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90回 选胜尽勾留 爱玩烟霞迟远路 思亲拼独往 飞翔险阻急心归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裘元、南绮、吕灵姑、狄胜男、阿莽一行五人见主人已走,也就起身。因当地

迭经陈嫣、桑仙姥师徒多年修炼经营,山明水秀,景物灵奇,禁法一撤,山容毕现。除

去含青阁故址一带,前山尚有不少优胜之区。五人俱有山水之癖,此山地介蛮荒僻远之

区,外观山势异常丑恶,仙凡足迹均所不至,从此一别,相见不知何年,未免留恋。灵

姑首先提议步行出山,沿途游赏过去,离了山口,再带胜男、阿莽同驾遁光飞行。

  南绮接口道:“我两次来此,俱在空中留心查看,由这里起身入蜀,山脉蜿蜒不断。

我和元弟奉命出山行道,并未有什大修积,便要回山,就师长不说,见诸位师兄,面子

上也不好看。方氏兄弟和司、雷诸友我虽未见,元弟既说别后当可遇合,人家拜师不久,

想必用功正勤,就见了面,也无闲暇与我们多聚。如也逢奉命修炼,不许出山,到了连

人也见不到,都在意中。元弟偏是心热,执意要找无趣。胜男姊弟多力健步,近又学了

气功,都是日行千里的脚程,我们三人更不必说。依我之见,不单这里,索性全顺山路

过去,真要遇上山路中断,或须经过城镇,再用遁法跨越,免惊俗人耳目。休看山中居

民多是山野之人,一样也是生灵。还有好些左道妖邪,多喜潜伏在这类蛮荒偏僻之地,

鱼肉山民,作威作福。前救玉花姊妹所遇那山僧和竹山教下妖人,便是一例,山高皇帝

远,猴子称大王,越是偏远无人留意之地,越易有妖邪作怪。我们自从下山以来,所经

几次争杀,哪一次是在通都大邑人烟繁密区?一样是往回路走,如无耽延,不过晚到些

日,这种事说不定就许遇上。万一机缘凑巧,无心中积些功德回去,见了师长同门,受

上几句奖勉,这不光彩得多,至不济,也可多经历些地方,观赏许多景物山水。师父本

是命我二人步行,以便沿途留意,访察人间疾苦,加以救援。只因湖心洲诛杀天蚕以后,

先遇石、吕二位姊姊,得知竹山教改期事后,又结交了冷、桑、展三位道友,互相成了

一路。而所办之事,又都事机瞬息,刻不容缓,不得不御遁飞行。所经山川城市俱在脚

底,一瞥而过,远看都不曾看真,人民苦难何从知悉?如非这次是有前辈仙人修书引进

狄家姊弟,灵妹不久转入本门,尚未见过师父,引往拜识,有此两层藉口,并且回山少

住仍要出来,师父如问所经各地是什情景,有无善举,看你怎好意思答话?”

  灵姑最喜登临,奉有师命,随缘相机,便宜行事,并无拘束。又和南绮交厚,言听

计从,互无违忤,闻言连声附和。胜男姊弟更无话说。

  裘元童心未退,天性又厚,一半是想探望旧友,实则本心是想就近乘便省归父母。

因恐南绮不愿往世俗人家居住,说他恋家,故未提起。先听众人允回青城一行,益发归

心似箭,恨不能当时插翅飞回。打算先到且退谷、红菱磴等地略访诸友,安顿下胜男姊

弟,便带着南绮一同归省。连送别陈、冷、桑三人含青阁小住,数日之聚,俱非所喜。

这一步行,便途中无事,一路急赶,山路遥远,也非十天八天所能赶到,自是不快。无

如南绮说话有理,性又娇惯好胜,主意一定,强她不得。裘元有心想说:“善功修积,

迟早一样,还是先回青城的好。”无如寡不拗众,爱妻脾气固执,多说徒遭抢白,毫无

用处。一赌气,便不再言语,暗中却打点好,如走得慢,独自回家一行,当时也未再说。

南绮见他闷闷不语,笑道:“对朋友好的也不是没有,没听说一想到就要见面,连十天

半月都等不得的,真是小孩子脾气。也不想想,我们出来是为什么?偏不依你,你有本

事,你便自己一个人去。”

