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十九侠》

第99回 情殷旧友 巩霜鬟婉语进良箴 巧遇真人 张锦雯荒山闻异事

作者:还珠楼主

  话说那两少年隐现动作,神速已极。张锦雯先吃那伙游方僧道一分神,跟着又看那

排教中人斗法,一心观察双方善恶。正看在热闹处,忽听坡侧有一小孩自言自语,气忿

忿骂着走过,大意是说:人不讲理,欺他小孩。言明游湖连送带接,包一整天,如今却

说要住在这里,叫他独自回去,却只给半天的钱。来时客人有法子催船,不费力,还走

得快。这回去,晓得船能和来时一样快不?张锦雯一问旁立的秋月,正是那操舟的小孩,

料两少年还留在君山。正想命人唤来盘问,小孩似见远方有人斗法,急于往观,飞跑赶

往埠头,跳上船去,解缆划走。张锦雯心想林、石两人未来,多半与两少年见了面。又

以寡妇神情邪媚,不似良善之妇,意慾看准以后,暗中相机惩处。嗣见小孩操舟绝快,

晃眼驶出老远,以为持有催舟符咒所致,全未想到两少年隐了身形也在船上。直到小孩

的船直往船排当中驶去,心方一动。两少年突然现身,一照面,便有一片金光霞雨,将

妖妇等三人压人湖心,跟着人又隐去。照此情景,分明有意避人,连操舟小孩所说的话

也是愚人之计。林、石二人多半不曾寻到。所发金光虽非左道妖邪,但也不似诸正派中

门路。好事决不避人,如此隐形避迹,必有深机。

  张锦雯心疑对方乃散仙门下弟子,也为大禹神钟而来,只与竹山教中妖人不是一路

而已。深悔适才疏忽,没将小孩拦住,被他瞒过,滑脱了去。张锦雯不禁有气,断定两

少年还在船上,不曾离开。忙嘱杨永等一行速急上船回去,到家后严嘱舟人不可泄露。

并令道童回观,与林、石二人留话。匆匆上船,遥望前面,货船已经转舵让开水路,木

排也正鱼贯而行。别的舟船遇上这类事,照例远远回避,置之不闻不见,照常往来,若

无其事一般。小孩所驾小舟并未远驰,反倒改慢,往去岳阳的路上缓缓划行。估量必能

追上,向杨永兄妹道声:“再见。”便即隐形飞去。杨永也以为张锦雯必能将小孩的船

追上,哪知张锦雯才走,小舟忽然失踪。杨永到家,张锦雯也未见回转。

  林、石二人向观中道童间知前事,立由观中飞回水云村,问知张锦雯追赶小舟未回。

石玉珠虽知不会有失,终觉两少年行踪诡异,非查明来意不能放心。料定那小舟必在岳

阳楼附近湖滨渔村中所雇,只要将小孩寻到,必可盘诘出一点线索。不过小孩曾受到对

方唆使,对于自己已然留意戒备,就是寻见,也未必肯说真话。杨永是世家上著,又有

善人侠义之名,乡民仰望,询查较易得实。石玉珠便教了一套话,令杨永暗带几名与本

地乡民渔户相识的老佃工下人,分头去往沿湖一带寻访。自己和林绿华追寻张锦雯,以

防万一对方真个法力高强,双方起了争杀,好为接应,就便也寻那操舟小孩下落。

  匆匆议定,林、石二人便从杨家后园飞起,到了洞庭湖上空往下一看,水碧山青,

清波浩荡,轻帆片片,往来于斜阳影里,渔歌互作,桨声咿呀,相与应和,湖山如画,

景色甚是安闲。只不见那小舟影子,张锦雯与小舟也都隐去,不知何往。巴陵一带,山

川交错,难于追踪。二人先驾遁光在环湖诸山的高空之中飞巡了一圈,俱不见有异状。

估量双方争斗及两少年所居之处决不至于太远,凭自己的目力,当日又无什云雾,凌空

纵览,双方如在数百里内斗法斗剑,当能看出一点形迹,怎会全无迹兆可寻?并且张锦

雯素来持重,如看出对方大有来头,固然不轻易出手;如是寻常人物,除非看出是左道

中庸流,当时擒回,拷问真情,稍觉不稳,也必放宽一步,先飞回来,大家从长计议,

谋定后动。即使所遇是个强敌,现在同门七姊妹均得有师传金牛剑,如见形势不佳,早

已飞剑告警。似此人不见回,杳无音信,实出意料,越想越奇怪。

  林绿华心疑两少年窟穴是在远处,意慾由荆门上溯,去往巫峡诸山寻找。再如不见,

归途绕道湘江沿岸诸山飞回,许能查出一点形迹。石玉珠笑道:“如慾一一细查,西起

夏口,东达武昌,我们不必远去,单这近湖诸山,已够我们搜索的了。此时我似觉有警

兆将临,大师姊身有师父所赐专为防身脱难的法宝灵符,决无他虑。便那两少年的行径,

