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97回 明月开樽 小集湖洲招蛊主 清波荡桨 重探妖窟过君山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议定之后,姑射仙林绿华便同了照胆碧张锦雯、女昆仑石玉珠同驾遁光,往云

南小白茅山飞去。路过湖心洲,石玉珠下去一问,纪异已赴青城拜师,只纪光在家。谈

不几句,丑女花奇忽来探望。石玉珠便把张、林二女唤下来,与花奇相见,谈起盘笼族

中蛊之事,意慾往寻玉花姊妹,同往医治,说了几句,便要作别。花奇笑道:“石道友

那么秀气的人,怎不明白什事都讲当行?山人恶蛊厉害,寻常济世丹葯往往无效,有时

连我们都难为力。可是他们自己人多有独门传授的秘葯法术,手到成功。何况玉花现在

又是教主,岂非小事一段,何须如此看重,还亲自前去寻她?我们难得相见,便这里也

因异弟行前再三吩咐,我一日中抽暇前来看望一次。莫如请三位道友在此小住,譬如往

小白茅山耽延,由我把玉花姊姊请来。本是她教下所放恶蛊,仍责成她自去办理。事情

一样,省去一番跋涉,我们还可稍为盘桓,岂不比我们去打交道强得多么?”石玉珠原

喜花奇心性率真,对友热情。玉花上次曾拜她师姊美魔女辣手仙娘毕真真为师,花奇乃

王花师叔,自然一招即至。如此事更简捷,便笑允了。

  花奇随即行法相招,不到半个时辰,玉花之妹榴花的元神首先飞至,向花奇和张、

林、石、纪诸人分别行礼跪拜。言说玉花接到飞音神符,知师父师叔唤她,惟恐有什急

事相招,相去数百里,本身飞行迟缓,特命榴花元神先来听命,玉花也立即起身赶来,

随后便到。

  石玉珠笑对花奇道:“你看她姊妹对毕道友何等恭谨,怎还只允收做记名弟子?近

来可曾劝过么?”花奇道:“我原极爱她姊妹,也曾劝过多次。只因毕姊妹性最好胜,

认为她姊妹资质虽还不恶,所掌却是邪教,既不能操之过急,命其消灭,又无好人可代

执掌,使玉花弃彼来归。再者,以前屡犯师诫,致遭严罚,此次收作记名弟子,尚是诸

位道友强劝,一时权宜。在未禀承师命以前,如何可以擅自收徒?故尔迟迟。不过此事

将来也非无望,日前家师新收小师弟玄儿来传师命,我曾偷偷托他代探家师口气,并代

相机求说,已然一口应允。只要玉花能始终勤勉向善,终有如愿之日。”榴花闻言,极

口称谢。

  众人谈了一会,玉花也便赶到,花奇说了张、林、石三人来意。玉花闻言,一口应

诺。并说:“弟子继承蛊神之后,知道天蚕仙娘师徒以前迫害山人,放出去的恶蛊甚多,

曾经立志收回。无如山民众多,散处西南诸省深山之中,隐僻荒凉,好些地方因蛊主人

已遭诛戮,绝了联系,非其自来投到,不易发觉。前命门徒四出搜查蛊迹,防其蔓延,

并防备山寨中妖巫借以作祟。又传知远近山寨,令其具报,近日已驱除不少。盘笼族想

系居处太僻,与外隔绝,外族难得往来,为日又久,习与相安,一时尚未查出。此事在

本教中人看来极为容易,只消命妹子榴花带了解葯前去,一到便可了事,无须再劳顿三

位师伯仙驾了。”

  石玉珠见玉花近来越发出落得美艳绝尘,神采奕奕,言动也极温文柔和,甚是喜爱,

赞不绝口。玉花又向石、林二人求说向美魔女辣手仙娘毕真真拜师之事。花奇负气道:

“似你这等资质人品,要换是我,早已收了。就是将来为了擅自收徒,受师父一点责罚

也并非不值。她偏如此固执,我已劝过几次,再劝也是无用。你仍好好向上吧,只等你

修积日厚,釜底抽薪之法见了大效,所掌恶蛊不再似前猖獗,难为人害之时,就毕姊姊

不要你作她徒弟,包在我和石道友身上,定给你另找一个好师父便了。”玉花闻言,含

泪答道:“弟子已受师恩,决无再拜别位仙长为师之理。否则,师叔和石师伯如此错爱,

不是一样可蒙恩收录么?师父不肯正式收录,传授道法,必是弟子向道之心尚欠虔诚,

所掌又是邪教之故。此后弟子惟有勉力虔修,早日摆脱,以盼师恩怜鉴,仍望诸位师伯、

师叔随时进言,代为求说,感恩不尽。”石玉珠道:“你掌蛊教,当时原是众道友公议,

此举乃大功德,怎能因此见怪?我见你师必为解说。以你忠诚,向道心虔,不特令师久

而感动,便令师祖韩仙子,也无不允之理,放心好了。”花奇道:“你倒说得容易,不

知我那位大师姊事情才难办呢。”

