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87回 排难解纷 退苍虚独调慧舌 佛光异宝 飞紫钵各显神通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陈、石二人先听敌人口气虽凶,隐寓和缓,行径又与少阳神君不类,早料是旁

门中前辈高明之士。因他知众人来历,不愿与诸正派长老结怨,又见法宝、飞剑俱都神

妙,胜之不武,不胜为笑,故此迟不发挥全力,将众人困住,慾俟日久势蹙,略为服低,

以便见坡就下,并非定要如何为仇。正寻思此人是谁,已然占了上风,为何不肯现身通

名,是何原故?及听未后一段答话,忽想起一个旁门中的极厉害人物,也是这等习性:

人如不知他来历,误有侵犯,只要肯服输,向不计较;否则,必置对方于死,决不甘休,

但轻易也不与入结怨。

  此人姓苍名虚,业已得道千年,左道旁门中人能够连御四九重劫,终致长生不死仙

业的,自古迄今只有三数人,苍虚便是其一。自从元初躲过第三次魔劫,便隐居大鬼山

坐铁岭青汗谷中。生平只有两个门人、两个服役小童。因知所习不是玄门正宗,自身脱

劫全由机缘凑巧,一时侥幸。门下弟于决难学步,任怎勤修,到了劫运临头,依然躲不

过去。因此门下弟子俱使在应劫以前先期兵解,等到转世以后再接引入门,重又随他修

炼。所以门下弟子虽然转了好几世,仍是当年的人。此老性情古怪,却重情义,恩怨分

明。所居乃洞天福地,仙景清丽。正邪各派中长老多知其厉害,往往告诫门人,遇上时

务要小心回避,不可与争,免为所伤。由于苍虚近数百年来益发深居简出,不与外人往

还,从未闻有人相遇。陈、石二人还是初次下山时,听师父说过他的相貌举止以及一切

与人有异之处。如果真是此人,却是得罪不起。只不知怎会来此为火行者等应援?

  陈、石二人刚想到这里,李洪已经开口喝骂。”无法拦阻。二人方料不好,忙打手

势令众留心戒备,果然李洪喝骂方完,当空已厉声大喝道:“无知rǔ臭,有何倚仗,竟

敢出言无状,侮慢先辈?别的小狗男女尚犹可恕,独你休想活命。我便现出法身,使尔

等知道大鬼山青玕谷太虚一元祖师苍虚老人的厉害。”

  这句话一说,众人中只有裘元、李洪尚在梦中,余人均在以前各听师长父母说过,

俱都吃了一惊。石玉珠忙朝李洪摇手,不令答话。李洪初生之犊,既已断定对方是左道

旁门,又非父执师交,如何肯放在心上,连理也未理,径自还口骂道:“老怪物,不要

脸!你如真个有名有姓,小爷怎会没听说过?不知何方妖孽,无故来此惹厌。小爷名叫

李洪,如说出我的来历,显我倚势欺你。是好的,和我一个对一个,快现原形动手,不

要牵连别人,被我打死认命,不许打听我的师长,又去诉冤告状。”

  石玉珠见苍虚老人迟不现身施为,知他仍想转圜,只要对方闻名知畏,便可作为不

知不罪,免却这场仇怨。及见李洪不听拦阻,骂得更凶,断定祸已惹上,至少李洪一人

无可挽回。同在一起,自然祸福与共。心正焦急,果然话还未完,忽见面前天绅倒挂般

凌空飞悬下两丈方圆、十丈高下一幢青光。光中现出一个身材高大的怪老人,苍颜鹤发,

颔下一部青色美髯飘拂胸际,青衫芒鞋,手持鸠杖,周身衣着俱是苍色,相貌奇古,与

吴道子所画《列仙传》中人物相似,威仪俨然,神情倒并不怎严厉。指着李洪哈哈笑道:

