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91回 孽尽可怜宵 生死缠绵终一痛 功成生灭火 去来惆怅又分飞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四人互相略谈了几句,因已知裘元下落,重又上路。适才一忙,平空惹出这场

周折,慾速反缓。照着先前使行梯云链走法,虽然较快,但是前后两不相顾,万一再生

枝节,转多迟延。并以适才飞行,试出胜男姊弟在含青阁留守这些日功力大进,越发身

轻,带了飞行,无什吃力。同行虽然稍慢,免去梯云链起落分合之烦,计算相差无多,

还可互谈经过。于是便作一路,试照日前往磨球岛的走法,南绮、灵姑将遁光联合为一,

带了胜男姊弟,四人携手同飞。各人再运用玄功,以全力催动遁光,向前急驶。果然较

前慢不多少,也就不再更改。

  路上一谈,原来妖妇因林寒追赶太急,法力又极高强,抵敌不过,眼看首尾相及,

快要追上,忽然遇到两个有力同党,在当地山谷僻处演习阵法。妖妇自是心喜,忙即夹

了先摄走的少年,飞入阵去。林寒因疑妖妇所摄少年是正教中新进门人,恐遭毒手,必

慾救到了手才罢。一时轻敌,深入敌阵,被妖法困住,失陷在内。虽然有飞剑、法宝护

身,急切问却不能破阵而出。那主持阵法的也是两个婬贱之女,见妖妇所摄少年英俊,

强行留下。妖妇事急求人,又非其敌,只得忍痛割舍,负气而去。众人斗处,本系妖妇

巢穴。本意是令男女二妖人权且对敌,自往附近去求援救,再回来报仇。临行前并将先

擒少年带了同逃,以免万一援兵不在,好不容易到手之物,不致被人夺去,不料会被同

党妖妇乘危打劫。又以事情是由寒萼等无故干涉而起,越想越恨。预想的援兵偏值他出,

不曾等到。气愤不出,才拼着肉身布施,去将新近交往的山僧寻来报复,要将仇人擒杀

之后,再打主意夺回所爱。谁知山僧妖法虽厉害,却不能奈何敌人,结局反倒转败为胜。

林寒在峨眉诸弟子中也是数得着的人物,虽然被困阵内,不能脱身,但仍能发挥自身威

力。双方正在相持,南绮忽然赶到,同被妖人困住,合力抵御已两日。林寒不能脱困,

便是为了救那少年,不肯独自遁去。况又加上一个南绮,问出是青城门下,益发不能舍

之而去。

  二人一边合力苦斗了二日,实在难以脱身。而且先追妖妇一晃便即遁走。据南绮说,

寒萼等三人尚与男女二妖人在山头上恶斗,妖人势已不支,本来约定同往依环岭幻波池,

去赴易静、癫姑、李英琼、余英男等本门第五代开山盛会。林寒知易静等四人法力高强,

法宝、飞剑尤为神妙,众人在外行道,遇有险难,都仗余英男、二云、七矮诸人合力救

助,易静等四人尤为热心,更以幻波池仙府以前洞主圣姑仙家的至宝可以传真现影于万

里之外,常命门人行法查看,早识先机,每遇变生仓猝,危机瞬息之际,往往不俟飞针

告急,先后驰来。众同门多半受过四人援助,情谊深厚。这次又是四人奉命建造幻波池

别府以后第一次开山盛典,所收弟子又比众人多,特意先期赶往,代为照料。除苦孩儿

司徒平因事他往,另由别处赶往外,自己在枣花崖隐修,本还有事未完。因寒萼等由凝

碧仙府起身,路过枣花崖,便有此约,才提前三日起身,不料途遇妖妇,用妖法害人,

生此波折。按说三人如若获胜,必要寻来,寒萼有弥尘幡。只要寻来,不论胜负,均可

一同护身,遁出阵去。怎会等了两日,也未见到?心中疑虑,先想用飞针告急。继一想:

“只有幻波池离此最近,人来最快,但是易静等四人连日正忙于开山盛典,各处仙宾云

集,此时邀她们不大合适。别处不是相隔太远,便是法力比己还差,也许人已到幻波池

都说不定。”

