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门十四侠》

第一六回 厉出地中 魅影枭声惊鬼子 人来天上 银虹电闪戮妖魂

作者:还珠楼主

  前文狄武由青门峡奉命起身,飞往好春坪去救未婚爱妻田云鸾兄妹,中途误走金风

坡,巧遇木尊者,与木尊者的爱徒袁生一见如故,成了至交,杀死妖道之后,又由木尊

者用仙法重炼金丸,加以传授。狄武急于往救心上人,匆匆辞别,便即起身,本意直飞

珠雨崖,不料路过好春坪上空,发现去年冬天与云鸾背人谈情的孤峰后面有一个少女,

衣履破旧,神情狼狈不堪,手持食物,正由左侧树林内偷愉闪出,似往峰后崖洞掩将过

去,定睛一看,正是云鸾所用慧婢采春,刚一飞降,好春也由洞中闪出,问知田云章兄

妹去冬腊底往金凤坡杨家应援,与小贼曹炳对敌,杀死狮猿,并说杨氏姊妹以前采桃遇

蟒与毛人乌逢相见,归途又遇曹炳,因而结怨,误杀恶猿之后,得知小贼已与毛人勾结,

金风坡情势危险,难再居住,云章将杨氏母女全家移来好春坪暂避,云鸾骑了神兽龙犀,

往青门峡去寻狄武,向各位仙师求助,恰值洞口云封,无法入内,只得回转,到家不久,

小贼同妖人寻来,眼看危急,幸而佟芳霞赶来,先将四人救往珠雨崖洞中藏避,外用灵

符封禁,苦守待援,芳霞因杨氏姊妹悬念老母,又冒奇险将杨母救往洞内,妖人本是一

日数次用邪法异宝猛攻,眼看形势日趋险恶,幸而妖道夫妇同床异梦,见所困少年男女

英俊貌美,各生邪念,妖道几次想下毒手,均被妖妇阻止,这日因见持久无功,惟恐夜

长梦多,待取法宝,被袁生诱往金凤坡除去,这回妖妇明见妖道一去不归,一心贪恋狄

武少年英俊,意慾乘隙赶往西峰树巢将毛人请来,一同合力攻破洞府,打算把芳霞、云

鸾和杨氏姊妹交与毛人,和众妖党婬杀报仇,自将云章摄回山去婬乐,小贼曹炳因恐老

贼不放心,已由妖人彭壮带回卧牛庄贼巢,盗党群邪多半离开,珠雨崖洞前一妖徒主持

邪法防守,另两妖人和几个贼党在田家纵饮,珠雨崖空虚无人,正好下手。狄武间完前

事,方想乘虚赶往,先将众人救出险地,再打御敌主意,忽听好春惊呼,往洞中逃进,

同时,身后又有一股腥味袭来。狄武连经险难,已有经历,料知有变,不顾回看,先纵

遁光隐形飞起,才一离地,便见下面有一虎面怪人同一比人还高的金毛通臂恶猿,身后

跟着几只从未见过的恶鲁,都是目光如电,张牙舞爪,由峰侧偷偷掩来,恶猿只一纵便

到了怪人前面,一爪将采春抓起,人已吓晕过去,不禁大怒,更不寻思,扬手便是一红

线金丸朝那恶猿打去。

  那恶猿本是云鸾去年所杀公猿之偶,因记杀夫之仇,早向毛人请令,要来报复,被

毛人强行止住,这时本朝狄武抓去,狄武突然飞起,一把没有抓中,正赶采春乍见猛兽

怪人,心中害怕,一时惊慌,逃避不及,竟被抓中,因是记仇心盛,性又凶猛,本想用

利爪将采春撕裂两半,不料金九打到,想避无及,一下中在抓人的右爪臂上。金丸本具

奇毒,又经仙法炼过,威力更大,只见一蓬金花闪过,凶猿右臂连爪打断,怒吼一声,

几乎痛晕过去。虎面怪人见势不佳,忙急抢前救护,狄武飞剑也自发出。怪人原会邪法,

见狄武向空飞起,本要施展邪法放出飞刀,因狄武飞时身形已隐,方一迟疑,瞥见恶猿

重伤晕倒,右爪所抓少女已随手滚跌一旁,一面抢救恶猿,一面还想就势杀害采春,匆

忙之中,也没想到那点豆大金星竟会有如此厉害,刚把恶猿抓住,另一手向前一伸发出

飞刀,猛觉银光耀眼,一道带钩的剑光已似长虹飞坠,挡在采春前面,横扫过来,飞刀

黄光当时两断,大惊逃避,已自无及。总算狄武忙着救人,怪人飞遁得快,只将右手连

臂斩断,恶猿却被银虹腰斩,洒了满地鲜血,肠肝淋漓。狄武看出怪人和众猛兽虽然形

态凶恶,终非飞剑之敌,心胆立壮,忙指飞剑追杀,人也飞降。怪人和众猛兽看出厉害,

怪人首先纵起一道黑烟负伤逃走,只杀死了两只猛兽。

  狄武救人要紧,无意穷追,金丸自经仙法炼过,己能发能收,下时已自收回。采春

