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门十四侠》

第一○回 诉缠绵 再作投怀燕 伤摇落 同飞比翼鹣

作者:还珠楼主

  芳霞表面镇静,实则心中也是怦怦乱跳,知道妖道凶横,惨无人理,只一变卦,三

人命全不保,一出洞门,便将飞行马甲取出,吩咐狄武拉紧自己手臂,倚剑再拉紧狄武,

三人并立,如法施为,把手一扬,三人便离地而起,仿佛被一股极大力量托住,凌空而

驶,朝前飞去,初意还在害怕,及至飞出数十里,回顾身后无人追赶,胆子渐大,便伸

左手挽着狄武左手,右手回抱狄武右肩,笑道:“你初次飞行,可害怕么?”狄武答说:

“不怕”,芳霞笑道:“此符至多只供两人使用,我恐妖道翻脸无情,我又不是他的对

手,姑且试试,不料你和剑弟如此身轻,可见根骨不差,难怪青门峡裴老仙师垂青。话

虽如此,仍恐此符突然失了灵效,骤出不意,我还无妨,你弟兄难免受伤,为此将你抱

住,你再照我的样抱紧剑弟,当可无碍,为了担心你弟兄的安危,只好任人说我轻狂下

贱了。”狄武闻言,听出语气怀愤,想起两次出死人生,俱都蒙她解救,为了钟情云鸾,

全没把她放在心上,加以对方一往情深,冒险相救,许多好处,也早感动,闻言不禁脸

上一红,越想越不过意,脱口答道:“姊姊对我情深似海,小弟终身不忘。以前的事不

要提它罢。”芳霞闻言,心中暗喜,抱持越紧,随又笑问道:“你当真的忘不了我么?”

狄武答说:“丈夫受人点水之恩,必当涌泉而报,何况姊姊对我这等恩义。”芳霞笑道:

“此时倒说得好,只恐将来见了妹妹,就不会再理姊姊呢。”狄武闻言,猛想起云鸾小

性,平日相处,没有提到芳霞尚且唠叨,二女同归如何能容?芳霞年纪又比她大,心中

一急,当时便答不上话来。芳霞看出他为难心意,不禁有气,冷笑道:“我知你无言可

答。人贵知心,勉强无味。休看我在妖道洞中那等说法,好似脸老,照你这样薄情人,

同在一起也无意思。好在剑弟同共患难;不是外人,我虽不合瞎了眼睛,自轻自贱,只

要终身不嫁,也不丢人。此去往西南方一转,还有三百余里便到青门峡,妖道师徒不曾

追来,当已无事。前途用不着我,请你二人各自上路。我答应妖道,必须回他洞中一行,

从此天各一方。我佟芳霞也不是毫无志气的人,此后不会再见你了。”说时,已带二人

飞入前面山谷之中,将手松开要走。狄武见她眼含珠泪,神情悲愤已极,实在过意不去,

忍不住一把拉住芳霞衣袖,赔笑说道:“姊姊怎不容人说话!”芳霞不等说完,便气道:

