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门十四侠》

第一一回 着意温存 分柑怜素手 关心危难 比剑失虹勾

作者:还珠楼主

  前文狄武、倚剑被妖徒张志擒去,巧遇佟芳霞因而得救。芳霞随用智计挟制妖师叶

培,公然明言狄武是她情人,硬将二人的宝剑、行囊讨回,并还亲身护送。为防夜长梦

多,妖道后悔生变,一出洞门,便用飞行甲马带了二人往青门峡飞去,中途停住。芳霞

与狄武正坐树下互相偎抱,倾吐情爱,苦尽甘来,彼此亲热之际,猛听厉声大喝,一蓬

黑丝夹着一股腥秽难闻的邪气,已电也似急当头罩下。狄武猛觉头昏眼花,周身奇痛,

耳听芳霞、倚剑双双喝骂之声,人已昏迷倒地,醒来一看,身旁倒着一个死尸,已斩为

两段,正是前遇妖徒张志,自己被芳霞抱在怀中,方要挣起,猛觉四肢绵软,周身酸痛,

心中烦恶异常,气更微弱不堪。芳霞本在悲泣,见他醒转,喜唤道:“这丹葯真灵,否

则万无生理。且喜命已保住,妖徒张志现为剑弟所杀,只恐妖道寻来,凶多吉少,幸而

青门峡离此还不甚远,前说甲马失效,原是戏言,事已至此,说不得只好失信妖道,送

你青门峡见了仙师,求他解救罢。”