也悠悠醒转,好春正由洞中奔出,全都吓了个面无人色,见面急呼:“听厨子老刘暗中

送信,毛人乌逢邪法甚高,门下两妖徒也极厉害,方才虎面怪人不知是否,现将恶猿杀

死,怪人又被逃走,决不甘休,我们快往珠雨崖赶去,与小姐她们会合,免得势孤,被

他赶来,少爷会飞,我们就没命了!”狄武闻言,想起方才疏忽,未将妖徒和猛兽杀死,

此去必请救兵,二女实是危险,只好带了同去,自己尚难御剑飞行,全仗灵符隐形飞遁,

如何带人?想隔还有七八里的山路,二女危机四伏,不容舍之而去,没奈何,只得催促

同行,因前在青门峡中试过,曾请呼龙带了自己同飞,呼龙虽然初学飞行,但是自己剑

术已有一点根基,又曾多服灵葯,比寻常人身轻得多,带同飞行尚且费事,何况二婢俱

是凡人,自己飞剑本质虽强,功力却不如呼、夏二童远甚,决带不起,又是快成年的少

女,只得带同步行。不料二婢受惊太甚,连日藏身洞中,饥寒交迫,体力衰弱,又胆小

害怕,竟跑不快。后来实在无法,既恐毛人中途赶来;无力兼顾,又恐还未到达珠雨崖,

被妖人警觉,难与被困诸人会合,情急无计,只得试探着挟着好春飞行一试,竟是身轻

如燕,毫不费力。二婢虽觉不安,患难之中急于逃命,也就不暇再顾别的。

  狄武见二婢身轻,深悔方才不曾试验,白着了许多急,一经试准,便一手一个,将

二婢夹在胁下,同往珠雨崖飞去。刚转过崖口,遥望谷中甚是清静,不知破空之声早被

妖徒警觉,一面向田家留守的二妖人告急,一面暗中准备发动邪法,想冷不防暴起发难。

二婢又是只听传言,不知当地底细,见谷中静悄悄的,与传闻不符,只当无事。三人还

在暗喜,狄武初经大敌,又带着两个累赘,哪知厉害?本来变生瞬息,骤出不意,就算

飞剑神妙,势难兼顾,本人或者无妨,二婢也不死必伤,何况妖妇已引毛人赶来,正在

途中,下余妖人因狄武途中耽搁,也在此时相继赶到。危机四伏,原极凶险,二婢命不

该绝,三人到达已前,佟芳霞算计难期将满,狄武还未到来,心中悬念,已到敌人攻洞

时刻,未见发难,更是奇怪,暗忖:“敌人因见持久无功,本在发急,今早还在洞前喝

骂,说是今日必须破洞擒人,如何反倒停止攻打?不是另有诡谋,便是毛人和别的妖党

赶到,正在商计下手之策,否则不会如此安静,一旦发动,定比连日厉害。”越想越觉

可虑,便和众人说了。云鸾苦念狄武已非一日,一听当日要来,想起他学习飞剑还没有

兄长日久,妖人邪法何等厉害,越想越不放心,便和芳霞商量,请其前往妖人那里一探,

芳霞更是情重,闻言想起来时,恩师虽说狄武仙剑已能运用,此来无妨,到底入门日浅,

功力有限,妖人此时未来,就许双方在田家和好春坪一带对敌,也不知是否有人同来,

孤身到此,决非妖人之敌,被云鸾一句话提醒,当时惊急交加,仗着连日传授灵符用法,

众人已全学会,便交云鸾代为主持,和前次一样,冷不防暗中开禁,飞出探看。

  狄武带了二婢到达谷口,四顾无人,刚自降落,待往谷中寻去。防守妖徒听出破空

之声有异寻常,仰望又不见人影,想起妖师当日曾说过敌人援兵不久即至,令其留意,

为防万一,一面向田家楼中妖人发出警号,一面藏在崖石后面准备应付,随见一男二女

落地现身,正准备将埋伏发动。芳霞恰好赶出,一眼瞥见狄武带二少女隐形飞降,现身

走来,惊喜交集之下,料知妖徒邪法必要发动,忙喝:“武弟留意埋伏!剑光不可离

身!”人早飞了过去。妖徒也是无什经历,见来人尚未警觉,意慾察看好了敌人来意再

行下手,出手稍缓,等瞥见芳霞人影在洞中飞身冲出,前次曾经交手,知她身有宝光防

护,飞剑也颇厉害,如非妖师赶来,几为所伤,那埋伏洞外的邪法,妖师不在,只能照

本画符,威力要差得多,何况又来了三个敌人,心中一惊,慌不迭展动妖幡。大片妖烟

邪雾刚往上冒起,敌人已然会合。

  狄武毕竟初次临敌,无什机心,又仗恃灵符神妙,动念即能运用,生出灵效,先还

恐怕慧婢是个累赘,及见二婢身轻便于携带,越发胆大。云鸾等藏伏之处,前有一道瀑

