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98回 变灭潜踪 藏舟戏侠女 凶顽护犊 截浪斗巫师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石玉珠首先行法隐身,往东偏院飞去。到了妖妇所居楼上一看,楼共五间,甚

是宽大,临湖两间均有木榻。除秋月所见零碎衣物银两外,榻上还放有包裹道袍之类;

临窗案上放着两份杯筷,酒菜丰美,尚未动过;榻旁有一大壶美酒;另一桌上的生果食

物甚多,用具也有六七套。看情景,房中决不止妖妇一人居住,妖党也必常来会饮,人

数至少也有五六个。石玉珠再一搜索,忽在衣物内发现一个画有山形的略图。仔细观察,

除上画有简略山峦林木外,并还布有五行、九宫、十二元辰方位,那中宫要地却在后半,

前半只旧埠头注有记号。才知君山底下泉眼不在当中,竞在后山十二螺一带。想起林绿

华昨晚发现妖窟换了地方,不是原处,也许妖人新设法坛下面便是湖眼大禹覆钟之所。

此图胡乱藏在道袍袖内,以前大概由妖妇保管。因为昨晚人宝两失,妖妇不敢再见妖道

的面,决计远逃,惟恐此图带走,妖道益发不肯甘休,故尔临去时将它留下,胡乱塞在

妖道袍袖之内,使其减少报复之念。

  石玉珠随把道袍拿起一抖,果然落下一张字条,错字歪斜,殊不成字,笔迹也甚潦

草。大意是说:昨晚正在洞内向史涵虚逼供,突然来一敌人,是个少年女子,夺去了两

件法宝,将人救走。因怕主人回来责怪,迫不得已,只好暂避。自己曾被敌人捉住,追

问主人行踪,因知此事关系重要,抵死未曾吐露,终于乘机逃走,脱了毒手。略图恐要

应用,不敢带走,逃出以后,又复冒险赶回,将图留在道袍袖内,仅取了些应用衣物银

子,即行离去。此后将隐居荒山绝境,照主人所传道法自行修炼。等到日后水落石出,

主人去了疑心,自会来归。迫于不得已,请勿追究。并说那女子法力好似有限,被捉系

出不意。敌人不特不知法坛奥妙,并不知法坛下面还有许多机密妙用,连史涵虚的禁法

都不能破,还是强迫自己收法,始将人救出。看情景,好像史涵虚约来的党徒不是峨眉、

青城两派仇敌。倒是前湖另一要口,时有生人在彼处逗留。昨晚敌人未来以前,曾有两

个少年在旧埠头前泅水,内中一个,人水好一会才行冒出,神情甚是可疑。因主人与诸

道长不在,为守行时之诫,专心防守后洞,未敢招惹。自知不合误事,本已不敢再见,

为表忠心无他,既有所知,不敢不告。

  右玉珠看完,觉着无意之间发现妖人机密,此行不虚,好生欢喜,估量新设法坛底

下必有文章,后山新!日两妖窟均不曾去过,慾寻张、林二人同往查看。便把字条、略

图一并收起,又把全院上下一一查看,方始离开。想要先寻林绿华,刚现身走出观门,

便见张锦雯同了杨永兄妹及随行仆人,由旧埠头那面缓步走来。石玉珠迎上前去,说了

前事。

  张锦雯惊道:“这就对了。我刚才到旧埠头,假装在柳荫小坐,默运玄功,元神人

水查看,见水底君山脚下穿了一个大洞。乃是以前水神受了妖人强迫所穿,没等穿进多

深,便即遇阻,不能再进。我原听林师妹说过,无什异处。最可疑的是洞口以内不远,

还有一个三尺方圆的小洞,是由上而下,照直往水底穿通,与前洞由横里直攻向山腹不

同。上有浮泥掩盖,本来不易看出。我因妖道、妖僧曾驾丁家渔船来此闹鬼,似往水里

撤有法宝;走后那两少年便跟踪入水,昨晚又来此游泳:认定必有原故。仔细查看,才

看出那一片泥花不住地微微翻滚,不像别处宁静,好像泥底下聚有水中生物神气,但只

数尺方圆一圈,不住往别处移动,泥花翻滚又是极匀,好些可疑。试用法力分开浮泥一

看,下面竟有一个圆井一般洞穴,深约十余丈。最奇的是近底之处有一个尺许大小薄铁

片制成的风车,经过人力催动,在下面旋转不休,还有碧光闪耀。可是那风车并非真个

法宝和禁物法器之类,除能自转放光外,并不能再朝下进攻。上生浮泥也是行法人故意

显出的狡狯。如说无用,洞已攻穿甚深;如说有用,我已再三试探查看,分明是三片废

薄铁片,用麻线扎成,毫无灵气。如防人知,何以又在湖底面上现些形迹;如要人知,

那地方之水甚深,又在横洞口内,便是十分留心的人也看不出。真不解他何故如此。”

