规矩至严,不容少犯。取材尤慎,一经选中,准其入门,至多限于根骨缘福,

不能求得上乘正果,决不至于中途堕落,有贻门户之羞。大可不必多虑。”

  三人拜读之后,忙即停止改建。可是宫中蜈蚣殿、寒碧亭、天声小榭等最繁华富丽、

巧夺天工之区,已被废去了一半。即使如此,尚且到处珠光宝气,金碧辉煌,当初更是

宇宙间的奇观了。

  众人且谈且行,往北面玉路一折,行不里许,忽见前面两边琼林尽处,现出一座极

大的黄金广殿。殿外白玉平台之上,有二十多个美如天仙的少女,正奏仙韶迎宾。冷青

虹见了这等仙宫一般的景物,不禁笑道:“这等神仙宫阙,几生修到?如能列为侍女,

长居此地,随侍三位姊姊清修,于愿足矣。”紫玲笑看了她一眼。冷青虹心方一动,紫

玲已邀客同升,去至黄金殿内,盛筵已早设就,大家分别落座。

  此间酒果又与冷、桑二人含青阁所设大不相同,遍席不见烟火之物。除玉液琼浆、

仙家美酒以及数十种佳肴,如蕉脯瑚膏、翠樱紫髓之类外,皆是深海中的珍奇食品、千

年以上灵葯。常人服了尚可长生,何况有功候的人。这次紫玲因陈嫣助她灭火,格外高

兴,特意把宫中所有全取出来款客。休说灵姑、裘元、南绮等不曾梦见,便韦青青和展、

王二人得道年久,见多识广,又是海岛散仙,也不过知名辨物,好些俱是初次到口。石

玉珠前虽来过几次,因彼时物品无此齐全,有的更连名都不知。余人是只有惊赞,无庸

说了。这些酒果食品俱用五色盘杯盛着,陈列在一个径丈的水晶案上。主客十二人分三

面而坐,由宫中女侍更番奉上。众人因珍品难得,盛筵难再,主人情意殷殷,又俱是有

益之物,都想每样见识尝它一些。随意饮啖,谈笑风生,不觉过了两三个时辰。一问主

人,尚有少半不曾奉上。

  石玉珠笑道:“秦姊姊只顾卖弄家私,显得我们这些不速之客都成老罢了。现在我

们少说也有二三百样好东西进口,虽然仙厨珍品,不怕多吃,这千年仙酿已是难于承受。

为时已久,宫中仙景珍奇者不到十一,诸位道友俱都意切观光,盛情已领,即请辍宴前

往如何?”紫玲笑道:“诸位道友远临,深为光宠。此间珍果本多,又经恩师及我姊妹

三人经营培植,近年颇有一些生产,意慾全数取出,请诸位道友一尝,品第甲乙。其中

有的别处仙山也可移植,如若中意,行时便可奉赠一些,略尽地主之谊。既是诸位道友

慾先游览,待我化整为零好了。”随命大弟子金萍传示,将下余珍品分设在各处宫殿楼

阁亭馆之中,以备游踪所及,随意饮用。韦青青笑道:“主人真个情重。幸亏是仙府珍

物,如是人间酒食,来客再要是个凡人,怕不把肚皮胀破了么?”王娴笑道:“就是这

样,我已不胜酒力了。”紫玲道:“此酒还是紫云三女初人宫时,采百花百果之精酿成,

收藏千年,香醇无比,就是多饮,也只陶然微醺,绝不似山中恶酿一醉千日。道友放心,

多饮无妨。”

