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94回 斜日景苍茫 姑射仙人逢侠士 洞庭波浩渺 岳阳楼上对君山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裘元、南绮、灵姑三人高高兴兴地带了胜男姊弟,同往金鞭崖飞去,到时正遇

师兄小孟尝陶钩在观门前与一道友话别。陶钩本来最爱裘元,见他夫妻带了两个小师弟

今日才来,说:“师父和姜师叔还有好几位同门现在后进丹房以内,明日就要往峨眉山

凝碧仙府去应教祖齐真人之约,你们再晚到一夜便见不着了。”陶钧的那位道友见了胜

男姊弟,也觉稀奇,走了过来,笑间陶钩:“这便是你说那将来破竹山教妖徒邪法的两

个巨灵么?这么高身量,且喜观中房屋俱都高大,否则如何进去?就这样,你和纪道兄

住那两间,便须俯身而入了。”裘元等见那道友是个面黑如铁的道装少年,正要请教,

陶钧已向双方引见。

  原来那道装黑面少年也是峨眉派后起之秀,名叫黑孩儿尉迟火。新奉教祖乾坤正气

妙一真人齐漱溟之命来此,面见矮叟朱真人、伏魔真人姜庶两位掌教尊长,商谈一事,

并请往凝碧仙府赴宴。刚说完了话,辞别出来。裘元见尉迟火人甚豪爽,虽然初见,甚

是投缘,便和陶钧请他到观中小坐。黑孩儿答说:“同门至好苦行师伯衣钵传人笑和尚

师兄,前因犯过,在东海面壁十九年,现已期满。我要同了金蝉等七矮兄弟前去接他同

往峨眉,金蝉师弟日前得信已然先往,事在明晚,此去东海钓鳌矶路途遥远,我并还有

事在身,恐赶不上,且等将来诸位道友到凝碧崖相访时,再作良晤吧。”灵姑一心记挂

着老父吕伟回生之事,每遇到峨眉门下同道,便即心动,闻言更是切中心事。方慾设词

探询自己何时能去,黑孩儿为人性急,话刚说完,朝陶钧把手一扬,道声:“再见。”

便驾遁光破空飞去,转眼刺入高空密云之中,无影无踪。众人都觉黑孩儿飞剑神速,称

赞不置。

  陶钧笑道:“各派剑仙,只峨眉一派得天独厚。他在峨眉门下,还不能算是十分出

色的人物。像三英二云、七矮兄弟、诸葛、岳、林诸位,法力、飞剑比他还要强得多

呢。”南绮笑道:“师兄所说这些人,我前后也见过几位,固然高明,法宝、法力不必

说了,如专论飞剑功力,比这位尉迟道友,也未看出十分胜强之处,师兄怎说要强得多

呢?”陶钩道:“师妹不曾深考,这十多位峨眉门下杰出之士都到了炉火纯青地步,已

不怎现锋芒。寻常飞行,只看去比人快些,不遇强敌,怎能看出他们的神妙呢?只来去

那般神速,无什声音,便非寻常所能望其项背。何况各人都有几件法宝、仙剑,不是前

古神物利器,便是天府奇珍。本身又是累世修积,应运而生,得有玄门最高真传,无怪

其法力高强,独步当时了。”

  灵姑、裘元、甫绮三人都是好胜性情,闻言觉着陶钧过为外人扬誉,明示青城不如

峨眉,心里虽艳羡,却都不服。暗忖:“自己也是玄门正宗,神仙也是人为,只要努力

修为,焉知不是峨眉诸仙人之比?”彼此对看了一眼,不曾开口。陶钧原因三人乃本门

三秀,故意激励,明知三人心中不服,也不说破,借题支开。随引人内,直到后进丹室

以外,令众少停,先人禀告。裘元、南绮、灵姑、胜男、阿莽五人便在阶前恭候。等了

一会,陶钧走出,笑说:“丹室地窄,已有多人。胜男姊弟人太高大,可去前殿等候二

位掌教师尊升座,再行参拜。只令裘元、南绮、灵姑三人自行入见。”说罢,随引胜男、

阿莽往前殿去讫。

  裘元等三人随照陶钩所指,走进丹室一看,那丹室原就观后崖洞建成,外有三间房

舍。丹室在尽里头,只有一间,乃青城教祖矮叟朱梅平日炼丹修静之所。室内约有五丈

方圆,石壁如玉,甚是清洁,陈设用具也极古雅。室中心放着一个丹炉。右壁有一矮石

榻,长广丈许。上边放着两个细草编成的蒲团,上首坐着朱真人,下首坐着青城派第二

位掌教师长福建九峰山神音洞伏魔真人姜庶。本门弟子,除大师兄纪登外,还有姜真人

亲授弟子杨诩、陈太真、呼延显、罗鹭、尤璜五人,俱就左壁小石墩上落座。榻前铺有

草茵的大石墩上,另有两位外客:一是麻冠道人司太虚,一是宜昌三游洞侠僧轶凡。这

些人,裘元等三人多半初见。纪登忙即起立,引了三人去向两位师长参拜,再分向外客

及诸先进同门一一通名礼见。裘元见姑父罗鹭在座,行完同门之礼,重又跪拜,行了叩

见尊亲之礼。然后和南绮、灵姑一同走向榻前,正待下跪,请赐训示,朱真人将手一摆,

说道:“无须,且各侍立在侧,少时还有人来。”

