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门十四侠》

第一二回 采仙桃 惊逢毒蟒 飞彩练 巧遇毛人

作者:还珠楼主

  狄武谢诺,匆匆回房,将预先准备的随身小包干粮系在背上,随即起身,走到峡口,

见禁制未撤,如归见师,又恐多延时候,方自愁急,忽想起师父何等细心,既许不辞而

别,明知必要提前,近来峡口禁制严密,比前不同,门人已不能随意出入,禁制怎会未

撤,也未传授出入之法,莫非这一道灵符,连大师伯新加的少清仙法禁制均能冲破不成?

心中一动,随将灵符取出,试照仙传用法,将符一展,眼前倏地一亮,身子立被一种极

大的力量托起,在一幢极淡的银霞笼罩之下,只一闪便冲禁而出。

  狄武初次飞行,没料到起势这等神速,几乎吓了一跳,上来恐飞大快,稍微胆怯,

好在快慢可以由心,便用法诀制住遁光,暂时不令急进,回头一看,峡口云烟如潮,青

光万道,宛如一个极大的青色花炮刚刚爆发,刚现出峡口地形,就这烟光变灭、转瞬之

间,电也似急闪得几闪,又是一片青霞闪过,晃眼重行封闭,峡口立隐,变作一片童山

秃崖,景物荒寒,与平日所见大不相同,俯视脚底,丛山峻岭,都成培缕小丘。天还未

明,只东方微现出一痕曙色和几片暗微微的霞影,疏星在天,残月未坠,凭虚御风,极

目苍茫,方觉海阔天空,豪快无伦,因见遁光快慢可由自己控制,胆子越来越壮,急于

赴援,重又加急前飞。飞了一会,东方天边忽现出一团红影,金光闪烁,跳荡浮沉于云

海之中,跟着便见大半轮红日涌现云上,光芒万丈,火也似红,照得那半天云涛齐幻霞

辉。秦岭多云,倏忽百变,云海朝阳本是奇观,狄武平日也常见到,当日凌空四望,分

外觉着伟大奇丽,气象万千,暗忖:“去年腊底从师,共只百日之间,仗着恩师仙缘,

竟能绝迹飞行,邀翔云表,此尚灵符妙用,不是本身功力,如能和各位师长一样修成仙

业,岂不更好?”方想求仙学道之念,忽想起两个心中人此时正在危急,还是应援要紧。

侧顾一轮朝日已出云端,大片云海也由合而分,因风舒卷,自成片段,变幻无方,高低

错落冉冉浮来,满空都是这类大小云团,云白天清,景绝清丽,忽然一阵山风过处,立

时波翻浪舞,滚滚飞花,狂涛雪崩,化为无数断纨零絮,随风卷去,瞬息都尽,碧霄万

里,不着织翳,只有一轮皎日朗耀中天,上面是清空无垠,风日晴美,下面是青山万里,

岗岭起伏,春花盖地,灿若锦霞。

  此时狄武心悬二女,恨不能当时飞到,也无心情留连光景,观玩日华,因见高而不

危,一味催动遁光,破空冲风而渡。青门峡离好春坪,只数百里,飞行神速,也就个把

时辰便可飞到,因狄武由田家上路时是步行,地在秦岭乱山之中,又当暮春时节,到处

嘉木繁荫,绿云遍野,好春坪已被四外山岭丛树掩蔽,空中下视反难发现。狄武稍不留

意,岔向左侧,好春坪竟被越过,久飞不到,心中奇怪,凭空下视,发现去年野烧之地,

才知飞过地头,又往回赶。如由侧飞也罢,偏因先前错过,想起去年误走石林洞诛怪之

事,慾顺旧游之路往好春坪飞去,以免走迷,不料这等走法,路要绕远一半,等飞到石

林洞上空,才想起前和田氏兄妹由洞中起身时,是骑龙犀同飞,因在夜间,只顾说话,

飞得又快,未将途向记下,如何走法,没奈何,只得回忆以前方向,朝前试飞,越看越

不对,又照来路日影改道,方想反正是在这一带,二女被困之所外面还有敌人,怎会寻

它不见?忽发现下面山凹以内大片山田,高梧槐荫中隐有一所人家房舍,猛想起前听云

鸾说,金凤坡杨家风景甚好,房舍精洁,四外有不少大梧桐树,莫非就是这里,何不下

去打听道路?心念一动,立即飞降。落地一看,房舍甚大,门外静悄悄的不见一人,只

有两条耕牛在房侧空地上吃草,还有几只鸡正在缓步徘徊,啄食草土间的虫蚁,态甚悠

闲,见人飞坠,一齐惊飞逃散,便去门前拍了两下,高呼:“这里是金凤坡杨家么?”

