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93回 铁砚峰飞叉擒鬼老 红菱嶝烈火炼枭魂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上官红送走二人,赶往前洞一看,妖穴已被朱真人用移山之法倒转填没,尘土

飞扬,高起百丈,地轴轰隆之声兀自殷殷未息。只灵姑、裘元、南绮三人同了李英琼的

弟子米鼍、刘遇安在妖穴对面的危崖上注视守候。近前一问,众仙已去金鞭崖。妖穴所

在虽是危崖幽谷,全山最隐僻之地,但由于妖鬼和所约妖党情急心横,想要倒反地轴逃

遁,朱真人和峨眉众仙,将计就计,借此将妖穴填没,以致震波所及,范围较广,恐伤

附近生灵,特命米、刘二人持了灵符,在此守候,防生他变。须等震势宁息,近居山民

无人震伤,方可离去。

  上官红又得知:“妖鬼此时遁往山阳大妖徒神目童子邱槐所居灵焰洞,此洞门户虽

在峰顶,但有一半是在山腹,一半深藏地底。如要除他师徒,必须穿透全峰,始能入内。

如将此峰移去,附近多有山民居住,樵采不绝,最远的居民相隔不过百里,一经地震,

必要累及无辜生灵。并且经过适才一战,妖鬼连受重创,元气大损,心胆已寒。于是师

徒二人发动九天元魔灵焰,将峰顶直达地底的出入口化成了一个火井。另外又设了上中

下三层妖法禁制。众仙投鼠忌器,攻陷极难。可是妖鬼师徒天性凶横,却不知众仙有所

顾忌。只知孽报将临,对方已立意赶尽杀绝,任他天罗地网,铁壁铜墙,如何防御周密,

也阻不住敌人来势,早晚终被攻陷。并且留得越久,越难逃走,尤其众仙见他逃进阳洞

以内,便不再攻迫,各自飞去,使妖鬼猜不透是何用意。门下党徒死亡殆尽,也无法命

人窥探虚实。鬼老多疑善诈,必又当是敌人知道魔焰的厉害,不易攻陷,慾取姑与,暂

时放弃不问,暗中命人向同道中借取九天阳尺、天遁镜这一类专破魔火之宝,以备一举

成功。鬼老既恨且怕,又无可奈何,已知不能长保,与其坐以待毙,转不如迁地为良,

远走高飞,避开锋锐,日后再谋报复。于是也将计就计,故作尽力死守,乘敌人还未发

动,就在今夜子时前后,突出不意,带了阳洞法器逃往云南,去与竹山教联合。众仙窥

破诡谋,先去金鞭崖歇息。为防中变,到了夜里,在东北西三面埋伏,空出且退谷外银

发叟所设阵地一面。等鬼老师徒一逃,朱真人立刻赶往峰顶行法,移来山石泥土,将阳

洞自顶往下一同填没,断了他的归路。并防别的妖人日后占据,除裘元、南绮、灵姑三

人去与方、司诸人会合埋伏外,上官、米、刘三人候到地震余波平息,同赴金鞭崖候命。

银发叟行事,素不喜外人参与,裘元等三人本与方、司诸人相识,去还无妨。余人只要

鬼老师徒不由另外三面逃走,均不上前,等其入伏,便各自回山。事完,灵姑先去金鞭

崖拜见教主;裘元、南绮先回环山堰省亲,好使父母安心,只留一日,再带阿莽、胜男

同去金鞭崖相见。

  众人互相谈了一阵,震势已停,尘土渐息,米、刘二人也把四周禁制撤去。仗着地

势幽静,围着妖窟一带又均有禁制,当地村民只感到地底微微摇动,一会儿即止,人畜

田舍均未损伤,众人自是心喜,略为叙别,便各分途起身:上官红同了米、刘二人自往

金鞭崖听命;裘元、南绮、吕灵姑三人也一同起身,飞往且退谷。

  方、司、雷三家老少见裘元脱险飞出,愈知当晚方、司诸人成功无疑,决无妨害,

好生欣慰。雷迅见同辈弟兄曾几何时,多己入道修真,绝迹飞行,羡慕已极。一面设备

盛宴款待,一面把裘元引到无人之处,告以心意,请念弟兄之情,见了朱真人代为援引。

裘元自是义不容辞,但以婉言劝道:“伯父年高,膝前只你一人,和方端二哥一样。银

发叟也曾说他将来必有遇合,只是此时奉养老母,不能离开。请大哥少安勿急,小弟随

时留意,但有机缘,必定设法引进。”雷迅也想起老父年老,只一独子,便有仙缘,也

不能舍却老父而去。知道裘元诚实,所说不假,既已应诺,迟早必应,也就不再深说。

  老少欢叙,不觉已是戌亥之交。南绮见难再延留,催促起身。裘元又向诸老、雷迅

等辞行,互约后会,同了南绮、灵姑一同飞起。仍到谷口落下,步行出谷,穿越林木陀

陀,赶往方、司埋伏之处。前已有两人来过,知道阵地所在,照直走去。火仙猿司明因

时候将至,正在阵前窥探,见三人走来,又有裘元在内,越发欢喜,忙接进去,与方端,

方环二人相见,略谈经过。南绮见缥缈儿石明珠和司青璜不在阵内,便问何往?

