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92回 肆凶威 摧残同命鸟 闻警报 急救可怜虫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灵姑一闻雷声,又见那来势,心虽失惊,却知决非妖党。一面戒备,一面飞向

一旁观看,见妖阵果然破去,自己仍在前崖不远。越料是掌教师尊等救援到来,满心欢

喜,准备拜见。等一了会,不见有人飞下。侧耳一听,鬼老去时所闻地底风雷以及各种

异声仍未停歇,反倒比前更盛。南绮仍是不见。心方惊疑,忽见一道红光自空飞坠,落

地现出一个美如天仙,年约十六七岁的红衣少女,手中还提了一个相貌凶丑的妖徒,一

到便掷在地上,朝灵姑笑道:“你可是吕灵姑师叔么?”灵姑一听那少女称她师叔,猜

是幻波池易静、李英琼等人门下,忙答:“我正是吕灵姑。道友何人,怎如此称谓?”

少女笑答道:“弟子上官红,由依环岭幻波池到此。家师姓易,人称女神婴。峨眉、青

城本如一家,师叔与家师同一班辈,弟子自然应执后辈之礼。”说罢,重又盈盈下拜。

  灵姑见那上官红丰姿明媚,骨秀神清,有似意想中的瑶岛仙娃,不带一点烟火之气,

人又那么有礼谦和,又爱又佩服,连忙还礼拉起。自知修为年浅,法力不如人家远甚,

仍不敢以尊长自居。心中挂念着南绮的安危,便问道:“我还有一位同伴师姊南绮,先

前同在此地。我正用神斧攻打妖窟,忽听吹竹之声,回顾人已不见。后来地底远远起了

风雷之声,鬼老便已遁去。我在阵中四面搜寻,终未寻到,事隔多时,甚是忧急。现在

妖阵已被姊姊破去,现仍未见。我想师父朱真人以及令师、各位道友均应来到,姊姊许

是奉命来援,可知她的下落么?”

  上官红笑道:“尊卑有分,师叔怎如此称谓?鬼老一回山,便以邪法挪移妖阵,将

虞师叔引入地穴之内困住。只师叔神斧威力,恐带入地穴伤毁法宝,不敢骤下毒手,慾

就原地用摄魂之法先将师叔捉住,再回地穴害人。嗣见师叔元神凝固,法宝神奇,虽被

困入埋伏,急切之间无法加害。刚将黑丝网放出,便接地底告急信号,根本重地不能不

顾,只得舍此而去。虞师叔先被邱槐等妖徒在地穴之中合力围攻,本已不支。刚值易鼎、

易震两位小师叔由地底驾了辟魔神梭赶到,将她救人梭内,身剑合一,防御又严,才未

遭毒手。遂与先来的元皓师叔及米、刘、袁三师兄会合应战。鬼老便在此时赶回地底,

他那怪阵本极难敌,诸位师叔师兄也非其敌。因弟子随同元师叔先来,乘隙暗上法台,

将当中主旗破去一面。虽然险遭毒手,邪法威力妙用却给他毁去好些,九天十地辟魔神

梭又是百邪不侵之宝,这样才未失陷。双方正在相持,家师同了朱太师叔、各位师长相

继来了八九位。敌方鬼老的帮手也有几个赶到,但仍不是我们敌手,邪法异宝十九破去。

家师因料妖鬼伏诛在即,知道裘师叔被困在这崖脚地穴之下,师叔又一人在此,恐其力

竭逃遁之时,情急反噬,来此加害。地下通路又吃邪法隔断,地形全被倒转。如以神梭

等法宝猛攻,便会勾动地水火风,难于收拾,裘师叔还不免于波及。只可由上面寻着门

户下去,乘着鬼老仗恃最后到来的一个有名妖人,心中还想转败为胜,不舍消灭根本重

地之时,暗命弟子隐形来此,破阵救人。后来那妖人炼有一种极厉害的邪法,破他也颇

费事。这里出入门户,只这妖徒知道。偏是生魂炼就形体,飞遁迅速,机警异常。这厮

正在下面地底看守裘师叔,适才奉了妖道密令,暗中上来,代鬼老主持邪法,暗算师叔。

妖阵一破,立即遁去,弟子追出老远,方始捉到。下面还有妖徒甄济、鬼女月娇,家师

说一个须看在裘师叔表兄弟情分,一个是可怜人,这次又有舍身告密之劳,请师叔下去

时不要杀他们,等各位师长到来,再行处置。现在双方斗法还得个把时辰,待弟子迫令

妖徒指出门路下去吧。”