我们也只多虑,未必真是仇敌。倒是君山洞庭,内中隐伏危机,表面却十分安静。自来

祸变将临之前多是如此。如无妖人暗中闹鬼,也倒无妨。现在妖人图谋日亟,党羽日众,

这两天风物偏如此晴美,绝似山雨慾来之兆。还有水云村居停主人虽是俗家,未被妖人

察觉,但我们今日与他同往君山,妖党虽说未遇,那两少年总已看破行迹,将来是否由

此生事,也难拿稳。主人侠义好善,我们又同住他家,如若受什灾害,岂不难堪?依我

之见,还是不宜走远,免得徒劳,并又生出别的枝节。小舟失踪,不过暂时,久了仍会

现出。大师姊如若挫败被困,这等飞空巡视,必能看出形迹。现既一无所见,定有原故,

可由他去。杨永主仆分头往湖边寻那操舟小孩;也许寻到了。我未见过两少年和那小孩,

仍在这里飞空眺望。师妹可寻杨永主仆询问,并在沿途查访,免他主仆查明了详情,我

姊妹三人俱未回去,无从告知,又有疏失。只要能寻到操舟小孩,劝诱他说了实话,分

清这两少年是敌是友,省得几面兼顾,诸多疑忌。”林绿华道:“我因大师姊为人素来

无此大意疏忽,故觉有些可虑。其实同门姊妹中,近年新入门的小师妹不算,论我武当

姊妹七人,当以大师姊、明珠姊姊和你的法力最高。大师姊更精遁甲玄功,所遇如是劲

敌,大师姊不能取胜,自会退回。我二人在此飞巡,他老远便能看见,不会相左。杨家

主仆去已多时,现在天将黑透,既不宜于远行,反正无事,乘着好些月光,我去寻他主

仆问上一问也好。”说罢,二人分手,绿华自往寻找杨永。

  石玉珠独在洞庭湖上空巡视,又飞翔了一转,明月已正中天,张锦雯仍无影子。凌

空下视,湖波干顷,宛如一面冰镜。月光照处,君山和环湖的山林城谍、水田村舍,全

都纤微毕现。湖上游船商舟,三五往来,笙歌细细,时与欸乃之声相答,点缀得夜景十

分清丽。

  石玉珠暗想:“昨日杨永说巴陵虽经鼎革变乱,地方残破,因是水路要冲,商贾云

集,又太平了这些年,近二十年中清廷又屡次市惠,减税薄敛,不特元气恢复,井比前

明还要富庶得多。前明正因为官绅残暴,苛虐人民,加上两三次阉祸,无恶不作,使得

人民日在水火之中,怨毒既深,祸害日积,遂致流寇一起,不可收拾。虽有祟桢求治之

主,但是积重难返,连换了五十个相臣,始终不曾得到一个好帮手,终于造成亡国惨祸。

一班孤臣遗民见故君壮烈,身殉社稷,未尝不心图恢复,志在宗邦,无如明政不纲,人

民疾苦已久。易朔以后,尽管大狱屡兴,多所杀戮,但所危害的,不是忠义豪侠之上,

便是有才华而不受他网罗的文人。这类人自是少数,何况行事多半隐秘。对于一般不识

不知的人民,却能多革前朝弊政,不时再市上点小恩小惠,如同减收租赋之类。

  “自来从善政之后,为善政难;从弊政之后,为善政易,牧民无他法,最上者为之

兴利,使其平日得十者,得百得千。然兴革之际用财必多,官家只要能使民倍其利,不

必减什租赋,即取其所得之半,民亦乐为。其次为除弊,使民自由生息,不为官扰,丧

乱之后,即此已足收拾民心。现在官家这一层已是办到,年时一久,人民各能安居乐业,

逐渐归心同化。所以塔平湖的周氏父子,云南云龙山的王人武,空自招纳了许多英杰志

士、剑侠异人,终以对方无隙可乘,不敢妄动。眼看光阴虚度,岁月磋舵,上一辈的主

持人老死,后起者漫说未必能有前人机智忠勇,就说是个好的,而大势已去,孤掌难鸣,

也是无计可施,终于消沉。能不受危害,保得首领,还算是天幸了。

  “杨永为人颇工心计,起初也是志切先朝故物,前些年还打算全家变产出走,不投

北周,便投南王。近年默察民心形势,知道先朝历数已尽,空怀孤忠激烈,无可如何,

于是灰心气短,颇有披法人山之想。这次再一亲见神仙灵异之迹,越发心中向往。不过

此人聪明沉稳,因见我姊妹三人俱是女仙,恐所求难遂,反生厌憎,不在他家下榻,一

旦离开,以后更是无望。看那意思,分明是想等除竹山教妖人,免去这场大劫之后,再

行开口求说。如论此人,心地光明,天性仁厚,而又勇毅忠诚,学道原本相宜。虽然根

骨不是上乘,这次总算积了极大的功德,又有居停之惠,不应负他的心志。本门俱是女

弟子,自然无法援引。且等事完,如无机缘遇合,便连同诸姊妹,往师叔灵灵子门下引

进,料无不收之理。”