“我知你受人挟制,一句空话你都不敢答应,还说什么!”说罢,甩脱袖子,二次要走。

  这时休说狄武局中人早已情动,于心不忍,便倚剑也觉芳霞除了热情奔放不能自制,

看去似乎放纵一点,论她为人,也极真诚,身世遭遇尤为可怜,又受人家两次救命之恩,

知对狄武情痴太甚,拼死相从,无法分解,就此决裂也实难堪,不由动了怜悯,忙抢上

前帮同拦劝。芳霞强忍痛泪苦笑道:“剑弟,你非外人,我也不怕你见笑。实不相瞒,

我虽为了家兄加入贼党,家师非真恶人,因与老贼金光亮相识多年,屡次经他卑礼延聘,

不便坚拒,而家兄又在老贼手下,家师本身不愿出面,才命愚姊和家兄一起。虽在贼党

中四五年,实是清白之身,中间贼党曾有多人向我求婚,均被我严词拒绝,又碍着家师

情面,始终不敢放肆,守贞至今。只有妖道叶培对我百计图谋,志在必得,方才情景你

也眼见。我不特对这些妖人贼党个个痛恨,并还立志遇机改邪归正,改投在别位仙师门

下,无如现在家师对我甚好,不忍背叛,再者也无机会。令兄实是我的冤孽,不知怎的,

自从庙中一见,由不得对他钟情。我也明知田云鸾聪明貌美,又是同门兄妹,近水楼台,

哪样也比我强,心终放他不下。无如他和云鸾一见倾心,各生情爱,差不多已有婚姻之

约。我见片面相思,决无指望,自从听他二人背后言语,一面觉着婚姻无望,一面又觉

令兄宁甘受人闲气,始终不肯附和旁人骂我,可见人尚志诚,自知薄命人与他无缘,本

已绝望,日前想往青门峡访一女剑仙,也恐途中相遇受他冷淡,还被旁人料中,笑我轻

贱,都未前去。谁知冤家路窄,你弟兄会被妖道擒去。我恰奉命仗着飞行甲马与妖道送

信,因而巧遇。他虽对我无情,我终于心不忍,先与妖道争执,已费不少chún舌,后来为

救你弟兄,竟不惜做些丑态愚弄妖道。初意只想如救不成便以身殉,脱困以后,想起我

虽往来群邪贼党之间,一向守身如玉,只管笑言无忌迹近轻桃,实则连手指都未被人沾

过。我和他却互相搂抱过两次,已然决计非他不嫁。但我也不愿夺人之爱,使其为难,

仅想得他允诺,与云鸾共事一夫,将来见面再以至情感动云鸾,彼此亲如姊妹。心想我

这等对他,人非草木,当不能无动于衷,他偏无情无义,连句空话都不肯说,即便迫于

人情,勉强应诺,有什意趣?只好就此分手,永不再见了。”说时两行清泪已忍不住挂

了下来。

  芳霞人本美艳,再怀着满腹幽怨哭诉心情,自更动人怜爱,况又加上两次救命之恩。

狄武在旁,越看越不忍心,早把云鸾忘却,防她说完要走,不等话完,早一把把手握住,

赔笑说道:“好姊姊,当着剑弟,我两人无事不可明言。实不相瞒,初见姊姊,因双方

处境本同,谈不到婚姻之想,只感激解救之德而已。后与鸾妹生死情爱,他兄云章又像

向我二人示意,等到学成向其求婚,自更想不到姊姊身上。万没料姊姊对我如此深情厚

爱,二次解救,越见恩深义重。人非草木,岂能昧良?我方才答话稍晚,实为鸾妹年幼

娇惯,有些小性,心正盘算将来见面,如何向她分说,并非忘恩负义想要推托。姊姊如

不相信,我情愿对天立誓。将来我见鸾妹,便说我家只此独子,如无姊姊相救,早遭惨

死,又蒙姊姊相爱,意慾下嫁,如蒙她怜念我二人的处境,以后一房三好,也不分谁大

谁小,同偕白首,固我心愿,否则我便独身不娶,报仇之后入山修道,以待来生。倘有

虚言,天日在上,我狄武死无葬身之地!”芳霞闻言,早已回嗔作喜,忙把狄武的嘴按

住,微愠道:“我相信你就是,赌这恶咒作什!”狄武见她息怒,方始放心,笑道:

“姊姊不知我心里多着急呢?我不负心,赌多厉害的咒也不怕。”芳霞笑道:“有你这

几句话,也不在我痴心。天下无不可感化之人,鸾妹人甚天真,我自能处得她好,决不

使你为难。为了终身之事,情急心伤,不顾羞耻,剑弟莫要笑我。你哥哥以前嫌我轻佻,

此时话既言明,我必做个样儿与他看,将来就知道了。”狄武乘机说道:“姊姊不是想

改邪归正么?我见家师,必为求说,最好连姊姊和鸾妹,同拜在一位女仙师门下,成了

同门姊妹,日后再由师长作主多好。可惜我拿不稳,否则我三人就此同行,你也无须回

见妖道,岂不更妙?”芳霞闻言越喜道:“你怕我回见妖道,吃人的亏,不放心么?我

素不失信于人,妖道也决奈何我不得,已答应他,回是必回。你二人只管前行,至多一

两个时辰,我必追上,随你同往青门峡。裴仙师如允为我引见,再好没有,否则,我必

从此脱离他们,在青门峡中寻一山洞栖身,每日为你弟兄炊饭洗衣,以待机缘。好在我

只不离当地,休说仇敌,便家师也无奈我何。你看好么?”

  芳霞原是喜极忘形,说得高兴,全未戒备。倚剑因芳霞比云鸾用情更热,又因此行

全仗她解救,心中感念,故意装着玩景,走向一旁,没有在侧。狄武初见芳霞时,因她

盗党中女子,胸有成见,固无好感,及至两次相救,见对方这等深情,再经偎抱,执手

殷勤,互吐心事,由感生情,觉着芳霞、云鸾,春兰秋菊各擅胜场,由不得越看越爱,

话已说定,芳霞更是一意想博情人欢心,任凭领略温存,不似云鸾少女娇羞,许多矜持,

恰好倚剑走开,无人在侧,少年心性,忍不住拉住芳霞玉手,朝鼻端闻了一闻,偷觑芳

霞微笑相看,毫无怒意,眉目之间隐蕴着无限柔情,心神一荡,正待往他脸上凑去,猛

听厉声大喝:“该万死的狗男女!”一蓬黑丝夹着一股腥秽难闻的邪气,已电也似急当

头罩下,猛觉头昏眼花,周身奇痛,耳听芳霞、倚剑双双喝骂之声,人已昏迷倒地。要

知佟芳霞三救狄武,田云鸾被困翻身崖,狄武、芳霞双救美,大斗崆峒派,许多离合悲

欢惊险新奇情节,请看下回分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门十四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