  说时灵姑见那妖徒吃上官红法力禁住,卧倒在地,不能变化。想是自知无幸,满脸

狞厉愤激之容。听到未两句,面色突地一变,微微地笑了一笑。上官红和灵姑把话说完,

转身喝问:“妖鬼听见了么?我不用你,不过费点手脚,也能裂地入内。我也不来骗你,

似你这等妖孽,恶贯满盈,要想放你逃生,自办不到。你如好好献出门户,至少说可叫

你少受好多罪孽。”说时将手一指,妖徒便能开口说话,厉声大骂起来。灵姑听他语极

污秽,好生忿怒,正想放出飞刀,先给妖徒吃点苦头。上官红阻止道:“无须如此。”

手掐灵诀一扬,立有一片红光飞将过去,将妖徒全身罩住。跟着光中现出万千根飞针,

穿梭一般在妖徒全身穿来穿去。妖徒先还咬牙忍受,仍在毒口大骂。转眼工夫,针尾上

又发出豆大一团银色火焰,宛如正月里的花炮,满身穿行,上下飞舞。才一现出,妖徒

知道禁受不住,恶狠狠惨号:“罢了,你且停手,我带你们进去就是。”

  上官红早知他禁受不住,闻声把手一招,红光飞针一齐收回。重又喝问:“你这总

该看出我的法力,再如生什好心闹鬼,我必将你带回幻波池去,用五遁炼形之法,使你

受尽楚毒,然后形消神灭,化为乌有,连转入畜生道中俱都无望了。”妖徒一听口风,

觉还有一丝生机,立即哀声哭求道:“小鬼当初原也是修道之士,只因中途误投邪教,

习与性成,致有今日报应。现已悔悟,知罪服输,情愿献出地底门户,带两位仙姑进去,

决不敢有丝毫二心。明知罪无可恕,但求二位仙姑大发鸿慈,恩施格外,只将小鬼现炼

真形诛杀;小鬼残魂剩魄,不使全数消灭,俾得重入轮回,勉力向善,仟悔今生之孽,

就感激不尽了。”上官红笑道:“我素不白用人,原定你如好好献出门户,我便法外施

仁,不将你残魄消灭,少留余气,虽不能再去附形害人,兴妖作怪,仗着这里是山阴一

面,不畏日光烁炙,每日依草附木,自将残魂疑炼,仍可重入轮回。你偏估恶不俊,口

出不逊,此时服输,乃为法力所迫,非出本心,这话说得已嫌晚了。到了地底,且看你

运气如何。我意已决,不必多口,急速吐露真情,免又吃苦。”

  上官红天性最是仁慈,轻易不下绝情,本心仍只打算将他所炼真形杀死,耗散元气,

仍留残魂,放其自转轮回。只因忿他辱骂,故意恐吓,以查他是否有一二分悔罪之意。

妖徒不知就里,闻言以为求生绝望,有心反噬。又看出对头法力甚高,身已受禁,连暗

用邪法向师告急求救俱办不到。又恨又怕之下,重又激发凶恶天性。心想:“地穴中除

已背叛的甄济、月娇,还有小玉等十几名鬼女妖姬。与其在此受罪,结果地穴仍不免被

仇敌攻进,不如姑且领了进去,相机行事。也许仇敌不知地穴中底细变幻,稍为照顾不

到,便可脱身。”妖徒念头一转,立即抗声答道:“仙姑既不开恩,只好听命。那地穴

人口已然改了方向,现在右首深涧之内,地极幽暗。小鬼身受禁制,不能行法。涧壁腰

上有一大盘山藤、一株小松树。仙姑飞到那里,只把树后小穴中所藏镇物移动,便有一

股形似旗幡的黑烟冒起。再把此幡向东方连晃三下,门户一现,人便到了里面。”

  上官红闻言,侧耳略听,随告灵姑说:“前面地底,敌我两方尚在相持,正好乘机

下手,破了妖人地穴。骤出不意,用家师灵符将地层封闭,以防妖鬼情急闯祸。径由地

底攻入巢穴,合力夹攻。”说罢,提了地上鬼徒,照所说崖涧飞去,到后一看,那地方

深居悬崖之下,绝壑中腰,相隔地面不下百丈。由上俯视,暗影沉沉,一片深黑,望不

见底。壁问满是数百年以上古藤,杂草怒生,荆棒密布,全无可着手足之处。岩突峰高,

天光全被遮住,一丝不透,终古冥冥如夜,端的险僻幽暗,似如鬼域。那株小松看去不

大,实则结根年久,树干甚粗,盘屈于峭壁之上。剑光照处,形势奇诡。

  上官红寻到树后小穴,见那镇物乃是一道符篆,上有好些恶鬼之形,画满在穴壁以

内。知是妖徒所说未尽,想借此试探自己法力深浅。暗笑这类代形邪法,怎能难得倒我?

