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85回 入火宫 炎潭惊鬼女 斩灵蛇 绝岛斗仙童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那灵焰潭偏居离朱宫后西北方,离众人降落山头约有三四十里。虽不甚远,因

随五火使者步行前往,又以双方逐渐化敌为友,谈话投机,众人自信成功十居八九,不

但不想求快,反慾借此结纳,可以得他们助力,就便还可观赏沿途仙景,一路浏览前去,

一点也不心急。磨球岛原本景物灵奇,复经神君数百年经营,仙山楼阁,壮丽非常。如

在往日,势派尤为庄严,由前岛起到处都有执戟侍者轮守,来人到了前半岛便须降落,

通名求见,然后一层层转上去,须费好些周折始能见到少阳神君。独众人来这儿日,恰

是全岛上下人等每年祭炼神火之日,只五火使者当日无事。这五人在少阳下三辈门弟子

中资禀特异,看似高做,最通情理,最爱帮人的忙,忠信果断,只要投机,得了他们的

同情,无不推诚相助,一答应便算数,决不中途反复。人又方正,不近女色,性情刚烈,

法力高强,一干长少同门对他们俱有几分敬畏。陈嫣等凑巧相值,无形中得了许多便宜

还不自知,以为平日岛上也是如此,只顾想和主人结纳,一路观赏谈笑,不觉耽误了些

时候。

  五火使者以前对同门中,只佩服大师兄火行者一人。只因十年前杨瑾、凌云凤和嵩

山二老等在白阳山古墓斩杀前古妖尸穷奇和无华氏父子,红娘子余莹姑路遇妖鬼徐完门

下鬼女乔乔为邪法所困,正在危急,恰值火行者空中经过,看出余莹姑是峨眉门下,上

前相助。本意用真火将乔乔烧死,不料乔乔见势危急,用邪法舍身求活。火行者为她所

惑,竟把乔乔带回岛宫,禀知师父,领了一顿责罚,成为夫妇。五火使者觉着师父近三

百年以来尽管屡改规条,创立教宗,无如积重难返,虽以教规严肃,门人不敢为恶,一

切行径修为均与左道旁门迥乎不同,终非玄门正宗。连大师兄平日那样向道精勤,极知

自爱的人,到了情慾关头,依然把握不住。弟兄五人暗自勉励,由此起把火行者看轻,

不再似以前敬重。遇到自身权力可及之事,便独断独行,全不禀承意旨。

  五火使者以潭中灵葯本许人自取,来人又非妖邪左道一流,真能取走,乐得成全,

不能也无关碍,竟未向离朱宫中诸同门通知。又以众人初来,彼此投缘,渐以嘉宾之礼

相待,到处引往游观,沿途流连,双方全无顾忌。后来还是石玉珠深知磨球岛戒备森严,

门人多半骄傲,与当日身经迥乎不同,觉着当日只是凑巧,适逢其会,遇到这五个好相

识,上来虽仍不免据做嫉视,一经以礼相见,便混猜嫌,转成投契。此等时机稍纵即逝,

如遇别人,决无这样容易应付。唯恐夜长梦多,自身虽有准备,到底好来好去方为上策。

暗使眼色,拿话一点陈嫣,催其速行,勿再耽延。陈嫣自然机警,也觉早点成功可以放

心,便向五火使者笑问灵潭还有多远。为首的一个答道:“我因诸位道友初次宠临,少

时万一不济,潭中真火发动,便难再留,慾陪诸位略为游览,再往灵潭取葯。道友如若

求葯心急,可先去吧。”