  林寒正在踌躇,岳雯、金蝉、石生、苦孩儿司徒平及小圣僧阿童忽然自空飞降,各

施法力,杀死二妖妇,破了妖阵,连那一少年一起救出。见面略谈,才知主持阵法的二

妖妇乃妖道摩河尊者司空湛的爱妾。妖道伏诛之时,她们恰值他出,因得漏网。平日无

恶不作,已在金、石等七矮弟兄手下逃脱一次,衔恨切骨,新来潜伏此山,慾待练成妖

阵报仇。七矮弟兄也在到处寻觅妖妇踪迹。易静等四人又筹备开山盛典,延款仙宾,和

本派同门等近日无暇行法传真,所以林寒等四人在两处被困,历时二三日不曾知悉,还

是金、石两人前往赴会,谈起妖妇可恶,数次漏网之事,拿出所得妖妇飞刀,请癫姑运

用玄功,行法传真,才现出四人在两处被困景象。金、石两人知妖妇不是自己对手,暗

嘱癫姑不要声张,以免惊动众人。引了多人随去,借往上面观看山景为由,刚出仙府,

纵遁光飞起,便遇见岳雯、司徒平、阿童三人飞来赴会,问知前情。岳雯、阿童俱和金、

石二人最是交厚,司徒平又以寒萼被困,自己不能置身事外,于是合为一路。这几人的

法力合在一起,妖妇便把妖阵练成,也非敌手,何况功力还差。司徒平关心寒萼等三人

之安危,本想请众分道往援,阿童一算,说是无须,先援林寒,省事顺路。五人到了当

地,不消多时,便成了功。

  那被妖妇捉去的少年,乃灵和隐士徐祥鹅新收的弟子,也是峨眉后辈。因事大巧,

南绮到时已被二妖妇藏入洞中,只听林寒说那年貌衣着极似裘元,认定必是。及至救出

相见,始知误认。心中失望之余,仍不免忧念,便和众人说了。阿童、岳雯见她忧急,

运用玄机一推算,告知人已抵家,无须忧愁。南绮才放了心,匆匆与各人说了几句,便

纵遁光飞来。到时寒萼仗着灵姑五丁神斧,已然转败为胜了。

  甫绮、灵姑互说完了前事后,便催动遁光,往灌县急驶。满拟裘元久违定省,思亲

念切,这次回家必有多日耽延,到时必能相见。哪知裘元一面孺慕情深,急于归省;一

面仍是爱恋娇妻,自己又是不辞而别,惟恐南绮忧急气怒。先料必然寻来,到家住了三

日,未见南绮赶到,惟恐没悟出自己借题回家,心中愁急,往别处找寻。第三日早起,

仍无人影,放心不下,实忍不住,只得告知父母,去往且退谷探看。南绮到时,人刚走

了不久。心想:“裘元长途飞行尚且无事,且退谷、红菱磴相隔甚近,自不会有什么波

折。况又为寻自己而去,见人不在,定要回来。”既恐中途相左,又以翁姑再四挽留,

不便拂逆,只得留下。到了当夜,不见人回,又猜是方、司诸小弟兄久别重逢,不愿分

离,留住在彼处。

  裘友仁夫妻因见爱子飞行绝迹,出入青冥,非常惊异。裘元孝亲,唯恐日后自己在

外,父母挂念,把所有惊险经历全都隐起不谈,回家只将好的得意的话说。友仁夫妻都

当他已是神仙一流,以为且退谷不过深山路险,常人步行尚能勉力寻去,何况爱子是有

道行法力的人。知道媳妇也是神仙中人,不喜在尘俗人家久居。惟恐南绮寻爱子一同他

去,不再回家,此别不知何年始能再见。如将媳妇留住,爱子至多在方、司两家住上一

两日,必定回转。加以南绮性情温和,事亲有礼,全不以仙人自傲,裘妻更是恋恋,舍

不得放走,竞编了些诳话,说裘元归时,原说方、司诸人良友久别,到了决不放走。即

使甫绮未去,恐也须在彼流连些日。不问南绮去不,终须回家辞别了父母才走。万一南

绮寻到家中,务令在家等两天,还要回来再去。南绮好面子,性又柔和,见二老慈爱,

因为自己不愿与俗家相聚,竞不惜得罪亲友,所有来人一概婉言谢绝,住处又安排在花

园以内,精舍数间,地方清静,隔绝繁嚣,除二老外,更无俗人来往。室中陈设也极华

美精雅,慈爱亲切,用心周到,体贴入微,明知婆婆这些话初见时未说,必有出入,但

知裘元终要回家一行。无论如何,总是人家媳妇,翁姑相待,礼貌这等隆厚,自然不便

逆说,坚执着非去不可。又以岳雯、阿童占算无差,只自己晚到了个把时辰,又未说裘

元有什凶险,也断定是在且退谷,红菱噔两处耽延,决无不归来之理,只得应诺。

  南绮住了两日,裘元仍未见回。心想:“裘元甚爱我,他在家中尚恐自己生气或走

失,放心不下,赶往且退谷探看,怎会被朋友久留不回?并且两地相隔不远,就是方、