瞥见鬼徒口角微带冷笑,只做不见,故意笑对灵姑说:“我当是什么镇物,原来是妖鬼

所画的代形邪法。请师叔稍退后,待我破它。”随说,由身畔革囊中取出一物,退出两

丈以外,再发出去。便有一片银光飞起,向那一带崖壁一声雷震,将那小松劈成粉碎。

立时烟雾飞扬,无数狰狞魔鬼刚飞起来,便吃银光罩住,包围成了一团,只闪得几闪,

便没了影。上官红待把太乙神雷连发出去,妖徒见状,知道仇敌法力实非寻常,再使诡

诈,白白惹恼敌人。门户所在已然说出,如被雷火攻穿进去,势更不妙。忙喊:“仙姑

停手,无须如此费事,镇物已破,神幡即要飞起。请把宝光撤去,照我所说施为,门户

便可出现,省事多了。”

  上官红也知他伎俩已穷,所说不假。也是一时疏忽,没想到妖徒还存有拿别的人肆

毒泄恨的好心。便把银光收回,果见松根附近盘石无故向侧移动。跟着晃悠悠升起一面

妖幡,因是邪法已破,起得颇缓,升出原地约有丈许,停住不动。幡乃黑烟凝成,中间

拥着一个白骨森立的狰狞恶鬼。上官红遥指那幡,用真气催动,刚待晃动,便听壁中有

男女声音说话,内中一个女的说道:“外面雷声邪法已破,必是你二人的救星到来攻这

地穴。乘此时机,我将你二人放将出去,以免来人急切间攻不进来。照我前后行为,无

论哪一方得胜,均不容我活命。只请裘表弟向请仙长求说,不将我消灭净尽,就是万幸

了。”另外两个男的,似在劝令同出,争论颇急。

  灵姑听出有裘元口音在内,忙喊:“裘师兄你在哪里?”话未说完,幡已连连晃动,

突地烟光变灭,地穴门户便自现出。对面一条极高大的甬路,内有两男一女,正同走出。

上官红忙和灵姑同妖徒飞将进去。对面三人正是裘元同了妖徒甄济、鬼女月娇。裘元见

了灵姑,忙喊:“吕师姊,这是我表兄甄济和鬼老的女徒月娇。他二人以前虽在鬼老门

下,乃是迫于无奈,并非本心,请师姊告知同来这位仙姊,不要伤害他们。”说时上官

红见那甄济已受妖女暗示,跪在面前,满身俱是邪气笼罩。妖女月娇虽促令甄济跪倒,

自己反而泰然站在甄济身旁,也不逃,也不跪下求饶,若无其事的样子。虽是生魂炼成

的形体,相貌身材也颇美艳,只是邪气甚重,不能幸免。上官红正要喝问,灵姑已引裘

元过来相见。

  二人匆匆礼叙之后,上官红便问裘元:“这里当是地穴出口,裘师叔受那邪法围困,

并且穴中还有不少鬼女妖姬俱精邪法,怎得脱身到此?那些鬼女妖姬何在?”裘元指着

月娇道:“本来地穴禁制严密,身受妖法束缚,非把地穴攻穿不能脱身。只因月娇姊姊

拼死相救。她和另一鬼女小玉法力最高,最得鬼老宠信,穴中妖法俱都知悉。先因她本

身元神受过妖法祭炼,又有鬼老宠信,比较行动自如,但要想脱身,仍是难如登天。妖

鬼党徒又多,耳目四布,漫说难于放我,即便拼犯奇险,乘鬼老不在,暗将法台上七煞

神灯破去,将我放出,救援不到,仍是无用,逃不多远,必被擒回,反倒弄巧成拙,同

归于尽。没奈何,偷偷赶往红菱噔,向银发叟求救,方端等三位兄弟奉命送来灵丹、法

宝,才得将命保住,未受炼魂之惨。可是鬼老对她和甄表兄却起了疑心,几次试探,并

命妖徒窥伺。尚幸月娇姊姊事前防到,彼此应变机警,装得甚像。鬼老虽被瞒过,但是

出入门户已变,罗网侦伺越发严密,休说是我,连月娇姊姊也不能擅越雷池一步了。本

料昨晚子时前后救兵必到,但久无音信。自从前晚起,尽添了三个鬼女在囚牢内,一半

看守,一半蛊惑,小玉不时还来卖弄妖婬。

  “天明前,月娇姊姊忽然抽空偷偷进来,塞了一张纸条,说鬼老已回,正和外来敌

人在鬼穴中斗法。命一得力鬼徒贾霸,来此主持地穴中妖法埋伏。并说通往前洞鬼宫的

甬路,已被妖法隔断,如若敌人厉害,情势不妙,便要发动地震,命鬼徒到了紧急之时,

接到前洞鬼老号令,速将法台上所有妖幡、镇物。法器一齐收拾,和月娇、小玉率领众

鬼女妖姬和甄表兄,乘仇敌只注意前洞,不知后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92回 肆凶威 摧残同命鸟 闻警报 急救可怜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