  正说之间,忽听丁零之声起自湖边。花奇惊道:“此是神兽丁零呜声,它随师姊寸

步不离,怎得到此?”一言未毕,忽听一女子口音接口道:“丑”r头,你又背人说我

么?”众人随声注视,一个长身玉立、英姿飒爽的道装少女,正由近湖滨水面之上凌波

而来。身前有一只尺许大小,毛白如霜的异兽,已先上岸,朝花奇扑去。吃花奇一把抱

起,楼在怀中抚摩,甚是亲呢。玉花见来人正是师父美魔女辣手仙娘毕真真,惊喜交集,

早慌不迭率了妹子榴花飞跑过去,迎拜在地。众人除花奇低头抚弄异兽外,俱都迎了出

来。晃眼毕真真上岸,与众含笑礼叙,一同入内落座。

  石玉珠自是熟识,张锦雯、林绿华与毕真真也在峨眉见过,只无深交。这时见她一

身云裳霞裙;雾毅冰纨,人又长得英秀美艳,比起玉花之美又是不同,料想月殿嫦娥不

过如是。石玉珠首先赞道:“这身仙衣,分明天孙云锦,珠光宝气,清丽绝伦。也只有

毕道友这等玉貌仙容才配穿呢。毕道友早来了么?”毕真真平日喜以容华自负,闻言笑

道:“这身衣服,原是犯过前友人所赠,确非人间所有,妹子共只穿过两次,适才因奉

家师仙示召见,令愚姊妹一二日内往白犀潭,随侍同往凝碧仙府,与峨眉诸老前辈同赴

海外阿宁岛参加三百六十年群仙盛宴。自惭陋质,慾借它装点门面,才穿了它。因此一

行,连同别处耽延,大约须要三月才能回来,愚姊妹曾受异弟之托,应常来此看望纪大

公,恰好奇妹在此,特地赶来辞别大公,并令玉花代愚姊妹时来看望。近日为省节外生

枝,颇秘行踪,来去都隐身形。到时慾览湖山之胜,在对岸落下。刚到,便听诸位道友

说笑之声。不料武当七美竟有三位在此,妹子方在自惭形秽,怎倒赞美起来?”张、林、

石三人同说:“此是定评,道友天人,愚姊妹怎能比拟?”花奇插口道:“你们惺惺相

惜,都是月里媳娥,无须互相标榜,反正比我和榴花两个丑怪总是一天一地。修道人戒

打诳语,莫非和我来比,也说没我长得好么?”众人闻言,又见花奇丑怪之状,不禁大

笑。花奇道:“就长得美,有什么用处,还不是一个人?我看心地和善慈悲一些倒好。”

毕真真秀眉一耸,微怒道:“我知你近日又欠罚呢,知道什么,随口乱说!”花奇吐了

吐舌道:“大姊姊又生气了,怪不得了零先打招呼呢。由你去,我再不开口如何?”