司诸友盛情难却,也应抽空先回家说明,以免父母挂念。他当初回家一层,还说出人意

料之外,自己或许不曾理会。且退谷之行,事情早经言明,就算自己和他负气,不寻了

去,尚有灵姑同行,也无不去之理。事已多日,一人未往,自必愁虑万分,焉能置之度

外?以往日为人和平日夫妻情份,断无如此荒唐。虽然这一带地方密迩金鞭崖、红菱嶝,

青城派教祖和银发叟洞府均在这一带,异派邪妖照理不敢涉足。但事出情理之外,终多

可虑。”南绮又想到先前裘元长春仙府归途遇险,以及甄济奉鬼教之命,往金鞭崖盗灵

芝之事。万一无心巧值,途中偶遇妖人,岂非危险?越想越觉不妙,深悔不该面软,到

时不先追踪赶往,平白耽误了两日。万一出什差错,十有八九难以补救,如何是好?灵

姑、胜男姊弟也觉可虑,南绮情急,因恐两老忧急,不便明言,便婉转请求,要去寻找

裘元回来。并还有人送与方、司诸人的礼物,也须送去。惟恐不信,又把胜男姊弟留下。

等寻到裘元回来,再行送往金鞭崖,拜见师长。裘妻方始相信应诺,再三吩咐叮嘱,务

和爱子同回,才放起身。南绮心乱如麻,匆匆随口应诺,便和灵姑由后园破空飞走。心

料裘元不出事则已,一出事便是凶多吉少。所引以自慰的,只是岳雯、阿童没说到裘元

前途有险而已。

  那且退谷和青城山相隔不远,如由空中飞行,不绕走山下,曲曲折折的山路,只有

二三百里途程。路近行速,不消多时,便已到达。二女全未到过,南绮只是听裘元说过

山形位置。因当地万山杂沓,峡谷荆棘,形势幽阴,到处林木森严,参天盖日,而方、

石、雷三家又深藏谷内,极是隐秘,难以发现,连查看了好几处,俱都不见。灵姑见南

绮十分着急,便道:“这里的情形均与裘师兄日前所说相似,且退谷必在这一带无疑。

峡谷大多,既不能挨次降落探寻,山中晨炊又已过,无炊烟冒起。林木茂密,空中查看,

除非近在脚底,可以看出迹象。我们飞翔越急,越难查看。裘元师兄原说且退谷北面,

是红菱噔外大崖壁,两处相隔只百十里,望得清楚,崖就在对面。适才看那两处幽谷,

飞行太速,也许混过。依愚妹之见,方、司、雷三家均非寻常无识山民,我们何不将遁

光放低,顺次从来路起分头环飞,再查看一回?另外姊姊再施法力,发出一些灵异之迹。

他们看到宝光,又听破空之声,必要出头探望,只一见人,就好查访了。”南绮点头称

善。

  二人重又各驾遁光,依言行事,一东一西,环空飞翔,往下查看。灵姑飞的恰是以

前看过的所在,因为方才错过,格外留神。正飞之间,发现下面有一片大森林,由东南

平野蜿蜒而来,直达西南崇山之下。先前因那一带不是峡谷,方向又与裘无所说正对北

面崖壁之话不对,不曾留意。这一回低飞留神,才看出那森林对面竟有一条极窄的空隙,

两面都是肢陀,因林木茂密,都是数十丈高的参天老树,高低无什差别,地形山路全被

掩没,所以看不出来。再往尽头处落下去一查看,竟是一条山夹缝,也为山崖草树所掩,

外观不见,内里甚深。试再循着所见夹缝由那高山上飞越过去,遥望前面道路修洁,人

家水田,罗列可见。宛然入了桃园乐土,迥非山外草树纵横,荒凉之境。照那人家地形

一看,果在危崖之南。才知裘元所说,必由方、司两家旧居算起。自己由环山堰飞来,

路往右斜,抄出且退谷口之前,已是不对。又认定红菱嶝外崖作准,只在崖南一带查看,

见那山太高,裘元不曾提到,没有越山查看,故此迷了方向。不由恍然大悟,断定已寻

到地头。

  灵姑正要回头去喊南绮,南绮在空中飞翔了一阵,越看越觉不似,慾往回路查看,

遥见灵姑越山而过,跟踪赶来,也发现下面森林中隐伏的山径,正好赶到。又见前面村

落中已有人赶出向空挥手,似已发现自己。裘元却不见迎出,分明十九人不在此,心疑

出了差错,好生忧急。匆匆无暇多说,一同往前飞去,转眼飞到。下面的村民也越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91回 孽尽可怜宵 生死缠绵终一痛 功成生灭火 去来惆怅又分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