  原来妖徒张志越想越气不愤,三人走后不久,便借故离洞,暗中跟来,初意认定芳

霞与狄武是情侣,将人救走,必要背叛,只一发现真情,先下毒手把两个男的杀死,然

后强迫芳霞回去,不料起身稍迟,刚刚追到,正遇狄武和芳霞说情亲热,盛气头上,骄

敌心粗,也未细看,倚剑正在道旁大树之后,一眼瞥见妖人突然现身,站在狄武身后,

手已扬起,尝过厉害,恐遭暗算,一时情急,冷不防暗取仙剑,由树后猛纵出去,奋力

一挥。张志也是该死,以为这三个对头无什法力,手到成功,又恐误伤芳霞,妖师“色

迷心窍,就许见怪,想把芳霞隔开,专伤狄武,做梦也未想到树后还有敌人,来势这等

神速。狄武人虽中邪晕倒,妖徒未及摄取生魂,剑光过处,人已斩为两段。那蓬黑丝,

也被倚剑用剑乱挥,全都断裂,随风吹散。芳霞见狄武为邪法所伤,又惊又急,回顾妖

徒已死,心才略放,慌不迭把人抱起。倚剑想起身旁现有凝碧丹,便取了一粒塞向狄武

口内,又取瓶水灌下。芳霞知道此是黑煞丝,最是阴毒,虽吃仙剑破了邪毒,人必难救,

又恐生魂被摄,不敢离开,正在伤心愁急,一会灵丹生效,人忽回生,知命已保住,惊

喜交集,匆匆说了几句,便把狄武背在身上,再令倚剑抓紧狄武膀臂,随用甲马一同飞

起,往青门峡赶去。

  当地芳霞原本去过,十四侠所居,外面乃是一座大道观,背山而建,前面开有一片

湖荡,约有百亩方圆,水碧山青,风景灵秀,入口处是一峡谷,两边危崖,上架石梁,

宛如一座大门,由此往内,壁上布满苍苔,问以各种花树,地在乱山深处,中藏灵境,

气候温和,草木长荣,经冬不调,望过去一色青绿,峰环水曲,越往内景越幽胜,谷径

到湖而止,地势也加宽了数百亩。芳霞上年原本随人去过两次,旧游之地,心忧病人,

更恐妖道追踪上来,便加急飞驰,连口气也未缓,赶到峡口,天已黄昏,离峡百里,已

不见冰寻之迹,再到峡内,更是杂花乱开,山光如笑,哪似隆冬光景?三人满拟十四侠

必早回转,为示敬意,一同走到观前,入内一看,只有一个香火和两个守庙的道童,十

四侠一人未归。两道童一名呼龙,一名夏山童,乃第十三位仙侠伏龙真人崔陵门下,年

才十二四岁,比倚剑还小,从小随师,飞剑虽未炼成,已各有一身惊人本领,先见三人

到来,因芳霞来过,知是大盗金光亮和崆峒派的党羽,神情甚是强傲,通名以后,前听

师长说过狄氏兄弟来历,这才优礼相待,先对芳霞仍是不理。到了观中,狄武详说来意

和此行经过,并说:“两次遇难,全仗芳霞解救。她因改邪归正,群邪盗党恨之入骨,

遇上定必置之死地,现已无家可归,只得随来。满拟代向师长求恩,引进到别位女仙师

门下,没想到恩师逾期未回。望乞二位师弟格外通融,只有一住处,感谢不尽。”二童

闻言,方始改容笑道:“我们还不知佟姊姊果然脱离贼党,心志固是可嘉,无如我竹仙

观只十四师叔是位女散仙,从无女子寄住,清规甚严。现在各位师长师兄全都他出,难

于作主。她一离山,遇见贼党妖人定必受害,只师兄来路方竹溪旁有一崖洞,本是九师

伯藏酒之处,虽然离观较远,但在峡口以内,裴师伯行时本留有一道灵符,我二人因各

位师长久居此地,妖邪从不敢来此窥探,万一有事,临时用也来得及,一直未用。上年

各位师长同门远出,又留下两符,均是备而未用,保存在此。即便仇敌跟踪寻来,有此

三符足能抵御。如愿住在洞内,我将峡口封禁,再传出入之法,敌人就来,也无害了。”