  方端答说:“昨晚二位姊姊走后,到了天明将近,石姊姊和司表姊闻得山阴妖窟起

了雷声,鬼老和门下余孽久未到来人阵,疑心出了变故,同往妖窟探看。石姊姊遇见峨

眉派一位女道友,才知朱真人和峨眉、青城长幼众仙已回金鞭崖。原因是妖徒神目童子

邱愧自从上次在红菱噔吃银发叟老仙师制住,吃了一次大亏,几乎送命,回山以后想起

红菱噔、金鞭崖两处强仇大敌,相离均近,妖师鬼老近来胆子越大,恶迹日著,邪正不

能并立,早晚必要寻上门去,越想越害怕,一面加紧祭炼妖法,一面到处勾结妖党,以

为声援。他和天残、地缺二老门下孽徒黄权本来相识,自从元弟失陷,端弟、明弟去往

妖窟探看以后,鬼老见机密已泄,朱真人决不甘休,势成骑虎,自恃妖法已然炼成,意

慾一拼。一面召集阳洞诸妖徒商量应付,分头约请妖党;一面自己也亲出约请能手,准

备大举。邱槐知道这两处强敌俱都难惹,料定凶多吉少,便发信香,把黄权请去,向其

求助。黄权因天残、地缺二老自从上次因为两个孽徒与采蔽禅师斗法,经百禽道长公冶

真人劝解,虽未吃什大亏,却也认作平生奇辱。自思事由孽徒而起,表面护短,暗中却

约束门人,从此不稍宽假,如与青城、峨眉为敌生事,只一出手,不问胜败,回山这场

苦刑决受不了。只得详说本身不能出面苦衷。妖徒原想由他把天残、地缺二老引出,闻

言大是失望,再三求其出力暗助。黄权和妖徒至交,平日又说得话满,不能过于推却,

便代鬼老师徒约了一个极厉害的妖人相助。为防敌人仓猝来攻,阳洞妖窟所设禁制不能

抵御,又把乃师所炼五色神泥暂借妖徒应用。

  “那五色神泥乃古蜗皇炼补天石所余,本是存在西昆仑万丈寒潭之中。当年天残、

地缺二老费了不少心力得到手后,又经三年祭炼,极为神妙。妖徒如若用以封闭洞府,

不特洞口封住,万难攻进,而且全洞上下都可坚若精钢。也是鬼老求胜心切,知道此宝

尚有克敌妙用,从妖徒手里强索了去,妄想以此伤人,不料幻波他易、李两位仙姑恰有

克制之宝,不曾使上,反被朱真人乘机收去。因知此宝一失,黄权当不起这个责任,早

晚必来拼命。鬼老师徒也知此宝关系重要,必要再发信香将他引来,借此拉其下水。现

在如若穷追,不放鬼老师徒遁入阳洞,迫令来此伏诛,一则石、司两位姊姊尚非鬼老之

敌,二则我弟兄三人法力又差,我更无用。虽有仙阵埋伏妙用,只是照本画符之事,不

能深悉微妙。稍有疏忽,立被漏网,不可不防。须等元弟和虞、吕二位姊姊赶来,有了

五丁神斧这类专杀妖邪之宝从旁相助,方可万尤一失。况且朱真人日后诛戮竹山诸妖人,

五色神泥大是有用。虽然无心得到,又是夺自妖鬼之手,但是天残、地缺二老已与正教

中人释嫌,脾气又极古怪,双方虽无交往,彼此相知,各不相犯。既不便就此据为己有,

更防黄权情急行险,又去勾结别的妖邪前来夺取。乃师护短好胜,出于天性,以前只为

孽徒生事,受了耻辱,再要使他爱徒受伤,新仇!日恨,一齐发作,虽知胜败难定,也

必不肯甘休,老羞成怒,铤而走险。微风起于蘋末,循环报复,又惹出许多事来。二老

只是天性孤僻,恃强自傲,并非妖邪一流,不愿为此小事结怨。

  “如等鬼老师徒伏诛,黄权不知朱真人的心意,当时知拼不过,既不敢独自来夺,

又不敢回山见师,势必到处寻人,只一交手,便难善罢。只有此时由妖鬼将他引来,当

时使其得知神泥已失之事,他情急之下,不暇寻思利害,妖鬼再想借他窥探金鞭崖敌人

动静,从旁一怂恿,定思冒险往盗。朱真人等他到来,先用法力将其困住,再与要约警

诫,晓以吉凶祸福,发还此宝,并代隐瞒,不令乃师知晓。只到诛戮竹山诸妖人时,暂

借用一次。这厮虽喜与妖人往来,平日尚无大恶,胆子又比他两个师兄要小得多。经此