  话未说完,忽听前室外面庭院中有破空之声飞坠。司太虚笑道:“颠仙道友来了。

数日之内往返万里,办那么难的事,所约时刻不差分毫,真信人也。”灵姑闻说恩师到

来,渴念已久,心中大喜,忙即偷眼侧顾,听外间已有人接口道:“我如来迟,误了事,

岂不又是贫道罪过?”随说,走进一个相貌清癯,身着一件破旧道衣的半老道姑。众中

只裘元、南绮闻名未见,余者俱都相识,纷起迎接。灵姑随同一干后辈行完了礼,等颠

仙在旁列石墩上落座,重又进前跪倒。

  颠仙见她满面依恋之色,伸手拉起。笑道:“我因成道在即,众弟子尚未深造,惟

恐我去以后不易成就。你又数中应是青城门下,以前引度归道,便是受了朱、白二位道

友之托,你那各同门师姊,已由我分向各正派引进,奉命他往。只你一人,尚未行那拜

师之礼。恰直朱、姜二位道友这次应峨眉诸道友之请,往幻波池赴会观礼,为了诛戮鬼

老师徒,回山一行有四五日耽延,你们三人同了胜男姊弟又都在此,特于百忙中抽空到

来。我南海有事未完,以前所采丹葯,也还有两样灵葯不曾齐备。少时等朱、姜二位道

友升殿,胜男姊弟拜师领训之后,我便同在座诸道友到峨眉凝碧仙府一转,要了所缺灵

葯,即去南海借地炼丹。丹成之日,我当命辛青唤你前往送别,再见一面。朱、姜二位

道友,与峨眉诸道友一样,俱是玄门正宗。你根骨既佳,天赋尤厚,此后随着二位师长

努力前修,不患不能成就仙业。你我最后一晤,尚有数年,约在竹山群妖伏诛之后。我

屡世苦修,今生方得成就,乃是喜事。只要你功行精进,将来便可常见,何须思恋愁苦?

你父本应十五年后孽满劫尽,方获重生。但你孝思感格,上次峨眉教祖齐道友曾向我一

至友谈起,意颇嘉许。明早我和诸道友前往峨眉,也许能向齐道友求说,请其大力相助,

不俟芝仙成道,另谋良策。既免损人利己,又可使你和未来师弟纪异的一父一母少去数

年灾难,早日回生,以遂你们二人的孝思。此事甚难,能否如愿,尚不可知。即或可成,

你和纪异也须各为父母立下许多功德,才能抵补。我去以后,你仍自安心修积内外功行,

不应以此悬盼,致分道心。”灵姑想起师恩深厚,感激泪流,敬谨拜命领诺,侍立于侧。

  伏魔真人姜庶笑向郑颠仙道:“南海之行如何?”朱真人笑道:“区区左道,还有

多少伎俩?你颠仙准时而至,可知收拾甚易呢。”