  说时石玉珠见陈嫣朝己使眼色,知她带有礼物,当众不便交出。又因峨眉派与少阳

神君是知交,主人法力甚高,一被知晓此水用途,便难到手。惟恐夜长梦多,想把天一

真水先要过来。略为盘算,忽向紫玲笑道:“陈道友此次前来拜访,一则慕三位主人和

海宫仙景已有多年;二则求赐数滴天一真水,以备成道之需。因与三位姊姊素昧平生,

无故求此旷世奇珍,于心不安,为此备了几件宝物,聊当投桃报李之献。及见宫中到处

宝物充盈,珍奇罗列,自惭寒俭,迟未取出。但是中心感佩,其意甚诚,自己惭于启齿,

适托妹子代致衷曲,还望主人笑纳。”说着,陈嫣乘机便把来时所备的几件宝物取出递

过。笑道:“妹子久仰三位主人道行法力,只恨无缘,不能执贽门下。适托石道友代致

微意,不腆之敬,幸勿见拒。”

  紫玲接过一看,那宝物共是三粒毒龙珠,大如鸡卵,奇光电耀。知其功能辟水,带

在身上,无论水行陆行,蛟蜃蛇蟒之属,望即远避。若稍用法术祭炼,立可发挥威力,

生出许多妙用。宫中照夜明珠为数虽多,似此神奇却也罕见。另外还有一柄古玉圭,一

件天生成的珊瑚九连环。珊瑚连环,每环径可二寸许,其色如火,红光炫彩,映人眉宇。

这虽是一件难得的珍玩,还不怎样,那柄古玉圭却是大禹遗物。外观五色斑斓,只是形

制古雅,无甚奇处。及运慧目细看,不特内中晶莹,若可透视,并还现出风涛汹涌和各

种奇异水族之形,飞舞生动,全似活物影子映在里面,游行出没。紫玲看罢上面古篆,

惊道:“此乃前古奇珍。天一真水虽然难得,同道之交本有相扶之义,如此厚赐,何以

克当?万万不敢全领。重承盛惠,这三粒毒龙珠稍经祭炼,可供日后门人外出行道之用,

敬谨拜领。嘉惠已多,下余两件奇珍敬以奉壁,仍请收回好了。”

  陈嫣笑道:“妹子未始不知此是禹王治水遗留之宝。只因初到手时已看出它的奇处,

但和另外两件宝物一样,一任苦心祭炼,终不能发出它的威力。自知物非其主,不配留

用。来时想起三位主人道法高深,而贵派掌教真人以次更是法力无边,不可思议,必能

知道此宝详细来历、用法,发挥妙用。紫云宫深居海底,此宝使无惮高深,也可作为永

镇海域、万古长存的先兆,为此专程奉赠。珊环微物,更是充数而已。天一真水乃水母

所炼,亘古无二的奇珍至宝,听说为量并不怎多。初次邂逅,一经请求,便蒙惠赐,高

情古谊,感切心骨。如此戈戈心意,如再不蒙笑纳,妹子更过意不去了。”紫玲见她意

极真诚,坚拒无效,虽然不再推谢,终觉礼物太重。想了想,答道:“此间之事,向推

齐大师姊作主。盛意殷勤,不容辞谢,而惠赐又太重,妹子只好暂时收下,等齐、周二

位师姊回宫间过再定了。”

  石玉珠知道紫玲人最温良和善,只要勉强收下,便不愁她退还。见陈嫣还要往下分

说,便道:“二位已是神仙中人,怎也学了世俗送礼客套?岂不知物各有主,莫非定数?

如不应为己有,便是强词巧取了来,也不过暂时保藏,早晚失去;否则任怎固执不取,

展转循环,仍要落到手中。送礼的已然出手,怎好收回?受礼的已然收下,更无退回之

理。陈道友由主人说去,如果齐、周二位回宫固却不收,双方俱都不取,我来厚脸承受

如何?”众人都说还是石道友爽快。紫玲笑道:“既是这样,石姊姊现在便取了去,作

为陈道友和愚姊妹公赠如何?”石玉珠道:“那又不对了。陈道友一番美意,齐、周二

位连东西都未见,我便中途篡取,于理不合,你也有慷他人之慨之嫌。再说,我哪里去

找天一真水答谢人家?等你们双方不要时,这类前古治水奇珍即我无缘,也决不会无人

承受。倒是那天一真水我闻名已久,近日才连见到它两次妙用,只是都有法术运用,发

时不是几缕银线,便是濛濛祥氛,一片水云灵雨,不曾见到它的本来样子。姊姊反正要

送陈姊姊几滴,何不就此取出,使我们开个眼界,就便传授用法,岂不是好?”韦青青

笑道:“石道友灵心妙口,真不在玉清大师以下。”南绮笑道:“石二姊姊不但巧思惠

舌,迥异涛伦,她那热肠古谊,肝胆照人,以及设想周密,心细如发,更令人敬佩莫及

呢。”