连问数声,均无回应。探头门内一看,极好一所华美厅房,已倒塌了一多半,广大院落

中,残砖断瓦遍地狼藉,想起来时所闻,料是敌人来此侵扰,杨家人已逃光。正想回走,

忽听呼声震耳,偏头一看,墙侧梧桐树下,有一中年穷汉正在倚树酣睡,身旁放着一根

黑木杖,心疑杨家看房的人,忙走过去,唤了两声未醒,如换旁人,见对方穿得这么旧,

身又瘦弱,定认作杨家下人、佃工之类,起了轻视。狄武虽不似别的富家公子习气,上

来也未重看,心急问路,正伸手要推,一时福至心灵,想起此人如是杨家佃工,不应睡

在这里,又是寒士装束,听说这一带猛兽甚多,日常出没,除杨家上下人等均精武艺,

山口设有埋伏兽阱,防备严密,附近猛兽又被打怕,不敢来犯而外,从无外人足迹,近

日又有强敌上门侵扰,此人怎能孤身到此?深山之中每遇异人。”不可冒昧,见那黑杖

非铁非木,粗如酒杯,似颇沉重,不便伸手,试用脚微微一拨,竟是重得出奇,少说也

有二百来斤,心方惊奇。穷汉忽在梦中大喝道:“狗强盗,你敢倚众欺人!我要叫人拿

瞎红线的小金丸打你了!”

  狄武闻言,心中一动,暗忖:他怎会说这话,并还知道金丸来历?明是异人无疑,

见其将醒,忙即恭身低唤道:“老先生,恕我惊扰,请先醒来一谈如何?”穷汉突然睁

眼,怒道:“你这小娃,吵我做什?快些滚开!免得我老人家生气,拿打狗棒打你。”

狄武看出对方不是常人,但还分辨不出善恶,口说着话,暗中原在戒备,准备相机应付,

及见穷汉醒后,二目神光炯炯射人,貌相越显清奇,想起师父所说分判邪正之言,料非

恶人,刚把敌念一去。穷汉已朝狄武道:“你要问路,先把人当贼,谁还管你闲事!”

狄武忙道:“老先生息怒。只为这里与贼巢邻近,不得不生戒心,还望原谅。后辈也无

他求,只请指点去好春坪珠雨崖的途向,感谢不尽。”穷汉笑道:“你这小娃倒也诚实,

居然认过,不说假话。你那珠雨崖暂时还去不得,如听我话,藏在树后看完热闹再走。

我还教你一点小玩意,一举两便,岂不甚好?”狄武虽是心急赶路,因见对方遇事先知,

料定高人,不敢怠慢,闻言方自迟疑不决。穷汉怒道:“你不愿么?”狄武忙答:“后

辈不敢。只是珠雨崖有人待救,迟恐无及。”穷汉喝道:“放屁!你此时赶去只更吃亏。

那最厉害的一个妖人一会就要寻来,等他到后再走,要少好些后患。此时就凭你那两口

剑,也是莫奈他何,你这娃儿怎不听好话呢?”狄武闻言越发惊奇,不敢违抗,忙即恭

问:“老前辈法号?”穷汉笑答:“妖人已快被我徒儿引到,无暇多言。你回山问你师

父,说在金凤坡遇见木花子,就会对你说了。”狄武听出对方竟是师执之交,方自应诺。

穷汉随令狄武藏向树后,等看热闹。

  狄武刚依言藏好,便听破空之声由远而近,晃眼便见一个小花子打扮的幼童,怀中

抱一大黑葫芦,一落地便急喊:“师父!妖人厉害!他追来了。”狄武见那小花子年约

十二三岁,生得又瘦又干,驾着一道白光飞来,身材太矮,葫芦又大,几和人差不多高,

小花子用双手抱住,口中乱喊,东张西望,穷汉明在树下,竟未看见,急得跳脚,神态

甚是滑稽,唤了几声未应,便跳脚埋怨道:“师父专门逗我着急,也不想想妖人邪法有

多厉害,如非下手得快,差点吃亏。师父再不出现,我只好把它斩碎。好在这里没人,

伤害别的生物就不管了。”随听暗中有人接口道:“你忙什么!拿它去逗妖人,以毒攻

毒,不也好么?”小花子闻言大喜道:“原来师父还是管我,这一下就不怕妖道的邪法

了。”狄武回头再看,穷汉已不知去向,只小花子一人手抱葫芦,坐在树旁石条之上,

不时探头外望,满脸笑容。说时迟,那时快!就这几句话的工夫,一道灰色长虹已横空

冲云而来,内中裹着一个貌相丑怪的红衣妖道,来势比电还快,老远厉声大喝:“小狗!