  石玉珠正寻思间,一眼瞥见岳阳搂上灯烛辉煌,人影往来,遥遥可睹。知有游人在

上赏月,猛想起两少年曾约绿华往岳阳楼上相见,语气颇有较量之意。虽是日里的事,

后因锦雯追那小舟错过,但也不妨前往一探。自己此行尚未往楼上去过,正好乘便登临,

看看楼上风景,是否与范希文《岳阳楼记》相符。心念一动,立即飞往。

  石玉珠到了楼下,乘人不见,现出原身,往上走去。到了楼上一看,只有两桌富贵

人家的子弟在彼张灯夜宴,凭栏赏月。见玉珠孤身少女,生得又极美丽,夜间独自登楼,

似有惊异之容,互相以目示意,不再哄饮。除两三人偶作偷觑外,多半容色甚庄。玉珠

不知这伙当地游侠少年俱与杨永交好,上次杨永遇仙之事多有耳闻,内有二人还曾见过

林绿华,当日岳阳楼上又出过一桩异事,所以见她孤身美女,并未敢以寻常跑江湖的轻

视。玉珠见无所寻的人在内,意慾去往楼边,略为眺望,便即走去。

  楼上伙计却少眼力,因当晚全楼酒座已被这两席贵客包下,先当玉珠是客人招来,

不曾阻拦,及见双方没有招呼,知非一路。当地江湖女子又多,品类不一,每令上等客

人厌恶。这两席客人又均是城中富贵人家,恐惹不快。以为这等深夜还上楼来,分明是

见有贵客,想来引逗,忙赶过去喝道:“你懂规矩不懂?今晚是张大公子请客全包,不

卖外客,楼底下悬有牌子,没有叫你,上来作什么?还不快请!”话未说完,石玉珠面

色一沉,正待发话,忽听席上有人喝道:“伙计,你胡说些什么?我们包这全楼,原为

今晚良朋盛会,不愿俗客混杂,败人清兴。对于仙姬淑女,山林异人,但求宠降,合座

生光。只因仙凡分隔,恐有误解,未敢遽然恭请入座罢了。日里的事,你也亲见,不看

看来的是何等人,就肆无忌惮地随口乱说,莫非也想找苦吃么?”伙计闻言,吓得诺诺

连声,赶紧退去。

  石玉珠朝那两席一看,共有十一人,虽是些豪华少年,却无浮浪之气,与寻常纨袴

不同,只是对月纵饮,也未携有妓女,神态也颇端庄。听其口气似已看出自己不是庸流,

本来没想答理,及听到未两句,忽然心中一动。略为沉吟之际,那发话的正是席中主人、

杨永的好友张其泰,文武双全,人品极好。此席本来约有杨永,因为君山之事,托病未

赴。石玉珠一上楼,张其泰便看出异样,只苦男女之嫌,恐生误解,未敢遽然延款。恰

好伙计冒失逐客,乘机发话。及见玉珠目注全席,面色转和,觉出不致坚拒,张其泰随

即起立,恭礼说道:“今夜洞庭月华清丽,君山十二螺岚光浮动,水天一色。因觉清景

难逢,约请同社友好,对月小酌,遣此良夜。只水云村主杨大兄一人因病未到,正引为

憾。不图上仙宠临,凡夫俗子,原难奉侍壶筋。但上仙编袂云鬟,独对湖山,未免稍嫌

寂寞。现拟重整杯筋,再治粗肴,以邀宠幸,不知上仙亦能鉴察愚诚,略此须臾云泥之

分否?”石玉珠本有允意,又听是杨永之友,料是端人,慨然答道:“贫道浪迹江湖,

漫游过此,月夜闲步湖滨,久闻岳阳楼风月名胜之地,遥望灯烛辉煌,以为人皆可临,

不料诸位贵客在此夜宴,竟作不速之客。贫道饮食不久,盛筵不敢奉扰,对月清谈,尚

可奉陪。”张其泰这一对面,越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99回 情殷旧友 巩霜鬟婉语进良箴 巧遇真人 张锦雯荒山闻异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城十九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