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门十四侠》

第一七回 古洞读丹经 隔世重来完夙愿 荒林援静女 柔情蜜意许双栖

作者:还珠楼主

  转眼月上东山,洞外清光如昼,照在洞侧瀑布之上,宛如一匹银练自崖顶倒挂,泉

声轰轰,四山皆起回应,左边山崖上好似蒙上一层霜雪,山花如笑,映月临风,空谷无

人,夜景幽绝。文嫣笑道:“这好月华,我们却在此守株待兔,真个冤枉。”狄武也觉

月华如水,白云流天,夜色如此清幽,大家守在洞里实是无聊,两次提议去往洞外崖上

闲眺,遇敌再回。云鸾明知此举涉险,因见众人和狄武俱嫌洞中气闷,心想敌人来前必

有警兆,当时赶回也来得及,不忍过拂狄武心意,第二次说,未再劝阻,哪知一时大意,

几乎惹出事来。众中只有文琇人最谨细,虽不知狄武法力深浅,但想老母年高,邪法厉

害,力言:“妖人来时,虽有烟光邪气飞动和破空之声,老远便可发现,逃回原来得及,

多上一个不会法力的老年人,到底费事,一有失闪反而不好。”执意和杨母守在洞内。

云章见她在洞中提心吊胆闷守了好几天,本想她出外散心,强劝不听,只得罢了,随同

狄武夫妻和文嫣四人走出洞外,到了崖上略微赏玩,因觉文琇一个文武双全的绝代佳人,

无端得此怪病变成丑女,再想起以前青梅竹马情爱之厚,怜她洞中枯寂,又见狄武和妹

子芳霞三人形影不离恩爱情景,文嫣因不愿和自己一起,独自一人走往左侧危崖之上对

月闲眺,也早离开,独个儿月下徘徊了一阵,越有影只形单之感,不愿再留,径回洞内,

慾与文琇清谈解闷。芳霞谨细,因觉众人虽未走远,终恐事起仓促,变生不测,好在众

人出入之法学会,文琇更是熟练,有她留守,足可放心。

  洞门原经封禁。云章走到洞前一看,洞口禁制更是严密,文琇也未撤禁放入,由外

望内,本是极淡一片霞影,再被月光一照,更看不出一点影迹,洞内人物动作自不必说,

只当文琇仍和往日一样故示冷淡,只得自行开禁而入。进门一看,杨母一人倦卧平石之

上,文琇哪有人影?不禁大惊,方想唤醒杨母询问,猛瞥见右洞壁上现出一个一人多高

的裂口,心疑妖人已破壁攻入将文琇摄走,越发情急,也忘了向洞外诸人告警,慌不迭

便朝裂口之内钻进。洞口黑暗,只有一盏油灯,残焰摇摇,景甚昏暗。那裂口约有一人

高大,匆匆钻入不曾看清,走进不到丈许,黑影里觉出石质如玉,只外层裂口残缺歪斜,

内里却甚整洁,形似一条穹顶形的甬道,刚想起飞剑尚未炼成,如何能是妖人对手?待

要出声报警,忽听远远有一少女说话,正是文琇口音,似在和人对谈,心中一动,忙顺

甬道,往前赶去。先恐文琇有失,关心情急,往内急追,剑早拔下,后听出文琇无恙,

并似有什奇遇,当时惊喜交集,忘了将剑还鞘,甬道又长,空洞传声,内里说话越听越

真,后又听到两句关系文琇甚大的话,越发狂喜,出于望外,慌不迭往里便赶。正走之

间,猛觉手中一紧,前面好似来了一股极大吸力,那口宝剑立时脱手飞去,投向暗影之

中,心方惊急,忽听文琇高呼“表弟快来”,料有事故,手中宝剑忽然脱手,吉凶难测,

忙把暗器取出,原意事太奇怪,防备万一,哪知平日所用镖箭刚一拿在手上,又被那股

吸力吸去,连手都几乎震破,越发骇异,因文琇又在连声急呼,宝剑暗器已全失去,前

面吉凶难定,已然走远,归告众人也来不及,只想文琇这等急呼,不知何事?关心过甚,

也就不再计及安危,闻声立即向前飞驰。走不多远,前面转角上忽现亮光,文琇语声忽

止,连呼也无回应,随听一片雷鸣之声,四面洞壁似在移动,心正惊疑,眼前倏地一亮,

立现奇景。

  定睛一看,原来当地乃是一座极高的山洞,四壁和地面均似整片晶玉建成,广约十

亩,光明如昼,前半空无一物,尽头半段现出一片竹林,仅有酒杯粗细,行列疏整,高

约两三丈,翠色如染,隐闻清香,左边壁上悬着二尺来宽一条瀑布,匹练下垂,水声汤

汤,下半被山石挡住,不知有无水潭承受,只见数十百条银蛇绕林而流,掩映于翠竹青

林之中,景甚幽静,林中似有一白衣人影闪动,忙赶过去一看,前面竹林深处有两丈方

圆一片空地,疏竹清荫之下有一王墩,前横白玉矮几,上陈一张古琴,空无一人,琴几

前面跪伏着一个女子,正是文琇,不知怎的换了一身白色道装,跪在地上一言不发,态

甚诚敬。云章见她无恙,又见这等景物,算计当地必是仙灵窟宅,心中一放,忙喊:

