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门十四侠》

第一五回 急难遄征 穷途怜慧婢 殷勤侍疾 美意感芳心

作者:还珠楼主

  这日,杨氏姊妹做了点菜,慾往崖洞去陪老母共饭。因是多日无事,未免大意,春

暖花开,天气又好,兄妹四人带了采春、好春两慧婢一同前往。吃完酒饭,因杨母觉着

眼跳,催令回家,主仆六人刚走到半路之上,忽听空中呼呼乱响,并没有风,定晴遥望,

远远天边飞来一片黑云,内里隐有青黄光华闪动。云章飞剑虽未学成,曾听师父说过异

派妖邪剑遁来势,稍知邪正之分,心中惊疑,忙告众人留意。文琇毕竟老练,闻言大惊,

忙令二婢速先逃避,觅地藏起,力说:“敌人既能破空飞行,我等如何能是对手?最好

不要被他看见,见势不佳,一同逃往青门峡去。”话刚说完,那片妖云已由头上飞过,

直往田家楼房前飞落,现出小贼和十多个男女妖人贼党,才一落地,便往门口冲进。门

前立有两个下人,见妖人贼党纷纷飞坠,知势不敌,忙往里逃,吃贼党赶上打倒,随听

楼内喊杀之声,来敌已蜂拥而入,一会,所有下人全被敌党擒住。内有杨家两个健仆,

各持兵器,分由楼后逃出,已离四人藏处半箭多地,被贼党发现,飞步追来,一会赶上。

贼党共是五人,二仆停步回斗,因是情急拼命,贼党自持人多势盛,未兔轻敌,一时疏

忽,内中一个竟为二仆所伤,当时激怒,一齐夹攻。云鸾年轻胆大,性又侠义,见二仆

受五贼围攻,本就有气,及见二仆情势危急,不禁大怒,顿忘厉害,二仆又是且战且逃,

相隔越近,便把狄武所赠用来练习的九枚金丸,冷不防用连珠手法朝前打去。这五贼均

是小贼心腹,本领虽不甚高,二仆终非其敌,只为想擒活口,未下毒手,眼看要将人擒

住,不料由侧面飞来几点金星,内中一贼首被打中左耳,直贯后脑,当时毕命,怪吼一

声倒地。另一贼也被打中太阳穴,倒地身死。内有一贼耳目较灵,瞥见日光下飞来几点

金星,知道不妙,忙即闪避,虽未打中要害,却被同党用刀背挡架,激溅回来的一枚打

中手背,骨节几被打断,撒手丢刀,连声怪叫,纵向一旁。还有两贼武功较高,身法灵

巧,没有受伤,一见同党死伤了三个,不由又急又怒,同声呐喊求援,一面应敌。

  文琇、云章知道踪迹已隐藏不住,又因当地偏在楼旁,地势较高,更有山石林木隐

蔽,这时群贼均往楼上搜索,只这五贼追来,前面还有树林挡住,相隔颇远,心想一不

做二不休,索性将这五贼一齐杀死,不被敌人发现更好,否则便与一拼,三人因云鸾手

发金丸,人已当先纵出,情急之下,不约而同相继纵出。五贼已两死一伤,虽知敌人厉

害,因恃妖道同来,大援在后,不好意思退逃,口中咒骂,一面迎敌,一面唤人来援。

哪知死星照命,刚喊得两声,云鸾已当先纵到,也是想到急不如快,杀了贼党立即逃走,

上来便用前法,口朝二仆娇叱:“你们还不快逃,等死不成!”二仆早听过主人嘱咐,

闻言应得一声,各把手中刀棍虚晃一招,双双纵退,如飞逃去。同时,云鸾手中剑早朝

对面敌人刺去。那贼因见前敌逃走,未及追赶,忽一少女纵来举剑就刺,心神略分,刚

把手中铁抓往上一挡,不料敌人手法神速,剑已撤回,一下挡空,正待就势还招,忽见

敌人左手微扬,还未看清,已被云鸾一金丸打了个脑浆迸裂,死于非命。另一贼也因二

仆逃走,口中方喝“快追”,杨氏姊妹双双纵到,左右夹攻。那贼怎是对手,手法一乱,

招架不及,先吃文琇一剑连膀斩落,刚怒吼得一声,文嫣手中剑已由左胁刺进,玉腿抬

处,血光崩现,尸横就地。先被金丸打伤那贼最是好猾,来时,妖道本只带小贼一人,

不令贼党同行。群贼因知田、杨两家前朝贵官之后,家财豪富,正好打抢,再三求说,

要随同飞行,一开眼界,并代已死同党报仇。妖道喜人巴结,那贼和小贼曹炳均善逢迎,