  石玉珠方慾乘机代玉花说情,毕真真忽向玉花道:“林师伯要你去救盘笼族,此是

好事,榴花又是元神到此,怎不令她代你先走?”玉花连声应诺。榴花连忙拜别飞去。

毕真真又向玉花道:“我自上次分手,已在暗中查看你多次,果不负我期许。为了激励

你向道行善,我表面虽然坚拒,实则已向师祖两次通诚求告。只因我素日言出必行,自

己尚是待罪之身,不知师祖是否开恩。你花师叔又是回直心快。故而我坚持不允。今早

奉到师祖手谕,已然恩允我收你为徒,并还无须将你所掌妖教弃去,反命你重收余烬,

将各种恶蛊加功祭炼,另有锦囊仙示,上附养炼之法。此举乃是以毒攻毒,限期三年。

诸恶蛊均有师祖所传丹沙、毒葯、毒瘴和诸般恶虫、毒蛇精血喂养,不伤无辜生灵,威

力却大得多,不在往年绿袍、天蚕妖法所炼金蚕恶蛊之下。到日与敌同尽,用完之后也

无一存留。切不可将本身元灵与之相合,更须缜密,勿使人知。等到成功,自然领你随

往白犀潭拜见师祖,再行入门之礼便了。”玉花闻言,喜出望外,忙即跪谢领命。众人

也代她欣慰不置。毕真真随取出一封锦囊,递与玉花收起,归去依言行事。

  张、林、石三人本言定在纪老家中小住两日才走,因毕、花二女要往岷山白犀潭,

随着韩仙子到峨眉仙府,与众仙同赴海外阿宁岛仙宴,便起身告别。后经纪老再三挽留,

花奇也说限期三日,迟个一半日起身尚有余裕,难得相见,不妨明早再走。毕真真急于

见师,却与三人投契,议定再留半日,到夜起身。纪老早准备好了酒菜,请众临江小饮。

  时正望前二日,水波浩渺,一岛孤峙。虽还不如洞庭君山波澜壮阔,漫无际涯,但

是青山环绕,碧水中涵;千峰黛泼,万树红酣;茂林修竹,绿云片片;神燕仙禽,银羽

翩翩;山光岚影,树色泉声,相与映带涵会,无处不是天机流畅。一会东方月上,渐到

天心,白云丽霄,明赡散绮,玉字无声,纤尘不染,皓月扬辉,上下只是一片澄洪,如

在水中。更有纪异所豢守墓仙禽银燕俱通灵性,竞娱仙宾,大小无数,什百为群,飞翔

于清波明月之间,雪羽照波,霜毛映月,越显清绝人间,无殊仙景。众人旧雨重逢,知

心契合,芝花幽赏,情更亲切,俱都不舍遽去,越谈越是高兴,不觉到了子夜。

  姑射仙林绿华忽然笑道:“自来清景难逢,胜游莫继。休说常人如此,便是我辈,

虽还不能自命神仙,异日散仙地仙一流总可有望,又能绝迹飞行,顷刻千里,也可算是

自由自在的了,但似这等良宵美景,赏心嘉会,也不知何年何日才得再聚呢。”毕真真

道:“妹子此行虽然预计三月,其实海外兼旬留连,往返不过一月。只因久违师颜,慾

在白犀潭小住,领些教益,所以至少非三月不可,但家师的事难说,也许不许在水宫久

住。那时如不获命,愚姊妹定往君山相访,以祝成功,就便一览巴陵水云风月之胜,再

在君山作一良晤如何?”张、林、石三人齐声赞妙。

  玉花足迹从未到过三湘,久闻洞庭云梦之胜,闻言也是心动,只因师长在座,平日

谨畏已惯,不敢启齿。石、林二人最怜爱玉花温柔淑静,看出了她的心意,石玉珠首先

笑问道:“你想游洞庭么?此时还早。如等令师带你同往,又未定准,况你又奉命炼蛊,

未必能够久离。好在飞行迅速,你可先回山炼蛊,到时我来接你如何?”林绿华也从旁

附和。玉花见毕真真也在含笑点首,心中大喜,忙起身谢了。毕真真道:“石师伯她们

有事,到时也许不暇分身。我给你一道护身飞行神符,再过一月我如不来带你同去,可

自前往,不必再烦石师伯跋涉了。”石玉珠道:“这更好了,索性你等一月就去吧。”

随将杨家住址留下,令其去访,不可先去君山,以防与妖人相遇。玉花一一拜谢领命。

  毕真真又道:“斗柄西斜,天已不早,我们分别吧。”说罢,众人别了纪老,一同

起身,各往前途飞去。

  张锦雯、林绿华、石玉珠三人联袂同飞,林绿华笑道:“还是玉妹交游广,办事容

易,随便谈笑之间,便即了事。我自那年奉命出山,虽也做了几件小功德,并无一件容

易。当年所许外功,不知何日才能修积完满呢。君山之行,关系亿万生灵,也像这样容

易,岂非绝妙?”张锦雯笑道:“天下事哪能尽如人意?盘笼族中蛊毒的人虽多,主持

妖蛊之人早已伏诛,就说没有他本教中解法解葯,我们不过多耗师父自炼灵葯,终可治

愈,绝无什大妨碍忧危。君山之事如何能比、我近年功力稍进,凡事均有先兆,只恐此

行要多费手脚呢。”

  石玉珠道:“此事如只有林师姊所说两妖道一妖妇,凭我们姊妹三人必能成功。不

过师父素来前知,平日督促我们修积外功惟恐不及,时常警诫,说在老人家飞升以前,

我姊妹无论何人,外功如不完满,以后修积便要难些,莫要自误仙业。君山这等大功德

事,照林师姊所说,师父神情似颇淡漠,其中必有原因,不是与青城有关,便是别有枝

节。我们早去,原是事由林师姊发现,既知此事,便应早些防备,妖人势大,除去较难。

本为善不肯后人,当仁不让之意,既不与别人争功,亦不计及成败,各尽其心,管他难

易作什?”张锦雯道:“玉妹说得极是。林师妹性情温和谨慎,重情面软,谋定后动,

不肯行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97回 明月开樽 小集湖洲招蛊主 清波荡桨 重探妖窟过君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