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86回 雷叱霆奔 烈焰千寻腾海起 云笼雾裹 金光百丈自天来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众人飞行迅速,一会便冲上潭边。一看,不但看不见一个敌人,而且连裘元、

南绮、展舒、王娴四人也不见踪影。陈嫣等四人都是久经大敌,道法高强,见状情知有

异,不敢冒失行事。先将遁光略停,运用慧目,往上下四外留神查看,一切景物果非来

时原状。离潭上四面危崖十里以内,俱变成了浅红色的空砂地,适见林木花树不知去向,

连草都不见一根,到处浮起一层浅雾。那么大一座离朱宫,也不见一点踪影。只有百数

十座大小亭子隐现在环崖远近薄雾之中,来时虽曾见过,位列却是四九火宫阵法。再看

头上天色,也似晚霞反映,成了一片暗沉沉的粉红色光景。

  陈嫣首先识破入了厉害埋伏,低嘱众人仔细,等辨明火宫缠度,寻出门户,然后突

然一下飞遁出去。正说之间,那条灵蛇见敌人上潭停住,便带起千寻烈火,口中乱喷火

焰银丝,猛扑上来,吃水云遁光阻住,不能前进。方在盘旋飞舞,怒啸发威,忽从侧面

高峰上流星过渡般飞来一个酒杯大小的红丸,直朝蛇口投去。灵蛇见了,好似又急又怕,

始而不住退缩,将头连摆,避了两次。峰上忽起异声,似在催促。紧跟着一条血红色的

虹影由潭底飞起,直扑灵蛇,那红丸第三次又朝蛇口飞到。灵蛇见状,似知无法规避,

一声狂啸,将口一张,吞了红丸。那条血虹也绕上身来,两下绞在一起,破空直上,闪

电也似,略一掣动,便即无踪。灵蛇带上来的千寻烈火也突然隐形,不知去向。

  众人见状,料知形势不佳,敌人四九火宫阵法已然现出。依了桑桓,不间青红皂白,

仍给他一个硬走,破空冲逃出去。好在内外两层有真水护身,火势已无足畏,各人飞剑、

法宝又极神妙,禁制任多厉害也无可奈何,怕它作什?陈嫣拦道:“我等斧斩灵蛇,天

一真水能破三阳真火,敌人万无不知之理,依然用火宫阵图相困,当有制胜之策。少阳

神君乃海外前辈散仙中有数人物,法力高强,门下弟子俱非弱者,全岛均有神奇埋伏。

真水固可抵御真火,看此形势,真火之外必还另具不测之机,稍一妄动,便许落他算中。

即便不能伤害,万一人困阵中,不能脱身,他却飞书向师告急,将少阳神君或别的厉害

人物请来,岂非大错?这条灵蛇突然隐退,更是奇怪可虑。裘、展两对夫妻一人不见,

敌人虚实深浅尚不知悉,如何可以造次?火宫阵法已现,四外火亭齐向中心对列,必有

人暗中主持,我等只一遁走,必然立即发动。此阵火宫缠度、我还略知大概,暂时最好

不忙,容我仔细观察门户向背,内中有无隐藏别的机密,看准地方,运用全力,说走便

走,或能脱出阵去。敌人为防毁损仙山景物宫室,又料我们必由上空遁走,所有火力必

都用在下方。你们看头上沉沉冥冥,全为红雾所蔽,不见一丝天色,那黑灵蛇隐退时又

似上飞,厉害可想。我们只一往上飞起,触动火势,当空烈火必似火海自天倒倾,压盖

下来。纵有这两层真水护身,火势如此强烈浩大,恐也抵它不住;就说无碍,敌人必将

阵法频频倒转,挪移去路,使我等置身无边火海之中,任怎飞行迅速也逃不出去。时日

一久,身外水云逐渐耗干,一个也休想逃走。我们虽未必如此糟法,但也不可不防。”