也就答应。本意杀人放火,大事劫掠,不想自投死路,到时因见二仆逃走,同来贼党,

只他一人性最凶残,妄想鸡犬不留,将逃人捉回拷打之后再行惨杀,及见同党伤亡,强

敌现身,自知不妙,手又受伤,意慾悄没声溜走去请救兵,不似二贼还顾面子勉强迎敌,

刚一转身,待往坡下纵去,猛觉疾风飞坠,面前人影一晃,一个少年敌人突由斜刺里飞

纵过来,拦住去路,刚用右手刀想斫,狂喊“快请诸位仙师”,话未说完,地的一声,

刀被云章一剑斩断,就势连肩斫下,劈为两段,满地鲜血淋漓,晃眼五贼全死。

  云章与三女会合,见云鸾正寻地下金丸,尚差两粒,方喊“我们还不快走”,忽听

轰的一声厉吼。四人听出龙犀归来,精神一振,全都心喜,正打算暂时觅地藏起,见机

而作,忽见龙犀由左侧林草中飞驰而来,同时又听喊杀之声,贼党六人,内有两个貌相

凶丑的道童正由楼中赶出,知道踪迹已被发现,万逃不脱。云鸾刚想起势若危急可骑龙

犀逃走,想令四人不要分开一同进退,没顾得说,对面六个敌人已同赶到,只得分头迎

敌。云章因事由曹炳而起,心中痛恨,首先纵过,意慾先杀小贼,捞够了本再说,忽听

二道童大喝:“你们且退!待我生擒小狗男女。”内中一个身材较高的,已拔剑将云章

敌住,另一红脸的便朝二女扑去。四人见道童所用虽非飞剑,剑上绿光闪闪,剑尖上还

有尺许芒尾,火焰也似闪烁不停,背后又各插有一面妖幡,知是左道妖邪,互相招呼留

意邪法。内一妖童见敌人武功高强,尤其田氏兄妹两口宝剑不是常物,那用邪法炼过的

宝剑斫将上去,两下对碰,激得火星乱溅,各无伤损,照这样再斗下去,一不留神,反

为所伤都不一定,为首三妖人又在楼中拷问男女下人,还未曾来,心中一急,双双怒喝

一声,往侧纵去。云鸾早看出妖徒神情诡异,手握金丸想打,妖徒一逃,就手一金丸打

去,正中后颈。妖徒受伤,负痛激怒,还不知敌人用的是那枚红线金丸,皮破见血,命

已难保,百忙中拔下妖幡,未及招展。云鸾见妖徒受伤未死,手举妖幡似要晃动,忙又

将三枚无毒的金丸连珠打去。第一九恰打在幡上,当时折断,二三两丸,一中妖童右颊,

一丸由妖童右肩飞过,正赶一贼见二童败退,意慾上前助战,匆匆赶来,没有留意,正

好撞上,打中面门,“嗳呀”一声,翻身栽倒。妖童毒已入脑,心神一昏,第二丸又将

右颊骨打碎,深嵌进去,当时身死。和云章对敌的一个,幡刚拔在手内,忽听呼呼风声,

眼前一花,一只比水牛还大的怪兽,突由坡下凌空飞上,来势如电,瞥见兽目凶光,大

惊慾逃,头上早中了龙犀一爪,连幡带人一齐碎裂倒地。曹炳和二贼党均知龙犀厉害,

见状大惊,吓得亡魂皆冒,慌不迭拔转身子,纵起便逃。

  四人恨极小贼,正待追去,龙犀忽然横身拦住去路,连声急吼,意似不令追赶。云

鸾、文嫣匆促中不曾会意,已纵身追去,云鸾更将所剩金丸朝前乱打。云章被龙犀拦住,

瞥见那枚红线金丸滚落草地,刚就手拾起,见云鸾前面追敌,龙犀也和文琇转身追去,

忙喝“鸾妹快回”,声才出口,忽听空中一声娇叱,一道黄光落向前面,现出一个美貌

妖妇,满脸媚笑似要发话,情知不妙,云鸾、文嫣已被文琇追回,同骑龙犀背上,想起

龙犀飞行甚快,心中一动,龙犀已驰近面前,口喝“妖妇看剑”,假装迎敌,迎面一剑

刺去,不等还手,就势撤剑,纵身一跃,。便到了龙犀背上。因起势猛,龙犀又受人指

点而来,知道情势危急,见云章尚在对敌,未免发慌,人忽纵到,就势腾起,云章百忙

中几乎滑跌,吃文琇、云鸾伸手拉住,刚一骑上兽背,龙犀一声厉吼,双足划动,腾空

而起,待要逃去。妖妇原因云章少年英俊,动了邪心,意慾勾引,正在卖弄风情,还未

开口,敌人已一剑刺到,看出剑非常物,刚往后一闪,娇声骂道:“不知死活的东西!”