  石玉珠插口问道:“师姊把那风车和掩饰法宝形迹的法术破了么?”张锦雯道:

“放风车那人做作甚是巧妙,乍看洞底,碧光紫光乱闪,活像一件异派中的法宝发挥威

力,往水底进攻,洞又被攻穿那么深,不由人不把它看重,直到破去,才知竟是障眼法

儿。因为不像左道妖法,我又将它复原,仍使自转,并略幻了些光华在风车上,底面浮

泥也使之恢复原样。上来回想林师妹与史道友所说前事,照着今日所见情景,好像妖人

见环山一带有神禹金水之禁,无法攻穿,于是改横为直,想由山外直穿水底,攻入地心,

再往横里进攻。又以环山既有禁制,湖底深处未必没有防备,此举不过姑试为之,必还

另有阴谋诡计。大概他不耐烦守候,便驾舟来此,照你所得图形宫位,将法宝放向水洞

之中,听其自身日夜往下攻去,与后山法台双管齐下。满拟两路必有一成,事极隐秘,

外人不会发现。不料两少年暗伏其侧,等妖人一离开,便即入水。惟恐妖人惊觉,一面

将他法宝收去,一面却用法力掩盖,使敌人再来查看时误认为法宝仍在,到时再给他一

个空欢喜。就这样,意犹不足,昨晚又来用铁片制一风车,代替妖人之宝,并幻出些妖

光,在下急转,使其身临洞上也看不出。照此情景,两少年不是青城门下,也是正派中

人。我不合一时疏忽,破了他的巧计,勉强复原,终恐失误。林师妹不知寻到也未?二

少年所乘小船尚在埠前停泊,只要见到他们,间明来历,与之合力,必有益处。你说后

山法台一节,妖人今日既不会回来,稍慢前去也无妨,还是先寻那两少年为是。”石玉

珠点头称善。

  二人边说边行,一会便回到湖神观。因为观前高坡可看全山全景,秋月密告有人看

见两少年出入松林之后,便未再看见,便由张、杨诸人在上遥望,留意两少年归路。石

玉珠仍去寻找绿华,并查看两少年的踪迹,连寻了好几处,均未见人。正驾遁光隐形四

下找寻,忽见林绿华由后山飞来,忙即上前叫住。未容开口,绿华先问:“来时曾见两

少年踪迹也未?”石玉珠好生奇怪。绿华笑说:“我们不应看轻人,今日走了眼了。”

  原来绿华因觉两少年驾舟来往,法力必不甚高;又见小船尚泊埠头,两少年并带操

舟小孩随行;君山地不甚大,张、石诸人均在前山,两下里一留意,断无寻找不到之理,

未免大意了些。上来先照两少年所去松林跟踪寻找未见,后山地僻,也未隐去身形。后

来连寻了好几处,一直寻到后山,终不见两少年和随行小孩影子,又沿着后山水边往回

路寻找。绿华正走之间,忽瞧见前面竹林中有小人影子一晃,忙即飞身赶去。到了林前,

正待走进去,忽见一小孩愁眉苦脸走出林来,往湖边遥望。绿华看他穿着好似操舟小孩,

过去一盘问,小孩满面愁容,答说:“今早我由岳阳楼前湖边载了两个游客,由黎明起

在湖上游了一阵。后来此地,一同上岸,闲游到此,游客忽说这里水中藏有宝物,随同

下水寻取。命我在竹林中守候,不令走开。已然守了这么大一阵,不见出水。久闻君山

水底有神,那宝物必是水神所有,也许客人被水神捉去,送了性命。客人手头大方,日

前曾坐我一次船,给了不少银子。母亲知他们是好人,才应的雇。家中靠此为生,如若

空船回去,又没得到船钱,母亲决不信客人入湖取宝的话,必当我顽皮偷懒,背了客人

私自回去,或将客人得罪,不给船钱,到家非受责打不可。如今客人入水已这么多时候,

毫无动静,所以发愁。”