你敢盗我法宝,今日叫你死无葬身之地!”声到人到,那丈许粗的灰色虹气已朝下飞坠。

小花子好似害怕神气,口中咒骂,抱起葫芦便想纵逃,不料来势特急,未容他飞起,连

人带葫芦已被灰虹裹住,妖道也自下落现身,话刚说完,忽然怒吼一声,好似挨了一下

重打,急得妖道暴跳如雷,刚由身畔飞起一片灰色妖光将身护住,口中厉声喝骂:“何

人大胆!暗算祖师爷。今日教你知道厉害!”随说,双手齐扬,立有大蓬青红二色的彩

丝,带着亿万点尖带火星的飞针,四下激射如雨,晃眼,杨家门前大片广场,连同林木

房舍,齐在邪法笼罩之下。狄武看出厉害,恐遭波及,忙把灵符展动,想要把身护住,

不料忘隐身形,神光一现,妖道立即警觉,喝骂追来。狄武先听异人之言,知道妖道乃

围困二女仇敌,本就愤怒,只为穷汉令其旁观,又在禁地之内,妖道不曾发现,故未出

手,这时,隐形禁制已被穷汉撤去,妖道又飞将过来,心疑云鸾为他所伤,不由怒火上

攻,立纵遁光,手指雌雄双剑,前飞迎敌。

  妖道也是该死,本是男女二人,因率同党在珠雨崖围困二女,持久无功,正想回到

好春坪新占据的田家楼内取那葫芦,准备把敌人一齐迷倒,擒回山去再作计较。女妖人

因见二女美貌,恐妖道生出邪念,说:“那葫芦中的五柔丝新得不久,功候尚差,易发

难收,一经施为,当地方圆五六十里所有生物均染奇毒,造孽太甚。好在敌已人网,早

晚将其杀死,何必忙此一时?”妖道垂涎二女美色,固执不听。女妖人负气,不曾同去。

妖人刚到田家,便见一个小花子盗了葫芦破空逃去。师传至宝,自是情急万分,立纵遁

光力追。谁知小花子诡诈异常,沿途埋伏有三处仙法灵符,那葫芦又似被仙法禁制,收

不回来,也难发挥。妖道途中连受神雷攻打,虽仗应变尚快,未受重伤,连经挫折,人

已逃远,只得顺着所去途向加紧前追,一面还得留神埋伏暴发,心中恨毒,无计可施,

正恐追赶不上,忽见小花子手抱葫芦坐在下面,忙即赶下,上来便施毒手,口中喝骂未

完,背上忽被人打了一棍,背骨立被打断两根,奇痛非常,越发怒火上攻,忙用邪法防

身止痛,一面朝敌进攻,本想一任敌人逃得多快,也必难逃罗网,果然彩丝妖针刚一飞

起,便有一少年在一幢银霞防身之下现身飞出,因见敌人所用两道带钩银虹威力神妙,

惟恐不胜,二次扬手,又飞起一团碗大紫色火弹,刚一飞出,忽想起小花子手中葫芦尚

未夺回,意慾双管齐下,刚伸手一指灰虹,小花子忽然不见,只剩葫芦在地。敌人虽被

逃走,只当法宝可以夺回,忙行法一收。谁知那葫芦直似地上生根,休想移动分毫,同

时,狄武虽被彩丝妖针裹住,但那双剑神奇,一道护身,一道已电掣飞来,那么多的彩

丝妖针竟会挡它不住,看出厉害,百忙中,想将葫芦中的妖丝也放出来,两下夹攻。就

这动念扬手之间,波的一声,由葫芦口内冒起一股红色的香雾,其急如箭,朝上飞射,

同时,面前人影一闪,现出穷汉、小花子师徒二人。

  妖道见后出现的敌人手持一根黑杖,拉着小花子,站在烟海针雨之中,若无其事,

也无宝光护身,心方惊疑,耳听穷汉大喝:“狄武还不快闭呼吸!这是妖道所炼邪气,

万沾不得!我不让你先往珠雨崖,便由于此。”话未说完,随手一指,那彩虹一般的邪

烟忽往侧一偏,朝那紫色火球激射过去,一下裹住,便往回收。妖道方道“不好”,叭

嚓一声大震,火球投入葫芦之中,立时爆发,炸成粉碎。妖道本在情急抢护,向前扑去,

不料火球未收回,葫芦炸碎,内中彩烟和暴雨一般四下飞射。妖道骤出意外,炸得遍体

鳞伤,满脸流血,这才知道敌人厉害,万非其敌,慌不迭忙纵遁光,把手一招,想收邪

法逃走。狄武因听穷汉警告,连忙屏气,停止呼吸,一见妖道想逃,忙指飞剑过去。妖

道瞥见银虹电射,已快上身,一指灰虹,想暂抵挡一阵,以便将残余法宝收回时,忽听

穷汉哈哈大笑道:“无知五台余孽!你连峨眉木尊者都不认得,此时想逃,岂非做梦?”

随说,震天价一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二回 采仙桃 惊逢毒蟒 飞彩练 巧遇毛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门十四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