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门十四侠》

第一三回 怪病失芳华 绣谷双栖成苦忆 仙山寻旧侣 银潢咫尺漫相思

作者:还珠楼主

  田、杨两家,本是至亲。这日,文嫣因听表兄田云章拜一异人为师,将学飞剑。双

方虽然同在一山,从小长大,但是云章为人机智深沉,不喜女色,尤其与文琇幼时耳鬓

厮磨,互相爱好,几于形影不离,两家父母也认为是一双佳偶。哪知云章十四岁上,文

琇忽染奇疾,病了两年才得痊愈,一个千娇百媚的佳人,竟变成了一个貌相奇丑的女子。

云章并未以此变心,反更敬爱。文琇始而愤不慾生,后更自惭形秽,见云章情爱深重,

决不以容貌美丑为转移,心虽万分感激,终想对方是个文武双全的美男子,貌相这等丑

怪,如何配得他过?自恨命薄之余,甘以丫角终老,誓不再嫁,每遇云章,假装心性已

变,专一使其难堪。后见云章不但不以为忤,反更怜她遭遇,说什么也不肯改易初心。

实在无法,才与明言,说:“我并非故作不情,实因前世冤孽,生此奇疾。貌丑还在其

次,身上更有恶臭,如何嫁人!蒙你深情相爱,万分感激。但是此生无缘,只有来世图

报,如定要我嫁你,无异逼我自杀。此后望你少见我面,免得引起伤心,便是爱我。”