芳霞闻言大喜道:“观中清规素所深知,本不敢存寄居之想,有此现成山洞,再好没有。

只是武弟中了邪毒,此时虽醒,尚未复原,我和他二人患难知己,情同骨肉,意慾每日

来此照料医治,不知可否?”夏山童笑道:“这又何妨?师长又不在家。你一人独居山

洞也颇寂寞,日间来此同习功课,饮食均在观中,省得起火费事。等师长回来,问明再

作计较好了。”呼龙早看出芳霞对于狄武情形有异,方想开口,山童已说出来,芳霞人

又谦和,不住称谢,少年面软,也就不好意思多言,因夭还早,随领芳霞先去方竹溪布

置居处。

  芳霞见那崖洞相隔峡口只十数丈,门对清溪,顶悬飞瀑,山花如笑,水甚清丽,越

发欢喜,谢了又谢。二童见她大方和气,辞色诚恳,渐生好感。洞中清洁异常,石室四

间,内层藏酒,临门明暗两间,暗间内并还开有两个大壁窗,清洁爽皑,竹椅用具,多

半齐备,并有一个石榻,只无衾枕。二童说:“石榻洞中原有,为九师伯避暑读经之所,

设备颇全,可惜榻上空空。峡中虽然气候温和,到底隆冬天气,早晚寒冷。各位师长均

有半仙之分,吐纳功深,平日打坐不需被褥,所以此物独缺。最好明日打点兽皮铺上,

以免受寒。”芳霞笑答:“避难之人能有居处,已是心满意足,明日我自寻找兽皮便

了。”狄武接口道:“我行囊内带有棉被,乃鸾妹所送,不知何物所制,轻暖异常。另

有皮裘,先被妖道所擒,不知怎会被他寻到我二人所居山洞,一同带回妖窟,行时居然

全还。你看包裹不大,那是捆得紧,打开来足可应用。剑弟养病时,铺盖都是狼皮,行

囊不曾打开,除食物零星外,衣被一件未丢,分一床与姊姊,再拿我皮袍盖上,岂不甚

好?”说时,倚剑也有此意,早往观中走去。芳霞说:“我也会打坐,一两夜的工夫,

怎么也能耐过。”坚执不要,尤其是那棉被。后来二童在旁劝说:“峡中夜气甚寒,姊

姊初来,非此不可,莫要冻出病来。”狄武见芳霞不听,故作生气不悦之容。芳霞因狄

武对她先前无什情爱,又有云鸾在前,全仗两次解救、患难相从这点至情感动,一见面

有怒容,恐失欢心,忙改口笑道:“二位小师兄和武弟盛意,我岂不知?只为此被乃武

弟所盖,不应借我,只想取那皮裘。既如此说,遵命便了。”狄武见她明媚柔顺,全副

心神贯注在自己身上,惟恐稍微忤意,比起云鸾好弄小性、时喜时嗔,又是一种情趣,

不肯要那棉被,乃是为了云鸾所赠,暗忖:“二女都是如此情深,心眼又多,不知将来

能否处好?”正寻思间,倚剑已取来被褥狐裘,并用包裹做了一个枕头。芳霞见二人对

她甚好,尤其狄武居然关心体贴,又看出先前不快是假,越觉出于意外,想起自己一念

情痴,不惜拼死相从,受了许多气苦艰危,居然也把情人感动,想起前事,心中一酸,

几乎流下泪来。四人见她眼花乱转,泪波慾流,同问何故。芳霞推说:“身陷贼党,实

非本心,虽然受尽艰危,弃邪归正,但是势孤力薄,来日大难,万一各位师长不为引进,

仍是凶多吉少。身世飘零,故此伤心。”狄武听出语带双关,想起芳霞身世处境委实可

怜,当着人不便显露,暗中把头连点,劝她放心。芳霞看出狄武不致负她,也就破涕为

笑,拭了眼泪,同去观中。

  香火原是附近山民,孤身一人,名叫伍忠,因受虎伤残废,被裴琮救来庙中,相随

多年,甚是忠心,一听二人乃恩人门下,格外亲近,早备好酒食相待。芳霞见有鸡肉,

问知不忌晕酒,便想日后可以行猎。吃完晚饭,天早人夜,芳霞为向情人讨好,言行格

外做得庄静,宛然是个大家闺秀,与狄武神钟岗初见豪放神情迥不相同。狄武见她温柔

娴静,楚楚可怜,由不得也暗中赞许,增加情爱。芳霞因是初至,恐主人万一误会,老

早辞去。呼、夏二童均觉她一个弱女子,居然舍死奋斗,历经艰危,脱身盗窟,弃邪归

正,委实难得,又知崖洞夜寒,孤身寂寞,离观又远,万一仇敌寻到,遇了害还不知道,

先留她多坐一会,临睡再走。芳霞见二童看重,相待颇厚,虽然不舍就走,终想初来,

身是女子,不应深夜流连,仍然婉谢起身。二童也不再强留,为防万一,特地带了两道

灵符,四人一同送去,扬手一片青霞,先将峡口封闭。敌人如来,不特寻不到入口,全

峡上空均有仙法封禁,外观只是一座童山绝壑,往下强冲立被困住。到了洞中,又取一

符交与芳霞,连峡口禁制用法一齐传授,笑说:“此符足可防身,并能仗以隐形飞遁,

只飞时有青光闪动,非到落地不能隐形,是个缺点。前年师长出山,见我弟兄年小,赐

以防身,从来无事发生,尚未用过。今借姊姊暂用,由初用时起,一年之内均具威力灵

效。有此一符,偶然出山,只不走远,遇敌即逃,也无害了。”芳霞拜谢不迭。狄武对

芳霞心情已非昔比,本恐她远居峡口,孤身遇险,诸多可虑,及见有符防身,方始放心。

  芳霞见他喜形于色,连向呼、夏二童称谢,分明认为是他的人,芳心大慰,暗想情

人已然垂爱,只将云鸾感动,便可美满,四人别去以后,想了一夜,也未睡熟。天明前

刚刚人梦,忽听榻前有人低唤“芳姊”,睁眼一看,正是狄武。山中日暖夜寒,和衣而

卧,连忙坐起,意慾洗漱梳洗,盥具均在外间,笑唤了一声“武弟”,正往外走,吃狄

武拉住纤手问道:“姊姊不忙走,我有话说。昨晚你睡好么?”芳霞不愿逆他,只得停

步,反手将狄武的手紧握了一下,低声笑道:“武弟,你复原了么?本想醒来往看,不

料前半夜不能安睡,起来这晚,你倒先来了。”狄武笑问:“姊姊没有睡好,有什心思

么?”说时,芳霞已将手挣脱。狄武见她那手又白又嫩,比起云鸾还要丰妍,握上去柔

若无骨,又见睡态惺松,秀发如云,星眼微杨,玉腮红润,不由越看越爱,二次伸手想

拉。芳霞离榻抢向洞口,朝外探头看了看赶回,狄武也正追出。芳霞拉他去往榻上坐下,

自己坐在一旁。狄武又要起立,芳霞笑拦道:“好弟弟,你不要这样,听我一说,就明

白了。”

  狄武原是昨夜睡后,想起她拼死委身,救命恩重,其势不能负心,昨日又发现她的

许多好处,心生怜爱,决计二女同娶,又想到云鸾情深善妒,必须芳霞甘居小星才有商

量,这还是命由她救,否则仍无希望,想来和她商计。起身时,倚剑告以昨夜因理行囊

睡晚,呼龙暗中将他引往别室,盘诘芳霞与狄武的详情。倚剑知道孤身女子日常相聚,

男女双方俱是多情,易启外人猜疑,又见二童侠肠诚恳,反正瞒不住,索性具实奉告。

二童闻言,反觉芳霞可怜,令告狄武:“患难夫妻,亲密无妨,但在成婚以前,双方必

须守礼自重,否则师长神目如电,决无宽容。”并说:“这类事,昔年师长同门俱都有

过,彼时尚未入门,不知详情,方才想起裴师伯行时口气,似早料到今日之事,如其厌

恶,定必预示,行前并未留话,反说狄武根骨甚好,只惜尘缘难断,不能深造,他家只

此独子,其势也不能令其入山不归,否则岂不是个衣钵传人等语。”倚剑闻言,宽心大

放,知二童忙于练剑,须做早课,近午始有闲暇,意慾令其留意,和芳霞情好无妨,不

可荡检踰闲。狄武情根已固,虽无邪念,闻言想起前事,立和倚剑说明,独自赶来,一

见芳霞尚睡,便在榻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一回 着意温存 分柑怜素手 关心危难 比剑失虹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门十四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