  走到中途,五火使者为想指导客由后山正西方绕过去,这一岔道,比和起身处还要

稍远。经行之处名为火珠坪,三峰环峙,一水旁流。左边清波浩浩,里许宽一条广溪,

与红湖相连,蜿蜒如带,通向后山。右边一片平地,既宽且长,与广溪平行,上有千百

株异树,高约十丈,大都四五抱以上,铁干翠条,绿叶如掌。枝上开着海碗大小的红花,

重台叠瓣,鲜艳无匹。花蕊形如五朵火焰聚在一起,当中蕊上结着五粒手指大小的珠子,

斜阳映处,灿如红霞,加上碧水青山一衬,分外色彩鲜明,耀眼生颖,地形宽长,坪上

并不尽是这类火珠林,还有不少楼台馆榭,依山傍水,矗立其间。树的行列也有疏有密,

因势据胜,各有匠心。

  五火使者请众人到路侧小亭之内落座,说道:“我等弟兄五人随着家师修炼多年,

轻易不与外人交往。每次取葯,多是别的同门轮值引导,难得晤见,偶有相遇,也都落

落寡合。今与诸位道友一见如故,前缘可想。家师岛规甚严,虽难更易,勉效绵薄也还

可以。本岛这类小亭共有四十五座,表面点缀风景,实则暗设禁制。每一小亭均可飞行

移动,为全岛禁法枢纽,也是最厉害的埋伏。诸位下去,烈火已经愚兄弟故意挪移,诸

位既敢深入,当能抵御。但是潭中尚有丙火之精孕育的两条灵蛇,万一引动,却非小可。

诸位道友俱是玄门清修之士,能到今日,大非容易,为此先引来此,略泄此中机宜。不

问得手与否,上来时万一灵蛇不能抵御,再不小心触动潭底禁制,这四十五座小亭齐化

烈火,围困阻路,前有重重火山,后有灵蛇追赶,诸位必往空中遁走,稍失机宜,不死

必伤;即便飞遁神速,也易蹈危机。最好认准此亭形状,一见火山阻路,不可上行,即

以原有法宝、飞剑护身,认准方向,由西面冲入。火山乃小亭所化,外观火势猛烈,令

人难耐。但是飞行迅速,只不过瞬息之间,身一入亭,立即清凉无事。诸位再将这亭心

所悬火焰形的法器扭转,使焰头正对来路,以火御火,去阻后面灵蛇,赶紧由东方遁出,

然后上升,便可无事。愚弟兄并非有意询私,家师在岛每遇正经修道之士来此,也多授

意门人暗中指点。诸位初来,相隔尚远,便坐此亭前往,就便请诸位看个明白。”随说,

为首一人已然如法施为。

  小亭六角,仅有丈许方圆,却有两丈四尺高下。亭心法器形如古灯檠,并未点燃,

所说火焰只是灯头虚影。行法之后,火焰突燃,闪了两闪,风雷之声立即隐隐交作,四

外俱是红光和青白烟雾围绕。众人觉出亭已飞离原地,忙运慧目注视,只见台榭之类影

绰绰由亭外瞥过,稍不凝神,便连这点影子也看不出。石玉珠和冷青虹二人知道厉害,

一面故示从容问答,一面暗中留意,查看主人动作,一一默记在心。五火使者乐于相助,

认定众人成功之望大少,有心助他们脱难,不特没有隐讳,并还告以如何运用。说时迟,

那时快,数十里之隔,晃眼即至。五火使者说道:“到了。诸位谨记前言,量力行事,

但盼得手,还能相晤。愚兄弟五人要去前侧面丙火峰上瞭望,就便为诸位少效绵薄,减

轻火势,恕不奉陪了。”说罢,将手一拱,一同出亭,往东南高峰上飞去。

  五火使者初开口时亭已停住,火焰顿敛,恢复了原形,面前也换了一番景象。五火

使者走后,众人忙出亭外一看,四面高崖环若城堡,崖顶石地平坦,宽约一二十亩。东

南崖上孤峰独耸,高约二三十丈;西北崖上一塔矗立,比峰稍矮,遥遥相对。崖中心陷

一大坑,坑前有一黑色金字牌坊,上有“神焰灵域”四个古篆,灵焰潭便在其下。俯视

青云霭霭,白雾濛濛,望不到底,也没觉出有甚火热之气。回顾身后来路,只见无数峰

峦楼阁掩映于碧林红树之间,全景历历在望。最前面又是海天无际,波涛浩瀚,云水相

含,一派空灵明丽境界,美观已极。刚才所坐小亭已然不知去向,料已飞回原处,便不

去管它。略为观察形势,一齐走向潭边。

  陈嫣四顾无人,悄对四人道:“潭中青烟白雾便是真火积英所萃,一经触动,立发

千寻烈火,厉害非常。我和冷、桑二位五行生克之术虽非其敌,但也有点用处。以前不

知多少有道之士在此吃亏,微有疏忽,丢人事小,还要受它危害。现我和冷、桑二位已

看出这里一点奥妙,委实非同小可。为求万全,请石道友执掌天一真水,仍照前议,将

我们五人作悔花形合在一起下去,吕道友持五丁神斧居中,石道友殿后,我在前面,冷、

桑二位一左一右。姑且先由我和冷、桑二位运用五行生克之妙碰它一下,如若不妙,吕

道友再施展神斧威力,辟火而下。我们各有飞剑、法宝护身,略知五行生克,主人又有

釜底抽薪之意,下去当不甚难。但是今日所遇五位主人虽极至诚,证以往日所闻,岛上

三辈门人大半骄狂量小,哪有如此便宜的事?万一灵蛇出动,全岛门人必定警觉,即使

不赶来为难,我们深入重地,虚实莫测,来时所坐小亭已如此神妙,知他还要出甚花样?

