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88回 苦忆箴言 一老怀仇离远娇 难收神物 众仙失计纵山僧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苍虚老人尽管得道千年,自来刚愎尚气,又在怒火头上,想到便说,益发不善

言语。教谢琳灵心慧舌,大肆讥嘲,逐层驳诘,妙语如珠,一句也回答不出,又急又愧。

先听出二女乃小寒山神尼忍大师门下,神尼本人虽不曾见,还曾听得与己功力相等的同

道无心中谈过一次,说她佛法微妙,不可思议。她既在小寒山坐关三百余年,当地毒蛇

猛兽俱受佛法感化,凶恶相克之物俱能悉泯杀机,同在一处生息,其精通大乘降魔佛法,

自在意中。但是传闻灵异之迹无多,其中宝相现出极少,纵习此法,也未必到了火候。

这两个女弟子年纪甚轻,说是已得师传,实难深信。对面一个贱婢竟敢离开护身佛光,

独出答话,口齿如此尖利,也似非戒律谨严者所应有,今日局面,决难占得上风。听贱

婢口气,只凭灵娇三仙一纸来书和这新来三人,便要强行和解,敌人决无认罪服低之事。

自己千年威望,就此扫却,这口恶气怎平得下?自来修大乘法的佛门弟子,照着戒律,

最忌嗔杀,便有忤犯,也不计较,与其被她一席话便嘲弄回去,转不如暗放冷箭试她一

试,到底看一个明白。如真不敌,再行退走,比较也值。

  苍虚老人想到这里,顿起恶意。以为谢琳未有佛光、法宝护身,必是看出自己色厉

内在,又以鲁仲连自居,轻敌骄狂,不曾戒备。于是假装听话,默运玄功,暗下毒手,

先用冷焰搜魂之法试一摄取元神。只见谢琳从容言笑,神色自如,疑是暗中强自镇慑。

心中大怒,又以全力施为。猛觉反应之力极强,心灵大震,几乎迷糊。对方仍微笑嫣然,

竟如无觉。苍虚老人不禁大惊,虽知难惹,终不甘服,将口微张,竟把炼成七八百年从

未用过的天戮神针试放了几根出来。

  此针乃苍虚老人采前古遗藏地底的阴煞之气,并从四千九百斤深海寒铁中提炼精英,

再用玄功法力,以本身真气会合,凝炼而成。细小如毛,随心大小,不用时即以藏在命

门紫府以内,发时无形无迹。中在人身上,生两种妙用,专伤修道人的元神婴儿。如若

对方法力高强,中针时有了惊觉,将元神遁出,或自闭穴,不使循着气血攻心,伤及要

害。此针遇阻不行,立即暴长数千万倍,在受伤之处爆裂。只要被中上,便非受重伤毁

及肢体不可。又目力看不见,阴毒异常,极难防御。苍虚老人适才已知敌人法力高强,

巨灵神掌且难当,祝又加上三个能手,仍在心存首鼠。之所以口发强横,意慾一拼者,

此宝便是所恃之一。满拟此针发出,敌人多少总得受伤。哪知连发五针,全如石沉大海,

音无迹兆。因是恨极,最后所发两针更向敌人两眼发去,也未生效。只见对方妙目澄波,

顾盼自如,仿佛未沾身,便即化去。

  这一来,苍虚老人方才心寒气沮,再不见机,定遭惨败无疑。又见谢琳话已说完,

目光湛湛注定自己,恐她说出自己两次暗算,再加挖苦,更是难堪。只得强忍怨毒,扮

一丑脸,假装大方,忙接口笑道:“老夫得道千余年,想不到如今后起小辈中竟有能者。

小寒山二女法力果非寻常,老夫连试她们定力佛法,均被破去,真乃后生可畏。陈道友

也无须和解,甘拜下风,老夫去也。”话未说完,陈文玑看出他要走,忙说:“家师尚

有书信在此。”随即飞身出外,递过一封书信,苍虚老人口中说着话,左手接信,右手

掐诀往回一招。陈文现早把青灵囊口放开,内中血焰本已收敛缩小,散出自比收入神速

得多,随手招处,嗖的一声,便往苍虚老人葫芦中飞去,晃眼即尽。接着便见面前青白

二色烟光骤起,再看人已不见,只见遥天空际忽有青白光影,一闪即没,端的快极。

  众人没想到苍虚老人口说大话,气势汹汹,却收得如此之易,俱觉好笑。陈文现道:

“老人得道千年,仍有这么盛的火气。家师和齐真人原意,此老虽是左道旁门,但他生

平从未作什大好大恶之事,因此三次天劫俱有极巧机缘,得以侥幸获免。自古迄今,左

道中人经时千三百年以上而未遭劫者,连他和大荒山一男一女两老怪物,共只三人。自

来修道之士投身旁门者,人数最多,一时也诛戮不完。俟其恶贯满盈,运数将终,生灵

已受害不少。与其扬汤止沸,无如釜底抽薪,留此三人,正可为一干异派妖邪作为榜样,

使知所习虽是左道,只要不为恶,一样可以得脱天诛,天仙固然无望,长生却是可保。

为此不愿洪弟与他各走极端,仇怨太深,不肯休止,迫他铤而走险,自取灭亡。

  “并且老人此次之来,是为昔年在图南山遭遇第三次天劫以前,无心与少阳神君相

遇,倾盖论交,结成好友。到了临难之时,因知天劫一次比一次厉害,多高法力也难相

助。本心还不愿累及良友,只想三阳真火恰是魔火克星,打算借用。哪知才一开口,少

阳神君便托词拒绝。他认此举只是聊胜于无,本无多大功效,对方祭炼非易,不愿白送,

也是人之常情,并未见怪。又托以身后之事,神君仍是漠然。他平日对于外界人虽然妄

自尊大,言出法随,睚眦之怨,毫不宽假,但对朋友却极爱护容忍,纵令绝交,不出恶

声。当时觉少阳神君情薄,心中有些不快,也未发作。哪知少阳神君对朋友比他还好,

表面坚拒,心早打好锐身急难的主意,恐事先明说了出来,分了他的心神,佯为不允,

暗中却作准备。

  “到了第三日苍虚老人应劫之期,少阳神君忽然不辞而别。事虽凶危,因前两次都

能转危为安,苍虚老人自然仍作万一之想,无暇再生闲气,径去山顶,坐候劫运之来,

慾以死力相拼。与魔头连斗了三日夜,连经险难,均仗自身法力抵御过去。到了最后一

夜,元气消耗,精力已疲,忽为魔火所困。他自知不能幸免,求生望绝,再隔些时定不

能支,便须发号令给远方守候的门人,用飞刀自行兵解,以免神形俱灭。就在这危机瞬

息,一发千钧之际,神君却从身后一座孤峰上,将本身元神与丙火之精所化的一条灵蛇

合成一体,突然出现,冒着奇险飞入魔焰之中,由灵蛇口里发出万千三阳神雷,连斗了

三个时辰,终于将百丈魔焰击退,助他脱了大难。而少阳神君元神却受伤不轻。苍虚老

人这才知道良友苦心至情,感恩自不必说。

  “由此二人愈成生死之交。所以那么不肯管闲事的人,一接到少阳火书告急,立即

赶来。这原是他知恩感德,对朋友的义气。虽说他乖张骄狂,不合妄使邪法,也因多年

威望,惟恐失坠,情势所迫,非由本心。又是初次对人下这毒手,种种均有可原。家师

一面想保全他,一面又以他最末一次劫运将临,事由今日而起,事前消弭,比较容易,

如果没有今日之事,他便生出别的灾害,劫运更难挽回。故此想定时日,令我先回峨眉,

与齐真人等计议。正值谢家九妹先受青城朱真人之托,暗中早有安排。嗣又以峨眉三英、

二云、七矮诸道友多半至交,今年应往峨眉朝拜掌教师尊以及各师长,自陈功过,难得

聚在一处,就便往访。

  “起初因李道友是此老命中克星,他虽然年幼,临事并不冒失,非有几分必胜成算,

决不轻往。如三阳神火厉害,必往各师执和诸道友世好那里求借法宝相助。他本和金、

石、甄等七矮兄弟要好,当着人前,故意闹些小孩脾气,实则异常亲热。背着人时,大

家商量,同寻异派人晦气。还有宁一子的门人蒋诩,和他也很莫逆。七矮兄弟正炼济世

灵丹,无法相见,而宁一子又有抵抗神火之宝,必往求借无疑。为了阻止他前往,打算

釜底抽薪。我又奉了忍大师之令,和宁一子商议一事,正好就便赶去拦阻,不令借与。

刚到香兰渚,李道友也随后到来,法宝未借到手,赌气飞去。谢家姊妹又把他可以求助

的地方全都赶在前头一一吩咐。以为他素好胜,六合旗门只能防身,巨灵神掌击灭真火,

要伤害无数生灵,不敢乱用。没有克制真火法术,也许暂时中止,日后再往,将此事错

过。只等诸位道友被火围困之时前来解救,便不致与此老引起仇怨。不料李道友数世清

修,交有不少有法力的同道至友。日前又在香兰渚从蒋翊得知一位前生至好燃脂头陀,