一来,少却许多周折,并还可以诱使迁恶从善,免致长与妖人接近,日受熏陶,久而同

化。朱真人临时变计,让鬼老师徒多活些日,自率众仙回转金鞭崖相待,便由于此。

  “石姊姊因良友重逢,均慾叙阔。又以朱真人是前辈师执,以前见过,下余众仙也

十九相识,俱约她和司表姊一同前往金鞭崖真人观中一谈。情不可却,和司表姊赶回,

匆匆说完前事,便又去了。司表姊本是回家省亲,适才闻说众仙除虞、吕二位姊姊和元

弟之外,今晚都不来阵中相助,恐我三人力弱,行时曾说,到了子夜妖人逃遁以前,必

把石姊姊拉了同来。此时天已交子,来不多总该来了。”

  说完,方环、司明知道师父所设木火奇门阵法神妙,人在里面尽管大声说话,阵外

的人绝听不出。见时已不早,便将阵中门户生克变化威力一一告知三人,免得到时不明

此阵何用,出什差错。又请裘元、南绮二人居中护法,保定方端在法台上如法施为,以

防初临大敌,鬼老来势凶恶,没见过这等阵法,临机慌乱,万一妖鬼情急,乘虚反噬,

致为所伤。吕灵姑仗着台前旗门掩护,等阵法催动,鬼老师徒被诱入阵,施展法宝神斧,

迎头予以重创,司明独在阵前诱敌。方端专管那三十六柄太阴戮魂飞叉,等妖人师徒诱

入阵地,受创遁逃,吃司明用法牌罩定之时,再发飞叉将他们钉住,带回红菱噔去祭炼,

大功便告成了。石明珠、司青璜如在事前赶到,便在左右两翼,随同司明诱敌,多上两

个好帮手,自然更好。如若随了金鞭崖诸仙去扫平阳洞妖窟,估量必在妖鬼快要伏诛以

前赶到,也可里外夹攻。无论如何,决不会被妖鬼漏网。

  议定以后,裘元觉司明年纪太轻,法力有限,初次出手,便遇到这类极恶穷凶的妖

人。阴洞地穴妖鬼虽全被杀,只逃出一个神目童子邱槐,阳洞这里必还有留守的妖人党

徒残存在内,来者决不止妖人师徒两个。司明虽只在阵前一现,妖人一追,立即避入阵

内,有了旗门掩护,不畏侵害,但妖人神通变化,诡诈阴毒,司明一人应敌,终是可虑。

方端把握全阵枢机,地位虽极为紧要,但是四外均有禁制防护,只要宁静沉着,不要胆

怯害怕,便可无碍,有南绮一人守护右侧已足。因而他执意要随司明阵前诱敌。方、司、

裘五小弟兄情如手足,义胜同胞。司明因方端什么法术都不会,全仗连日传授,照本画

符,恐有疏失,事前又未想到裘、吕、司、石诸人会来相助,时机已迫,急切之间无法

变换他人。虽然台上禁法防护周密,仍是关心,不能无虑。心又有点自恃,所以自告奋

勇,当前去打头阵。对于防护方端,惟恐不及,力说自己无妨。裘元执意不允,只得罢

了。重又改作南绮一人在台上护法,裘、司二人同出诱敌。

  这时阵势已然发动,由外望内,看不出一丝迹兆;由内往外,却是多远都能看出。

所以众人仍然聚立一处闲谈,同时仗着阵中仙法妙用,观察动静,稍有警兆,立即飞出。

待了一会,眼看子时将过,也无动静。且退谷外盆地,原是在铁砚峰阳洞妖窟的西南方。

众人久候无信,心疑生变,司明、方端因相隔不过数十里,晃眼即可来回,慾往妖窟附

近窥探,南绮在阴洞地穴中被困了一次,后又随着众妖对敌,尝过味道,知道鬼老妖法

厉害,来去如电,说到便到。方、司二人虽然是初出犊儿不畏虎,决非其敌。如在阵前

与之相遇,稍为不敌,立退回来,便可无事;离开阵地稍远,不被发觉便罢,稍吃警觉,

敌他不过,再想逃回,决非容易。即使师父和一干道友同门在彼,终是危险,所以力劝

勿往。裘元也在妖窟吃过苦头,知道此举非同儿戏,不可冒失,跟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93回 铁砚峰飞叉擒鬼老 红菱嶝烈火炼枭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