  颠仙道:“此话不然。南海那群妖孽并非易与,我又人单势孤,本来极难应付。如

非事前齐道友预示仙机,我也不敢如此轻率。我刚到不久,便被妖人发觉,斗起法来,

幸而事已办完,无什顾忌。那邪法也颇厉害,正相持间,恰值长春岭虞道友长女舜华同

了紫云宫齐灵云的女弟子金萍、赵铁娘前往那岛上,救一被难好友出险,也在此时赶来,

深入妖穴。刚将被陷的人救出,埋伏便已发动,将舜华等四人一起困住。金萍在峨眉第

三辈女弟子中,虽非米明娘、上官红之比,却也不弱。上来仗着紫云宫师传异宝,便将

洞中妖徒杀死了好几个,终于仍是无效,那和我苦斗的妖人,又分了几个回去,这一来,

益发不是对手。

  “舜华原因齐、秦二人见她面有晦色,恐其日内有难,留在宫中,不令回去,意慾

避过。不料命中注定该有这场无妄之灾。那几日正是幻波池易静、癫姑、李英琼、余英

男等峨眉第二代弟子奉命开山盛会,齐灵云、周轻云二人已由别处赶往。秦紫玲因连日

正当南海群妖气数将尽,多事之秋,虽然水宫仙府禁卫森严,外人不能擅入一步,想起

上次朱道友封闭紫云宫,居然有人大胆混进,结果损失了好些仙兵神铁,到底谨慎为是。

她本拟算准时日,到了会期正日,再行赶往。偏巧小寒山二女谢家姊妹路过往访,就约

了同行。谢家姊妹力说宫中请弟子近年法力精进,何况又有那前古异宝,短短数日工夫,

怎会出事?就有万一之变,传音告急,立即可以救援,也无大害。舜华如若同行也好,

紫玲偏又过于小心,见她面上晦纹日显,将要应验,觉着目前正邪双方势同水火,仇怨

日深,极易狭路相逢,就许途中有事,不如仍在紫云宫暂居比较安全。况且这次幻波池

开府,赴会的人均有请柬,规模比昔年凝碧崖开建五府相差甚远,舜华与主人又非素识,

便没带了同去。刚走,舜华便接到好友传音告急之信。如是外人法宝,紫云宫也难透进。

偏又那般凑巧,那传音之宝正是年前秦紫玲所赠,因舜华再三求说,并还破例传了外人

互相使用之法。舜华拿去暗赠给这好友、不但一发即至,并还把地址全行说出。舜华与

那人患难至交,情分深厚,接信自是情急,当时连命也不顾,便要赶往。金萍、赵铁娘

见拦她不住,又以新炼道法,意慾借此历练,试验自己功力,反正宫中不会有事,这才

同往。及至身陷妖穴,金萍机智绝伦,又恃师长钟爱,擅自离宫私出,情非得已,一见

不妙,便不听赵铁娘之劝,由地道强冲出险,挤受责罚,立用飞针传音告急求救。为首

妖人赶回妖穴时,飞针已先发出。紫玲和小寒山二女途中访友耽延,还未到达幻波池,

接信立即赶来。到时舜华已受重伤,被金萍用法宝护住,正在危急。我又另在一处,不

知此事。紫玲等稍迟片刻,便来不及了。

  “我无形中也得了助力,内外合攻,先将妖窟扫平。紫玲等护送舜华,连他好友同

返紫云宫,安置停当,自去幻波池赴会,我也转道南极。夜明岛诸主人自被金蝉等七矮

制服以后,虽然不能说是完全归正,已不敢再似前时猖狂,对我也颇礼敬,这后半却毫

未费事,便已成功。这前半经过,先难后易,颇经艰险。跟着又往幻波池回赶,与诸道

友见面时,正值举行开山盛典。这次所采集的灵葯,又有两种必须当时制炼,灵效才显

著。岛主人既不作梗,又肯借地方和丹炉器用,乐得就在当地先行制炼。不过附近各岛

旁门左道甚多,未必都和夜明岛、不夜城诸主者一般心意,加上四十六岛余孽未尽,对

于我们仇深恨重,他们与主人仍在交往,难保不暗中作祟破坏。辛青…人守在那里,主

人虽力言无妨,但此辈妖邪诡诈百出,防不胜防,毕竟不可大意。观礼完毕,我连宴也

未赴,便告辞而去。

  “果然我一到夜明岛,便见四十七岛几个余孽在和辛青恶斗。如非主人信义,劝解

不从,群起相助,辛青一人决难抵敌。所幸四十七岛余孽只有四人。原往岛上拜访主人,

巧遇辛青,怀忿挑衅,因而恶战,并不知我炼葯之事。主人法力与之相等,人数却较多

些,才未遭其暗算。妖人本就不支,我再一出手杀死了一个,下余三个自知不敌,相率

遁去。本来昨日便可回转,因三妖人中有一个最是刁猾凶顽,絮絮不休,行时咬牙切齿

咒骂主人,怨毒太深。这厮又是四十六岛中为首诸孽之一,邪法高强,行踪飘忽,来去

如电。如非势穷力蹙之余,以前所有几件厉害法宝已吃武夷山寒月大师和金钟岛主叶缤

道友合力破去,便我也未必容易取胜。

  “我见主人似在忧虑,惟恐累他日后受害,略问了几句经过和三妖人藏伏之地,仍

令辛青守护在彼。我由主人派一得力门人引导,给他一个迅雷不及掩耳,跟踪赶去。他

那巢穴,深居海眼之中,海底歧径甚多,密如蛛网,又设有妖阵埋伏,甚难除他。也是

妖人该当伏法,潜伏海底本难被人发现,忽然静极思动,出海时又不安分,无故激动风

涛。恰值东海女散仙石野仙的女弟子韦梨云路过,见海上恶浪滔天,妖氛隐隐起自水底,

误认作蛟蜃水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94回 斜日景苍茫 姑射仙人逢侠士 洞庭波浩渺 岳阳楼上对君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