  冷青虹接口道:“敌人阵法虽现,尚无动静,何不将它引动,看看有无空隙可乘,

以免长此相持,又生枝节。”陈嫣道:“我何尝不是心急脱险,这层也早想到。但我奇

怪这四九火宫阵法,火亭虽有四十九个,如今数来数去尚少四个,其数不全,明现空隙,

敌人不应如此疏忽,是真是诈,难于断定,故尔踌躇。久持也属非计,大家留意,待我

姑妄试之。”陈嫣说罢,一面将先天金水遁法施展出来,暗中嘱咐众人用声东击西之法,

故作往东方来路逃走。等将敌人埋伏引发,速急改道,由东南方有五个做梅花形并列的

红亭一面冲去。众人点头应诺。

  陈嫣如法施为,故意去犯正路,手掐灵诀,往正东方一指,先有一片白光飞将出去。

果然埋伏引发,当时红云滚滚,烟尘大起,四外数十座火亭一齐飞动,环拥上来。丙火

本是庚金克星,却因防到内中有诈,暗藏着先、后天妙用,庚金转生癸水,变成丙火的

对头。三阳真火虽然力大,突遇克星,火的大部主力又被火行者等主持人运向上空,急

切间施展不得,竟被金水遁法阻住。

  陈嫣原极内行,见敌人正面埋伏暂失效用,火宫阵势已难即时倒转变化,知如预料,

有了逃路,更不怠慢,忙照预定方略拨转遁光,星飞电掣,往东南方逃去。那五火亭本

随正面埋伏发动,由万朵火云拥住,焰光电闪,迎面飞来。众人知道双方已成仇敌,阵

中之火比潭底不同,除火以外还有别的厉害禁制,千变万化,虽然仗有两重真水护身,

见此猛恶之势,也甚心惊。石玉珠手持五丁神斧当先,一见五亭各发光焰万道,如火山

一般飞来,正要用斧去砍,陈嫣在后行法,一眼瞥见,忙喊:“石道友且慢,我们不到

万分无法,不可毁损主人法物。”