  紫玲对友至诚,向无机心,被石玉珠一引,便即点头笑诺。命身后女弟子金萍,将

回宫时交她收藏的法宝囊取来,送往绿珊水树候命。

  金萍乃宫中大弟子,资禀特厚,早随紫云三女修炼多年,后入峨眉,益发奋勉勤修,

已得本门心法,功行甚深。早觉出今日来客只有三五人是为慕宫中仙景而来,余者多是

醉翁之意不在酒,游览只是未节。又见来人市重言甘,石玉珠又这等说法,颇似想将真

水先取到手,惟恐迟则生变之意,心中奇怪。心想:“陈嫣这人从未听说,又非左道一

流。如说求取此水专为助她成道,谁都乐予玉成,便无好友同来情面,冒昧来此干求,

已然答应,也无变卦之理。况所送礼物已然收受,陈、石二人如何这等情急?其中必有

缘故。前日玉清大师匆匆赶来,进宫和众相见,坐不片刻,便将齐、周二师同约了走,

行时所说的话俱似有甚深意。不久,海上风起火发,成了巨灾,秦师立往救灾,跟着便

将来客带回,前后参详,诸多可疑,但是来人除陈、冷、桑三人是外人,余者多与本门

师长各有颇深渊源交谊,便这三人也是地仙、散仙一流人物,无一邪魔外道,照理不应

有甚叵测之行,好生不解。事变之来,往往出人意表。秦师长人最温厚,对己尤为钟爱,

恩意至深。莫非玉清大师早知来人用意于本门有甚碍难,或仗此水与人为仇,或是化炼

什么不应得的法宝,恐日后三位师长任过,故意将齐、周二师约走,使秦师独任其难,

为日后卸责之地?齐、周二师此时也必不知就里,日后即使事情发作,秦师也是照着师

门意旨,好心教人,既未误交恶人,此举又是修道人应为之事,这么多来客更无一个说

不过去,求水人并有相助灭火救灾功德,因而决不能怪她妄以宫中重宝轻授非人。不过

毕竟有点疏忽。石玉珠和师父交情甚久,决不会打诳语。我有心密启师父,盘间明了到

底此水拿走何用,再行赠与。可是师父正在陪客,无法请问,重礼又已收下。万一此事

须装糊涂,不能事先明说,一间反倒两难。师父又是向来不轻然诺,从无反悔,说也无

用。石玉珠与陈嫣初交,真有后患,决无帮助外人来欺好友之理。”

  金萍正在寻思,忽听师父命取宝囊,即送绿珊水榭待命。金萍一面躬身应诺,返身

回走;一面心中暗忖:“师父不知猜透来人心意也未?石玉珠虽是师父至交,到底不是

同门同派。师父如若未知底细,贸然相赠,岂不让她轻视?我即使不便向师禀告作梗,

好歹也给来人稍微点破。”主意想好,暂作不知,且等送客之时再作道理。

  金萍去后,这里众人仍旧且谈且行,随处游览流连。前行便是妙香簃,全宫只这一

处是齐、周、秦三人到后所增建。这地方乃是一座小山上面的一片平地,地仅二三十亩,

种着十余株桂花树,行列虽是疏秀,因是地脉甘腴,灵泉滋润,每株高约十丈,大都十

抱左右,荫被盈亩,枝干丛生,翠叶肥茂,繁花如云,此落彼开,四时不谢,宛如十余

柄天花宝盖,金碧流辉。枝头都孕桂实,大如巨杯,奇芳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4回 灵桂飘香 珠宫谈异迹 佛光度厄 黑海拯仙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