“表姊怎得到此?可是遇见仙人了么?”文琇闭目跪地,一言不答,连问数声,终未回

顾,料有原因,只得守在一旁暗中观察,越觉当地景物灵秀,明净无尘,时闻清香沁鼻,

暗忖:“表姊自得怪病,貌相变丑以后,便灰心此缘,时有出家之想,照此情势,分明

已有遇合,只奇怪竹林已到尽头,看这玉墩琴几,明是有人居住,怎会表姊一人在此?

仙人何往?也许与我无缘不肯赐见,表姊如此诚敬当非无故,反正飞剑未成,不是妖人

对手,何不也向仙人通诚祝告,自己已有师父,只求将失去的宝剑暗器发还,总可如

愿。”心念一动,便跪在文琇旁边,暗中通诚祝告。待了一会,不见动静,暗中偷觑文

琇,见她双目微闭,似在微微抖颤,仿佛有些苦痛神气,但是面上又带喜容,最奇是文

琇自染奇疾以来,身上疮疤时流黄水,腥秽难闻,这时不知怎的臭味全无。

  心方惊奇,忽听对面玉墩上有一少女口音说道:“你此时葯力已全发动,须往灵泉

冲洗,旧衣已不能用,此是我昔年所留衣履,你正合身,可往瀑布下面冲洗完毕再来见

我。”闻声却不见人,随听文琇应声拜谢,领命起立,口中似又祝告了两句,对面答道:

“这个无妨,我为你行法掩蔽便了。此时外面有事,妖人已由地遁侵入,幸而佟芳霞应

变机警,未等邪法发动便将狄武唤来,你母只受了一点虚惊便被芳霞护住,双方正在相

持。好在你母已将你寻我之事告知众人,不致疑虑。你二人无什法力,此时出外,反使

狄武夫妻多上一层累赘,不如守在这里,等你余毒去净浮皮尽退,再同出外,仗我所传

法宝灵符一举成功,岂不是好?”说完,文琇方答:“弟子遵命。”紧跟着,一片银霞

罩向文琇身上,人便不见,知遇前辈女仙,好生欢喜,重又下拜通诚,求现法身,以便

拜识仙容。话未说完,忽听对面石上女子口音冷笑道:“我在此清修已三百年,素不许

野男子入门一步,如非看在徒儿份上,必加重责。姑念无知,不与计较。你那宝剑暗器

因犯我这里禁条,已被外层石洞上元磁真气之宝吸收了去。此宝乃两间元磁真气炼成,

中含太火阳精,凡是五金之宝均要被其炼化,何况寻常镖剑!本将消灭,因你表姊再四

求告,说此剑乃你师艾寒搓所赐,如被炼化,将来见师无法交代。我想此剑虽非雌雄龙

钩之比,终胜寻常刀剑,你师为你物色,料非容易,现已将它重用仙法炼过,虽比原剑

要小得多,但是糟粕已去,尽是精英,比前胜强十倍,再经仙法妙用,只照你师传便能

出手,收发由心。即此已是破例优容,格外成全,要想见我仍是无缘,可去那旁守候,

等徒儿沐浴回来,经我传授之后,与你相见,将新炼成的剑还你,再加指点。你那暗器

已被元磁真火化尽,不再发还了。”