  南绮和裘元虽是神仙眷属,不作琴瑟之好,但都是天生情种,彼此相亲相爱。前在

长春仙府初订婚姻,便恨不能朝朝聚首,一刻不离。及至下山以来,日夕相对,患难与

共,自然情爱更深。南绮因是童心犹在,女儿家终是娇憨,喜占上风,每因细故和裘元

斗口,总喜争赢。裘元自然让她时多,但有时吃南绮戏侮,也假装生气。南绮又以温柔

哄慰,轻嗔薄怒,问以蜜语柔情,隽言调舌,成了家常便饭,往往无事生风,以此为乐。

自到湖心洲遇纪氏祖孙起,南绮、裘元日常相处,多有外人在侧,不好意思亲密,已有

多日不曾口角。这时虽仍有人同行,吕灵姑是姊妹至好,胜男姊弟又是所救之人,均无

所用其避忌。南绮料定裘元决舍不得离开自己,虽能飞行自如,但地理不熟,所以如此

说法,满拟借此淘气。不料裘元别具深心,不特没有还口争论,反乘机安慰道:“南姊

料我不能自走么?过两天,我偏一人走给你看。”甫绮存心呕他,把樱口一撇,微笑道:

“谁不知道你现在绝迹飞行,顷刻千里,多远的地方俱都能去。只是梯云链必须带上一

副,当心又遇见你那位好亲戚啊。这里不比昔日青城乃是熟路,到时再遇鬼老门下妖徒

擒了去,害我无法救你呢。”

  裘元一样年轻好胜,背着人,对南绮虽是爱极生敬,让她时多,听她当着人…说,

老大不是意思。暗想:“你是我妻子,每一提起回家省亲,你总说俗家烟火难耐,不愿

前往。如今又当着外人揭我短处。我已连经大敌,有了经历,至多途中不管闲事,数千

里途程当日可至,有何可虑?你料我不能前往,偏不带梯云链,走给你看。”便低头前

行,一言不答。

  南绮见裘元满面通红,想起他素来好胜,不应当着人如此嘲笑,必已生气,颇悔失

言。便不再往下说,表面仍和灵姑、胜男指点烟岚,暗中留神查看。裘元仍是独个儿在

前行走,低着头闷闷的,似在想什么心思。南绮忍不住问道:“元弟,走得那么快作甚?

这花儿开得多好。”随说随凑过去,借看花为由,笑问道:“你生了气么?”裘元知她

是来赔话,心想一交言便不好意思再走,答道:“我不敢。”南绮见他仍板着脸,当着

外人,又不便多言抚慰,也赌气道:“由你,只要你真敢走。”裘元也未回答,正值灵

姑发现左侧有一美景,唤众往看,只得走开。南绮更不再答理裘元,只和同行三人故意

说笑呕他。裘元只装不见,仍然随众同行,暗中盘算主意。南绮知道,每次口角,只要

自己一生气,裘元必要软语央告,变方设法,把自己哄高兴了才罢。这次竟和没事人一

般,连身都不走近;偶然和阿莽问答两句闲话,也似神志不属,与往日情景大不相同。

心虽奇怪,但还以为是当着外人,不好意思过来赔话,怎么也没想到裘元会独自溜走。

  众人脚程都快,虽然沿途浏览,也比常人快上十倍。遇到卑湿荒寒、晦寒阴森之区,

又多是飞身越过,时光没到黄昏,便走出六七百里的山路。胜男姊弟食量本是兼人的;

灵姑、裘元、南绮三人虽然能耐多日饥渴,有可吃的,仍是照常食用,未绝烟火。含青

阁中食物尚留有不少,陈嫣除把便于藏贮的取了些,放入度厄舟中带走外,任凭五人尽

量取携,起初原定直飞且退谷,当日便到,用不着多带粮食。还是灵姑说这类珍奇果脯

食物,寻常人终身不能望见,放在阁中,任其沉埋地底,岂不可惜?带去送人,不特是

个人情,胜男姊弟是大食量,万一到了且退谷因事留住,方、司两家山居想必清苦,初

到无从猎食,也好以此接济。众人俱都称是。南绮道:“这个容易。”便令阿莽编竹为

筐,将阁中余存食物装了七八百斤,再把冷青虹代自己送人的一些珍贵礼物放在上面。

然后画一灵符,命阿莽、胜男扛起同行,那千百斤的重载立时轻若无物,所以食物带得

很多。

  灵姑因未由来路出口,改作穿山而行,前途更要转入别的荒山。所经之处,红树青

山,景物又是绝胜。便笑道:“我们已然走了一天,前行恐入蛮区,景致绝没有这里好。

狄家姊弟不比我们,想必腹饥。我们先对着夕阳晚山吃上一顿,把前面无人荒山赶将过

去。好在大家都会打坐,也不找什么洞穴栖身,只择一干净点的疏林,各自养气调元,

坐上些时,把精神调养复原。天明分一人飞空查看,找那有炊烟冒起的林野,寻到人家,

问明去四川的途径,就便访问山中情形,有无什事。我们虽能升空飞行,到底不知地理。

就是飞行,也应知悉大概,何况是步行呢。”南绮道:“灵姊说得极是。”随令阿莽卸

下竹筐,取出食物。胜男又去汲了一些山泉,择了一个山头平坦石地,分别跌坐,一同

食用。

  南绮对灵姑道:“你看我们今日这等走法,沿途还有流连,已走了这么多山路。明

日起,自然走得更快,这还能有多少天的耽搁?”裘元会意,知南绮话已当众出口,不

便改转。又见自己不快,故意如此说法,来安慰自己不要心急。心虽感她情重,继一想:

“此机一失,便到且退谷,也未必容我归省父母。”只得狠一狠心肠,佯笑了笑,仍不

答话。南绮看出他假笑,以为心中忿犹未解,心想:“我屡次示意求和,你怎气定了我:

难道我和你恩爱夫妻,患难同门,还不如你那几个朋友?”不由也犯了小孩子脾气,决

计不俟裘元服输,决不再和他说话。恰值灵姑答话,便岔过去。两小夫妻这一争执生心,

由此惹出事来,当时无话。

  灵姑也渐觉出二人神情有异,因知二人夫妻同门,恩爱异常,又不知为了何事,不

便插口劝问,就此忽略过去。吃完已是东山月上,夜景清幽。南绮见裘元相助收藏余物,

便未动过食物,也重新取出几包整理,以便前途之用,看去颇有兴致,以为他忿气已消,

也没想到别的。心还在想:“你倒好了,我还气呢,谁叫你方才不曾理人哩。”

  裘元收拾停当,阿莽将筐扛起,重又上路。再走三四十里,越过一片危崖峭壁,前

途景物顿变。沿途深山林密,丛莽荆棒,山峦杂沓,时见蛇兽窜伏,月下游行,虎啸猿

啼,四山遥应。再要走到危崖幽谷之间,每一说话,空谷传音便往回响,到处黑影幢幢,

仿佛有山鬼弄人,遥与应答。裘元对阿莽道:“我自奉命下山以来,总在山野中行走,

也有好些次是在夜里。怎这一带山并不大高,景象却如此阴森凄厉,要是寻常胆小的人,

还害怕不敢走呢。你居山多年,山鬼、木魅之类看见过吗?”阿莽摇了摇头。

  灵姑想乘机打开小夫妻的僵局,笑对南绮道:“毕竟元弟在荒山中夜行时还少,到

的地方也不算多。我自小便遭世变,常随家父往来各地,所行都是荒山野岭,比这里还

要幽险怕人的地方不知经过多少。最可怕的是家父为毛贼所伤,赖有仙师怜悯,令将原

身藏入地底,以待他年重生。事完我独自一人,只带了一只白鹦鹉,赶往大熊岭拜师。

正值山中大雪,路既奇险,又第一次离开大人走这千里长途,乘了雪滑,深夜急驶于荒

山之中。知前途危机隐伏,中间只有两个宿处,错过便会遇见妖邪为害,又限定要在短

时间内赶到山那边去。当时年纪幼小,慈父新丧,影只形单,本就心伤胆寒。这里所见

鬼影,乃黑暗处的山石树枝,还是假的。我去的地方是莽苍全山,最幽僻深险,惯藏蛇

兽鬼怪之物,一路之上也不知遇见多少奇怪凶恶的影子。若非拿有宝光护身照路,不为

所害才怪。最后仍遇到一个由妖鬼徐完门下逃出的姊妹,惹了一场凶险,才得一同逃往

苦竹庵去。如今想起,还在胆寒,若比这里,简直是天渊之隔了。”

  南绮道:“灵妹哪里知道。他是贵公子出身,最好终日守在家中,享受人间俗福。

这山野之中,如何走得惯?自然就觉着路途辛苦,不愿意了;在他以为谷暗崖幽,景物

阴森;在我却以为山高月小,景物清寒,博大雄深,迥绝尘俗。且比城市人家用人工矫

揉造作的园林,强得不可以道里计呢。修道之人讲究犯险吃苦,要图舒服,回家多好。”

裘元方想争辩,说她只顾挖苦人,文不对题,自己只随便一说,既非胆小畏苦,更谈不

到求安逸的话。侧顾南绮,一双妙目似嗔似喜,望定自己,似知必有回答,话到口边,

又复忍住,只微笑了笑。南绮见他始终闭口不言,引他不理,不由又添了气,忍不住方

说了句:“以后再理我是小狗。”忽然一阵山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90回 选胜尽勾留 爱玩烟霞迟远路 思亲拼独往 飞翔险阻急心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