“无知竖子,你当老夫不知你的来历么?你不过是齐漱溟前生蠢子罢了。我己得道千余

年,屡经天劫,成了不死之身,难道还见你不得?起初念你屡世修为,能有今日殊非容

易,几次姑宽,给你点明生路,你偏是执迷不悟,定要自投罗网,怨着谁来?”说罢,

一摆手中鸠杖,鸠口内立即喷出大片紫光,离口分散,化为箭雨,朝众人头上射来。

  李洪原极机智,尽管口中喝骂,早听出敌人口气不是易与;又见众人多半面带惊惶,

不还一言,石玉珠并在旁摇手;再见苍虚老人现身时神情气势,必为强敌。身已在人家

阵中,恐又吃亏,暗中早在准备,将佛家降魔大法波罗神焰施展出来。

  苍虚老人鸠杖中紫光先前已吃李洪破去,原意敌人法力虽不如己,那护身之宝香云

宝盖威力至大,以为李洪年幼不知轻重,紫光一出,必用香云宝盖来破,想以此诱敌,

声东击西。等香云宝盖稍为离开众人,现出丝毫空隙,便再下手。哪知全出意外,李洪

功力既不似所料之浅,而降魔御敌尤得佛门真传。更因李洪事前和众人商定:敌人阵法

尚未怎看出细底,玄妙莫测,惟恐别的飞剑、法宝不足为功,那面香云宝盖决计用以护

身,不令离开,不求有功,先求无过。因此不特香云宝盖未被紫光引开,那佛家波罗神

焰早飞将出来。苍虚老人正在暗中行法,伺机而作,瞥见敌人护身金光并未迎着紫光飞

来,只在中间突然开裂一孔,紫光如雨,也将飞到。同时由金光孔内电一般飞出一朵形

如灯焰的金花,才一出现,立即暴长丈许,爆散开来,化为万千朵与初现时同样的金花

火焰。随又爆散,生生不已,势疾如电,晃眼弥满天空,迎面飞来,那紫光才与相接,

便被消灭,化为乌有。

  苍虚老人生性好强,起初没想到那是佛门波罗神焰,只当是件厉害法宝。自恃身有

神光围拥,虽知此宝厉害,但是对方俱是后生小辈,被人叫阵出去,才一照面,便即吓

退,空中还有火行者等离朱宫众在彼观战,未免面子不好看。再者自己已炼成不死之身,

玄功变化无穷,也不至于受伤。微一惊疑未决,那无量数金花火焰已潮涌飞来,近身全

都爆裂,身外青光立被震破了一半。如非见机得快,一觉兆头不好,立即施展玄功变化,

隐却身形,遁出阵去,照样也会受伤。苍虚老人由不得羞恼成怒,愤不可遏,暗忖:

“是何法宝,如此厉害?”惟恐敌人辨明门户方向,荡开阵中烟云,乘机冲出阵去。愧

忿之下,把心一横,决计复仇结怨,树此强敌。一面催动阵法,全力施为;一面把火焰

连招,将千余年来所聚炼的乾天罡气发放出去。跟着又将腰间葫芦取下,手掐灵诀,把

所炼太乙星砂尽量往下倒去。

  这太乙星砂乃苍虚老人每逢六辰之夜,在山中当天设下法坛,乘天空流星过渡,余

热尚存,乾天元磁精气未在九天飞散以前,用极玄妙的法术摄取下来。分别去留,择那

合用的收入丹炉以内,化成灵砂,然后行法祭炼,曾费千百年聚炼苦功。用时再以乾天

罡气鼓荡,分合聚散,无不如意,具有绝大威力,为平生所炼第上件至宝,比起散仙姬

繁所炼天蓝神砂还要厉害得多。任有多高法力,多么神奇的法宝,均难抵御。尤其像飞

剑和五金精英炼成之宝,只一遇上,便被星砂粘上,无法消灭,越聚越多,终被吸紧卷

去。如是身剑合一,连人也同被卷走。

  众人哪里知道,见神焰飞出,敌人便已挫败,都觉李洪法办高强,委实可佩;苍虚

老人不过徒负盛名,并无什了不得处。李洪更是得意笑骂。因那波罗神焰颇耗真气,毕

竟功候尚浅,不宜久用,见敌人已逃,忙即收回。晃眼由分而合,仍化一朵金花,飞入

法宝囊内。石玉珠问他怎不乘胜冲出阵去?为何收转?李洪知敌阵尚存,敌人未退,不

便明说自己短处。心想:“反正破阵已有把握,不如先收回来,等把真气调匀,运足全

力相待,如仍冲不出去,然后一鼓作气,二次施为,破阵出险。”便使了个眼色,笑答:

“老怪物这等脓包,不值用它,破阵容易。”话才出口,忽听怒啸之声又尖又厉,阵中

烟云杂沓,越发昏暗,随即罡风大作,自空飞坠。众人党着比在高山绝顶和高空飞行时

所遇罡风还要猛烈得多。

  南绮旧居长春仙府高接灵空,从小便与罡风相斗,炼有反风禁制之法。见那罡风来

势绝猛,立即行法,手掐灵诀,往外一挥,风势便被挡住,怒啸之声越厉。同时李洪、

石玉珠、陈嫣、桑桓四人见那罡风来得异样,也不约而同纷纷发动神雷和五行禁制,慾

将风头击散,反冲回去。一时霹雳连声,烟光四合。眼看风头击散,成了好几十股,往

四面和当空来路排荡倒退。猛地眼前一亮,上下四外俱是极细的火星;漫天盖地齐往身

前飞来。遇上反退回去的罡风,立即绞在一起,先化成百十条火龙满空飞舞,上下四外

同时夹攻。当空一面更是火海倒倾,银河怒泻,奔腾而下。到了阵中,一半往众人头上

压下,一半便向四外分散,再往中心围拢。其势越来越盛,晃眼之间,那百十条火龙也

合成一片。罡风更助势相迫,无量数的火星自相激撞挤轧,发出震天价的怒啸,越添威

势。

  众人适才虽然连经两三次火海烈焰围困,见过大阵,也由不得为之惊骇。起初多当

是苍虚老人力绌计穷,与人行者等合力重用火攻,那无量火星乃三阳真火所化。休说还

有香云宝盖,便这许多飞剑、法宝和天一真水,敌人也无可奈何,便各施展法力抵御。

哪知来势神速已极,未容如何施展,便被围拢在护身宝光遁光以外,密得更无一丝空隙。

内中桑桓动手较快,放出一件专破风火之宝,竟吃火星重重裹住,忙想收回已是无及,

随见一团青烟爆散,立即化为乌有,桑桓自是痛惜非常。

  经此一来,众人方知厉害。幸亏李洪因石玉珠再四叮嘱不可轻敌,已然因为粗心被

陷,所以尽管得胜高兴,依然不敢松懈,始终以守为攻。觉着敌人不应再使三阳真火,

又看出漫天火星有光无焰,又是不断增加,并不变化长大,忽想道:“前年归省,在峨

眉凝碧仙府遇见父亲昔年初成道时所收弟子阮征转劫重归,正值金蝉、石生等七矮世兄

弟回山参谒师长,在朱桐岭鱼乐潭香波水榭设筵为他接风,自己也同在座。因阮征前生

持有两件至宝,神妙无穷,新由父亲发还,清其当众施为:一名金陀宝幢;还有一葫芦

神砂,发出时满空金星,便与敌人火星大同小异。果是这类法宝,却极难敌。”念头一

转,空中火星已如泰山压顶罩下。李洪存有戒心,试将香云宝盖往上略起,觉着重如山

岳。暗道:“不好!”不顾招呼众人,慌不迭将手一指,四外金光倒卷而下,电也似疾,

将众人遁光由上至下一齐包住,这才保得无事。就这样,仍有好些火星包在夹层以内,

散附在众人剑光之上,急切间无法除去。否则,稍迟一会,众人即便不致受害,这遁光

中好几件飞剑、法宝俱多是五金之质炼成,必被星砂粘附,始而不能运转,一会越聚越

密,非被卷吸去不可了。

  众中陈、石二人最是当行,以前虽未遇见过这类法宝,都有耳闻,这时也看出此砂

威力果是不凡。因桑桓失去了一件法宝,另外好几件飞剑、法宝俱吃那隔断在内的残星

紧紧粘住,用尽方法去它不掉,又有香云宝盖隔断,不敢再妄用尝试,只得困守在内,

甚为忧疑。李洪气忿道:“老怪物不知用什邪法?他这鬼砂子,峨眉阮世哥便有这类东

西。据他说,此砂有邪正之分,异派中所用的还附有千百凶魂魔鬼在内,最为阴毒。一

旦遇上,如若无力抵御,第一先用法宝之力将全身护住,不可稍露空隙。否则,此砂见

缝就钻,如被粘上,轻则神昏体战,身冷如冰,当时晕倒,事后或者还能救转;重则一

被侵入,便难封闭,后面邪砂夺隙钻入,晃眼通体上下全被挤紧填满,人更早已失去知

觉。不是阴火发动,将人化炼成灰,便是元神被他吸去,受那炼魂之苦,永远沉沦,助

他为恶,更无出头之日。便他恶贯满盈,或为正人所杀,或伏天诛,那邪砂也随以消灭,

与之同归于尽,连那受苦受难的残魂剩魄都化为乌有了。我看他这鬼砂子声势虽恶,与

阮世哥所说邪砂好些不像。我们被他困住,长久相持也不是法,并且还叫老怪物笑话,

实在可恨尸爹娘和师父原传有好些法术,传时曾说,不到万分危急,不可妄用。现在施

展,想必不会怪我违命冒失。敌人深浅难知,就此冲出,惟恐有失。那鬼砂子被我隔断

了些在内,附在诸位道友飞剑、法宝之上,正好拿它一试。如能破去,拼着误伤少阳门

下,日后回山受责,和他分个高下存亡。不是我心狠,这是老怪物逼我的,父师责怪,

也说不得了。”

  裘元、南绮二人闻言,首先怂恿急速施为。陈、石二人却较持重,料他所说必是佛

道两家具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7回 排难解纷 退苍虚独调慧舌 佛光异宝 飞紫钵各显神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