敌人忽然撤剑回身,纵上犀背,腾空飞去,不禁急怒交加,大喝:“小狗男女!在我手

上,还想逃么?”随说,把手一扬,立有一股灰白色的妖光,中杂两支尺许长叉形碧光,

朝四人一兽飞去。

  云章横坐兽背,正挡在杨氏姊妹的前面,一见妖叉飞来,举剑去挡。不料妖妇生有

邪念,又见云鸾手拉云章,斜坐龙犀后股,人又长得那么美貌,误认二人是夫妻,生出

妒意,想将云鸾杀死,生擒意中人,迫他顺从,见云章用剑来挡,忙把手一指,妖叉改

朝云鸾飞去。总算命不该绝,云章那口剑又是艾寒搓去年新赐,经仙法炼过,虽非龙钩

双剑之比,却与常剑不同,一见妖叉偏射云驾,忙即侧身抢救。妖妇恐伤意中人,将手

连指,一面飞身追去。这一来,当头一叉虽被云章挡开,内中一叉已射中云鸾左肩,当

时一声惨叫痛晕过去,如非云章手足情重不顾安危,杨氏妹妹忙同救护,休想活命!三

人都是互用一手拉扯,将云鸾拖向前去,云章一手抓住犀皮,一手挥剑敌叉,移向云鸾

身前,才把云鸾残命保住。满拟龙犀能够御空而行,往常还是时起时落,不能一气直飞,

这次回来,不知怎的,飞行更快,已快飞近珠雨崖山谷前面,也许能逃毒手。正催龙犀

快飞,谁知妖叉随人飞射,时去时来,未了竞越身而过去伤杨氏姊妹,同时,发现妖妇

纵着一道灰黄色的遁光,已由下面斜射上来,空中又有人厉声大喝,抬头往前一看,正

是前见妖道,驾着一道碧阴阴的妖光,由楼那面破空穿云飞来。这男女两妖人,都是来

势如电,神速已极,另外一支妖叉又到了身后,已朝杨氏姊妹下落。恐伤文琇,一时情

急,不顾身前飞叉,回头举剑,用力猛挡。妖妇本来不想伤他,没料到爱护文琇,全忘

厉害,双方势均猛急,文琇虽未受伤,右手却被妖叉打中,当时觉着又麻又痒,奇痛攻

心,神志一昏,几乎晕死过去。如非杨氏姊妹应变机警,连人带剑一齐抢住,妖妇又见

意中人受了误伤,恐其滑跌,将妖叉收回,意慾亲自生擒,云章固是直落百丈,非跌死

不可,杨氏姊妹也难活命。

  这原是转眼间事,云章兄妹受伤,男女妖人也将追到,妖道怒喝:“孽畜!再不下

降,休想活命!”随说,手扬处立有大蓬黑烟夹着无数飞针,红雨也似,正朝龙犀当头

撒下。四人一兽已被裹住,就在这危机一发之间,眼前倏地一亮,惊天动地一声大震,

数十百丈金光雷火,由半空中直射下来,四人身外的黑烟针雨当时震散消灭,紧跟着,

又是一道青光拥着一个红衣少女自空飞坠,直落龙犀背上,一手先把云鸾抱起。云章受

伤较轻,加以近年得有师传,功力比云鸾要高得多,受伤以后立把心神镇定,封闭气血,

不使毒气蔓延全身,神志尚未昏迷,惊慌忙乱中,认出来人正是妹子的情敌佟芳霞,又

见把妹子抱起,惊疑之下,一时情急,方要挣起抢护。芳霞知他误会,忙喊:“田大哥

休得误会!妹子现奉家师崔黑女之命来救鸾姊,只是拜师不久,法力尚浅,全仗家师所

赐两道灵符,并非妖道对手,乘其败退之际,待我将诸位兄姊护送到珠雨崖洞中,一面

医伤,以待救援,详情到后再说罢。”说时,男女二妖人骤出不意,道此神雷猛击,邪

法全破,并将所用妖叉飞针毁去,不禁大惊,误以为来人是正派中能手,已然吓退,遁

出老远。女妖人龙媚娘原认得佟芳霞,因田云章与来人似有抵拒之意,心中奇怪,定睛

一看,正是去年终奉命到处搜寻的叛徒佟芳霞,不由大怒,同时,看出对方得胜以后,

反倒护了龙犀逃去,明是怯敌,神雷乃灵符妙用,非她手发,忙告妖道,一同追来。这

一面,云章闻言还在怀疑,未容喝问,幸而杨氏姊妹灵慧机警,早看出芳霞好意救人,

文嫣因听云鸾说过,还差一些。文琇早已明白来意,忙把云章拦住,笑说:“兽背太窄,

这位姊姊实是好心,此来必有原故,一切请她主持才好。”话未说完,龙犀己飞往珠雨

崖峡谷深处,到一崖洞前面下降,直飞进去,好似预有成算神气,同时,云章也看出芳

霞是因兽背太窄,恐自己和妹子受伤不便,故将云鸾抱起,紧傍犀侧随同飞行,一面答

话,目注云鸾,满脸愁急之容,好似关心甚切,回顾男女二妖人,同了一个妖党。两个

妖徒回身追来,才知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五回 急难遄征 穷途怜慧婢 殷勤侍疾 美意感芳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门十四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