布由崖顶下泻,直落十余丈,下有深潭,水光闪闪,雾涌烟笼,洞口尚在尽头转角之处,

地势虽宽,却被那瀑布挡住目光,不近前决看不出。狄武见谷中春花乱开,杨柳青青,

风日清丽,寂无人踪,远望谷径透迤,尽头处一条瀑布,界破青山,玉虹倒挂,声若喧

雷,甚是好看,以为妖徒已然离开,再被这树色泉声、花香鸟语一引,不由分神,疏干

警戒,再往前走几步便入妖阵禁地,眼看危机四伏,一触即发,忽听前面一声娇叱,有

一女子急纵遁光飞来,看出芳霞,心中惊喜,刚喊得一声“姊姊”,猛又瞥见大片妖光

邪焰,夹着红绿二色的火星,由两边危崖上飞起,晃眼展布开来,似要往下压倒,同时

崖腰上山石后面闪出一个少年妖人,手持一幡,正在招展,周身均有黑烟碧光环绕,知

是妖徒发动邪法,又惊又怒,匆匆不暇寻思,二宝同发,左肩一摇,白虹勾仙剑电掣飞

出,右手又是一金丸朝前打去。妖徒也是该死,虽然动手较慢,但那邪法早经妖人严密

布置,一触即发,芳霞由谷底飞来,也未必能赶上。妖徒偏因上次和芳霞对敌几乎吃亏,

有了戒心,意慾先断敌人来路,等已困住再下毒手,哪知上了大当。妖人所埋伏的邪法,

最厉害是两崖上面的那些妖幡,妖徒因防敌逃走,不先朝人猛攻,却将大片妖光邪焰罩

定上空和入口一带,于是又缓了一步,致被狄武警觉,又恃邪法防身,现身喝骂,做梦

也没有想到,敌人法宝飞剑如此厉害,他这里刚一发难,敌人也自动手。妖徒只怒喝得

一声,一道带着金钩的银虹已电掣飞到,方觉银光强烈,冷气侵肌,心中一惊,忙要纵

避时,手中妖幡已被银虹裹住,一片鬼声厉啸中立成粉碎,数十条黑影随由幡上纷纷出

现,吃银虹连绞两绞,一齐消灭无踪,同时,眼前又有一点金光打到,未及闪避,一声

轻雷微震,当时打中面门,银虹跟着拦腰一绞,来势绝快,连念头都未容转,便尸横就

地。

  芳霞也自飞到,见狄武数月之隔,竟有这高法力,不由喜出望外,忙喊:“武弟法

力这高!妖人邪法埋伏全仗妖幡主持,如今主幡被你破去,邪法全消,只两面崖上还插

有数十面妖幡,最好全数毁去,免得少时妖人收走残余又去害人。”说时,狄武早赶上

前去,拉着芳霞的手急呼:“姊姊!我云鸾妹妹呢?”刚一出口,侧顾二慧婢均在抿嘴

微笑,以目示意,猛想起云鸾娇憨善妒,当着二婢和芳霞亲热,如被告发,岂不又要怄

气?忙急放手,闻言笑答:“我也初学,不知底细。我看把好春、采春送往洞中和鸾妹

相见,同破邪法如何?”芳霞明白狄武心意,笑答:“鸾姊已和我把话说明,待我情胜

同胞,晚去片刻不会多心,可令好春姊妹自往前面去寻鸾姊。她们均已学会出入之法,

自会放她入洞。事不宜迟,还是先破邪法要紧。”说罢,拉了狄武便同往崖上飞去。二

婢虽听传言,主人乃芳霞所救,到底不知怎样,以前明是对头,怎会以德报怨?本在怀

疑,及见男女二人神情亲热,狄武数月不见,和对方如此好法,分明常在一起,平素忠

于主人,不由代云鸾吃起醋来。好春朝狄武看了一眼,冷笑道:“狄少爷不必费心,我

两姊妹自会寻小姐去。”说时,狄武已被芳霞拉手飞起,见二婢面有愠色,恐向云鸾多

口,笑对芳霞说:“她两姊妹年幼,谷中步行,万一妖人赶来,如何是好?”芳霞笑说:

“好弟弟你放心罢,我先不料你的心上人那么好说话,为了对你情痴,本打算低首下心,

专以至诚感动,日前一见,把话说明,她竟那样天真温和,如今我两姊妹比亲生的情分

更厚,一切放心。她这两个丫头忠心为主固是可嘉,但她们背后把我骂得狗血喷头,令

人有气,特意使她们播弄是非,鸾姊恐还要说她们几句呢。至于她们的安危,我想无妨,

一则妖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六回 厉出地中 魅影枭声惊鬼子 人来天上 银虹电闪戮妖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门十四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