云章本来从小爱武,只为与文琇青梅竹马,心意相投,爱根深固,不能忘情,见她意志

坚强,以死自誓,难再相强。再四寻思,觉着自己想等妹子婚姻成就,本有出家之意,

只为表姊情深,放她不下,既然如此,正好各行其志,苦笑答道:“你我情深如海,彼

此相爱以心,相见以诚,各自尊重,何必婚嫁?虽非夫妻,情同骨肉,避我做什?”文

诱又想令妹子嫁他。云章执意不从,也未告知有了出家之念,想等妹子婚后再打主意,

文嫣和云章无缘,性情不投,又因本是姊姊未婚夫婿,因病中止,恐使伤心,也是坚执

不愿,只得罢了,但和云鸳情厚,时往小住,困值隆冬,雪后天晴,第三日又是杨母六

旬整寿,便约云章兄妹,同往家中为母拜寿,住上些日,还未到家,便遇小贼同了一伙

贼党寻到,双方动起手来。这是狄武来前一年的事。

  云章家传武功,又拜青门十四侠中八侠艾寒搓为师,本领越发高强,文琇得信,又

带了两个武功极好的侍女赶来相助,将小贼打得大败,伤了两个同党。第二年春天,小

贼又约能人,并将毛人老巢中所养恶猿和异兽双头红狮带了同来。事有凑巧,云章兄妹

均在杨家,并还约有一个同门师兄徐壁成,同来贼党又遭惨败,小贼并还削去一片肩臂,

几乎残废,仗着恶猿抢护,骑狮逃走,狮猿因此还受了伤,由此仇恨越深。徐壁成首说,

毛人心性不定,好高恃强,与曹贼父子交厚,迟早是个大害,师父现回青门峡,最好将

他请来,索性连老贼父子带毛人一齐除去,永绝后患,方为上策,但须师弟亲往苦求,

才能请到。云章也非不去,因前听师言,说毛人气运未终,性又不爱多事杀戮,贪与文

琇相聚,见贼已逃,当时未去,过了些日才往青门峡,见师一说,艾寒搓也未答应,说

是时机未至。杨氏姊妹却不知道,去冬因和卧牛庄贼党相识的山民暗告,得知小贼怀恨

在心,约有不少能手,日内便要大举报仇,小贼新近又拜毛人为师,此来带有好些恶猿

猛兽,与那年二女所见猿兽差不相同,有的还能口喷毒烟,中入立死,厉害非常。二女

还不知对方另外约有几个妖人,闻报大惊,先将老母移往地穴藏避,由文琇分派会武的

佃工、下人在家坐镇,文嫣往请田氏兄妹。到后一谈,云章因近来功力更高,又从师父

炼会了内家罡气,手中宝剑削铁如泥,飞剑虽未炼成,凭贼党和上次那样猛兽,决不能

伤自己,何况收有克制各种猛兽的独角龙犀,一毫不以为意,在杨家住到过年,毫无动

静。卧牛庄贼巢向不容外人走进,那报警的山民,前与相识喽罗山中相遇,无心谈起,

因受过杨家好处,赶来送信,再想打听便难,知道贼党说来就来,不敢离开。云章行时,

曾对二慧婢说:“师父师兄均喜饮酒,每回青门峡,路过好春坪,必要下降饮酒,稍微

留停一半日,就便传授指点,方始飞去。来时速代禀告,并往金凤坡送信。”始终无音,

曾命佃工问过两次,也说师父师兄均未来过,料定有事耽延,尚未回山,否则师父最爱

自己,如回青门峡必要便道下降,又和文诱情深爱重,借此多聚也好,虽然青门峡之行

因此延迟,还不怎样。云鸾本定送狄武起身,不曾如愿,又见他弟兄二人长途步行,正

值隆冬大雪封山之际,中途一带地势奇险,歧径纵横,是否走错遇阻也不知道,一见下

雪,便自愁急忧念,偏生杨家正在待敌之际,敌人带有不少猛兽,说来就来,时刻均须

防范,连龙犀都不能离开,又怕文嫣取笑,无法探询狄氏兄弟详情,每日相思,恨到极

处,便把贼党咒骂出气。杨氏姊妹因听云章说起妹子婚事,见她情急想念,暗中好笑。

  这日,云鸾因见正月将过,敌人还未上门,既想探看狄武飞剑可曾学会,又想代文

嫣、倚剑做媒,便和云章、文琇说:“哥哥本定去年终往青门峡见师,事隔四月,不知

师父回山也未?武哥可曾向裴师说,求其为我引进到别位女剑仙门下。还有狄二哥和二

表姊郎才女貌,天生佳偶。我想贼党未必单在今天来,哥哥何不乘此时机,骑了龙犀赶

往青门峡,寻到武哥一问,看他飞剑学成也未?今年春天是否践约来看我们?代我引进

之事是否有望?就便托他代探二哥口气,令其日后来此求婚,岂非三全其美?龙犀走得

又快,七八百里山路,往还至多一日夜,还连青门峡的耽搁在内。各位师长得信,就不

亲身来助,必有指教,听了使人放心,岂不比每日枯守要强得多?”云章本就想起青门

峡寻师之事,屡想抽空一行。因文琇不放心,恐云章去后仇敌突然来攻,难于抵御,不

忍使其忧虑,慾行又止,及见入春以后仇敌仍无踪影,闻言心想事情无此巧法,刚点头

笑答:“我先走一趟也好。”文琇接口笑说:“我今日心惊肉跳,恐怕有事。二妹方才

出外,又命人寻上次山民吴二,今往贼巢寻那喽罗,设法打听,不知能否前往?表弟要

走,也等过这一两天如何?”

  云章自然听话,刚答“也好”,文嫣忽由外面奔入,进门便说:“吴二前往贼巢,

两次均未将人见到,方才来说,前日又往卧牛庄探听,被贼擒去,正要毒打,幸遇相识

喽罗力保,说是本山居住的好人。与他有亲,这才放却,走时,探出贼党为了连遭两次

大败,见徐师兄飞剑神奇,志在必胜,想等所约几个会邪法的妖人到齐,然后同来,打

算杀个鸡犬不留。谁知妖人久不见到,毛人先已答应相助,不知何故忽又中变,后经苦

求,只派了些猛兽为他助威。小贼等得心焦,日前忽然探出会飞剑的人只有一个,路过

相助,并不住在这里,田、杨两家共只三女一男,佃工和男女下人虽多会武,决非贼党

对手,因此不等妖人赶到便即下手,已定今明日起身,我们速作准备才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门十四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