我们不得手还不致有甚枝节,如若得手,保不定群起为难。那天一真水关系最重,不到

万分危急,还以不用为是,以免在事前为他所党,并为烈火所耗,减了力量。石道友以

为如何?”石玉珠点头称善,忙由陈嫣手内接过玉瓶,手持戒备。

  五人匆匆议定,正待飞落,冷青虹目光最敏,猛瞥见西北崖石塔顶上有一女子影子,

冰绢雾毅,玉立亭亭,身材、容貌仿佛甚美。一眼还未看真,那女子已迎面飞到,明眸

皓齿,面带巧笑,朝五人斜睨了一眼,便往离朱宫飞去,来去如电,神速异常。陈、冷

二人见由塔上飞来,料是宫中女弟子,方慾为礼,那女子理也未理,便自擦身飞过。吕

灵姑失声道:“这位道友怎长得如此美秀?”言还未毕,石玉珠同时惊道:“我们还不

快下,不多一会人就来了。”

  陈、冷诸人原因五火使者有相助之意,此外更无他人,虽以事大顺手,出于意料,

心中疑虑,临事却不甚匆遽。闻言也觉兆头不佳,料定此女一去,定来阻力,尽管法力

高强,戒备周密,到底不敢疏忽。无暇多说,互一招呼,各把飞剑、法宝放出,同驾遁

光往潭底冲去。刚刚钻入烟雾层中,忽听潭上来路一面有巨钟撞动之声远远传来,料是

离朱宫中徒众出动,知时已迫,越发加紧飞降。众人初降时遁光到处,那青白色烟雾宛

如波分浪裂般冲荡开去,并无异状,也不见烟中有火。

  吕灵姑见陈、冷、桑三人全神贯注外围,手捏灵诀,准备应变,面色甚是严肃,暗

忖:“此时已下有百丈,除却烟雾浓密而外,并不觉热,怎大家说得那么厉害?”几次

想问,俱被冷青虹摇手止住。灵姑听上面钟声撞了十九下止住,那烟雾好似稀薄了些,

方料快到潭底,猛瞥见陈嫣扬手发出一股黄烟,疾如电掣,直往脚底烟雾层中飞去。同

时冷、桑二人也面带惊惶,双双把手一扬,先是一片银光飞起,展布开来,连五人的遁

光一齐包没,不露丝毫缝隙,跟着又是一片青光包在银光外面。忙打手势,催动遁光,

加紧下降。灵姑忙看下面,淡烟影里现出一片薄如水泡的青灰色的光网,将下降之路隔

断。光面上稀落落冒起数十股青烟白气袅袅上升,约有三数十丈方才散开,互相盘绕。

初下时烟雾甚浓便由于此。

  说时迟,那时快,就这转瞬之间,陈嫣所发黄气已然冲入下面青灰色光网之中,那

光网看似极薄一层,无甚异处,哪知此乃真火精英所萃,黄气才一接触,立似沸油着火,

轰的一声,全都爆发。青光闪得一闪,化为千百丈烈火朝上涌来,同时来处那些青白色

烟雾也一齐点燃。当时全潭上下成了火海,只听呼呼之声,衬上四壁回音,天摇地撼,

声势猛烈,无与比伦。休说是人,便是一块精铁,只要挨着,也必化为溶汁。

  众人幸是早有戒备,护身宝光而外,又有陈、冷、桑三人五行妙用,身被三层光华

包着,暂时不甚觉热,依然在千寻烈火之中往下降落。只因火势上冲,阻力绝大,飞降

却是不快。石、吕二人初遇时虽然心惊,还以为人言梢过,凭着飞剑、法宝,五行真气

护身便可无妨。陈、冷、桑三人却是内行,知道此火与常火不同。尤其陈嫣前生吃过少

阳神君大亏,深知厉害。见火力太大,下降渐迟,五行真气不能持久,全宫敌人已然察

觉,天一真水须要留备出去时应急之用,不敢妄费。灵姑五丁神斧虽极神妙,但是道力

尚浅,潭中埋伏出乎预料,火势猛烈,恐其难以持久。还是只有降一段是一段,等五行

真气快要耗尽,相隔潭底不远时再令施为,以免为火所逼,时久难支。却没料到初下时

有五火使者暗助,五人阴受其福,火势虽烈,比较往常还不能算是极盛。这时火行者等

全体宫众已与五火使者相见,知道来人不特有武当门下在内,并还在上面看出陈、冷、

桑三人路数也似夙仇。两下里争论了一阵,五火使者业已袖手不管,改由火行者等主持,

火势立即大为增强,陈嫣盘算未终,已经发动。五人正降之间,猛觉火势转强,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5回 入火宫 炎潭惊鬼女 斩灵蛇 绝岛斗仙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