现在南海朱竹岛妙香岩坐关。于是赶了去,不特把佛门至宝香云宝盖借来,并还指点云

路,教他如何走法,却未说明有何遇合。其实那正是去西极岭的正路,无意中助人取出

前古玄阴真水。

  “西极教和少阳神君师徒互相嫉恨已久,只未公然发难。见李道友如此神通,正好

暗收渔翁之利,妄想将磨球岛真火收去,逐走少阳师徒,光大门户,独占西极全土。李

道友只图真水可以制火,便照计而行,带了真水前来。西极三长老连同好些得力门人,

便暗中尾随,相机发动。本来玄阴真水眼看就要成功,忽被苍虚老人用九炼赤尸之气围

住,那火又是丙火真精,灵蛇所化,不但不能消灭,因水为赤尸所包,转成了里应外合,

真水竟被煮沸。如非苍虚老人也存妄念,慾收此水以为己用,只消三日三夜便可炼干。

固然所去不过全数十之二三,一则可惜,二则异日重炼此水要减去若干灵效,再想收制

三阳神火,力便不足。西极三长老一时情急,乘着少阳师徒离岛而出,苍虚老人全力对

付强敌,岛上空虚,慾去灵焰潭毁灭火源根本之地。不料岛上尚有五火使者,均非弱手,

这一阻拦,苍虚老人也就赶回,将他们赶走,险些闹出事来。

  “依我本意,早来些时,西极教便许不出手。只因在峨眉时遇见大方真人,力说今

日之局关系定数,人力徒劳。原来西极教教祖悟彻玄机,自知所习非佛非道,似是而非,

再炼多年,成就也只如此。为求正果,于是发动真火,自焚转劫,以期再生转入佛门,

寻求正果。为想维系教门人心,坚其信仰,以为转世再来,改定教宗,重兴彼教,当时

施展法力,故示白日飞升灵迹,连他门下掌教的三个嫡传爱徒均被瞒过。谁知弄巧成拙,

转世之后,虽然得为高僧,但以发愿大宏,至今尚未圆满,不能重返故土。而西极教气

数已尽,近数百年来日益骄妄,贪嗔忌刻,自前辈诸长老起,以及末代教徒,十九行为

乖谬,倒行逆施。此次正是彼教劫运。现在前古玄阴真水已为所得,以为少阳神君在他

卧榻之侧,不容并立,暂时如不发动,日后必为离朱宫师徒大患。齐、朱二位真人与宁

一子诸位,以彼教远居西极,虽然天性刚愎,忌讳大多,有怨必修,人如犯他,永无休

歇,但彼教规至严,操行尤苦,从不无故犯人。只有两次,因为无知触他禁忌,大修其

怨,人已避逃,兀自穷追不舍,终于赶来中土报复,将两个得道多年的散仙,连同门徒

七人害死,几乎连元神亦为所灭。此外恶迹无多,教徒又众。齐真人等怜其修为不易,

慾为免去此劫,等那转世祖师归来度化,也不过是本着一念慈悲,姑尽人事而已,照着

目前情势,分明定数难移,莫可挽回。我们因听大方真人叮嘱,谢家姊妹又想稍为磨练

李道友,因此晚来了一步。适才正想劝说此老,面交家师手札,不意谢家二妹不忿他狂

谬,先走出去一片冷嘲热讽。此老自是难堪,怒极之下,暗中连用两次阴毒法宝,俱为

无相神光不坏身法所破。说又说不过,斗法又非敌手,虽然迫于无奈,借题遁去,看那

去时情形,并未甘服,心中怨毒已深。但盼他归途看了家师手札,幡然悔悟,就此回山

避祸,还可无事;如逞一朝之忿,这场劫运恐比前三次天劫还难避免呢。”

  谢缨笑道:“如非洪弟喜事任性,今日事已早了,这苍虚老人千余年道行,西极教

下那么多的修士,怎会因此断送?我佛慈悲,我爹爹也教你如此么?”李洪道:“大姊,

你怎也和二姊一样刻薄我?你们也有朋友,以前不是也爱管人闲事么?我这还是奉了师

命,下山行道,才到四处走动。你们刚到小寒山不久,便瞒了师父,和那癫尼姑同去幻

波池惹事,不比我更淘气么?如今却来说人。我只照情理,分邪正,不背戒律师教,他

们定数应劫,与我何干?又不是我害他们的。”谢琳道:“洪弟,你真会胡说。我们去

幻波池,乃是明知艳尸为妖邪,当然应助良友一臂之力,师父法力高深,岂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8回 苦忆箴言 一老怀仇离远娇 难收神物 众仙失计纵山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