  绿华估量两少年不问是否妖党,必在水中有事。照日前史涵虚所说,两少年对这小

孩似颇爱怜,既带同来,决不会弃之而去。绿华为防小孩警觉,一面安慰小孩,一面把

身带备用的散银给了些与他。并说:“客人少时自会出水,否则你已有了船钱,回家见

娘,也可交代。不过你已受人之雇,不应走开,何况少时还可再得一份。你可仍去林中

等候,以防客人上来找不到你。”小孩甚是欢喜,仍回林内。

  绿华也假装走开,到了僻处,隐去身形,重往湖边等候。仔细运用慧目观察,那一

带水中并不似有人在内情景,先还未想到小孩是诈。后来越看越不像,那一带原是山右

湖滨最僻之地,山麓水浅,水面上布满浮萍,毫未动过,水中也查看不出行迹,渐觉可

疑。便想寻小孩详询,是否见少年由此入水,或是泅往湖心。及至寻往竹林一看,早已

不知去向,地上却留有三人并立的脚印。旁边一株巨竹竿上,还有刀划的字迹,上写:

“男女授受不亲,为何向道童探问我们的行踪,四处寻找?看在你不是妖人党羽,人还

大方,不值与你计较。如真要寻晦气时,我们去岳阳楼上等候,你敢去么?”字甚潦草,

语意行径均带稚气,不禁又好笑,又好气。

  绿华知道上了当。适才出时,令秋月指点少年所去途径,必被隐伺在侧偷听了去。

既约往岳阳楼上相见,何故令小孩哄骗自己,在此等候?如慾叫阵,这里隐僻无人,正

是地方。岳阳楼上游客众多,如何可以动手?好些俱不合理,心中不解。估量两少年一

会必驾原来小舟回去,猜不透是什么来历,决计非寻到他们,查看明白不可,于是又往

前山赶来。

  石玉珠听绿华说完前事,正在寻思,忽听后山雷震起自地中,连地皮都受了震动,

但只震了一下便住,声甚闷哑,远方的人不易听出。好似发雷时恐人发觉,下了禁制。

一问绿华,正是后山妖洞左近。突地警觉,急道:“师姊,我们受了人家捉弄,中了他

的道儿,这厮不知闹的是什么鬼。我们还不快走!”

  说罢,二人飞起,同往后山赶去。到后一看,绿华昨晚救人的妖窟所设法台已全被

人毁去,妖法尽破,台底陷有一个深约五六丈的地穴。再飞下去仔细观察,那地底事前

早被妖人掘空,当中另设一台,本来四边妖幡林立,此时均已寸断粉碎。台前悬着一盏

神灯,台上还有一座铁架,架上满布符咒,也已倒断毁去。穴中余氛还未散尽,分明破

法不多一会。此外架底中心地面上有妖法画就的一个圆圈,大约三尺,圈外画有八卦,

形如一井。圈中有一拳大小眼,已被人用法力封闭。看形势,那铁架必还悬有一二件镇

物法宝之类,业已被人取去。先疑破法人隐身伏伺在侧,暗用法力一试探,也无反应。

  二人觉得听到雷声,立即飞来,路非隔远,晃眼即至,中间只初闻雷时匆匆两三句

话的工夫;洞中上下两层法台,均是左道中高明人物所设,不是急切间所能破去;沿途

也曾留意观察,对方就是隐形飞去,也应有点破空声息:怎会不见人影?如说破法人不

是那两少年,所有全观大众随时都在留意窥伺,山中连日除却妖党,只有两少年行迹诡

异。如说是妖人自破妖法,万无此理。况且闻警无人前来,妖妇所供全数远出,自非谬

语。再照两少年指使小孩愚弄绿华的情形来看,分明是故意延宕时间,以便乘隙去往妖

穴下手无疑。所以连那雷声俱加禁制,不使巨震远闻于外,如非行家,直难听出。少年

虽非妖人一党,但是其意难明,兴许是有大来头的散仙门下弟子,也是为了镇湖神钟而

来。尽管连破邪法,与妖人为敌,本心却为自取。万一如此,岂不于竹山教诸妖人之外,

又添一层麻烦?看他在竹上留字叫阵,目中无人之状,必还有恃无恐,如真不幸料中,

便非树下强敌不可。对方隐形遁迹均极神妙,连石玉珠久经大敌,见闻众多的人,俱未

看出他们的踪迹家数,定然棘手。

  二人估量此时就是仍在后山未走,也寻他不到,不如暂松一步。好在二少年所乘小

船尚在,远去前山暗探,有那操舟小孩,早晚便可窥破他一点隐秘。只要对方露面,立

即上前拦阻,盘问根由。如与自己一样是为除害免劫,自是绝妙;否则,凭着师门威望,

又是这等关系千万生灵的大事,任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98回 变灭潜踪 藏舟戏侠女 凶顽护犊 截浪斗巫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