  云章听出女仙语声甚刚,与和文琇说话迥不相同,听那口气,仿佛行辈甚高,不敢

怠慢,急忙跪地拜谢,遵命起立,退向一旁。那地方偏在瀑布侧面疏林之中,奇石甚多,

可供坐卧,便择一块坐下相候,等了一会,隐闻水声汤汤,想起文琇前往沐浴,不知是

否就在瀑布下面?回眼一看,先前瀑布本似一条银练,珠帘倒挂,平稳下流,这时地面

一段珠喷玉溅,水花四射,好似下面立有一人,料是文琇在彼冲洗,由不得便多看了几

眼。正看之间,忽见瀑布下面现出一个少女影子,雪肤花貌,寸丝不挂,虽是雾约烟笼,

只窥见一点背影,但已认出那是文琇,自幼爱好,情深胶漆,文琇虽染奇疾,因以前情

分太深,只更怜爱,这时见她忽又脱去丑恶臭秽,重又变为天仙化人,自是喜极忘形。

正在定睛注视,忽听先前女仙清叱道:“竖子无知!如何乘人不备妄自窥看,想作死不

成!”同时一片银霞闪过,面前漆黑,一片沉冥,什么也看不见,隐闻殷殷雷鸣之声又

起,随听文琇急呼:“恩师开恩!如有责罚,愿以身代。”底下师徒二人似在问答,只

听不出说些什么,那雷鸣之声已快涌到身前,忽又停止,只仍暗如黑夜,试探着往前走

动,也无阻隔,左近竹石已全失踪,好似换了一个所在,知道方才窥看文琇,不合多看

了一眼,犯了仙人清规,忙急跪地求告,说是事出无知,文琇又是聘妻,为了身患奇疾,

久误婚期,不料仙缘遇合,蒙仙师收为弟子,重返本来面目,一时喜极忘形,无心窥见,

实无他意,还望仙师怜鉴,格外宽宥等语。随听女仙似向文琇询问:“有无婚约?你意

如何?”文琇答道:“双方原有成约,彼此心许。后患奇疾,自惭形秽,虽向对方力说

请其另聘,无如对方情痴太甚,一毫不以丑秽为念。弟子表面坚拒,心实痛苦。今夜众

人同出玩月,弟子一人守在洞内,回忆前情正在伤心,如非老母年高,恐其悲苦,直不

想再活人世。忽蒙恩师开恩相召,许弟子重返师门,才知以前因果。”力言:“云章实

无他念,只见弟子病愈,喜极忘形,偶然失检,误犯清规,务求恩师见怜,格外恩宽,

弟子愿代受罚,虽死不怨。”微闻女仙叹息了一声,眼前倏地一亮,重现光明,仍在原

处未动,山竹林隙中,瞥见方才所见玉墩上似有一白衣女仙影子一闪,身上好似蒙着一

层轻纱,容光艳绝,恐又冒犯,不敢再看,忙急低头。忽听文琇喜呼:“表弟快来!”

循声赶过,女仙已然不见,文琇穿着一身雪也似白的仙衣,玉立亭亭,含笑相待,身上

斑痕水疱,好似连皮退去,除玉容清减,比生怪病以前还要娇嫩,仍是富年绝代风华,

心虽狂喜,为了仙人嗔怪,不敢冒昧,忙把头低下,连声喜贺。文琇正色说道:“恩师

清规甚严,寻常男子犯者无赦,再说也走不进来。我前生原在恩师门下,犯过兵解,今

日方蒙恩怜,许我重返师门,不料来时因听恩师传声仙示,喜出望外,忘向母亲详说仙

府禁忌,被你无心寻来,恩师又在行法指点迷途,为我医病去孽,无暇旁观,以致误入

重地。如非再三代你求告,已受重罚。快向恩师拜谢请罪,退下再详说罢。”云章自是

喜极,文琇随领云章由竹林深处绕向瀑布之后。

  原来右壁下面竟有一洞,瀑布好似一幅水帘,正将洞口挡住,外人到此决看不出。

二人一同入内,云章见里面乃是一间玉室,床榻几案、丹炉葯灶之外,衾枕皆备,文琇

好似到了自己屋内神气,心正奇怪。文琇已由丹炉内取出两九灵葯递过,笑道:“此是

我前生所炼灵葯小还丹,炼成之后,未即服用便遭兵解。今日重返师门,再来故居,蒙

恩师开发灵智,指示前因,直似做了一场噩梦。你前生本我好友,我为你犯规受罚,致

遭兵解,而你为我舍死相救,身受更惨。我感你痴情厚爱,本已心许,只为误中瘴毒,

变成丑秽,你仍不变初心,反更对我怜爱,并不以形貌美丑为转移。我表面坚拒,心实

感动,现蒙恩师仙法医治,重返本来面目,你定更放我不过。但是你我根骨均非庸流,

如作名色夫妻,一同清修,地仙可望,否则,作一寻常剑仙,我也由你。你意如何?”

说时,云章见她病愈之后容光焕发,比前更加美艳,早就情不自禁,不等说完,便将手

拉住不住抚爱。文琇竟和生病以前一样,任其温存,毫不推拒。云章正在得意忘形,高

兴非常,偶望文琇,一双明眸注定在自己脸上,似嗔似喜,秀眉微皱,若有愁意,想起

方才经过和所听的话,忽然福至心灵,念头一转,慨然答道:“姊姊你错看我了。我对

姊姊虽是情深爱重,并无他念。以前我固不免有双栖之想,后来姊姊生病,避我如遗。

我蒙师父收为弟子,虽然此心耿耿,始终不渝,因见姊姊立誓坚拒,百计劝解终是无用,

本心彼此相爱,何必婚嫁?只求常相聚首,于愿已足,何况仙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七回 古洞读丹经 隔世重来完夙愿 荒林援静女 柔情蜜意许双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门十四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