  言还未了,那火行者等一干离朱宫众果如陈嫣所料,看出敌人法力高强,已能随意

出入千寻烈火,灵蛇已为所伤,惊急忿怒之下,决计发动全岛火力埋伏,制敌死命。但

又防到火势猛烈,毁了仙山景物。料定敌人必由上空遁走,将真火主力齐聚上空,等敌

人离潭上时,当头罩下,上下夹攻,浮空围困。火行者等以为如此一来,便是上天金仙,

也难逃毒手,及见敌人上来时出了潭口,略为停顿,用先天金水遁法贴着地面数丈,往

东方阵门低飞冲去,心还暗笑:“敌人虽然认出火宫阵法,只知躲开上空真火主力,却

不知缠度变化,这当中阵门乃全阵紧要关头,怎冲得出?”忙即行法运用,慾发挥全阵

威力诱敌人网。哪知敌人甚为当行,竟是声东击西,他这里正面威力还未发动,敌人遁

光倏地转往东南。

  火行者因适才来了敌党窥伺,不合轻敌大过,将火亭毁去四个;全阵只此处破绽,

也吃敌人识破:此两举都是大出意料之外。知道一被突围冲出,过去不远便是离朱宫仙

景最繁之处,投鼠忌器,便难免不被逃走。师父回山,如何交代?一面分人将空中真火

升高,向前移动;一面倒转阵势。这一手忙脚乱,那里石玉珠吃陈嫣一喊,猛想起来时

五火使者所授火亭出险之法,刚要进去,桑桓恐失事机,己擦身飞过,抢向前面引导,

口喝:“我们快照五火使者所说穿亭而过。”边说边当先往亭内冲去。众人本已警觉,

遁光又是连在一起,一人向前,便全数追去。同时火行者也将正门烈火发动,一排火山

由斜刺里漫天涌来。他万没想到五火使者已然泄机,会被敌人穿亭而过。众人冲烟冒火

到了亭内,桑桓赶紧将亭心所悬火焰形法器如法扭转,随由东方冲出。

  那四九火宫阵法变幻神奇,威力绝大,众人虽有真水护身,也只暂时不受火伤。如

非五行有救,五火使者无心泄机,识得火亭妙用,稍迟一步,正面火山涌到,五座火亭

立分五面列开,将人围住,上下四外都有万丈烈火崩山倒海压来,火行者暗中再将阵势

移向高空,由灵蛇所化神焰助长威势,火力越来越盛,生生不已,众人脱身不出,至多

数十日便将瓶中所带天一真水耗尽熬干,休想活命。这一穿亭飞出,亭中法器倒转,立

有千万朵火焰乱箭一般射将出去,以火御火,成了反克。这些火焰乃少阳神君所炼真火

精英,比四外之火猛烈得多。火与火斗,互相冲荡排挤,那鲜红如血的火焰一飞出亭外,

便连珠也似,不住在万丈火焰中自行爆炸,宛如万千迅雷相次爆发,电舞雷奔,震撼天

地,声势猛恶,从来未有。晃眼工夫,那一排火山便被震荡分裂,前半已不能再凝聚,

火势全被阻住。

  火行者见状大惊,知道阵势已发,此时如稍疏忽,不特真火耗损,还有别的损害。

当时急怒攻心,咬牙切齿,痛恨敌人,必慾得而甘心。一面赶紧行法暂止火阵,使亭中

火焰不再发出;一面命人前往复原,亲自率领宫众紧紧追去。这一延缓,众人已是脱险

上升。那亭的前半又在离朱宫上空境域以内,不能不加顾忌。一直追到了西海上空,方

始二次发动烈火,将各人所炼丙火之宝纷纷发将出去。

  这里众人飞出岛境,遥见裘元、南绮、展舒、王娴四人驾遁光迎来。众人本来忧疑,

见四人不曾失陷,好生欣幸,九人会合,往前飞驶。四人间知灵葯已得,也甚欢喜。石、

陈二人询问四人何往,怎得未见接应?四人同说:“真险!”正要叙说前事,忽听身后

来路呼呼风火之声,宛如海啸怒起。回首见有十来亩大一片火云,簇拥百十个奇形异状

的道装童子,带着万丈烈焰,漫天盖地而来,疾如风飘电驰,迅速异常,晃眼天被遮红

了半边,海水也被映得通红。众人原只飞离岛境百余里,因与展、王等人会合,略一停

顿,竟被追近了些。遁光甚速,虽然未被追上,但也成了首尾相衔之势。

  南绮见吕灵姑受伤,想起了适才久候众人取葯不出,下去探询,敌人许多无礼,又

发烈火相围,如非展、王二人道法高强,几为所伤之事,大怒道:“少阳神君并未禁人

求葯,我们俱以客礼行事,并非强取暗盗。适才四人无故受他欺凌,因我们还有人在他

潭底,未与计较,忍气退走。现在我们照他岛规将葯取来,吕姊姊又受了伤,我们不寻

他算账,反而穷追不舍。以前少阳神君任人取葯的话,分明是断定烈火厉害,无人能下,

假充大方,诱人入险上当,显他威风。等来人真有本领取走,便生吝借,群起为仇了。

可见这类夜郎自大的旁门中人,一个好的也没有。视此行径,欺人太甚。我们现有天一

真水护身,在他火宫阵内和灵焰阁火源重地的千寻烈火之中尚且无奈于我,何况这些旁

门子弟?反正是不肯罢休,转不如回身迎住,给他一个厉害,为吕姊姊报仇,少出我们

恶气。”

  石、陈诸人虽不愿结仇怨,但是敌人如此穷追,也实逼人太甚,未免心中有气。同

时又见后面飞来许多法宝、火器。心想:“早晚仍被追上。就此隐身遁走虽说可能,一

则太以示弱;二则照此情形,仇怨已成,将来仍要被他寻上门去。此时已然离岛,不在

火宫阵地以内,敌人三阳真火已减却不少威力,除此以外,别的更不怕他。返身迎斗一

场,使他知道我们全是相让,并非怕事。便日后乃师相逼时也理直气壮,有话可说。”

正拟议间,接连数十枝火箭已从身后飞到,只因被真水所化水云阻住,不能近身。南绮、

王娴、裘元三人心中实不服气,一面同声高呼:“诸位道友且住!”一面早各把飞剑、

法宝由遁光内放出迎敌。石、陈等诸人刚将遁光暂停,漫天火云烈焰已如狂涛怒涌,簇

拥着火行者等百余宫众,连同先发的法宝、火器飞驶而来。晃眼越过头去,将众人团团

围住。火行者同了乃妻鬼女乔乔为首,指挥全体宫众各逞威力,发出百余道精光血焰,

箭雨一般上前夹攻。

  裘元等当先迎斗。裘元飞剑乃古仙人所遗神物,又得青城真传,本就厉害。南绮囊

中法宝更多,也非常品。王娴一动,展舒也跟着出手,二人修道年久,法力高强。这四

人无一弱者,对方凭那数十枝火箭如何济事,吃四人的剑光、宝光迎头截住,会合一绞,

便成碎段。那火箭俱是三阳真火凝炼,断后并不下落,仍在遁光外面飞舞。展舒正要将

它消灭,火行者等宫众遥见大怒,行法一指,满空断箭残光倏地融合,化成丈许一团血

红光华,二次又朝众人打到。展舒看出此是真火凝炼之宝,已化成三阳神雷,众人虽有

水云护身,这一震之威却甚猛烈。难得他自行凝聚,正好收去,以备后用。见裘元、南

绮、王娴三人正指挥剑光、法宝上前抵挡,忙喊:“且慢!”说着扬手飞出一片乌云,

风卷一般朝前兜去。那神雷吃三人剑光法宝一逼,本快爆发,乌云恰巧赶前飞到,一下

正好兜住。同时火行者等宫众也已赶到。展舒连忙将手一招,乌云便电掣一般飞回,逐

渐收缩,变成一个不足半尺的绢囊,落到手上,轻软如棉,火光在内,隐约可睹。

  火行者想要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6回 雷叱霆奔 烈焰千寻腾海起 云笼雾裹 金光百丈自天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